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有种后宫叫德妃 > 417让贤(还有更新

417让贤(还有更新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是不是常说的那样,叫人间烟火?”玄烨淡悠悠地笑着,他根本没嫌弃岚琪身上菜肴的香气,本意是想让她别太在意,可男人怎会懂女人的心,结果那一路往永和宫去,直到玄烨坐在桌前,食指大动地饱餐一顿,岚琪还是不大高兴地绷着脸。

    玄烨笑她:“你这样子,朕还有什么乐子?”

    岚琪鼓着腮帮子说:“那皇上,就让臣妾去盥洗换衣裳。”

    “好好的浪费那些时间,朕又不在你这里过夜,一会儿要是走了,连说话的时辰也没有。”玄烨说着伸手要她到身边来坐,半正经半玩笑地讲,“朕现下什么都吃了,也沾了一身气息,闻不见你身上的味道了。”

    偏偏这哄人的话,最不得女人心,岚琪缩在自己的位置上动也不动,两人僵持了半天,连环春在一旁都觉得主子这样不成,却听皇上突然朗声大笑,那笑声里满满宠溺的意味,起身来推着她家娘娘往内殿走,嗔怪着:“去去去,收拾干净了,朕也洗漱一番,这东西好吃气味的确不小,回头你该嫌朕。”

    这下子两人分开,那边梁公公伺候皇帝漱口洗手,这面环春赶紧给主子换衣裳,袍子褂子一层层脱下来,她还是疑神疑鬼,索性拿干花泡热水擦了身,头发也拆下,可折腾半天怎么都不满意,竟撂着皇帝不管,直接香汤沐浴。之后未及换外裳,穿着寝衣立在镜子前,看着干干净净香喷喷的自己,她才安下心。

    可此时,绿珠从外头进来禀告,低垂着脑袋说:“娘娘,万岁爷起驾回乾清宫了。”

    岚琪看着镜子里身后的人,她脸上的神情倏然黯淡,默默挪动身体坐到炕上,盘膝将自己蜷缩起来,轻声应了声:“知道了。”又道,“那也不必急着给我梳头穿衣裳,就这样吧。”

    低头发呆的功夫,对周遭的事不闻不问,突然有熟悉的力道将自己搂入怀,岚琪还恍惚在梦里,只听得耳边低低的嗔怪:“叫你折腾,朕若真的走了,她们都见不得你好脸色了,朕让绿珠吓唬你的。”

    岚琪呆呆仰望身前的男人,不知为何,本该心里高兴温暖,没来由的她却想哭,高高仰着脸颊,眼泪就从角落滑下来,玄烨却默默地给她擦去泪水,嫌弃地说:“朕才洗了手,你啊,眼泪流到耳朵里,可就不好了。”

    岚琪窝进他怀抱,柔软的身体微微抽搐着,似在哭泣,玄烨只是静静地抱着她,好像她的哭可以连带着自己的眼泪一道流尽,好半天听见怀里的人呜咽着:“我心疼你……”

    玄烨淡淡一笑:“心疼我什么?”

    岚琪没有回答,玄烨心里也有默契的答案,她心疼自己没了皇祖母,从今往后,真正要顶天立地,再无依靠。而人生在世,有哪个人敢说,心里对身边的人或事没有一丝半点的依赖之心,哪怕万般坚强,总有脆弱的一处。他如今失去了皇祖母,往后的日子里,就要将心底最脆弱的这一块,修筑得比任何时候都坚强。

    “朕不走了,浑身都酸疼,不想动了。”玄烨懒懒地说着,往暖炕上歪下,疲倦地笑着,“白天过来,就在这里歪着睡过去了,豆角的香气是没有,可这里褥子上都是你平日用的香,朕觉着舒心,一时竟瞌睡过去。”

    “臣妾回来时,正好见您的御辇离开,心里难过极了。”岚琪披着一头干爽柔顺的青丝,身上穿着洁净的寝衣,可玄烨身上是还没换下的常服,平日里绝不会有这样不搭调的景象,可眼下谁也没觉得不合适。

    玄烨躺着,时不时将手指穿过她凉凉的发丝,宁静地听她说话,似乎她说什么都不要紧,要紧的是活蹦乱跳的,要紧的是她神采奕奕,要紧的是她能永远健健康康陪在身边。

    “给您揉揉可好?”岚琪见玄烨说浑身酸疼,便上手轻轻推玄烨,让他侧躺着露出背脊后腰,手法熟稔或轻或重,嘴里有一搭没一搭地说些闲话琐事,半句不提太皇太后的后事,半句不提朝廷政治的麻烦,静静如平头百姓家的小两口,等岚琪说着:“我们小公主连个名儿都还没有,皇阿玛您是不是太偏……”

    却听得皇帝微微鼾声,那样平稳安宁不急不缓,却又似睡得深沉透着满满的倦意,岚琪不敢再动手,怕惊扰他从梦里醒来,可一时忍不住,还是伏在了身上,含泪呜咽了一句:“我就是心疼你。”

    这一夜,皇帝竟就穿着常衣在炕上睡的,不知他多久没这样踏实地睡一觉了,翌日该是上朝的时辰都没有醒来,岚琪叫了几次,才迷迷糊糊睁开眼。一向机警警醒的皇帝竟然安心到缓不过神,只等被伺候着换洗漱换朝服,才渐渐清醒,身上不似昨日那般酸痛沉重,此刻倍感轻松,看着踮着脚给自己系领口扣子的岚琪,禁不住凑在她脸上亲了一口。

    岚琪害羞不已,嗔怪着:“大清早的,叫人看见。”

    “朕亲亲自己的妻子,有什么不可的?”玄烨心情甚好,果然这些日子压着他情绪的,身体本身的疲倦也是一个缘故,加上梁公公不如李公公那般体贴细致,各方面都不如从前称心如意,昨晚在这里,什么烦恼琐事都懒得想了,明明永和宫就在紫禁城,可踏进这道门,就是很不一样。

    目送皇帝神采奕奕地上朝去,岚琪心满意足,舒展筋骨,与环春笑说昨晚三个孩子怎么都那么乖一点不见哭声,环春却笑:“都哭过几声的,可见您和皇上睡得香,没听着。”

    “皇上睡得是沉,极少见早晨醒不过来的时候。”坐在镜台前,乌雅岚琪想,她这辈子还能不能有些更大的出息和想头,眼下她觉得自己人生最大的理想,就是让她的男人过得安心舒适。身为皇妃,是这万万人大国中屈指可数的尊贵人,可她的理想怎么那么简单寻常,往人堆里一扎,立刻就要淹没得无影无踪。

    正自嘲着胡思乱想,瞧见绿珠进来,她笑骂:“昨晚你吓唬我来着,欺负你家主子就那么好玩?”

    绿珠笑眯眯地应着,但立刻说正经事:“皇贵妃娘娘请各宫娘娘一早过去议事,奴婢伺候您换衣裳进了膳就过去吧。”

    这事儿不能耽误,岚琪不再犯懒,与诸人一道手脚麻利地收拾干净,一面问皇贵妃的身子怎么样了。这事儿环春有留心,说养得还不错,但估摸着大事儿是经不起了,明摆着的事,皇贵妃就是富贵闲人的命。

    而绿珠说皇贵妃请各宫娘娘议事,果然是六宫几乎都齐了,算得上是开年来丧礼以外头一回集得那么整齐,许久不见的觉禅贵人,也和易答应一道立在后头,而上首坐着皇贵妃,底下几把椅子有限,是宜妃、德妃、荣妃并几位嫔位的娘娘,贵人以下都乌泱泱地站在后头。

    宜妃比岚琪来得早,算是殷勤的,可她坐定看着岚琪走进门的样子,毫不顾忌地就把眼珠子瞪地溜圆,那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不敢想眼前这个女人曾经差点就要死了,这才多久不见面,光彩亮丽简直更甚从前。

    怪不得昨晚听说德妃半路上拦截皇帝硬把人带回永和宫,开年以来还是皇帝头一回在妃嫔寝殿留宿,果然她乌雅岚琪能拢着皇帝,靠的就是一身狐媚功夫。

    此刻,青莲当着众位妃嫔的面说:“惠妃娘娘依旧病着,奴婢方才去请,隔着屏风见了一面,娘娘说她来不了了,让奴婢替她向您请罪。再有一件事,恐怕这一年半载不得帮着荣妃娘娘理事,荣妃娘娘一人也忙不过来,还请诸位商议个法子,另寻一人帮衬荣妃娘娘。”

    座下僖嫔哎了一声,颇有几分落井下石的味道,看似好意地说着:“惠妃娘娘这病怎么要病那么久,难不成长春宫里如今都请不得能干的太医了?”

    座下悉悉索索有声,都知道明珠一派即便皇帝不下狠手剿灭,也是江河日下再不能恢复从前的气势,换言之惠妃的仰仗自此没了,她顶着妃位的头衔,顶着皇长子生母的尊贵,是该好好想一想将来如何在这六宫自处。而以惠妃的城府,这一年半载甚至更长久的忍耐,对她不是什么难事儿。

    佟嫔难得在这样的场合上开口,但今日的话,都是一早过来姐姐授意她的,不知为何姐姐要她开始参与六宫之事,说哪怕不做主,让人知道她的存才也成,这会儿清了清嗓子说:“惠妃娘娘养病要紧,可六宫的事也不得耽搁,太皇太后崩逝,宫里小有一阵混乱,往日隐匿的弊病都露出来,正好趁眼下一一着手处理才好。既然惠妃娘娘请皇贵妃娘娘另外请贤,姐妹们此刻就该推选一人出来,待禀过太后无异议,便是了。”

    众人都纷纷看着佟嫔,对这位一贯柔弱的小妇人刮目相看,座上皇贵妃不等众人议论她妹妹,已开口问荣妃:“你觉得谁好?”

    荣妃未及开口,敬嫔笑道:“自然是德妃娘娘了,臣妾瞧着德妃娘娘气色极好,想必身体大安,娘娘一直料理慈宁宫的事,往后协理六宫之事,必然也面面俱到。”

    一旁宜妃变了脸色,心里默默等着有没有人为她说话,正不耐烦,却见对面德妃起身,朝皇贵妃福了福道:“永和宫里三个奶娃娃,臣妾实在分身无暇,还请娘娘勿怪,并非臣妾偷懒。”她纤手一抬,指向宜妃,“宜妃妹妹一向机敏,阿哥公主渐渐长大,在合适不过了。”

    ...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有种后宫叫德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阿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琐并收藏有种后宫叫德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