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有种后宫叫德妃 > 269你信不信?(二更到

269你信不信?(二更到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众人大惊,纷纷围拢过来,只见温贵妃面色发青、呼吸窒塞,宫女七手八脚把温贵妃抬到里头,避开外面的人,冬云才扑上来慌慌张张地解开主子的衣裳扣子,撩起外头的袍子,只见贵妃腰腹上缠了一层又一层的白布,解脱束缚的一瞬,贵妃就缓过一口气,脸色也转圜过来。

    苏麻喇嬷嬷跟在后头瞧见,皱眉问:“缠这个做什么?”

    冬云战战兢兢道:“娘娘生完十阿哥后,一直嫌肚子上的皮肉收不回去,最近又开始绑带子束缚,又清减饮食,想变回从前苗条的腰身。”

    嬷嬷连连摇头:“这么瘦小的人,还要怎么折腾,难道弄得干柴似的身子,皇上会喜欢?”便命令冬云,“主子年轻不懂事,你也不懂吗?再不许娘娘这样折腾身子了,饱满圆润一些,瞧着才更有福气。”

    榻上温贵妃慢慢醒过来,正好听见苏麻喇嬷嬷这句话,竟是悲从中来,咬唇含泪不言语,嬷嬷则劝她:“娘娘这要是一口气过不来,留下十阿哥您忍心吗?您可要好好珍惜身体,想想那些被病痛缠身的人,健康的人更该好好活着呀。”

    温贵妃含泪不语,稍稍点头,心中自有她不能说的话。

    等嬷嬷出来,太皇太后满面焦虑,嬷嬷只是笑说:“贵妃娘娘忧心太皇太后的身子,这几天吃不好睡不好,这会儿急着过来问安,也没来得及用膳,是饿着累着的,歇息几天大概就好了,一会儿让人把娘娘抬回咸福宫就是了。”

    僖嫔笑道:“许是觉禅贵人也出门去,咸福宫里少了照顾娘娘的人。”她这话的言下之意,是嘲笑挖苦温贵妃不能随驾的不如意,在座的都是明白人,哪个听不懂,太皇太后便十分不高兴,冷冷说她:“那僖嫔这几日就过去伺候贵妃,反正你闲着也是闲着。”

    僖嫔不敢再多嘴,之后众人不大高兴地散了,宜妃和惠妃必然不信嬷嬷那番说辞,待到翊坤宫里歇息,派人去打听来,才知道温贵妃为了苗条,不吃饭还绑束腹带,这才弄得晕了过去。

    宜妃鄙夷地说:“这是盼着皇上回来,她好邀宠么?温贵妃也太能想了,真是瞧不出来,还以为她就是个瞎折腾的主儿。”

    惠妃也觉得不可思议,冷笑道:“果然这宫里谁不想争口气,咱们不争也有别人来争,都是为自己活着的。”

    宜妃一手托着姣好面容,自信得意地笑着:“既然如此,那就不必客气,反正人人都是这么活着的。”

    咸福宫里,温贵妃被送回来,太医来看过,再三劝温贵妃不能再这样折腾身子,面上她一一答应,可转过身又推了冬云送来的米粥:“那些补气血的药就吃得够饱了,不必再吃这些。”

    “娘娘您要是再晕过去一次可怎么好?”冬云苦劝,“嬷嬷今天那样说,可有几个人能信,不定怎么在背后笑话您呢。”

    温贵妃却目色坚定,咬牙道:“让她们去笑吧,圣驾回銮的日子,我一定要光彩照人地出现在皇上面前,我不闹了,我就漂漂亮亮的,还不成吗?”

    她决定的事,冬云根本拗不过,好在没做什么特别出格的事,她只是想让自己变得更好看些,态度上总算是要积极地活着,比起从前要好上许多。

    千里之外,夜色降临,佟嫔来陪皇贵妃用膳,满桌皆是新鲜美味的江南菜色,佟嫔用得很好,可姐姐突然说她:“你吃这么多,就不怕发胖吗?”

    佟嫔年纪轻,柳条一样的身姿,自然不在乎这些,但是被姐姐这样说,还是放下了筷子垂首不语。

    皇贵妃知道她的性子,唯有自己叹息,又说她:“你总是和觉禅氏走得近?傻妹子,别怪姐姐说话直,你这张脸往她身边站,本来还有的几分姿色就被比得无影无踪,你看谁愿意和她好,躲还来不及呢,人比人气死人,你懂不懂?”

    佟嫔低垂着脸说:“可她比旁人实在多了,好些人只不过是来巴结我,很没意思。”停了停,又很不甘心地说,“姐姐若不喜欢,往后我离她远一些好了。”

    其实皇贵妃不高兴,并不在这件事上,她这会子没好气,全因皇帝不知去哪儿了。一到苏州还没坐热凳子,就跑出去,这边一句话也没送过来,前面神神秘秘搞得皇帝在忙政务似的,其实人根本就不在,皇贵妃满脑子想的,就是玄烨寻花问柳去了。

    “还不如把那个小妖精送过去,谁知道外头是什么东西。”皇贵妃气呼呼地嘀咕着,佟嫔却不大听得懂,她的心智那样简单,压根儿没想皇帝微服私访的事,之后陪着姐姐尴尬地用了晚膳,也不愿杵在跟前讨人厌,早早就离了。

    这一晚皇帝没往后头来,前头虽然该有的事一件不少地伺候着,可真真假假谁也不晓得皇帝到底在不在,岚琪上半夜辗转难眠,到后来累了不知不觉睡过去,翌日晨起环春来给她梳妆打扮,说昨夜皇上在前头歇息的,她还不大信地问:“你亲眼瞧见了?”

    环春劝她:“若真有那样的事,主子也别太计较了,出门前太皇太后的话奴婢可记着呢,要娘娘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岚琪却双手捂着脸说:“我这样把眼睛都闭上才好,什么睁一只闭一只,看见了就不怕膈应得慌?”

    环春极少见主子这样闹别扭,又哄又劝,问她为何如此难过,就当是宫里多个妃嫔又如何,岚琪却说:“宫里的人有名有份,大家都一样,我吃醋可不抱怨,但外头怎么能一样,他不去找不就什么事都没了?”

    环春无奈极了,笑着说:“可谁说万岁爷去找了呀,都是娘娘您自己瞎猜的,万岁爷就算真的微服私访,若是做正经事呢?您这样冤枉万岁爷,万岁爷找哪个做主去?”

    这些道理岚琪也懂,可脾气上来了管不住,还振振有词地说:“我是为了他好。”

    之后皇帝传旨来,请皇贵妃诸人随驾去虎丘,皇贵妃那边立时就推辞了,说传了戏不想出门,荣妃过来和岚琪商量,说她们若跟着,皇贵妃脸上没面子,而皇帝身边总不乏大臣皇子相随,她们去不去,不过是看心情。

    “你泰山也登了,虎丘那么点儿高,别稀罕了。”荣妃是这样劝,岚琪却说各地有各地的风光,不在山丘高低,荣妃便直说,“下头几个见皇贵妃不去,都不敢动,我也一点都不想去,你若要去就只剩你一个人了,小心皇贵妃又不高兴。”

    如此,话传到前头,玄烨已整装要出发,梁公公却说娘娘们一个也不跟来,太子及诸阿哥相随,公主们也跟娘娘留下看戏。

    玄烨皱眉头:“什么要紧的戏,看戏哪儿不能看?你再去问,说朕要她们去,还有德妃,她怎么也不去了?”

    梁公公无奈地回话:“奴才就是好奇德妃娘娘怎么也不去了,特地亲自去问了娘娘,是真的不去。”

    玄烨很不高兴:“为什么?”

    “大概……”梁公公也晓得后头娘娘们闹什么别扭,但他不敢说,何况昨天皇帝跟几个大臣微服私访去,他留在这里装样子伺候,并不知道皇帝到底去了哪里,就更加不能对他提那些事,这会儿只有胡乱说,“大概是累了,这几日赶路急。”

    “她又闲得慌了。”玄烨恨道,径直往门外头走,梁公公赶紧跟过来,只见皇帝走了半程,才突然停下,颇尴尬地问,“德妃住哪儿?”

    梁公公哭笑不得,赶紧引路,圣驾匆匆往这边来,岚琪正穿戴好衣裳要去皇贵妃那儿等着看戏,迎面和玄烨碰个正着,皇帝将她上下打量一番,冷声道:“朕从没听说过,你喜欢看戏。”

    岚琪乍见玄烨,看他红光满面气色极好,不由自主就想象他昨晚干什么去了,心里不高兴,嘴上当然不服气,垂首说:“皇上不记得了,臣妾如今爱看戏本子。”

    玄烨懒得理她:“换了衣裳,跟朕去虎丘。”

    岚琪站定了不动,依旧垂着脑袋说:“皇贵妃娘娘也不去,臣妾去了娘娘该不高兴了。”

    环春在边上看得胆战心惊,把心一横,扑上来拉着主子对皇上说:“万岁爷稍等片刻,奴婢这就给娘娘换衣裳。”不由分说就把她家闹别扭的主子拉了进去,避开了皇帝岚琪也不管不顾了,气哼哼说,“你打什么圆场,我就是不想去。”

    环春哪里睬她,拉着紫玉一同给她换行头,一边说:“娘娘别犟了,明明是荣妃娘娘劝得您不去的,您不是还说山不在高低,各地有各地的风光?皇上都请到门前来了,本来就什么不高兴的事也没有,您这样撂脸色给皇上看,奴婢胆都要吓破了。”

    几人麻利地给她收拾好,再推到门外头,玄烨见她一脸不情不愿地模样,实在是有些不高兴,不禁冷声问:“好端端的,你到底怎么了?”

    岚琪心里砰砰直跳,她也没天大的胆子真让皇帝难堪,可一想到他昨晚可能去寻花问柳,浑身都不舒服,低垂着脑袋不说话,皇帝却突然凑到面前来,似看穿了她,轻声地说:“皇祖母几时给你下的懿旨,说要是有人敢带朕去花街柳巷就要治重罪?乌雅岚琪,你如今胆子不小啊。”

    没想到皇帝竟然已经知道了,岚琪吓得睁大眼睛看着他,玄烨则一脸的淡定,见她这样反而笑了,轻声道:“你可是四妃之一,这样小家子气,没一点皇家风范,皇祖母倒是说过要你们大度从容,你怎么不记着?”

    “皇上没去那种地方?”岚琪没头没脑地就问出来,幸好边上的人离得有些距离,她声音也不大,可玄烨还是觉得尴尬,又气又好笑,却舍不得将她怎么样,唯有点头笑道,“朕不会去,可你信不信?”

    “信。”岚琪骄傲地稍稍扬起下巴,“皇上说什么都信。”

    如此这般,妃嫔中随驾去虎丘的,只有德妃一人,等消息传到皇贵妃这儿,正准备要开戏了,众人生怕皇贵妃不高兴,个个儿都胆战心惊,没想到皇贵妃倒是从容地让开戏,热热闹闹大半天,并不见怒意。只有佟嫔后来私底下听见姐姐说,让德妃陪着,总比外头的野女人强。

    且说圣驾驻跸苏州织造府,此处园林屋宇虽也巧夺天工富丽堂皇,终不比皇宫来的宽阔庞大,妃嫔所在之处加强防备不得有外人随意走动,反而让妃嫔们在里头走动少了些顾忌。今日众人陪皇贵妃看戏,觉禅氏陪了一整天坐得腰背酸痛,趁夜色迷人,一路回去时,绕进花园逛了逛,所见江南园林的确与京城很不相同,不禁说:“果然更精致灵巧。”

    香荷却不屑,在主子身后嘀咕:“这园子那么小,总是不及咱们紫禁城的,一路过来,奴婢没几处看得上眼。”

    觉禅氏笑她:“你一个小宫女,眼价那么高,叫这府里夫人小姐听见,该笑话了。”

    香荷却道:“说起小姐,主子您瞧见没,那位祁夫人巴不得把女儿推给皇上呢,今天看戏都没带来,是怕皇贵妃娘娘不高兴吧。”

    “人家是在旗的官小姐,适龄选秀就能入宫,你操心什么?”觉禅氏满不在乎,在园中亭台坐下,夜风扑面清冷提神,她真是很喜欢这个地方。

    可香荷却喋喋不休这些琐事,说什么选秀机会渺茫,当然是现在让皇帝入眼的好,听得觉禅氏很不耐烦,终于打发她说:“我冷了,去拿手炉来。”

    香荷无奈离去,觉禅氏难得清静片刻,但十月末的天,坐着终究发冷,才站起来想动动,那边过来数盏灯笼,远远就有熟悉的声音在问:“什么人在亭子里?”

    容若?觉禅氏心里一紧,但很快就镇定下来,自嘲:“谁来都一样。”

    ...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有种后宫叫德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阿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琐并收藏有种后宫叫德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