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有种后宫叫德妃 > 407自由(还有更新

407自由(还有更新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屋子里一阵寂静,岚琪不安地看着太皇太后,她那样安宁地闭着眼睛,不由得心中彷徨,只觉得自己的身子越来越僵硬,终于看到太皇太后胸前有了起伏,终于听见她轻微地喘息声,浑身顿时松散,她多害怕太皇太后说完刚才那一句,就要离开她。

    “孙儿遵旨。”玄烨则郑重地答应了祖母,“孙儿会妥善安排,绝不惊扰太宗。”

    父子俩没多久便离去,岚琪送到门前时,腹中孩儿一阵悸动,玄烨再容不得她逞强,即便不愿回永和宫,也让安排在慈宁宫的偏殿里歇息,告诫她若她有什么闪失,皇祖母岂能安心。

    岚琪见玄烨动真格的,也不敢抗旨,安安生生被送来休息,她也是真的累了,在炕上稍稍一歪便睡了过去,可是深沉不过片刻,便将世间纷纷扰扰带入梦里,蓦地惊醒过来,恰见苏麻喇嬷嬷在为她搭一条毯子。

    “嬷嬷我不冷,都出汗了。”岚琪笑着,稍稍挪动身子,让嬷嬷在她身边坐。

    屋子里烧着地龙,温暖如春,苏麻喇嬷嬷身上也不过是一件单衣,拿帕子来给睡了一头汗的岚琪擦拭,又端茶与她喝,慈祥如亲生祖母一般。

    嬷嬷在炕沿上挨了些身子,并未与岚琪并肩同坐,一来不合乎规矩,二来是太皇太后让她来瞧瞧德妃娘娘,立时就要回去的,笑着问:“娘娘不再多睡一会儿吗?难得能睡得着,再过些天更加睡不安生。您可真别走来走去的了,回头孩子突然出来,吓得人不知所措。”

    岚琪低头看看肚子,隔着肚皮轻轻拍拍孩子:“你快些出来成不成?额娘想见你呢。”

    苏麻喇嬷嬷听得心头一酸,她知道,德妃娘娘是希望太皇太后能早些看到这个孩子,而德妃又与她笑道:“嬷嬷回头去和皇上说说,他一个大男人不懂产育的事,您告诉她,越往后越要多动动才好生养,别让皇上把我关在这里,方才他说话的模样太吓人,我都不敢多说半句。”

    “您就依了皇上吧,皇上这些天,还能有几件随心的事?”嬷嬷笑着,反而劝岚琪,“一直以来,皇上都把祖母交给您照顾,让您代替他在跟前孝顺,您若有什么事,皇上会觉得是自己把您累着了,往后该如何释怀?您凡事悠着点,您陪伴了太皇太后十几年,还差这一时半刻。”

    岚琪面上笑着,但一开口说话,泪珠子扑簌簌落下,刚才还好好的,突然就泣不成声,“嬷嬷,我怕陪一天少一天,我怕来不及了……”

    嬷嬷这才往里坐一些,搂着岚琪哄她平静,岚琪抽抽搭搭说起方才的事,说太皇太后不要皇帝动太宗的陵墓,要玄烨将他在先帝陵寝附近择地安葬,说她想离得玄烨和孩子们近一些,说她舍不得玄烨。

    苏麻喇嬷嬷轻声叹:“这是早就决定的事,主子她从未想过将来被追封为皇后之后,要与太宗同穴,死后同穴这种事,到底做给谁看呢?既然只是个愿景,既然是来生再为夫妻的许诺,那在主子心里,能免则免。”

    “嬷嬷?”岚琪听不明白了,她怎么觉得嬷嬷话里的意思,太皇太后生不能脱离帝王家,却向往死后能离开这里?

    苏麻喇嬷嬷眼角噙着泪花,她也有年纪了,明白年轻的孩子们想要挽留她们的心,可年老如此,身体精神都不成了,活着其实很辛苦。太皇太后的晚年幸福,三藩大定后,十来年国泰民安,除了后宫女人间那些上不得台面的纠葛,她几乎没操什么心,如今离去,可算了无遗憾。

    可太皇太后也年轻过,同样有过青春年少的时光,在那段岁月里,拥有轰轰烈烈的爱情,自以为是、冲动鲁莽,年轻人有的毛病她曾经都有过。只是从草原一路走进这偌大的紫禁城,什么棱角都磨光了,但失去了尖锐的棱角,她换得的是母仪天下、万丈荣光。

    “从无忧无虑的草原公主,到大汗的侧福晋,太皇太后心里也藏了许多不能对人说的秘密。”苏麻喇嬷嬷回想曾经的岁月,眼底有深深的遗憾,轻轻一叹道,“主子知道,皇上不会悖逆她的心愿,一定会顶住各方压力完成她的心愿,她不愿与太宗同穴,即便死后不能将她送回草原,她也希望死后的自己,可以是自由的。”

    “太皇太后她……”岚琪略略知道一些宫闱传闻,可是嬷嬷的话,她却听不明白,太皇太后想要的这份自由,到底从何而来?

    苏麻喇嬷嬷却不在意地笑了,擦去岚琪的眼泪,慈祥地说:“娘娘何苦去想这些事,您就算知道了,能解开太皇太后的心事吗?这世上能解开她心结的人早就去了,就连奴婢也做不到。让她实现可以做到的心愿,才是皇上和您的责任,只怕皇上下旨后,会有朝臣反对,到时候您一定要支持和提醒皇上,千万千万,不要违背祖母的心愿。”

    岚琪重重地点头,一面又问:“我虽然久在太皇太后身边,除了对她对家乡的思念,再没看到过太皇太后心里有其他记挂,多希望能满足她所有的心愿,可是她不说,我真的不知道。”

    嬷嬷笑道:“何止娘娘不知道,皇上同样不知道,连奴婢也不能看透她的心。主子是受过伤害的人,从那以后她就把自己的心关起来了,从那以后她明白自己的身份地位,明白自己该做什么,所以十来年,主子一样教导您,她不希望您心里藏太多的事,就是怕有朝一日和她一样,明白那些事不能对任何人说,只能一辈子憋在心里痛苦。”

    “我记着了。”岚琪哽咽,想想这十几年的相伴,虽说是她给太皇太后解闷解乏,但深宫岁月多寂寥,她从一个常在到如今的地位,旁人看着皇帝对她圣宠不倦,实则不过是皇帝从忙忙碌碌的朝政中抽出了那么一丁点的时间来给她,更何况还有其他的女人,她不能争也不屑去争,是在太皇太后身边终日有人说话,才让她不觉得宫里的日子绵长看不到尽头。

    之后两天,太皇太后的精神比月初好了许多,不管外头的人如何猜测,岚琪只管尽心陪伴在她身边。而前来照顾的人一波一波地倒下,太后前些日子就病倒,慈宁宫的宫女太监也有扛不住的,苏麻喇嬷嬷之前摔一跤身子就没见好,天知道一个即将临盆的孕妇,哪儿来的精神一天天支撑。

    渐渐的,宫内那些嫉妒德妃一手把持慈宁宫的女人们,也暗下唏嘘德妃的诚意和孝心,换做别人,只怕没几个能做到这一步。

    承乾宫里,皇贵妃入冬后身子就一直不大爽利,虽没有凶险的大病症,但那每天形同枯槁的脸色,实在不敢让人奢求她能去慈宁宫应个景。好在皇帝知道她身子弱,不仅不勉强她去祖母跟前尽孝道,更偶尔会特地来看看她。

    而四阿哥除了派小和子一天三四趟地来问候额娘,每天下了学都陪在母亲身边,连背书写字都在她屋子里,时常弄得皇贵妃哭笑不得,可是赶他走又不肯,丈夫和儿子都那么体贴,皇贵妃心里暖着,身子便是一天天见好,她也希望自己能在太皇太后西归后,可以帮玄烨分担一些事。

    这日青莲伺候皇贵妃用药时,说德妃娘娘在慈宁宫里差点晕厥,皇上派人要把娘娘送回永和宫,娘娘死活都不肯走,皇上也没法子,现下产育上的几位太医稳婆都挪去慈宁宫待命了,生怕德妃随时会生,青莲唏嘘着:“便是寻常人也支撑不住这样日日夜夜的照顾,何况孕妇呢,德妃娘娘对太皇太后,真是旁人不能比的。”

    皇贵妃喝了药,拣了一块梅子含在嘴里,这是四阿哥让小太监出宫去给她买来京城最时兴的蜜饯,比起宫里中规中矩的更可口好吃,因为自己每天吃药比吃饭还多,儿子怕自己终日苦哈哈的,宫里的东西又厌倦了,就拿自己体己的银子去买来这些给她。

    想着德妃全心全意地照顾太皇太后,再想想胤禛对自己无微不至的爱护,皇贵妃突然觉得孩子身上果然会遗传父母的品质,德妃所有的优点胤禛都有,而她能有一个儿子这样疼着自己,也全是德妃十月怀胎的功劳,可近十年,她没跟自己计较过半句话。

    “你派人去书房告诉小和子,让四阿哥下了学不必赶回来,德妃在慈宁宫身子不好,让他去问候一声,就说是我的意思,他不会不听话。”皇贵妃又挑了一块杏脯撕了放入口中,很平静地吩咐青莲,“你再炖一盅燕窝送去慈宁宫,不管她吃不吃,算是我的心意。”

    青莲连声答应,赶紧派人分头去忙,待傍晚书房下了学,四阿哥带着身边人往慈宁宫来,宫女通报至内殿时,岚琪正坐在太皇太后榻边翻花绳给她看。

    ...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有种后宫叫德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阿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琐并收藏有种后宫叫德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