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有种后宫叫德妃 > 301他们的报应(还有更新

301他们的报应(还有更新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皇帝突然要去瀛台,且只带德妃一人,要不是德妃才没了儿子,谁也不能轻易答应这件事,底下几个也就罢了,上头皇贵妃、宜妃几人最是尴尬。若说皇贵妃体弱多病不宜走动,宜妃早就出了月子神清气爽,顶多是十一阿哥还是个奶娃娃她走不开,可皇帝若有心带她去,孩子留在宫里又有什么不妥,说到底皇帝只想带德妃走,和旁人半点不相干。

    可宫里的人都以为皇帝和德妃娘娘去瀛台逍遥快活,却不知两人才到那里就闹翻了,之后足足冷战了两天,环春她们都不晓得主子哪儿得罪了皇帝,白天她也不说话,吓得她们都不敢多嘴问,就是可惜难得出来一回,却变成了这个样子。

    这日玄烨与大臣们在涵元殿议事,散了后正换衣裳,李公公进来尴尬地笑着:“万岁爷,太皇太后传来口谕。”

    “说什么?”玄烨虽问,其实心里已经明白,果然李公公转述皇祖母的意思,是问皇帝做什么和德妃闹僵了,若是不想哄她高兴的,就把人送回去,别让她在这里受委屈。

    玄烨气哼哼道:“她就是仗着皇祖母宠她。”

    这是气话,不能当真,两人不愉快的事,其实很严肃,绝非闺房嬉闹的小事,还是怪那日觉禅贵人突然提醒德妃往后要诸事小心,让她忙了整个六月淡下了的事又梗在心里,玄烨去盛京前那晚她就问过皇帝为什么,那天到了瀛台,玄烨问她为什么反而比在宫里时闷闷不乐,岚琪一时冲动,又问了。

    她问玄烨到底是谁杀了胤祚,问玄烨为什么不查,为什么对外宣布是急病而亡,难道她的儿子就要死得那么不明不白,但其实她心里明白这些事不能问,所以问出来了,反而更痛苦。

    玄烨并不生气岚琪有这样的疑惑,可他再三解释说眼下还不能说,不告诉她是不想她生活在不安之中,有时候有些事不知道,糊涂一些比什么都看得明白要好。

    一个痛苦,一个无奈,这下就闹僵了,岚琪当晚就要求回宫,玄烨当然不答应,之后便是冷战至今,好容易就单独两人出来散心,反而连个面都不见了。

    “万岁爷,来的人顺道带了苏麻喇嬷嬷酿的酒,嬷嬷说湃在井水里凉凉的最好喝,奴才已经着人去准备,您看今晚,不如请娘娘过来用膳。”李公公笑眯眯地说着,一切都为皇帝安置好了。

    玄烨心里巴不得两人赶紧好起来,他后悔没能多点耐心,现下最可怜的人莫过于岚琪,她能振作起来能缓过精神,已经很不容易,自己的胸怀何至于如此狭小,便应了一声:“去请。”

    消息传过来,岚琪本不愿去,环春几人压根儿没理她,赶紧让人复命说娘娘准备好了就去涵元殿,岚琪一脸的不高兴,被伺候穿戴衣裳时,还发脾气说:“到底谁是主子,你们就这样欺负我?”

    可哪怕被骂,环春也不怕,麻利地给她穿戴整齐,眼瞧着天上乌云滚滚要落雨的样子,紧赶慢赶地送来涵元殿。

    瀛台的御膳比不得宫里那样隆重,而玄烨一向讨厌铺张,今晚李公公安排了小膳桌,摆了七八样德妃娘娘喜欢的菜色,又有苏麻喇嬷嬷酿的酒,岚琪才到不久,外头就一道惊雷炸得她浑身一颤,玄烨正好从里头出来瞧见,问她:“吓着了?”

    但不等岚琪回答,外头狂风大作雨滴子噼噼啪啪落下来,门前竹帘子也被吹得在门框上不停地拍打,玄烨见岚琪一脸冷漠,顿时有些火气,冲外头的人说:“怎么回事,这么吵还怎么吃饭?”

    岚琪又被他吓了一跳,可看皇帝明明是生自己的气,却冲别人发火,心里头不免愧疚,人家那样心疼她,她一而再地不领情,怎么也说不过去。

    想了想便往门前走,玄烨皱眉以为她要离开,但她只是唤人来,把竹帘子收起来,说冷风吹进来也凉快,至于外头雨声大,早有太监宫女匆匆忙忙绕着涵元殿外的路铺上了毯子,岚琪回身见玄烨已坐定在桌边,去一旁洗了手过来斟酒,轻声说:“皇上一句嫌吵,宫女太监都冒雨在外头路上铺毯子,皇上下回别发脾气了。”

    玄烨反而不说话,将她斟的酒一饮而尽,清凉酸甜的酒入喉,就跟喝果汁一样,而身边的人已经服软说:“皇上不要再生气,臣妾再也不会问您那些事,一直以来您能说的事从来都不瞒着臣妾,是臣妾不好。”

    “你这声不好,说得心里多委屈?”玄烨拉她坐下,“朕不告诉你,只是不想你难过,往后遇见了什么人,心里梗着这件事,对你来说没什么好处,那样的日子,过着有什么意思?朕希望你相信,朕不会让我们的儿子白白地死,他们会有报应,老天都看着,朕更是盯着的。”

    “是。”岚琪点点头。

    “你还是不甘心。”玄烨看得出来她口是心非,不过是想哄自己高兴。

    岚琪不隐瞒,坦白地说:“不晓得几时才能放下,臣妾自己也很痛苦,每天都想要振作,可每天静下来就会想到胤祚。来了瀛台,想想四年前他来时还那么小,所有的事都还记得那么清楚,可是孩子却没了……”

    “会好起来的。”玄烨轻轻抚摸她的背脊,安抚已然哽咽的她,“朕绝不会让你再经历这样的痛苦,我们的孩子,谁也不能伤害。”

    岚琪点头,泪容中努力露出欣慰的笑容,玄烨擦去她眼角的晶莹,捧了柔软的脸颊,憧憬着说:“朕不着急,可是朕每天都想看到你舒心的笑容,岚琪,不要让朕等太久。”

    岚琪给他斟酒,也给自己斟酒,双手举杯应道:“臣妾记下了。”

    轻轻碰杯,两人一饮而尽,苏麻喇嬷嬷送来的酒实在甘美,炎热的天气里喝下去,直叫人浑身舒畅,又因口感甜美,总让人忘记这是在喝酒,对酌说说心里话,安安逸逸的气氛下,不大贪杯的玄烨竟喝了不少,岚琪酒量原就不好,近来更不曾碰过酒水,加之这酒后劲十足,不知不觉都醉了。

    电闪雷鸣的夜晚,暴雨如注久久不歇,涵元殿寝殿之内亦是道不尽的*翻腾,突如其来的悲剧,让他们无心床笫之事,皇帝在宫内也好久不入后宫,但今晚岚琪醉后又想起孩子,又哭又笑很是可怜,同样酒醉的玄烨一面安抚她,一面就动了情,谁也不晓得是谁先滑入了旖旎,一夜缠绵难分难舍,翌日醒来时,两人都是脑中一片空白。

    但身体的相合,*间的宣泄,的确舒缓了些许心中的抑郁,第二天环春夸主子气色好些了,岚琪含笑嗔她:“不正经。”

    因皇帝来瀛台仍旧终日要办朝务,岚琪不宜在涵元殿久留,回自己的住处歇息半天,见天气凉爽,便想出去走走,不愿太招摇,只带了环春一人。

    上回来瀛台,是皇帝平定三藩时在此稿赏三军,一晃四年,走过各处殿阁亭台,儿子的离去,难免让岚琪生出物是人非的伤感,而彼时她还是德嫔娘娘,如今早已在妃位,那时候太皇太后、太后和皇贵妃诸人也在,眼下只有她一个人,若真是被皇帝宠爱独自带出来玩该多好,可固然是玄烨的宠爱,更多的是想安抚她的丧子之痛。

    “昨晚的事,喝了酒之后我都不大记得了,但是喝酒前皇上说的话我还记得。”岚琪和环春相依慢慢散步,说起昨晚玄烨的话,她道,“皇上说那些人会有报应,提起报应两个字,他眼里闪过一些奇怪的神情,好像笃定那些报应一定会发生,他那样自信,难道是已经发生什么了?”

    环春怯然道:“您晓得的,宫里为了这件事什么话都传,也有不少人议论是谁下的毒手,说什么人的都有,其中还有说是……”她停下,四处看了几眼,声音压得更低说,“还有人说是明相大人要害太子,却害了咱们六阿哥,这次时疫纳兰公子没逃过一劫,就是报应。绿珠她们也知道这些传闻,可是怕您伤心难过,永和宫里是绝对不允许议论。”

    岚琪听得怔怔的,呢喃着:“竟有这样的传说?”

    环春点头道:“奴婢们不说,您自然听不见,可是娘娘也别太当真,这事儿您就交个皇上吧,往后咱们永和宫里更加小心些就好。现在承乾宫里,四阿哥用的吃的全都一道道手检查,都快赶上毓庆宫的规格了。”

    岚琪却是心头一慌,堵了环春的嘴说:“别牵扯毓庆宫,那是比不得的,往后说话一定要小心。”

    环春又道:“您精神不振那些天,奴婢们都去宫里打听了,据说那天太子也差点吃了点心,要不是六阿哥倒下了,太子就往嘴里送了,悬得很。”

    这些事岚琪都不知道,儿子死后她就痴痴呆呆了,哪里有心情去查什么,好在有环春为她留心,但平日她不问,她们也不敢提。

    主仆俩说话间不知不觉走到了陌生的地方,环春正说不如折回去,突然听见不远处一个小院子里传出斥骂声,不知什么东西被掀翻在地上,一声声重响,又听见女人的尖叫:“去,给我拿鞭子来。”

    “主子。”环春一心想让自家主子能疏散心里的抑郁,平时不愿这种麻烦事招惹上她,现在上赶着就找些乱七八糟的事让她分心,哪怕骂人发泄一下也好,便怂恿着岚琪过来看。

    岚琪半推半就地来,立在院门前瞧见里头堆了很多昨晚铺在涵元殿外接雨的毯子,整个院子湿漉漉的,一个宫女跌在地上狼狈不堪,岚琪觉得似曾相识,轻轻念了声“杏儿?”

    ...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有种后宫叫德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阿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琐并收藏有种后宫叫德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