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有种后宫叫德妃 > 445凤袍(还有更新

445凤袍(还有更新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朝鲜这般藩属国,每年向朝廷进献岁贡之外,还有元旦、万寿、冬至等等的常贡,玄烨因早年敬奉太皇太后与太后,万寿节极少铺张庆祝,但各藩属国的常贡不会少,每一次都会按时送来,唯有今年朝鲜国迟迟未进献,彼时皇帝在返京途中,朝廷一时无人计较,后宫更加不得轻易干涉。

    这会儿岚琪到景阳宫,内务府已送来一些绵绸、貂皮、鹿皮、花席,银两马匹之类自然不会往后宫送,这些无关紧要的东西,皇帝通常会分拨一些到后宫,让妃嫔们自行分享。

    荣妃正说:“今年送来的鹿皮极好,入秋给太后做炕上的褥子,坐着一定舒服极了。”

    岚琪不大在乎用的东西,大冷天屋子里都是烧地龙的,用新棉花做的褥子就够舒服了,她的屋子里极少用这些兽皮,总觉得有气味不舒服。

    “这几件皇贵妃、贵妃屋子里都要送去,余下的我这儿没什么要的,派人问问惠妃、宜妃,再有就让僖嫔敬嫔她们自己来瞧瞧,按着位份给,免得又说我们不公平。”荣妃笑着,却从边上另装的匣子里拿出一把小佩刀,欢喜地说,“之前跟皇上提过,胤祉想要一把小刀玩,我只是在皇上面前随口说过一句,这回皇上在进贡来的刀里挑了最好的一把,和这些东西一道送来,让我自己留着给胤祉。”

    岚琪见荣姐姐这样高兴,故意酸溜溜地说:“我可什么都没有呢,这些兽皮哪个稀罕,她们的料子也没咱们的好,做衣裳穿硬邦邦的,姐姐把刀赏我吧。”

    荣妃推她一把:“在我这里现眼,你那永和宫里随便扫扫,哪件不是宝贝?”说着派吉芯带着礼单去翊坤宫、长春宫传话,一面和岚琪坐下吃茶,随口道,“你知不知道朝鲜国这一次常贡为什么进献得这么晚?”

    岚琪略略当闲话听说些,到底什么事也不明白,只听荣妃叹息说,“真是哪儿都一样,那个朝鲜国王也有许多嫔御,就不太平了,听说今年新封的一个禧嫔,这个张氏曾一度被撵出王宫,在咱们这儿可不敢想吧。”

    岚琪满不在乎地笑笑:“也算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不过家都大了些。”

    荣妃则道:“这还不是稀奇的,刚内务府送东西来,我随口问了句今年怎么这么晚,他们说那个朝鲜国王忙着宫里嫔御的事,他的正室王妃四月里刚刚被赶出去,照他们那儿的话来说,就是废了,还送了折子递到朝廷来呢。”

    “废了?”岚琪有些讶异,照着紫禁城里的规格,那边的王妃便是这里的皇后,顺治爷虽然也曾一度废后,这也因此被太皇太后念叨了一辈子,那边怎么也轻易地就废了正室。

    荣妃冷笑道:“说那位王妃闵氏善妒,我看是这位禧嫔手腕够毒辣,她在嫔位,距离王妃位一步之遥,人为刀俎我为鱼肉,那个王妃闵氏没有子嗣,又失了恩宠,实在可怜。”

    岚琪端了茶喝,轻声道:“一家不知一家事,咱们何须为不相干的人叹息。”

    荣妃却叹:“皇上十几年不再立皇后,想想也有道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之后岚琪离了景阳宫,还是带着朝鲜的进贡之物去了承乾宫,正好皇贵妃刚醒来吃了药,正与四阿哥说话,胤禛见母亲来了,行礼站到一旁,岚琪将东西放下一一拿给皇贵妃看,皇贵妃摆手笑:“谁稀罕他们的东西,每年看着可怜巴巴送进贡来,可我们朝廷赏赐回去的东西,够他们得意的了,几时亏待过他们。”

    因见胤禛站在一旁傻乎乎听两人说话,便吩咐他去念书:“我和德妃娘娘说说话,没你的事儿,今天小和子领来的功课,好好去念诵才是。”

    胤禛脸上有笑容,看得两个母亲都高兴,孩子走后岚琪说荣妃从皇上那儿得了一把小佩刀,问要不要给胤禛也去讨一把,皇贵妃不屑地说:“不稀罕他们的刀,蒙古送来的才好,下回你记着问皇上要一把。”

    因皇贵妃精神尚可,两人说说闲话,岚琪将荣妃那儿听来的朝鲜国闲事转述给皇贵妃听,皇贵妃静幽幽地听她说,好半天突然道:“那日我召见六宫时穿的袍子,是皇后的凤袍,对不对?”

    岚琪怔住,一时不言语,皇贵妃则继续道:“那不是我平日穿的袍子,你们说拿去让觉禅贵人改,改得实在合体,但那不是我的袍子。这凤袍,你们从哪儿来的?”

    “娘娘,发现了?”岚琪有些局促,不禁垂下眼帘。

    皇贵妃叹气:“我想你们没什么胆子做这种事,虽然只是细微的差别,可皇后就是皇后,皇贵妃就是皇贵……”

    “是皇上的意思,凤袍是内务府新制的,臣妾也是听觉禅贵人说这袍子的规格不大对,才发现是皇后的服色。”岚琪认真地解释道,“臣妾不敢僭越,更不敢给您添麻烦,特地问了皇上,皇上只是点点头说‘就拿那衣裳给皇贵妃穿’,所以臣妾才让觉禅贵人放心地改。”

    皇贵妃呆呆地看着她,她想了好几天,总觉得底下的人不敢做那种事,她是命不久矣的人,按上那么个罪名给她算什么?她无所谓其他的事,就不想因此牵连四阿哥,好在没有什么人提起来,似乎都十几年没见过皇后该如何穿戴,谁也没正经看出其中的差别。她想过,会不会是玄烨的心意,可好端端地,做这样的事干什么。

    “可惜只是件袍子。”皇贵妃怅然,转过脸,稍稍挪动身子想换一个姿势,岚琪来搀扶她,触手摸到胳膊时,那睽违十一年的惊恐又钻进她心里,昔日钮祜禄皇后也是这样,到最后病得骨瘦如柴。

    皇贵妃找到舒服的姿势靠着,深深呼吸后,虚软地阖目休憩,岚琪坐在一旁,以为她要睡了,正想着要不要离开,却听皇贵妃开口:“你说凤栖梧鸾停竹,我心里何尝不那么希望,姑母的皇后是皇上追封的,我们佟家到底没出过正经的皇后,从我入宫第一天起,就盼着住进坤宁宫去,可现在他愿意给我穿凤袍,已经来不及了。”

    “娘娘真的在乎名分吗?”岚琪问,“皇上会这么做,不就是说明在他心里,只有您配得上中宫?”

    皇贵妃哼笑:“你可真好哄,到底是被捧在心尖上的,想事情那么天真。”她顿了顿,又叹息,“我穿什么规格的袍子,对胤禛的将来能有什么影响?只有我头顶上的地位不同,才能长长久久地荫庇于他,皇后和皇贵妃,终究是妻与妾的差别,你不在乎,我在乎。”

    她们的确不一样。岚琪是小门小户出身的女儿,从宫女一路成为德妃,她自己都觉得这辈子该到顶了,不敢奢望更崇高的地位,甚至觉得那样会压了自己的福气。可皇贵妃不同,皇亲国戚出身的千金小姐,从她进宫第一天起,就自认是坤宁宫主人的不二人选,只是当年失之交臂,而钮祜禄皇后死后,皇帝虽给了她后宫妃嫔最崇高的地位,却始终没有让她入主中宫。

    皇贵妃笑悠悠地说:“可惜我们家再没有合适的女孩了,总想我们家能出个正经皇后才好,原打算在宗室里给胤禛挑一个媳妇,结果冷眼选了好几年也没有看中的,倒是毓溪这孩子,怎么看怎么喜欢,希望她将来能好好相夫教子,替我照顾胤禛。”

    这话前言后语连起来听,岚琪心知不要接话才好,皇贵妃言下之意她给儿子选的媳妇将来是要做皇后的,这种话,皇贵妃如今这般说得,她可不能随便挂在嘴上,虽然在她心里,也没觉得这话多大逆不道,将来的事,谁知道会怎么样。

    “明天让毓溪进宫来看看我,我想见见孩子。”皇贵妃吩咐岚琪,“告诉她家里,我要留她住几天,我这儿养着病人没意思,胤禛也长大些了不大方便,领你那儿住两天,白天来看看我就好。”

    岚琪应诺:“臣妾这就去安排。”

    之后又说会儿话,胤禛不放心地来看了看她们,正好岚琪要走了,可皇贵妃却突然喊下她,神情严肃地说:“方才我那些话,不必你去转达,我若想说自然会对他讲,我不要你开了口他看在你的面子上,再来施舍我。”

    没头没脑的话,胤禛听得有些紧张,他不愿养母和生母不和睦,但岚琪却一笑了之满口答应,又拍拍胤禛的肩膀说:“去给额娘揉揉腿,她一直躺着血气不通畅。”

    “是。”四阿哥答应下,送走了岚琪,回到皇贵妃床前,见额娘心情甚好,笑悠悠拉着他的手说,“明儿毓溪进宫,高兴吗?”

    四阿哥喜欢毓溪,知道她能进宫当然欢喜,可眼下毓溪为什么进宫,他心里比谁都明白,心中难过,一整晚都不踏实,隔天在承乾宫门前见到穿一身夏荷色锦缎,窈窕娇俏如莲般的毓溪时,虽然眼前一亮,可旋即浮起的伤感,让毓溪也看着紧张。

    她温柔地行礼后说:“四阿哥,好久不见。”

    ...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有种后宫叫德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阿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琐并收藏有种后宫叫德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