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有种后宫叫德妃 > 276神秘的珍珠粉(5000字,二更到

276神秘的珍珠粉(5000字,二更到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太后与岚琪说的事,太皇太后这边也与玄烨提起,毕竟转眼就是腊月,腊月一过开了春,选秀的事至少该有个交代,虽不急着才回宫就要有结果,但太皇太后提一提,好让皇帝心里有个惦记,不怕之后决定得太仓促。

    玄烨实则不大乐意,说起赫舍里皇后的亲妹妹,年纪还十分小,虽然到了选秀的年龄,可玄烨不知道她来了后,自己该如何与她相处。毕竟曾经的皇后从不为家族谋求任何事,一心一意只辅佐陪伴在他身边,但这个妹妹会如何,能不能也像佟嫔那样安分,可就不晓得了。

    “你和皇后情深意重,我晓得在你心里皇后依旧是痛,看在情分上,对她稍微眷顾些就是了。”太皇太后劝说,“早晚都要来的人,早些来了,咱们还能慢慢调教。我听说她在家是个文文弱弱的女孩子,应该差不到哪儿去。”

    玄烨却摇头:“贵妃在闺阁里亦是如此。”

    说起温贵妃,太皇太后问皇帝是否看到她的变化,说这两个月温贵妃安分守己过得很好,昨日来请安时也是容光焕发,劝皇帝不要再故意冷落,别把人家好容易热乎起来的心再给弄凉了。

    “孙儿明白。”玄烨心里也有分寸,许多事过犹不及,温贵妃此番醒悟若能长久,本是好事,可若再颠三倒四的和从前一样,他可就再没耐心了。

    而对于贵妃的变化,另一人也觉得不可思议,觉禅氏回京途中做好了准备回来又要继续面对病怏怏神叨叨的贵妃,因此乍见人家神采奕奕,很是惊讶,心想这两个月发生了什么,能让她幡然醒悟。

    这会儿贵妃正在她屋子里听她说一路的见闻,听说觉禅氏一天都没近皇帝的身,又是高兴又是惋惜,这才有几分她从前的样子,言语间觉禅氏便发现她只是变漂亮变精神了,性格上并没太多变化,本来人的性子很难改变,不过看她能比从前好,总归是好事。

    温贵妃对什么都好奇,又问起:“听说德妃跟着皇上爬泰山了,我没去过泰山,真的很难爬吗,连你也没爬上去?”

    觉禅氏那天陪着佟嫔,佟嫔娘娘爬不动了,她当然不能一个人继续爬,自己也不清楚能不能最终登顶,至少半山腰的风光亦是赏心悦目,并没什么可遗憾。

    而旅途疲倦,觉禅氏急需休息,温贵妃偏偏缠了她半天,最终被十阿哥的哭声带走,她才算能喘口气。身子软软地伏在榻上,香荷进来忍不住就说:“贵妃娘娘太能磨了,奴婢在外头站也不是坐也不是,真要累死了。”

    觉禅氏知道她辛苦,教她下去歇着,忽然想起一事,喊住香荷道:“在苏州织造府花园里的事,别对旁人提起,贵妃就是问你,你也装傻就是了。”

    香荷虽不明白主子怕什么,但事关她莽撞在人家家里出丑,顶好没人提起息事宁人,便答应下,之后忙着收拾东西,主仆俩都累得不想动弹。

    皇帝此次出行,前后足足两个月,再加上打前站的日子,纳兰容若已有大半年不在家,家里的人都习惯了他经常奉旨离京,但沈宛未必能承受这样聚少离多的日子,所以容若一到京城,交代好了皇帝这边的事,就策马往私宅来。

    在家门口勒马停下,却见大宅里的轿子停在门前,容若皱了皱眉头下马,门前小厮迎上来说:“爷可回来了,您一路辛苦啦,少奶奶正打发小的去宫门口接您。”

    “是少奶奶来了?”容若问。

    那小厮答:“来了好半天了,知道您今天回来,过来和沈姑娘一起等。”

    容若一面听着,一面往里头走,已经有丫头通报进去,少夫人迎出来,容若见她一身云锦红霞色的袍子,很是富贵雍容,但等进了门见立在门里淡淡定定的沈宛,身上不过是蓝白色的袄子清素简单,不知为何,这样悬殊的差别,让容若心里没来由的不高兴。

    沈宛显然也不高兴,本来好容易等到容若归来,想照顾他休息,想听他讲一路见闻,可少夫人一大清早就来了,甚至对她晓以大义地说:“我知道容若一定会先来看你,可家里老太太身上不大好,额娘和孩子们也十分想念他,所以我来这里等他,要带他回去。你心里一定不高兴,就看在富森的面上,额娘一直没来为难你,你也该感恩的是不是?”

    少夫人并不是伶牙俐齿的人,可人家是正室夫人,有名有份说话腰板硬,她一个没名分养在私宅的女人,就一辈子也说不出这样的话,又想今天容若好容易回来,不要闹得不愉快,才一直默默忍耐到这一刻。

    “额娘猜想你会来看看沈姑娘,她一个人你的确该多照顾些,但是老太太身上不大好,孩子们也想你,额娘让我来等你,好把你接回家。容若,你坐会儿喝口茶我们就走吧,现在天色暗得很快,咱们早些回去才好。”少夫人温柔大方地对丈夫说这些话,自然她心里也做好了打算要被拒绝,是把柔弱的心全副武装好了才来的,不论容若怎么说她都要坚持到底,更一个眼色丢给沈宛,笑道,“沈姑娘也是这个意思,对不对?”

    沈宛冷漠地看了她一眼,别过脸毫无情感地说:“既然老太太身上不大好,容若你先回家里才是。”

    容若淡淡地应了声:“我知道了。”

    这两个月虽然忙忙碌碌,但看到表妹好端端地跟着队伍游山玩水,似乎是他长久以来最快活放松的一段日子,甚至忘记了京城这个家,不论是大宅还是私宅,他都忘得一干二净,果然是该闲云野鹤的人,却被束缚在不能随心所欲的人生里。

    “你先去,我马上出来,和宛儿说几句话就好。”容若明白,他坚持下去,只会闹得所有人都难堪,反正沈宛怎么也不会高兴了,那他还是走的好。

    少夫人欣喜万分,敦促他:“你早些出来,我在轿子里等你,坐了大轿子来的,你累了别骑马,我们一起坐轿子回去。“

    容若默默答应,少夫人别过沈宛就往外头走,只等她的身影消失,容若才问沈宛:“怎么穿得这么素净?我从苏州给你捎回来的锦缎你怎么不拿来裁衣裳?”

    沈宛却苦笑:“我怎会稀罕苏州的锦缎丝绸,你不记得我是哪里人了,绫罗绸缎从来也没少穿过,我还以为,你会送些别的东西给我。”

    容若一愣,忙道:“笔墨纸砚吗?我带回来了。”

    “还有新出的诗集杂文,还有……”

    “这些我都带回来了,我知道你喜欢。”容若笑着说,可转身想要吩咐下人拿来,才想起来自己只身过来,那些行李大概都被直接送回纳兰府了。

    沈宛果然苦笑:“莫说东西了,你自己不是也回不来?快走吧,少夫人在外头等你,再让她进来催一次,可就难堪了,我看了她一整天,厌倦得很。”

    “宛儿……”

    “等你空了再来吧,你们家的人我惹不起,不然他们一生气,又要把孩子带走了。”沈宛面色沉郁,对容若不咸不淡地一笑,而后转身进去,她的儿子正在找亲娘。

    容若立在原地怔了半晌,这是怎么了?可沈宛没再出来,外头也有小厮来婉转地问大爷几时走,他终究是苦涩地一笑,都说是在被束缚的人生里,又何来他能左右的事?便头也不回大步往门外来,屋子里沈宛听见动静,痛苦地紧紧咬了唇。

    宅子外,少夫人等在轿子前,迎面而来的人扬尘带风满身怨气,她心里一沉,可还是努力露出笑容,欢欢喜喜地说:“坐轿子吧,你这一路还没少骑马么?额娘让我坐大轿子来接你呢。”

    容若本是满肚子的不悦,可看到妻子大方恬静的笑容,他那样脾气性子的人,又怎么会对妻子口出恶语,只是婉言拒绝说不想坐轿子,兀自骑了马便要走,少夫人赶紧坐回轿子里让跟上,对她来说,把丈夫顺利带回去,就是赢了。

    他们走了好远,沈宛才独自到门前来,昏黄的天色里只看得到模糊的几点身影,她从未觉得容若离她那么遥远过,但即便今天曾面对面的伸手可及,她还是感觉自己和容若之间的沟壑越来越深越来越宽,他终究是那高贵的世界里的人,而她沈宛,永远也走不进那个世界。

    一阵风过,天上开始飘雪,沈宛打了个哆嗦,身后有丫头拿来氅衣给她披着,更问道:“就腊月了,姑娘今年还酿不酿酒了?”

    沈宛没来由地脱口而出说:“不酿了,酿了也没人喝啊。”

    之后风越来越大,雪越来越大,似乎是怕惊扰皇帝圣驾回京,今年的暴雪一直憋到了腊月才下,终于紫禁城在一片白茫茫中进入了腊月,所有旅途疲倦的人酣睡一夜后起来,乍然瞧见银装素裹的世界,都精神为之一振。

    进了腊月,就要忙过年的事,每一年都重复着同样的事,荣妃回来的路上就已经开始筹划,幸好惠妃没有偷懒等她回来再料理,该准备的一切早些日子都已经铺张开,荣妃总算也不会太辛苦。

    惠妃更为了在江宁校场大阿哥把三阿哥从马背上摔下来的事,特地到景阳宫登门致歉,毕竟十几年的情分,即便不再像从前那样亲近,也不想为了什么事彼此误会甚至交恶。

    荣妃心里也是一样的想法,当时就对岚琪说幸好不是三阿哥弄伤了大阿哥,对她来说,维系这一段关系不容易,况且荣妃背后没有任何靠山,虽然两宫的信任和经年的资历足以让她立足后宫,可若少了惠妃这条人脉,就少了一条知晓掌握宫内外事的渠道,对她而言并不是什么好事。如今惠妃特意来道歉,她又怎会搭着架子。

    彼此交代了宫里的事,便说起明年选秀,惠妃这边还没得到什么消息,唯有一件事很明确,便是赫舍里皇后的妹妹也到了入宫的年纪。

    荣妃感慨:“当年还是个奶娃娃吧,一眨眼的功夫就要入宫了。”想到曾经赫舍里皇后善待她们,荣妃更是道,“不论怎样,皇后娘娘对我们那么好,年轻的妹妹入了宫,咱们该照顾她些才是。”

    惠妃亦是曾得皇后照顾,那时候一切都那么简单,除了昭妃清高孤傲,其他人之间真真如姐妹般的情分,但说起进来的位份,她掰着手指说:“要么就放在贵妃位,要么就和佟嫔一样,可她毕竟是皇后的亲妹妹,小钮祜禄氏一进门就是妃位,皇上不会厚此薄彼吧,但是那么年轻直接放在贵妃位上,又说不过去。”

    荣妃心里想,难道你还惦记着那个空着的贵妃位不成?但面上只是说:“佟嫔那会儿咱们都没猜准,这一次也不定怎么样,且看看吧。”

    几日后,选秀的事渐渐在宫内传开,终于在腊八那天皇帝下旨,八旗贵族选送适龄秀女,明年二月由太皇太后和太后挑选留在宫中。

    腊八这日岚琪在慈宁宫支应着,应付了送往迎来的人,下午才在太皇太后身边歇口气,老人家自在地教胤祚下棋,这孩子天天活蹦乱跳,屁股上长针似的坐不住,倒是下棋迷住了他,像模像样地跟着太祖母安静了一整天。

    傍晚皇帝过来,儿子得意地炫耀说他会下棋了,之后撒娇要去等四哥下学,玄烨没拦着,让梁公公几人好生跟在后头,这边将儿子剩下的棋子数了数和祖母继续,岚琪端茶来,笑着说:“太皇太后被胤祚缠了一天了,皇上也不心疼,说让皇祖母歇歇?”

    太皇太后却笑:“你是心疼皇帝累了吧?我在这里有人捏背捶腿,累什么?”

    说起玩笑话,就不下棋了,祖孙三人还是圣驾回京以来头次聚在一起,玄烨终于有机会把岚琪一路上的大小乌龙事告诉祖母听,太皇太后和苏麻喇嬷嬷都笑得合不拢嘴,岚琪又羞又急,可见老人家高兴,也乐得哄她们笑笑。

    但玄烨也不只记得岚琪闹笑话的事,还说她在外头如何端庄大气,如何让那些酸溜溜自以为是的江南读书人佩服不已,又说起曲阜孔子庙的释奠礼,玄烨是头一回当面夸奖岚琪,也很好奇地问她:“你怎么懂这里头的事?”

    岚琪这才洋洋得意起来,很是自信地说:“皇上不记得了?从前您欺负人的时候,弄些深奥难懂的书给臣妾看,皇上给的书,臣妾可没放着积灰,虽然日子长了些慢了些,都一本一本好好地读完了。这次出巡前知道要去曲阜行释奠礼,出门前就做了功课,再有四阿哥一路上总爱听臣妾讲故事,路上闲着的时候,臣妾看了不少书。”

    “我的岚琪就是能干。”太皇太后很欢喜,连声夸赞她有心又聪明,但说起微服私访的事,还真叮嘱玄烨,“再有机会出门,千万别把她一个人往人堆里放,谁知道会出什么事,到时候就来不及后悔了。”

    玄烨这才晓得岚琪没骗她,皇祖母果然有这些叮嘱,但能不能寻花问柳的事,玄烨还不至于有胆子向祖母确认,岚琪也是吃准了皇帝不会问太皇太后这种事,才敢在那天随口编出一道懿旨来。

    等玄烨和岚琪都离了,太皇太后私下才对苏麻喇嬷嬷说:“从前皇贵妃那般恨她折磨她,如今反被她降服了,就那释奠礼的事,皇贵妃心里还不得写个服字?我总是想她当初怎么能狠心把四阿哥送去承乾宫,现在觉得,大概是命中注定,老天指引着她吧。”

    问起皇帝这几日在何处安歇,得知咸福宫去过一趟,好好的没发生什么不高兴的事,都说温贵妃真的变了个模样,可太皇太后却叮嘱嬷嬷:“还是要留心些,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夜渐深,咸福宫的灯火已熄灭了不少,觉禅贵人的配殿早早就暗下,她似乎还没缓过旅途疲惫,这几天都很少出门,温贵妃无暇顾及她,每天都打起十二分精神随时准备皇帝会来,但今天忙碌一天空等一晚,圣驾还是去了永和宫。

    冬云本以为主子又该失落绝望,可温贵妃却云淡风轻地吩咐:“关上宫门,该歇的去歇着。”

    之后洗漱更衣,冬云收拾好要熄灭烛火时,却见主子穿着寝衣爬到炕上,打开带了锁的匣子,层层叠叠拆开一只纸包,纸包里头又散着许多更小的纸包,冬云掌着蜡烛过来,瞧见温贵妃揭开一个,摊开是细腻的似珍珠粉般的东西。

    “娘娘,这是什么?”

    冬云问着,温贵妃却不回答,张嘴舔了一些吃下去,皱着眉头似乎有些不舒服,渐渐的冬云便见她脸越来越红,双眼迷蒙柔情四溢,身子也柔软得有些坐不住了。

    “娘娘,您?”冬云吓得大声喊她,温贵妃一个激灵回过神,忙收拾好那些东西,扑到窗棂上推开窗户,寒冷的风夹着雪粒子灌进来,终于让她发热的身体冷静了一些。

    “主子?”

    “别问了。”温贵妃吹着冷风,黑暗中看不见她脸上什么神情,只听得见说,“吃不死人的。”

    ...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有种后宫叫德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阿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琐并收藏有种后宫叫德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