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有种后宫叫德妃 > 279平贵人(还有更新

279平贵人(还有更新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龙王传说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皇上趁热吃药吧。”岚琪定了神回答他。今天这事儿起了,她先被太皇太后没头没脑骂一顿,接着又被皇贵妃抢白,回头宫里还不知道怎么传她,到底她跟这事儿什么关系,怎么全算在她头上?温贵妃若晓得是她在乾清宫侍疾,指不定又觉得是自己挑唆了太皇太后去查咸福宫,从此结怨结仇,合该她里外不是人?

    但岚琪心里想了这么多,脸上波澜不惊的一点儿表情也没有,玄烨看得心里急,男人到了几岁都改不掉小孩子脾气,对着外人不会有,对着可以让自己信任依靠和喜欢的人,一辈子都长不大。这会儿岚琪这样子,他就先发脾气了,推开药碗说:“朕不吃药,还吃什么药?”

    本想岚琪会劝劝她,好歹多说几句话,谁晓得岚琪竟只应了声是,便把药端下去,吩咐外头小太监来取,说皇上现在不想吃,让他们随时准备着。

    “回来,朕几时说不吃了?”玄烨气哼哼的,岚琪便又将药碗递过来,玄烨刚要伸手,人家问,“皇上,这回想好了,真的要吃吗?”

    玄烨一怔,没好气地瞪了瞪她,伸手拿药一口气灌下去,苦得眉头紧皱,若是平日岚琪早就拿水来让漱口,又拿糖递蜜饯的,今天她却只顾着把碗送出去,在那儿磨洋工细细地嘱咐小太监盯着吃药的时辰,别耽误皇上养病。

    等她再折回来,玄烨嘴里的苦味都淡了,可屋子里的火药味却浓了,不晓得两人会为了哪句话吵起来。别人玄烨不会想,但眼前这个虽不会有胆子跟皇帝真翻脸,几句戳人心窝子的话却难以招架,一定能说的人哑口无言。可这次是他理亏,还是那么窘迫的事,根本在岚琪面前硬气不起来。

    “这是什么药,这么苦?”玄烨随口嘀咕一句,眼神往岚琪身上瞟,人家淡定地立在一旁不言语,见皇帝看向自己,才问,“皇上问臣妾吗?”

    见她搭话,玄烨有些高兴,忙接着说:“这药苦得很厉害,你让太医院的人弄几味顺口的加进去呢?”

    岚琪从容地说:“良药苦口,太医说了,此番用药大苦清心,要压住身体里旺盛的虚火,不苦不成,皇上忍着点吧。”又紧跟上一句,“太皇太后下令皇上一个月内禁fang事,臣妾不能像从前那样留宿在乾清宫侍疾,天黑后就要回永和宫。”

    “放肆!”被这样暗着挖苦,玄烨怒了,可抬眸就见眼前人应声跪了下去,他又心疼得不行,亲自从床上起来,赤着脚就过来拉她,手才凑到人家面前,一滴眼泪就落在了他的手背上,叫玄烨心头一凉。

    岚琪仓促地抹掉不知怎么跑出来的眼泪,赶紧说:“天冷得很,皇上快回床上去。”

    玄烨见她泪眼凄楚,又绷着严肃认真的神情,又心疼又无奈,竟是道:“不要再生气了,是朕错了,你别生气了。”

    岚琪却是紧张起来,这回真的生气地说:“皇上又胡闹,您岂能对臣妾说什么错了的话,这几句话要将臣妾置于何地?”

    玄烨却一笑,堂堂大男人竟耍赖似的笑着:“你不理朕,朕急了,跟自家娘子认个错,怕什么?”

    岚琪哪儿顾得上与他开在江南时相公娘子的玩笑,自己先站起来,奋力把他推到床上去,赤脚站在地砖上双脚都冰冷了,一面拿汤婆子给玄烨好好捂着脚,一面就把肚子里的怨气都发泄出来,如同百姓家小两口丈夫做错事乖乖被妻子训话一般,玄烨听她这样絮絮叨叨了,才安下心来。

    “皇上还笑?”果然岚琪抬头见玄烨乐滋滋地看着自己,更加火大,“臣妾被太皇太后骂不知检点,又被皇贵妃骂霸占着您,臣妾可笑不出来。”

    玄烨招招手要她靠过去,岚琪说过一个月再讲,他现在虚火旺盛,很容易被撩拨,太医说了一定要静养静养,她可不想犯错。两人便只能这样对坐着说话,更不避讳地说起了温贵妃那边的事,玄烨却叹:“朕早该自己发现,却一头沉迷进去了,果然人都有贪念,朕亦如此。皇祖母虽然盛怒,朕却不怎么怪她。”

    岚琪随口说:“可不是么,贵妃娘娘都怀上皇嗣了,还怎么怪人家?”

    玄烨不悦:“你还在生气?”

    岚琪却正经地回答:“臣妾不是生皇上的气,皇上从前连着几天在永和宫里,臣妾也从不知道要收敛,男女之事再正常不过了。臣妾是气贵妃娘娘走歪门邪道,不把皇上的身体当一回事,皇上如今还说什么不怪她的话,您让臣妾怎么想?”

    “朕是说,不怪她因为她太可悲。”皇帝眼中的笑意锐利而深沉,冷幽幽一句话从口中飘出来,“这样子,朕再也不用惦记是否该眷顾她,她自己断了后路,钮祜禄家的人也不敢再闹了,难道她给朕下药,朕往后还要笑着去安抚她?”

    倒是岚琪怔住了,皇帝这几句话,不啻将温贵妃打入冷宫,更听他说:“往后就以礼相待,她若再不知轻重,自寻死路,朕也拦不住。”

    还以为皇帝真的不怪温贵妃,可这些话说得,却是抓着人家最在乎的地方下刀子,从此以后,贵妃所想的一切再也得不到,她被她的男人抛弃了。

    岚琪说不上是唇亡齿寒,可心里真不怎么舒服,原以为温贵妃若受到惩罚她会高兴,结果恰恰相反,不晓得触动了心里那根弦,让她很长一段时间,都不能释怀。

    好在和玄烨不再有矛盾,悉心照顾几日后,玄烨体内的药物残存渐渐都排干净,旺盛的虚火也变得和缓,因是说伤风,不过歇朝两三日,虽然还在静养,一应政务重新开始打理,再有户部已呈送二月选秀的名单,此次不比往年大选,人数并不多,而早就说好由太皇太后和太后挑选,玄烨转手就送去了慈宁宫,并不过问此事。

    但毕竟是有新人入宫,女人们多少会在意,如佟嫔几位进宫不过眨眼的事,这都要成旧人了,一时宫内对即将到来的新人传言纷纷,被念叨最多的,就是赫舍里皇后的亲妹妹。

    这日惠妃去咸福宫送贺喜贵妃有孕的贺礼,果不其然与别人一样吃了闭门羹,她也不在乎不过是做个样子,交代了冬云后就往翊坤宫来瞧瞧宜妃,她是五月就要生的人,肚子已经大起来,咸福宫的礼她还没准备,对惠妃说:“不是讲不要去打扰么,我就没想送东西,反正贵妃也不稀罕的。”

    “总是个礼节,我也不过是应付而已。”惠妃坐下喝茶,便见宜妃凑过来问她,“姐姐听说了吗,其实温贵妃是犯了什么事儿,才被太皇太后关起来的,可你说她能做什么,让慈宁宫生那么大的气?我瞧这些日子德妃在乾清宫侍疾,是不是她嫉妒皇上连月都在咸福宫,就跑去挑唆了?”

    惠妃心想德妃就不是这样的人,而她多少知道些缘故,但毕竟是宫闱禁忌,不说也罢,敷衍了几句,便岔开话题,说即将入宫的新人。她在明珠那里得知了些消息,说了让宜妃很是惊讶的话,弄得她连连问惠妃:“怎么可能,上头是不是搞错了?”

    宜妃的激动并非大惊小怪,等那一日圣旨下,等小赫舍里氏入了宫,宫内上下无人不惊讶,谁也没想到,赫舍里皇后的亲妹妹再入宫,皇帝只给了一个贵人的位份,倒是看似眷顾的给了个“平”字为封号,可所有人都以为会风风光光入宫的人,如今只是个平贵人,实在叫人匪夷所思。

    太后安排平贵人随佟嫔住在储秀宫的东配殿,说她们都年轻好相处,又都是贵族人家的小姐,出身背景相同说得上话,而佟嫔和平贵人从前的确见过几次面,但如今再相见,身份地位却有了差别。两人位份之间虽只是一步之遥,可一个是主位有定数,一个不过是随人而居的贵人,皇帝想要多少都成,即便有个封号,也不过如此。

    新人入宫后,要至慈宁宫、宁寿宫和承乾宫行礼请安,太皇太后道乏免了,皇贵妃也不愿人多聚在她的承乾宫,跟太后在宁寿宫与诸妃一同见了新人,说得不过是刻板的体面话,待一众人散去,皇贵妃都没正眼瞧过平贵人,压根儿没把赫舍里皇后亲妹妹这个身份当一回事。

    妃嫔之中倒是不少议论,年轻的都没见过赫舍里皇后,岚琪从前跟着布贵人远远见过一两次,只记得赫舍里皇后雍容华贵,具体什么模样,如今都是看画像上的样子记着,不能作数。

    只有荣妃、惠妃和端嫔她们见得最多,众人相问时,都说:“皇后若是美人,妹妹算得上绝色美人了。这些年瞧着觉禅贵人美艳无双,没想到平贵人年纪那么小,眼眉都已经长开了,倒是能和她比一比了。”

    平贵人的确美艳,年纪虽小,身量面容都长得极好,相形之下佟嫔反而像个新人似的,性子上也差了许多,便是在储秀宫里说话,佟嫔客客气气,可平贵人总仿佛浑然天成的傲气和贵气,才到储秀宫住下,东配殿就被她收拾得焕然一新,佟嫔就看她立在院子里,指着那些太监宫女说:“手脚麻利一些,轻一些,你们怎么做事的?”

    朝廷之上,对于皇帝此次选入赫舍里家的女孩子,却只给了贵人之位也颇多议论,索额图的政敌们都当笑话看,这日散了朝,几位大臣还故意去恭喜他的侄女成了平贵人,索额图面上客客气气,心里头则是一肚子的火气。

    明珠冷眼旁观这份子热闹,却在索额图的眼中看出肃杀气息,正看得出神,阿灵阿从他身后过,笑着说:“原来索相也不过如此。”

    “怎么说?”明珠明知故问,见阿灵阿气色并不好,知他妹子如今在宫里不如意,虽怀了孕,却似打入冷宫一般被皇帝弃之不顾。

    阿灵阿冷笑,眉头一挑,却说明珠家的事,啧啧道:“明相上回要为大阿哥换老师的事,好像被皇上驳回了,难道皇上如今顾不上大阿哥的功课了?”

    ...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有种后宫叫德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阿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琐并收藏有种后宫叫德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