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有种后宫叫德妃 > 408我很害怕

408我很害怕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胤禛在门外脱了雪衣雪帽才进来,在太祖母榻前行了礼,太皇太后看见小重孙十分欢喜,因已不大能言语,只是慈祥地笑着。

    “今天怎么不与三阿哥他们一道来?”岚琪起身摸摸四阿哥的手,见手很凉,拿了一旁的手炉给他,又想唤环春上小点心,可她才转过身,胤禛突然在身后说,“我是来看望您的,所以他们就不来了,若是来看望太祖母,大概会一道来。”

    岚琪愣愣地转过身,不解地问:“看我?”

    “小和子说您今天差点晕厥了。”胤禛一手抱着手炉,一手腾出空,轻轻拉着岚琪往后退,让她又坐回太皇太后身旁,认真地说,“娘娘您要保重。”

    岚琪不知所措,她一直被身边的人呵护着,可也一直看着四阿哥心疼皇贵妃,偶尔会在心里想,若有一日儿子也那么疼她该多好,但她知道四阿哥心里有亲娘,就已经很满足。

    太皇太后发出孱弱的笑声,眯着眼睛看这对母子,岚琪知道老人家心里想什么,更知道自己的心思被她看穿,不由得红了脸,随手摸到搁在榻上的花绳,便岔开话题问胤禛:“会不会翻花绳?”

    四阿哥摇头,微微皱眉看了看她手里的东西,不大有兴趣地说:“这是女孩子玩的。”可这话才说出口,便见德妃娘娘仅是稍稍动了动手指,一根简单的绳子就在她手里编出百般花样。

    “这两个人也能玩。”岚琪笑着,朝儿子伸出手。

    “是,我见端静姐姐和温宪玩过。”胤禛点头,看着母亲伸手过来,他不知该怎么拒绝才好,只能放下手炉,笨拙地伸出手指头,在母亲手里转了又转,可把绳子全挪到他指间,稍稍一绷,绳子就全散了。

    太皇太后看着笑了,胤禛见太祖母高兴,也憨憨地笑说:“虽是女孩子玩的,也不容易,太祖母,您会不会?”

    太皇太后咽喉间似清了清嗓子,岚琪知道她要说话,本想凑近了听,可老人家声音却比之前要清亮许多,对胤禛说:“女人家做的事何尝就简单容易?你身上穿的这些衣裳,一针一线多少学问在里头,不是只有书本里才有学问,胤禛啊,你要站得更高看得更远,这天底下,还有很多很多值得你学的东西。将来你长大了,更要礼贤下士,皇室子弟大多自以为是见识短浅,你要走出去,和有学问有见识的人往来。”

    太皇太后一口气说这么多话,四阿哥听得很认真,眼中闪烁着光芒,朗声答应祖母他会记在心里。

    岚琪担心老人家辛苦,本想让她歇歇,可太皇太后却招手让胤禛到跟前,伸出苍老的手颤巍巍地要与他一道翻花绳,胤禛笨拙地在手上绕了几圈,举起一团乱麻。岚琪看不下去,伸手来帮他,又扶着太皇太后的手挑开,四阿哥见绳子在太祖母手里成了型,横七竖八的似乎很复杂,一时没有头绪,睁大眼睛盯着,想能看出些门道。

    岚琪见四阿哥难得露出这可爱憨实的模样,情不自禁绽开笑容,心里的抑郁也散了好些,便一面扶着太皇太后的手,一面努着嘴指给他看该挑哪几根绳子,四阿哥抿着嘴一脸认真样,手指在绳子间穿梭,好半天抬手要把绳子抽开,结果却把留在太皇太后手上的绳子绷得死死的,连同德妃娘娘的手也缠在了一起,他慌张地要甩开,可自己的手指也被缠住了。

    祖孙三人的手被绑在了一起,岚琪愣愣地看了须臾,太皇太后笑了,她也跟着朗声笑,只有四阿哥涨红着脸很不好意思,很小声地说:“德妃娘娘,怎么解开?”

    岚琪的一只手没被缠进去,小心翼翼把缠绕的花绳解开,太皇太后将胤禛的手捧在掌心轻轻揉搓,慈爱地问:“缠疼了吧?傻孩子,下回找你妹妹学学,叫他教给你,将来哄媳妇儿用。”

    太祖母突然说这话,四阿哥更加局促了,刚才就通红的脸,此刻直接连脖子都跟着红,惹得太皇太后十分欢喜,轻轻搂过小重孙说:“可惜太祖母等不到那天啦,但我瞧着毓溪很好,知道我重孙媳妇是哪个,太祖母就放心了。”

    岚琪见太皇太后精神真是不错,好像很想和四阿哥说说话,又见四阿哥刚才急得满头大汗,怕他一会儿吹了风再着凉,便让胤禛陪着太祖母,自己去唤宫女打热水来给他擦一擦,起身下榻从脚踏上走下来,肚子里小家伙竟突然一阵翻滚,唬得岚琪禁不住哼了一声,大口喘息着,扶了一旁的灯架不敢乱动。

    岚琪的动静惊到了太皇太后和四阿哥,胤禛听见呻吟声,转身又见母亲扶着灯架身子僵硬不走,心里紧张,离了太皇太后着急地跑到岚琪面前,双手扶着她的身体问:“额娘你怎了?要、要生孩子了吗?”

    肚子里的小家伙似乎被哥哥吓着,不再拳打脚踢,他一点点静下来,岚琪的呼吸也渐渐平静,眼睛里有泪花不知怎么就跑出来了,可是面前的孩子似乎完全没意识到他说了什么奇怪的话,小心翼翼地扶着岚琪问:“额娘你先坐下,我去喊环春来。”

    岚琪被胤禛推着,一步步朝后重新退回太皇太后身边,四阿哥紧张地转身去喊人,猛地跑出来,竟撞见父亲站在门口,胤禛慌张地朝里指,不等他开口,已经有太医宫女跟进去了。

    玄烨俯视着儿子,见他脸颊通红满头的汗,刚才的一幕幕他都看在眼里,本想冲进去搀扶岚琪,结果儿子抢在了前头,那一声“额娘”他听得真真切切,亲眼看着岚琪神情呆滞,看着她眼睛里涌出泪花,但这孩子似乎并不觉得稀奇,又或是他自己还没缓过神。

    “去把额头脖子里的汗擦了,吹着风着凉,可要耽误书房里的功课。”玄烨把儿子拎过来,摸到他脖子里湿乎乎的热汗,把他推给了身旁的嬷嬷,让她们带四阿哥去擦一擦汗,自己再进门时,正听见太医说,“娘娘安心,只是寻常的胎动,您和胎儿都很好。”

    岚琪心不在焉地点点头,太医见皇帝进门,赶紧又行礼将话重复了一遍,等他们都下去,屋子里才又清净。玄烨看到岚琪的手搁在榻上,皇祖母的手覆盖着她的手,轻轻缓慢地拍打着,岚琪转身看看祖母,禁不住又热泪盈眶,可皇祖母只是欣慰地笑着,笑得那么开心。

    门外头,苏麻喇嬷嬷听见这里有太医的动静,老的少的她都担心,便又撑着身体过来,正见四阿哥擦了汗要进去,皇子很礼貌地给嬷嬷行礼,嬷嬷忙拦着说:“四阿哥怎么好给奴婢作揖。”

    胤禛笑道:“皇阿玛要所有人都尊敬嬷嬷,我们也一样。”

    说这话时,太医凑到嬷嬷身旁,轻声道:“苏麻喇嬷嬷,臣有句话不得不说,方才在太皇太后和娘娘面前不敢提,您好歹劝劝德妃娘娘,她着身子再支撑下去,大人和孩子都不能好了,孕妇这样辛劳可不成的,最坏的结果可了不得。”

    嬷嬷脸上才有的笑容淡了,心头又沉下去,挽了四阿哥的手说:“四阿哥一会儿劝劝德妃娘娘,奴婢几个说的话,早不顶用了。”

    胤禛点头答应,安抚嬷嬷道:“我会好好说。”

    再进屋子,见又是和方才一样挑花绳的情景,四阿哥跟着嬷嬷站在门前没往里走,听见母亲在笑:“皇上怎么笨手笨脚的,还不如胤禛,臣妾的手都缠疼了。”

    父亲则气呼呼地说着:“这东西有什么可玩的?你别乱动,越缠越紧了。”

    他们三人的手也缠在了一起,胤禛见父亲和自己一样着急,赶紧跑过来给他们解开,玄烨似乎在儿子面前丢了脸不大高兴,没好气地说他:“这样晚了,早些回去。”

    岚琪则痴痴地看着儿子,见他对方才那句“额娘”没什么奇怪的反应,自己也不敢大惊小怪怕吓着他,反正她听得清楚,儿子是发自内心地喊她额娘,哪怕这辈子就这么两声,她也知足了。

    四阿哥见父亲要他走,抿着嘴不敢反驳,正要行礼离开,太祖母突然朝他伸出手,胤禛走上前来,太皇太后轻轻握了他的手说:“胤禛啊,长大了,要好好孝敬你的额娘。”

    四阿哥用力点头:“孙儿知道,孙儿会孝敬额娘。”他说话时便转头看边上的岚琪,趁机将方才太医的忧虑说,“额娘,您怀着孩子,真要保重才好。”

    岚琪身子颤了颤,说不出话来,太皇太后则笑出声:“好孩子,你的话她就听了,天天杵在这里,非要我不安心。”

    可是说完这句话,太皇太后似乎累极了,长长地吐了口气后,无力地闭上了眼睛,胤禛站在一旁不知所措,最后是父亲唤他:“回去吧。”

    外头小和子几个进来伺候四阿哥穿戴雪衣雪帽,一道行了礼后便拥簇着四阿哥离开,这边玄烨搀扶岚琪起来,想要她去偏殿歇一歇,可岚琪还没站起身,太皇太后又缓缓睁开眼睛,苍白的脸上泛出好看的红光,含笑看着手牵手的两个人,岚琪凑上来轻声问:“您渴不渴?说了好一会子话,臣妾给您泡蜜枣茶。”

    太皇太后稍稍晃了晃脑袋,转眸看向站在一旁的苏麻喇嬷嬷,嬷嬷赶紧到榻边,老姐妹伸手摸了摸她的脸,含笑道:“下辈子,换我伺候你。”

    苏麻喇嬷嬷笑中带泪:“您说什么话呢,下辈子,奴婢还来给您做丫头,咱们一道去骑马。”

    “让玄烨把阿图接回来和你作伴,你替我照顾她。”太皇太后说着,苏麻喇嬷嬷答应道,“奴婢会照顾好公主。”

    太皇太后口中的阿图,便是她的小女儿淑慧长公主,玄烨赶紧道:“姑母身子好多了,已经在来京的路上,不日就能和您团聚。”

    “是吗?”太皇太后很高兴,目光默默地望去远方,仿佛想看见回京路上的女儿,她知道自己等不到孩子了。

    岚琪和玄烨搀扶苏麻喇嬷嬷起身坐在一旁,太皇太后静静看着他们,她知道苏麻喇不会被亏待,她没有什么放不下心的,又想到方才胤禛那声额娘,笑道:“真好听啊。”

    没头没脑的一句真好听,岚琪和玄烨都不知道太皇太后想说什么,想凑近来问一问,老人家却缓缓合上了眼睛,嘴里轻轻不知哼着什么,手指在胸前轻轻打着节拍。

    太皇太后哼出的调子,虽然已没什么力气,可腔长悠远,舒缓自由,岚琪听着听着就模糊了眼睛,玄烨扶着她,轻声说:“皇祖母哼的,是草原长调。”

    绵长悠扬的调子里,本该是骏马牛羊、蓝天白云,可模糊了双眼的岚琪,却只看到这十几年来和太皇太后朝夕相处的一幕又一幕,嬉笑怒骂欢喜悲伤,当年搂着被鞭打得奄奄一息的岚琪,太皇太后告诉她这份恩情她记下了;生了四阿哥心疼她母子分离,替她收养在慈宁宫;恼怒她偷跑出去见玄烨,罚她足足跪了几个时辰……十几年全都出现在眼前。

    悲伤和眼泪铺天盖地地袭来,虚弱的孕妇已经无法站立,完全依靠着玄烨的支撑,她想哭可不敢哭,她知道,太皇太后喜欢看见乌雅岚琪的笑。

    “皇祖母。”玄烨扶着岚琪,看到太皇太后手指间的节拍越来越慢,慌张地唤出这声,太皇太后缓缓睁开眼睛,玄烨在,岚琪在,苏麻喇也在,这一生给予她最多爱和呵护的人都在。

    面上的红光渐渐散去,慈祥的笑容却凝固在脸上,太皇太后再次安逸地合上了双眼。

    “皇祖母……”

    长调停歇,寝殿陷入寂静,岚琪依靠着玄烨,一手捂着嘴不住地颤抖,苏麻喇嬷嬷扑在主子身边,颤抖着伸手在太皇太后的鼻息间,悲伤的老人旋即痛苦地哭出声:“格格,您别丢下我……”

    岚琪的身子完全软下去,玄烨无力支撑她,两人一起跌在了地上,外头宫女太监涌进来,见环春搀扶住了主子,玄烨这才扑到祖母的身边,抓起祖母的手一声声唤她,可是再也唤不醒,他的祖母走了,给予他一生的祖母走了。

    “皇祖母,您说,要永远陪着玄烨……”

    皇帝的哭声从寝殿蔓延开,外头侍立的宫女太监、太医大臣,一片片跪下痛哭哀嚎,哭声从慈宁宫传出,仿佛惊动天地的震撼,北风呼啸而至,卷起雪粒子拍打世间万物。

    正回承乾宫的路上,四阿哥被拥簇着躲在一旁避风雪,小和子用身体给主子挡着风雪,胤禛忽然对他笑:“小和子,我今天喊了额娘。”

    小和子愣了愣,四阿哥又笑:“我终于喊了额娘,我总在想几时才能喊额娘,我想喊额娘,一直都很想。”

    “四阿哥……”

    小和子才要开口,沉重深幽的钟声突然在紫禁城回响,钟声盖过风雪传遍每一条宫道每一座殿阁,众人都愣愣地听着,胤禛不自禁地问:“什么声音?”

    小和子意识到这是丧钟,突然跪在地上哭道:“四阿哥,太皇太后崩逝了。”

    胤禛呆呆地望着他,小小的身子僵硬在风雪之中。

    康熙二十六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昭圣太皇太后,博尔济吉特氏驾崩。

    沉重不歇的钟声里,从深渊般的梦境中清醒,岚琪看到满屋的苍白,布贵人和环春一身缟素站在床边,恍恍惚惚,仿佛回到康熙十三年的五月。

    “你醒了?身子觉得怎么样,太医说你和孩子都很凶险,你可千万要保重身体。”布贵人凑过来,说着说着就哽咽了,“你再有什么事,叫皇上怎么办,叫我们怎么办?”

    岚琪觉得身子沉甸甸毫无力气,脑袋里更是一片混乱,看着满目的苍白,听着布姐姐的话,终于渐渐清醒过来,这不是康熙十三年,是康熙二十六年,太皇太后就在她晕厥前,驾鹤西去。

    悲伤从心内涌出,岚琪毫不自制地大哭,布贵人和环春都劝她不要激动,可是大腹便便的人却哭得喘不过气,她挣扎着要去慈宁宫,环春死死给按住说:“娘娘您再乱动,自己和孩子都要保不住,您也要丢下万岁爷自己去吗?”

    “让我跟太皇太后走,她一个人上路,多孤单……”岚琪痛彻心扉地哭泣,哭得几乎气绝,好容易平静时,整个人已经奄奄一息。

    布贵人抹着眼泪对环春说:“她一会儿缓过劲,又要哭,这可怎么了得。”

    太皇太后西归瑶池,宫内竟迅速变成了无人做主的状态,即便原本老人家深居慈宁宫不管事,各种各样的人精神上有依靠,终究是个主心骨。现在太后悲伤过度病倒,皇贵妃的身体同样经不起折腾,荣妃惠妃忙不过来丧仪上的事,而皇帝割辫服丧在慈宁宫不出,为祖母守灵,根本无法打扰。

    眼下,没有人能顾得上即将临盆的德妃,曾经千恩万宠的永和宫,在一夜之间就变了模样。

    岚琪的身体,在最后照顾太皇太后的那段日子里被掏空了,谁也不知道支撑她在慈宁宫日日夜夜的是什么力量,可就在太医最后对苏麻喇嬷嬷说德妃娘娘的身体不能再耗下去时,太皇太后选择了离开,这里头的巧合没什么人知道,仿佛一切都是上天注定好的。

    岚琪时醒时睡,醒着就是哭泣,比不得失去胤祚时她整日发呆不哭不闹,这一次毫不掩饰心内的悲伤和害怕,但终究熬不住身体一天天的虚弱,到后来几乎连哭也哭不动,母子都陷入了极大的危机。

    可太医说因为德妃娘娘太虚弱,连引产都十分危险,如果不是自然分娩强行为她引产,恐怕到时候一尸两命,现在的德妃娘娘,已经没有力气自己生孩子,到时候,几乎要靠她肚子里孩子自身的能力,孩子和母亲能不能活下去,到时候都要听天由命。

    好在,宫里在乱了两天后,渐渐走上正轨,太皇太后的后事一早就开始准备,并不算突然,只是相关的人都太过悲伤无法主事,才一时有些杂乱无章,皇贵妃从不管六宫的事,这一次却打起精神为皇帝操持一切,但她的身体很不好,每晚回到承乾宫,连路都走不动。

    转眼已经在正月,宫内渐渐平静,皇贵妃彻底病倒不能主事,太后也在宁寿宫离不开病榻,宫里虽然已经一切井井有条,可哀伤的气氛,和无人做主的彷徨,依旧弥散在每个角落。

    这日众阿哥从慈宁宫散了,哭了好几天,孩子们渐渐习惯了,众阿哥纷纷回自己的殿阁去,四阿哥带着小和子走,小和子跟在身边轻声说:“奴才刚才等在门外头,听见有人来通报,说德妃娘娘身子很不好,主子,您要不要去看看。”

    胤禛紧张地望着他,想起那天太医的话,赶紧就往前走,一面吩咐小和子:“你先回去看看额娘,告诉额娘我在哪里,我立刻就回去。”

    可是走了一半,他又拦着小和子说:“别告诉额娘,反正我很快就回去的。”说罢带着小和子从别的道路绕到永和宫,没有让承乾宫的人察觉,而永和宫的人突然见四阿哥来,都十分惊讶。

    环春迎出来,一面给阿哥摘下雪帽,一面说:“四阿哥能不能劝劝娘娘,娘娘再哭下去,眼睛都要坏了。”

    胤禛走得急,身上出了汗,进门更觉得地龙烧得屋子让人热得不耐烦,可突然看到病榻上奄奄一息的母亲,整个身子都凉了。

    “额娘。”胤禛扑到床边,拉起岚琪的手,“额娘您还好吗?”

    泪眼婆娑精神恹恹的岚琪缓过神,看到儿子在跟前,听着他喊自己额娘,还以为自己在梦里,淡淡地一笑没有理会,可当胤禛再喊她时,才明白过来,儿子真的在跟前。

    “我答应了太祖母,将来要孝敬您。”四阿哥看着母亲这般模样,想到承乾宫里的养母也是病得沉重,弱小的心灵再也承受不住,对着母亲哭道,“你们都病了,我很害怕。”

    ...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有种后宫叫德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阿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琐并收藏有种后宫叫德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