69书吧 > 有种后宫叫德妃 > 267翩翩公子(三更到

267翩翩公子(三更到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宜妃的话不无道理,惠妃自己也不曾真正安心过,这一年她冷眼看着,觉禅氏不知为何对纳兰容若不再有牵挂,似乎已经情断义绝,且不管温贵妃怎么折腾,她自己都好好活得又精神又体面,那架势,仿佛也要在这紫禁城里争口气,让她不得不防。

    毕竟皇城之中,美丽的容颜虽非万能,可没有姿色也万万不能,觉禅氏正当鲜花怒放的年纪,正在最好的时光里。

    “皇上这一去一回,我挺着肚子,回銮后也不能侍奉陪伴,又要一年光景不能近身,等我把孩子生下来,皇上大概都要不记得我了。”宜妃对这一胎孩子比不得九阿哥那般珍惜期待,总是觉得这孩子碍着她的前程,要是也能陪伴皇帝走一遭,她笃信自己能爬上泰山。

    惠妃则道:“说起来,明年开春又该选秀了,可到如今皇上和太皇太后还没有明确的示下,内务府户部礼部也不见动静,这是不选呢,还是不在春里选?”

    宜妃瞪大了眼睛问惠妃:“怎么又要选,佟嫔她们不是才进宫?”

    惠妃且笑:“都是康熙二十一年的事了,明年二十四年,算算日子,妹妹你十四年进的宫,眨眼也十年了,”

    “十年了?”宜妃怔然,她竟然已经要入宫十年,下意识地跑去镜子前看看自己的容颜,摸着脸上的肌肤,心酸地问惠妃,“姐姐,我是不是老了?”

    “比起新人是不小了,可到底还在年轻的时候,别自己吓自己,好好保养,来日方长。”惠妃嘴上这样说,不由自主却摸了摸自己的眼角,今日晨起照镜子,又见多了一道细纹,深宫里保养得再好,也敌不过春秋逝去,再如何瞧着年轻漂亮,真正往十几二十岁的人身边一站,岁月就写在脸上了。

    沂州这边,皇帝连日忙于开设粥厂、赈济贫户之事,实则朝廷早有此举,本为抚恤贫民之意,但奉行日久,经管各官大多视为虚文,以致赈济之事如同虚设,百姓并未从中受惠,遂下严旨:“令部院严饬巡城御史及司坊官员,必令亲视散给,毋得假手胥役,侵渔虚冒,务俾小民均沾实惠。”并称如有违犯予以治罪。

    忙碌两日,下一站将至桃源县视察黄河北岸工程,是日临行前夜,玄烨看完送来的周章,忙完各项事务,梁公公来问皇帝夜里何处歇息,玄烨问德妃休养如何,等不及梁公公去问,便亲自往岚琪的住处来。

    之前登泰山,之所以圣驾十一日傍晚才返回山脚下,实因上山容易下山难,皇帝和随行侍卫武将尚可,德妃却脚软得不能往下走台阶,一步步路走得辛苦又缓慢,至地势稍缓处就被抬下来,而若非是对她,玄烨恐怕早就没耐心。也因如此,岚琪之后几乎不在人前出现,实在是伤了筋骨。

    这会儿玄烨过来,门里玉葵见圣驾到了,赶紧要进去禀告,玄烨先问她家主子在做什么,玉葵笑嘻嘻说:“环春在给主子揉腿,太医说一定要把筋骨揉散了才好,都好几天了,主子一直怕疼不让奴婢们上手,可这又要出发了,不揉揉可不成,娘娘疼得呲牙咧嘴的。”

    玄烨脱了外衣径直进来,见岚琪面朝里趴在榻上,环春跪坐在一旁给她捏着腿脚,环春稍稍用力,床上的人就颤抖挣扎,玄烨示意环春下来,岚琪察觉动静,还欢喜地问她:“捏好了吗?真的好了吗?”

    可不等环春出声,大腿后侧的肌肉被重重捏了两下,疼得岚琪整个儿抽搐起来,转过身要怪环春,乍见玄烨含笑坐在边上,直叫她又羞又气,可耐不住浑身散了架似的疼,软绵绵地伏下说,“皇上别欺负人,臣妾疼死了,这胳膊腿都不是自己的了,连背上都疼。”

    玄烨见她可怜兮兮,坐近些把她抱着伏在自己的腿上,轻轻揉捏她的背脊和胳膊,这样的力度岚琪觉得很舒服,正惬意地闭上眼睛要享受,猛然又惊醒,她这是作死么,让皇帝伺候她?赶紧挣扎着要爬开,被玄烨拍了一巴掌屁股呵斥:“乱动什么?你身上的筋骨都硬得跟石头似的。”

    “现在想想,荣姐姐她们都佩服臣妾,可要再来一回,臣妾绝对不逞强。”岚琪不敢再乱动,又后悔着嘀嘀咕咕说,“臣妾都想不起来,是怎么爬上去的了。”

    玄烨却记得清清楚楚,记得她每一个求助表示自己快不行的眼神,可两人稍稍对望一会儿,人家就又咬牙迈步子了,要说最后一段路,玄烨的确是逼她了,可这人还真扛得住,硬是走到顶。那一段经历对玄烨来说,弥足珍贵,可是岚琪却说,她不记得了。

    玄烨忍不住在她腿上掐了一把,痛得身上的人缩成一团,慢吞吞地爬开躲在角落里,拿被子捂着脸说:“皇上快回去吧,臣妾躺躺就好了,今晚肯定不能照顾您。”

    说着探出脑袋要叫环春,可屋子里哪儿还有人影,玄烨笑眯眯地坐在床边,身上蒸腾起虎狼之势,她这个浑身僵硬的羔羊,今晚是落入虎口了,等玄烨再亲近过来,人家又哭又笑地求饶,一直说不行不行。

    行不行当然容不得岚琪说了算,但一夜*却似活血舒筋,翌日起来觉得比前几日都要好,手臂抬得起来,腿也迈得开大步子了,岚琪一面得意,一面见环春几人偷笑,才羞涩得不好意思,不再理会她们,之后天色尚早大部队再次出发,前往桃源县。

    之后的日子,皇帝要视察黄河工程,不会有功夫和女眷们儿女情长,大阿哥和太子一直跟着父亲,妃嫔们便在后头照顾皇子公主。

    玄烨乘舆自宿迁至清河,所过之处,见河工夫役运土,捲埽下桩,夯筑甚力,皆驻辔久之,亲加慰劳,更道:“朕向来留心河务,每在宫中细览河防诸书及尔等屡年所进河图与险工决口诸地名,时加探讨。虽知险工修筑之难,未曾身历河上,其河势之汹涌漶漫,堤岸之远近高下,不能了然。今详勘地势,相度情形,细察萧家渡、九里冈、崔家镇、徐升坝、七里沟、黄家嘴、新庄一带,皆吃紧迎溜之处,甚为危险。”

    如是云云,指点黄河北岸防洪工程,命河道总督靳辅筹画精详,措置得当,使黄河之水顺势东下,水行沙刷,永无壅决。

    二十一日,圣驾乘舟过高邮、宝应等地,昔日水灾罹难之处,而今依旧可见民间田庐多在水中,玄烨登岸步行十余里视察水势,召来当地耄耋老人,详问致灾之故,并命江南江西总督王新命筹画浚水通流。

    两日后舟至镇江,泊宿一夜,仿佛当地名产之物让皇帝心中记挂,是夜陪在皇贵妃身边,好似怕她闻见醋味泛酸,自然这只是女人们的玩笑话,皇贵妃自己也当玩笑说来哄皇帝高兴。

    一眨眼出行将满一月,日夜兼程,舟车劳顿,从刚开始的疲惫不适应,到如今习惯了,女眷孩子们都度过了最辛苦的那几日,明日更将渡扬子江登金山,游龙禅寺,走了数日水路,都兴奋不已。

    夜幕降临时,岚琪和荣妃几人上岸走走散散筋骨,孩子们被一群宫女嬷嬷太监围着,生怕出一点半点的事,她们俩倒能安心些,自然妃嫔行止有限,周遭又有侍卫戒备防护,沿河走不过几步路,来回折返数次,便要回去的。

    恰遇见佟嫔和觉禅氏也出来走走,那边过来行礼问安,她们俩走得近宫里人一向都知道,想想皇贵妃那般容不得觉禅氏的美貌,亲妹子却和人家走得亲近,也是十分有趣的事,四人之间不亲不疏,偶尔说说话也很融洽,一同要回船上去,才登船不久,却听船甲上有女眷嬉笑,是几位一同随行的常在贵人,她们本不在意,可一声“纳兰容若”传到耳朵里,岚琪和觉禅氏都忍不住留心听。

    是说当年纳兰容若在高邮等地赈灾,结实了如今养在私宅的沈宛,说是没想到他没带女眷南下,明明可以带那个女人回一趟故里,不知是不是家中少夫人悍妒让他不得成行,又说起京中管家小姐从前对纳兰府明珠大公子的倾慕,有人说:“那时候我还很小,家里几个姑姑都总念叨纳兰容若,说他翩翩公子才华横溢,我小时候就记着这个名字了,她们每个人都会背诵纳兰大人的诗词,我一直好奇这个人该是什么模样,这些日子时不时瞧见,真真是仪表堂堂,可惜我那些姑姑,都没缘分嫁入明珠府。”

    荣妃和佟嫔走在前头进船舱去了,岚琪和觉禅氏对视了一眼,觉禅氏从容淡然地笑着,岚琪心里也觉安定,稍稍点头也要与她一同回去,可又听见有人说:“嫁给他有什么好,家里妻妾齐全,还要在外头私宅养女人,自然是咱们福气好,跟着皇上,即便姐姐妹妹多,终归有名有份,高人一等。”

    ...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有种后宫叫德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阿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琐并收藏有种后宫叫德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