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有种后宫叫德妃 > 399冷酷的母亲(还有更新

399冷酷的母亲(还有更新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岚琪摇头:“谈不上以恶制恶,只是若此番不是惠妃所为,没有人比她更想知道真相,我相信没人能比她更快地查清楚这件事。”

    觉禅氏赞同:“惠妃的确有这个本事。”

    但岚琪也有隐忧,语气沉沉地说:“就怕惠妃查到什么不该她查出来的事,将来我对皇上不好交代。”

    觉禅氏想了想,但问:“娘娘对皇上说要查这件事了吗?”

    岚琪一愣,说起来,玄烨并没有与她说查不查这件事,而玄烨也一定等不及自己慢条斯理地去理清一切,他会用他的手段尽快弄清楚这件事,可是极有可能像从前一样,到最后不了了之,甚至不给她一句明白话。她可以理解皇帝对于利弊的权衡,但她更想知道真相。

    “娘娘是担心,惠妃一旦查到这件事是谁干的,将来会作为把柄成为她继续作恶的筹码?”觉禅氏冷静地看待这一切,可以想到更远更周全的事。

    岚琪点头:“我怕查到什么不该有的事,反而给皇上添麻烦。”

    觉禅氏笑道:“可即便您不让惠妃查,她为了自保也一定会弄清楚这件事,不管她是否会拿那个结果将来要挟什么,不一样的仅在于要不要给您一个交代。”

    这话不错,岚琪的隐忧在于怕惠妃利用这件事生出别的麻烦,但她找不找惠妃去查,惠妃都会弄清楚这件事,哪怕她将来让皇帝因为这件事头疼,那也是之后的事,眼下皇帝要面对的,是到底谁要伤害太皇太后,岚琪在这一刻的犹豫,似乎就是在为玄烨逃避什么,她太了解玄烨心中的轻重。

    “娘娘不必亲自去长春宫和惠妃撕破脸皮,反正惠妃知道是您盯上她了,这件事谁去说都一样。”觉禅氏缓缓起身,似乎要走,淡定地说着,“臣妾愿意走这一趟,臣妾与她还有什么难听的话没说过。”

    事已至此,岚琪需要更多的时间陪伴太皇太后,只能感激觉禅贵人,“之后的事就拜托你了,太皇太后那边离不开人,我分身无暇。”

    她笑道:“但愿臣妾能给您一个满意的交代。”

    说罢这句,觉禅贵人便从永和宫离开,去往长春宫的路上,额头感到几点冰凉,抬头望,果然天上有雪花飘落,这还是今年第一场雪,她呆呆地朝天望了片刻,之后在香荷的催促下,才匆匆往惠妃这边来。

    长春宫内十分平静,觉禅氏进门时,能听见孩子朗朗读书声,门前太监告诉她是八阿哥在念书,八阿哥每天下了学都会再念两个时辰的书,今天本该去给四阿哥贺寿,但因为太皇太后的事承乾宫那边已经散了,所以八阿哥回来继续念书。

    大概太监宫女本以为说多些八阿哥的事,觉禅贵人会喜欢听,毕竟是她的儿子,不想贵人仿佛根本没听见,只管往惠妃寝殿去,反弄得他们有些尴尬,私下悉悉索索的议论,消息渐渐传开,在屋子里读书的八阿哥就知道宫里有客人,来的是觉禅贵人,是他亲额娘。

    这边,觉禅氏进门便闻见浓烈的汤药气息,门口小火炉上瓦罐里还咕嘟咕嘟煮着药,宝云似乎是陪得很辛苦,熬了一双乌眼圈来迎接,客气地笑着:“外头下雪了,贵人可曾打湿了衣衫?”

    觉禅氏没有与她客气,直接到惠妃面前行礼,惠妃好奇觉禅氏怎么跑来了,本还有一丝希望这女人能为己所用,可听她说完那些事,身子不住地颤抖,眼睛瞪得溜圆,厉声呵斥觉禅氏:“放肆,容得你这样来怀疑本宫?滚出去!”

    觉禅氏淡定地笑着:“娘娘容禀。您应该知道,臣妾替谁来问您一个明白,所以还请娘娘尽快弄清楚这件事。若不是您所为,总还有别人,不然我们只能把之前的证据交付给皇上,毕竟惊扰了太皇太后,不能没个交代。”

    惠妃气急了,才开口就一阵猛烈地咳嗽,脸上涨得通红,咳得喘不过气,宝云和其他宫女好一阵捶背安抚,她才缓和下来,软绵绵地瘫在床上。

    觉禅氏冷漠地看着这一切,心里明白,惠妃这次是真的病了,病成这样必然是保命要紧,这件事若非她来说,似乎宝云她们还没透露给惠妃知道。

    “原来你换个地方,不过是又换了个主子,一辈子是做奴才的命。”喘过气的惠妃,依旧恶语相向,甚至不顾宝云在身旁,讥讽觉禅氏,“回去告诉你主子,给我三天时间,我一定给她一个交代,可之前的事必须一笔勾销,不要把我逼急了。”

    觉禅贵人福一福身子:“如您所愿。”

    她说完就要走,可才背过惠妃,就听身后人冷笑:“一样都是为别人做事,为什么不能为我?她能给你的好处,我可以给你更多。”

    觉禅氏没有回身,淡然而笑撂下话:“跟着您,就真是做奴才了,臣妾可不是生来奴才的命。在你们面前奴颜婢睐求施舍,在她身边,才是堂堂正正地做人。”

    望着觉禅氏窈窕优雅的身姿慢慢消失在门前,宝云送客后顺手将熬好的药送进来,惠妃没有发脾气挡开,而是惜命地灌下去,但苦涩得药喝得她浑身颤抖,到后来忍不住大哭,她怎么就到了这个地步?

    当初把觉禅氏送上龙榻,只是不想容若和她的感情惹出什么麻烦牵扯到自己,为什么人和事情都越来越扭曲,为什么到今天,变成了觉禅氏和自己对立?

    寝殿外,因雪势渐大,觉禅贵人带着香荷没有打伞,长春宫总还有待客之道,请觉禅贵人稍等片刻,本要拿长春宫的伞来给她,但觉禅氏反吩咐他们:“替我跑一趟延禧宫,让我的宫女拿氅衣和伞来,用了你们的东西一样要还的,都要跑这一趟。”

    香荷麻利地塞了一块碎银子给门前的小太监,那人得了好处很殷勤地边去办差,觉禅氏和香荷淡定地立在门前等,她不会要用长春宫的东西,不想碰惠妃碰过的。

    外头风雪越来越大,香荷一直问主子会不会觉得冷,却见一旁走来一个孩子,香荷定睛看后轻声念道:“主子,是八阿哥。”

    八阿哥穿着屋子里的单衣,捧着一只手炉出来,面上微微含笑走到觉禅贵人的身前,香荷给阿哥行礼,他很客气地说免礼,便举起手炉要递给亲娘,笑着说:“您用手炉暖暖身子吧,等在门口可冷了,额娘就是吹着风才病的。”

    屋子里伺候八阿哥的人似乎察觉到主子不见了,一个个跟出来,有人拿了衣裳赶紧给小主子披上,八阿哥则笑嘻嘻地依旧举着手炉,“觉禅贵人,您暖暖身子吧。”

    正殿门前,宝云似乎听见什么动静也出来了,正好看到这一幕,八阿哥拿手炉给觉禅贵人暖身子,可是美丽的女人却和冰雪一样冷酷,站着动也不动,甚至阻拦了身旁想要伸手去接的香荷,宝云听不见他们说什么,可八阿哥脸上的失望,能让她想象觉禅贵人的无情。

    风雪飒飒,觉禅氏面无表情地对八阿哥说:“长春宫的东西,都是惠妃娘娘和八阿哥用的规格,我只是一个贵人,宫里的规矩不敢僭越,八阿哥的好意,我心领了。”

    孩子脸上的失望,在这冰雪世界里看得十分清楚,可觉禅氏却冷漠地避开了目光,不再看着儿子。香荷在边上很为难,更觉得八阿哥可怜,八阿哥身后的宫女太监也十分气愤,有嬷嬷上来领着八阿哥说:“主子咱们走吧,觉禅贵人是金贵人儿,怎么用得咱们的东西。”

    手炉被其他人夺走,八阿哥是手里空了,却觉得心里更空,呆呆地被嬷嬷们牵手走开,时不时还会回头望一眼。他的母亲那样美丽,八阿哥觉得母亲是他在世上见过最美丽的人,可母亲从前陪着十阿哥时的温柔慈祥,为什么一点点都不愿对着自己流露?

    跑回延禧宫拿伞的太监很快回来,香荷麻利地将主子裹严实,似乎一刻也不愿在长春宫多待,撑着伞顶着风雪就离开,直到走远了,主仆俩依偎在一起,香荷忍不住哽咽道:“主子,您对八阿哥太无情了。”

    风雪喧嚣在耳,香荷的话也钻入觉禅氏的心,她笑得那般清冷深刻,“香荷,我不对他无情,就会有人对他更无情。”

    这天的风雪,直到夜幕降临才停歇,皇贵妃回宫后一直在屋子里生闷气,承乾宫里本是张灯结彩为四阿哥庆祝生辰,这一下,反而更显得凄凉。

    乌拉那拉家的女儿早就被家人带出宫,四阿哥跟着母亲从慈宁宫回来后就没再看到她,只有小和子塞了一个荷包给他,说是毓溪小姐原要送给四阿哥的生辰礼物,胤禛虽然珍惜,可现在他更担心额娘,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跟着额娘去慈宁宫会招致父亲勃然大怒,而额娘把自己关在屋子里生闷气,连他也不见。

    孩子捧着书本完全看不进去,趴在桌上皱着眉头,此刻小和子突然兴奋地跑进来说:“主子,万岁爷来了。”

    ...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有种后宫叫德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阿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琐并收藏有种后宫叫德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