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有种后宫叫德妃 > 434圣驾离京(三更到

434圣驾离京(三更到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大阿哥随扈南巡的消息传来时,岚琪正在宁寿宫陪太后和几位王府老太妃福晋说话,大阿哥跟着消息后脚就来,给太后磕头请安,说他要陪父亲出门了,请皇祖母保重身体。

    众人都夸赞大阿哥能干出息,岚琪坐在一旁静静看着,太后谆谆教导:“一路安全最要紧,你自己还是个孩子,不要太逞强,这些事自有你的皇叔和大臣们料理,小心跟着你阿玛就好,要紧的是你们父子俩的身子骨,在外头风餐露宿,万事小心。”

    叮嘱的话翻来覆去就那么几句,岚琪却是看着人高马大的大阿哥发呆,眨眼十几年,那个小娃娃成了大男人,膝下都有一个闺女了,再一眨眼等四阿哥长大,十三十四长大,她是不是就该老了?

    扭头看太后,鬓边隐隐有白发,昔日初见时,尚是徐娘半老风韵犹存,真真岁月不饶人。

    初七夜里,绿珠香月殷勤地收拾了主子的寝殿,岚琪知道她们的小心思,照着从前的习惯,皇帝出门前总爱来永和宫看看,哪怕只是站一站叮嘱几句也好,但今晚盼了半天,也不见御辇的影子,之后听说皇帝出了承乾宫,绿珠她们一阵兴奋,可御辇却晃晃悠悠往西六宫去,连个人影都没往永和宫门前晃。

    几个人都耷拉着脸,岚琪却笑悠悠说:“回头万岁爷道上往宫里捎好吃的,我赏给你们成不成?”

    这些都是玩笑,岚琪也不至于那么大度,只是她晓得如今宫里的状况,更记得当日玄烨说,不让宜妃随驾的法子有的是,她早先还惦记是个什么法子,自从接手六宫琐事,一时把这茬给忘了,到正月惦记起来时,宜妃立马就病了,想想逃不过是皇帝的主意,他竟然这么下得去手。

    这边厢,御辇果然在翊坤宫门前停下,章答应穿着大氅早早就候在门前,娇俏玲珑的人,风雪里冻红了一张脸,玄烨倒是关心:“大冷的天,往后不必在门前迎驾。”

    章答应垂首应着:“娘娘说她起不来,已是失了礼仪,要臣妾不能再怠慢。皇上里头请吧,娘娘已梳洗好,在榻上等候了。”

    “你是朕的答应,不是她的奴才。”玄烨不知为何冒出这一句,到底是为他生养一子一女的人,且对岚琪忠心耿耿,虽然玄烨自己也觉得这里头层层叠叠的关系很别扭,可章佳氏不是个坏女人,哪怕情分尔尔,几句关心总还是成的。

    章答应却不为所动,那一阵子天天脱光衣裳裹着披风氅衣等在门外的日子,哪怕不是皇帝的过错,她对眼前这个高高在上的男人,也不敢再有任何幻想,加之对岚琪的忠心,她从来就没希望能分的皇帝多少爱。

    玄烨见她这般,没再多说什么,进了门往宜妃内殿来,一屋子的汤药气息,病榻上的人虽然盥洗打扮得干干净净,可烛光下也隐藏不去面上的憔悴,眼角的细纹因瘦了许多明显起来,玄烨未免有些恻隐之心,毕竟这次药下猛了,前两天听说宜妃烧糊涂的时候,他还挺担心把好好一个人给弄死了。

    早先就跟岚琪说,不会带宜妃南下,可前后的事忙起来,他竟然忘记了,等过了正月猛然想起来,赶紧让梁公公安排。那日正好太后摆宴,席间一人一盅乌参鱼翅羹,梁公公派人在宜妃的羹汤里下了药,一定让人仔仔细细端到宜妃跟前,派去的人也是亲眼看着宜妃吃下去的。

    那会儿只是想让宜妃拉个肚子腿脚发软不好跟出门,竟然因此着凉发烧,玄烨不高兴说下手太狠了,害得梁公公还挨了骂,好在宜妃福大命大,烧得糊里糊涂的人,还硬是给缓过来了。

    “等臣妾身子好了,能不能追皇上去?”宜妃低垂着脸颊,眼圈儿通红,没有哭却故意哽咽几声,撒娇似的说,“臣妾盼星星盼月亮地等到今天,却落得这个结果。”

    “你独自上路诸多不便,皇额娘必然不肯答应,若是你能说得动皇额娘答应,朕自然让你追来。”玄烨温和地哄着她,“再有你非要这样的话,大臣们怎么看?还当朕不是去办正经事的,你的名声也不好。江南朕还会再去,将来一定带着你,下一回你可要小心照顾自己的身体,再出这样的事,朕也不答应了。”

    因身上有病,宜妃不敢欺身上前缠着皇帝,可怜巴巴地望着他:“臣妾真的不能随驾了?”

    玄烨笑悠悠,很耐心地说:“朕会一路给你带东西回来瞧瞧。还有,回宫后朕要在畅春园住着,你还没去过那里,到时候一道去。”

    宜妃这才高兴了一些,本打算和皇帝多说会儿话,可梁公公却在外头催,说起风了唯恐一会儿下雪,请皇帝早些回乾清宫,明儿一早就要启程。

    自然这是玄烨早就教唆好的,他并不想在翊坤宫久留,这就要走,宜妃突然吩咐桃红:“章答应呢,让章答应送送万岁爷。”

    玄烨微微蹙眉,不动声色地便走了,门外章答应侍立在侧,屋子里地龙温暖如春,她却等在外头几乎冻成了雪人,玄烨有些不忍心,一路走到门外时,突然说:“十三阿哥很乖巧,改日去永和宫坐坐?”

    章答应一怔,匆忙点了点头,福身恭送皇帝离去,只等御辇走远了,小雨才推推主子:“咱们进去吧?给宜妃娘娘请个安,早些休息才好,您的身子都冻僵了。”

    章答应回过神,一路默默无语地再来宜妃跟前,人家软软恹恹地躺着,眼皮子也不抬一下,恨恨地说:“原我想自己不能去,把你送去跟着也好,结果你一点儿没眼色,白叫你打扮成这样等着了,你若开口,我再敲敲边鼓不就成了?”

    “臣妾想,皇上一定是怕您不高兴。”章答应平静地回答,“臣妾再怎么哄得皇上喜欢,也不及您在他心里的分量。”

    宜妃真真是很好哄的人,几句话就叫她高兴起来,感叹自己无福随扈南巡,说了半天没用的话,就打发章答应歇着去了。

    翌日清晨,圣驾浩浩荡荡离宫南下,皇帝没让妃嫔们相送,利落地就出门了,等仪仗前后都出了四九城,宫里人才松口气。而此次御驾出巡,正月初八离京,拟定二月末回宫,前后将近两个月的时间,若是路上为了什么耽搁或改动行程,恐怕三月里回来也是有的。宫里人都说,皇帝出门时妃嫔们还穿着袄子裹得鼓鼓囊囊,等他回来,都将是春日轻衫另一番风景。

    而最令人忧心忡忡的是,原以为宜妃随扈,先不论拈酸吃醋的事儿,好歹有个人贴身伺候,皇帝一去两个多月,没个人在边上怎么成,这下好了,宫里除了随扈伺候的宫女外,竟无一个妃嫔随驾,江南春光无限好,女人们的心都悬上了。

    转眼圣驾离京已有四五日,这天岚琪忙里偷闲,抱着十四阿哥在屋檐下晒太阳,荣妃带着荣宪来串门。正月初九本是十四阿哥胤禵的生辰,可是永和宫里没有任何庆祝,皇帝也什么都没表示就在初八离宫,众人知道德妃是为了悼念太皇太后,既然她这个心思,宫里人还少一分人情相送。

    但是私下要好的姐妹们,还是略表恭喜,毕竟生个孩子不容易,养大更不容易,安安稳稳到了一周岁,总该庆祝庆祝感激上苍。这会儿荣宪姐姐正给弟弟手腕上套了一串金珠子,每颗金珠子间用红绳打了很复杂的吉祥如意结,荣妃在一旁说:“她亲自给弟弟编的,金珠子一颗一颗挑,要大小均匀做工细致,没少给人添麻烦。”

    荣宪抬头看了眼额娘,有些话藏在心里没说,等哄得胤禵笑了,便抱着弟弟边上玩儿去。

    看着姐弟俩离开,岚琪这才对荣姐姐道:“往后她想做什么,姐姐尽管由着她吧,布姐姐跟我说,她听见女孩子们在屋子里说话,纯禧荣宪她们都说,再过几年弟弟妹妹出生,她们就看不见了,如今大阿哥连女儿都有了,她们出嫁的日子也在眼前了。”

    荣妃听得眼圈一红,岚琪又沉重地说:“姐姐也知道,宫里宫外传得热闹,草原那边很不太平,长公主们大多都在草原上,咱们这儿的女孩子们也长大了……”

    话到这一刻,岚琪觉得自己太残忍,她的温宪温宸都已被许诺不嫁草原,她这些话说的,毫无底气。

    荣妃拿帕子掩了掩眼角,定下心道:“我心里有准备了,我听你的,这两年就由着她们吧。”

    岚琪不想她伤心,母女在一起一年是一年,悲伤思念留着往后的日子,现在该高高兴兴才对,而且她们俩难得偷闲,说些有趣的事才好,天南地北地扯开话题,渐渐又回到孩子们身上,荣妃道:“皇上昨儿半途送回来的旨意,让太子独自去畅春园念书了,就在什么无逸斋里,你知道吗?”

    岚琪点头:“很清静的一处地方,那年住着就想这地方将来谁来住,倒是挪给太子念书了。”

    荣妃轻声凑到一旁说:“听讲大福晋又有了,惠妃那里藏着没让说。”

    岚琪好生讶异,算算日子实在太勤太近,大福晋小小年纪怎么受得了?但不等她为此唏嘘,宫门前有人来通报,门前是绿珠支应着,她赶紧跑来说:“主子,皇贵妃娘娘不大好,刚才晕过去了。”

    ...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有种后宫叫德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阿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琐并收藏有种后宫叫德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