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有种后宫叫德妃 > 371轻狂的小答应(还有更新

371轻狂的小答应(还有更新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惠妃多疑,见不得宜妃幸灾乐祸的轻敌,皱眉说道:“一个小答应还能翻出天?觉禅氏再不济也是个贵人,她有什么资格去闹,再者德妃那般的人,会由着她们争风吃醋?”

    宜妃不屑,轻哼道:“姐姐也知道,近来乌雅氏对觉禅贵人诸多照拂,宫里有传闻,觉禅贵人之所以会被奄奄一息的搬去延禧宫,是因为贵妃虐待她,贵妃娘娘还能为了什么原因虐待她?我估摸着一定和德妃有关系,那晚的事我们都知道,皇上从咸福宫走后,德妃已经在乾清宫等了,可见他们是说好了的。”

    “这又有什么相干?”惠妃对畅春园的状况依旧怀疑。

    宜妃却笑:“原先永和宫是出了一个章答应替德妃狐媚皇上,对章答应本身来说,不管当初怎么上的龙床,现下尝了那么多甜头,岂能轻易拱手让人?但如今德妃又招揽一个美艳无双的觉禅氏,往后从德妃吃剩的那一点点恩宠里头还要再分走一份,小答应能依?姐姐你有你的道理,我也有我的道理,难不成您还盼着她们好?我可盼着她们四分五裂,窝里斗呢。”

    惠妃静静听着,心里头想了又想,宜妃的看法不是不可能,但她不能掉以轻心,毕竟宜妃不知那件事,而她心里还等着事情的结果,眼下事情没有下文,却闹出章答应争宠的事,天下哪儿来那么多的巧,硬是凑出来的,还说得过去。

    “姐姐要小心,觉禅氏心里指不定记恨你抢走了她的八阿哥,若是与德妃联手往后对付咱们,可就不好办了,她们从前就有往来,从觉禅氏还是宫女那会儿就勾搭上了是不是?”宜妃说着摸了摸面前的茶碗,已经不暖手,扬脸便要唤宫女来上茶,猛地却看到八阿哥站在门前,她心里头一惊,边上惠妃也看到了,颇尴尬地说,“胤禩,你怎么在这里?”

    “儿臣想去找九弟玩。”胤禩乐呵呵地跑进来,仿佛并没有听见方才宜妃那句话,乖巧地问他能不能去翊坤宫,宜妃忙哄了他去,说九阿哥在家里午睡,让他去叫胤禟起来。

    孩子蹦蹦跳跳地跑开,宜妃一脸愧疚地问惠妃:“姐姐告诉孩子了吗?他额娘的事?”

    惠妃冷着脸,又不想真的出言怪宜妃说话没分寸,只叹道:“大概从什么宫女太监嘴里听到了,我觉得这孩子是晓得的,只是眼下觉禅氏不在宫里,不然我想着,要让这孩子亲眼看到,不是我抢了他,是他亲娘不要他,我们母子关系很不错,别为了这件事生分。”

    宜妃敷衍着:“我瞧着胤禩很乖,姐姐不必担心。”

    惠妃知道她没什么好心的,但提起来了果然是心头一虑,她养着八阿哥是希望这孩子将来能帮衬胤禔,要是如今闹得母子生分,或这个孩子心里有什么想法她不知道,将来不帮胤禔也罢了,反而成了绊脚石甚至敌手,可怎么好?

    浮起这个念头,惠妃猛然想起觉禅氏母子被贵妃赶出咸福宫的那天,她从宁寿宫请了旨亲自去附近的殿阁带走孩子,那冷冰冰的殿阁里,觉禅氏曾对她说:“娘娘,小心养虎为患。”

    此刻想来,真真心惊肉跳,惠妃不由自主地捂住了心门口,宜妃见她有异状,忙探头探脑问:“姐姐怎么了?”

    惠妃心中恼怒,恨道:“往后在孩子面前,不要再议论他的生母。”

    八阿哥这边,带着乳母嬷嬷们往翊坤宫来,九阿哥并没有在午睡,而是骑在小太监身上让他们在地上爬,手里挥舞着一根柳条当马鞭,看到八阿哥来了,笑着嚷嚷:“八哥你也来玩。”

    胤禩负手站在一旁,摇了摇头说:“地上还很冷,你别折腾人了,快下来。”

    边上恪靖公主正坐着晒太阳,一面招呼胤禩过去吃果子,一面说:“他们做奴才的怕什么折腾,胤禟小小的个子能有多少分量,哄得我们乐一乐,赏他们银锭子回头还偷着笑呢,奴才就是奴才。”

    胤禩不认同,未在皇姐身旁坐下,反而过来对胤禟说:“我们去书房可好,四月太子哥哥讲学后,我也要进书房了,带你认认路,将来你好来找我。”

    九阿哥正好也腻歪了骑大马,扔了手里的柳条翻身下来,宫女们帮着给阿哥整理衣衫擦擦汗,兄弟俩便与恪靖辞别,一起往书房这面走。

    结果他们来得不巧,正遇上五阿哥身边的小太监替主子挨打,当院里放了长凳,两三个人摁着拿手臂那么粗的板子揍,小太监鬼哭狼嚎,吓得九阿哥躲在八哥身后直哆嗦。

    且说五阿哥一直养在宁寿宫,当初太皇太后嘱咐太后不要对孩子有什么启蒙教育,五阿哥进书房前都不认得汉字,但是其他兄弟便是七阿哥在阿哥所里,也跟着识字的老太监背过千字文三字经,进书房时大多已认得字,只有五阿哥是从头开始,什么都比兄弟们差一截,可就算如今背书背不好,太后也不约束他,就只能落得身边跟着的小太监挨揍。

    这光景,众阿哥也立在门里看,五阿哥站在前头神情冷漠,这样的事发生得多了,他已经无所谓了,反正回去皇祖母会安慰他,也会给这些小太监赏赐,挨顿打不算什么。

    打完了板子,还要回去接着念书,有人瞧见八阿哥和九阿哥在这里,他们不能打扰兄长读书,只是远远地看着,众兄弟坐下时说起看到八阿哥和九阿哥来了,三阿哥对胤祺说:“你可要好好念书了,将来胤禟进了书房,瞧见你这个一母同胞的哥哥不成样,他也要不学好了。”

    五阿哥不敢反驳兄长,但是满面的不服气,闷闷地说:“谁和他一母同胞,我是皇祖母养大的。”

    外头八阿哥和九阿哥因撞见太监挨板子,也不敢再多逗留,悄悄离了书房,九阿哥吓得脸上发白,跟着八哥问:“上书房要挨打吗?”

    “我们不会挨打,挨打的是小太监,不过若是犯了大错,会被送到皇阿玛跟前,皇阿玛要么亲自罚,要么就把我们交给额娘处置。”八阿哥还没念书,已经懂很多书房里的规矩,且没有被刚才的一幕吓到,很平静地说,“你不要害怕,将来我会教你,我们要比皇兄们念得更好才行。”

    九阿哥还是被吓着了,紧紧拉着八哥的手说:“八哥我跟着你学,你可不要让我挨打。”

    这件事夜里胤禟就在额娘面前说了,宜妃已非头一回听说五阿哥在书房功课不好,他身边的小太监都换了好几个了,可是自己一点办法也没有。莫说太后不给她机会接近长子,就是她偶尔撞见孩子,五阿哥对她形同陌路,该有的礼节之后,半点儿不把她当亲娘看,但那孩子其实知道自己是从谁肚子里爬出来的,如此冷漠心硬,宜妃的耐心和爱意也渐渐要被磨光。

    宜妃本打算太皇太后和太后去了畅春园,宁寿宫那儿看守的人少了,她有机会能过去看看,万一五阿哥有个头疼脑热,她这个亲娘去照顾总没什么错,自然不是盼着孩子有病,没病也能去关照,可宁寿宫的人真是高人一等,连她这个宜妃娘娘都敢阻拦,咬死了太后有令任何人不得打扰五阿哥起居,连亲娘都不成。

    桃红每每遇见主子为此伤心,都劝她算了,渐渐宜妃自己也说:“我何苦惦记着他,好好养着九阿哥十一阿哥便是,就当没生过这个孩子。”

    宫里头的母子关系形形色色,亲生母子隔阂的有,养母养子亲昵的也有,岚琪曾看着皇贵妃对四阿哥的舔犊情深,感慨也许亲生与否并不重要,如今她自己抚养十三阿哥,更是感同身受。

    最早时只觉得不可思议,从别处抱来一个孩子从今往后当亲生子,还是先认定他是玄烨的孩子,才渐渐习惯。但即便决定要全心全意爱护这个孩子,但在心里,不愿强求自己非要去认定什么“自己的孩子”,将来的事将来说,随遇而安便好。

    然而这些日子,清净的畅春园也起了波澜,不知怎么有传言说章答应和觉禅贵人不和睦,岚琪每天忙着凝春堂的事,并不曾亲眼看见过,但皇帝时而招幸章佳氏众人都知道,就更不明白,明明挺讨喜欢,又何来的争宠一说?

    但因一切只是传言,岚琪没有过多追究,追究争宠本就十分敏感尴尬,她虽然暂时管着畅春园内诸事,也不见得有资格高高站着来指点这种事,别到头来反而叫人觉得,好像她在吃干醋,便是太皇太后问起来,她也圆说是有人胡言乱语,并不在意。

    转眼四月初,初十皇帝预定了要回紫禁城听太子讲学,这些日子太子和大阿哥偶尔会往来畅春园,大阿哥福晋也会来给太后和太皇太后请安,太皇太后问皇帝为何不把孩子们都带来这里念书,玄烨说畅春园景色优美,比宫里有趣得多,未免孩子们入了园无心学业贪图玩乐,过几年不迟。

    私下里岚琪是笑话玄烨不愿有人打扰他难得的清净,两人嬉笑腻歪在一起,玄烨会暧昧地问她,到底是谁不想被打扰,床笫之间自然什么话都能说,要紧的是尽心和舒心。

    但是皇帝那几日在瑞景轩,夜里自然没人打扰,可白天时章答应总是会过来凑热闹,别的妃嫔大多不会在皇帝在某处殿阁时跑过去碍眼,她却连着两天都来。玄烨白天批折子或歇息,并不与章答应说话,所以不怎么在意,但岚琪多少有私心,她终日陪着太皇太后,如今越发少时日能和皇帝独处较长的时间,好容易有这样的光景,却还要应付一个叽叽喳喳的小答应,碍着脸面,人家不走,她也不好开口送客。

    这天梁公公来向岚琪禀告宫里的事,下毒的事到底是卡在那个宫女身上,往上半点查不出可疑的人,即便锁定几个人来怀疑,人家既然是狡猾的,不管心里有没有鬼,都不可能随便让别人窥探私密要紧的事,梁公公说恐怕还要靠娘娘往后自己去与几位娘娘打交道,看看能不能套出什么话。

    岚琪问起砒霜的来源,梁公公也把能伸手的地方细细查过,宫里宫外并无可疑之处,这件事似乎一定要让那个宫女想起来谁找的她,才能把线索连起来,但是岚琪坚持不让对那个宫女严刑逼供,继续养着留活口。

    而梁公公另提起一件事,奇怪地说:“奴才近来一直盯着宫里和园子里的往来,前几日章答应派人从园子里往宫中送东西,六宫妃嫔都有。”

    “送什么了?”岚琪同样感到奇怪。

    梁公公道:“倒也不稀奇,就是园子里开的鲜花,一大早地命人采摘了,新鲜的赶着日头出来前送进宫里。听宫里的人说,是章答应孝敬各位娘娘,请大家也瞧瞧畅春园的光景。”

    岚琪皱眉:“她如此轻狂?这样的事,领情的人是有,可若不领情的,岂不是误会她存心显摆,嘲讽人家不能随驾?”

    梁公公道:“就是这个理,奴才才觉得奇怪,来禀告娘娘一声,原来娘娘您不知道?”

    岚琪摇头,叹一声:“我天天跟着太皇太后,如今皇上下令不许乱七八糟的事送到老祖母跟前,我跟在身边,自然也闭塞不少了,何况采摘一些花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事,不提起来也很正常。”

    梁公公见德妃娘娘这样想,不再多说什么,但要走时娘娘还是突然叮嘱他:“你再替我瞧着,看看章答应那儿还有什么事没有。”

    之后几日,倒是不见章答应有什么新鲜事,园子里照旧安安静静的,到初九这天,岚琪夜里才要睡下,皇帝那边突然有人来,让德妃娘娘收拾几件细软,明日一早跟着皇上一道离园子,岚琪以为是要她一起回宫,可第二天一早碰见玄烨,人家根本没打算让她回去。

    ...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有种后宫叫德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阿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琐并收藏有种后宫叫德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