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有种后宫叫德妃 > 458我是他额娘(还有更新

458我是他额娘(还有更新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章答应跑出来见是环春,十分欢喜,环春则赶紧与小宫女上前行礼,说来给答应贺喜,今天是温恪公主的生辰。之后留下宫女帮小雨生炉子,自己提着食盒进屋子,铃兰也迎了出来,环春见她脸色苍白嘴唇发紫,听说方才的事,唏嘘道:“我们好在找到一处开了门的院子,在里头借火烤了烤,不然等这些功夫也要冻坏了,只可惜包子都凉了,一会儿等她们把炉子生好,再拿锅子隔水蒸一蒸。”

    章答应则感激地说:“娘娘竟记得公主的生辰。”

    环春安抚她:“娘娘的本意还想将公主换一人来抚养,哪怕送去阿哥所请苏麻喇嬷嬷照顾也好,但那样动静太大,宜妃娘娘必然要闹的,又因皇上喜欢小公主,宜妃娘娘没敢怠慢公主。娘娘请您放心,咱们派人盯着呢,不能委屈了公主。”

    章答应连声道:“今天见了,养得是挺好的,你回去告诉娘娘,我没什么不放心。”

    之后絮絮叨叨说了好久的话,外头才烧开水煮了姜汤送进来,又来不及给环春泡茶,她就跟着一起喝了碗姜汤,面上笑着说没什么,心里却可怜她们在这里诸事不方便。

    回到永和宫,将宜妃等事情向主子禀告后,环春又道:“那里没有小厨房,哪怕多一间空的屋子也好,平时要用热水或想热一热膳食,都要在院子里生个炉子,好半天才能忙活起来,怪不方便的。铃兰说她从前一个人好对付,现在要照顾章答应,总是委屈她了。”

    岚琪一面叹息宜妃不死心,一面想着如何把杏儿搬出那么破旧的地方才好,更唏嘘道:“那里曾经住过太贵人的,若是非说不好,倒有些惹是生非,那位太贵人到底住了一辈子的。”

    环春想了想,笑道:“不如把章答应也带去畅春园住一阵,本来就是去过的人,皇上前几日还翻了答应的牌子,不怕没有随驾的道理,园子里要比那边好很多,等回头从园子里回来的时候,找个借口说那里不能住了,再挪到好一些的地方就容易了。”

    岚琪算是放下一件心事,颔首道:“这个容易,不过一句话的事。”

    不过环春也说:“您总是这样,旁人对您一分好,就要十分地回报,有时候奴婢觉得真不必那么费心,您太在乎别人的眼光了。”

    岚琪摇头笑:“我是求自己良心安稳。”

    这件事定下后,岚琪回头找个机会对玄烨甚至对梁公公说一声就好,去园子多带一个人不奇怪,何况章答应虽然被孝懿皇后“赶去”那偏僻的地方,皇帝却一直没忘记她,自然宫里人因此更加嫉妒愤恨,但怪只怪她们讨不得皇帝喜欢,怨不得旁人。

    日子转眼就入了腊月,又是一年清静的腊月,岚琪倒乐得清静些好休养,但还是难免一些送往迎来,永和宫里忙不过来时,布贵人就会来帮忙照顾阿哥公主。

    端静公主大了不喜欢黏着母亲,并没有来,布贵人哄了小家伙们午睡,在一旁看岚琪应付内务府的人,好半天停当了,她泡了茶送来与岚琪一道用,见她满面疲倦,笑道:“刚才看着你应付那些狡猾的老东西,我都记不起来你从前的样子了,好像你生来就是如此能干精明。”

    岚琪笑道:“倒是姐姐不曾变过。”

    布贵人摸摸自己的发鬓,开朗地玩笑说:“连容貌都没见老,是不是?”

    岚琪笑着点头,布贵人却嗔怪:“孩子们都长大了,我都三十多了。”提起这个,便轻声说,“前日皇上破天荒来了钟粹宫,把我们都吓坏了,万岁爷在屋子里和端嫔姐姐说了好一阵的话,我和戴贵人都猜,该是为了纯禧公主,这眼瞧着奔二十的大姑娘,总留着也不是个事儿。这不知要往哪里嫁去,这两天端嫔姐姐脸上都沉甸甸的。”

    “养了十几年的闺女,能舍得吗?”岚琪叹息,“虽说哪怕留到四十岁也愿意,可耽误孩子的婚姻大事和前程,心里更过意不去,做娘的总是两难。”

    布贵人则满足地笑道:“能把端静带在身边看着她长大成人,我已经心满意足,不怕她出嫁的那一日,我心里都想好了。”

    岚琪赞她:“还是姐姐宽心。”

    但布贵人却意味深长地看着岚琪,好半天看得岚琪都奇怪了,才突然问:“你呢?到底和四阿哥怎么样了,我知道你心里对什么事都有分寸有把握,可我看着心悬得很,男孩子不比女孩子,再往大了他们更会藏心思,你一向对孩子们很体谅很宽容,怎么不哄哄四阿哥,好端端的还不让他来给你请安。”

    岚琪这才露出几分严肃,不是怪姐姐多事,而是道:“姐姐也觉得,我该去哄着他?我可没有不许他来给我请安,只是天冷不要他一清早少睡半个时辰就为了看我一眼,晚上也是怕他一冷一热生了病,我还不够体谅他?”

    布贵人见她要生气,忙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岚琪放下茶碗,显然是生气了,自然不是冲布贵人来的,冷静了半晌后才说:“布姐姐,你也不是处处哄着端静,姑娘不听话的时候,你和端嫔姐姐也会教训吧?”

    布贵人点点头,又听岚琪继续严肃地说:“我是他额娘,不是他媳妇,更不是他的奴婢,我从前是顾忌皇后的感情,也自认对孩子愧疚,才小心谨慎地对待母子关系,可现在我突然想明白了,他是我的儿子,我为什么要那么谨慎那么小心,甚至在他面前有些卑微?该教的道理我就该堂堂正正地教,做什么老要瞻前顾后怕他讨厌我,就是因为这样想的,我对他说话稍稍和从前有些不一样,他心里大概就觉得不对了,你们都来问我怎么和儿子这样了,事实上是他对我有意见。”

    布贵人见岚琪这样说,知道她也憋屈久了,索性想让她放开怀抱好好说,岚琪也是说得起劲了,心里一阵痛快,饮下半碗茶继续道:“温宪不听话,我都动手打过她,十三十四这么点儿我也照旧会红着脸训斥,只有对他,我像供着佛爷似的,还算什么母子?若是要这样注定不能长久,还不如现下就淡了情分,他自强自立去,我也落得清静。”

    “你别说这样的话。”布贵人稍稍有些着急。

    “不是我狠心。”岚琪长长一叹,“哪怕他真的不认我了,我也会一辈子护着他不让人欺负他,可我不想做母子做得那么辛苦,我做娘的对儿子说句话,还要处处小心,那是什么滋味?十几年了,我受够了。”

    布贵人还是劝:“十多岁的毛头小子,你也别把他想得太聪明,你委屈我知道,可孩子也有转不过弯的时候,你也耐心一些,现下谁也不管你们,就这么僵着,能好得了吗?你都委屈十几年了,再委屈一次好好和四阿哥说说,也不难。”

    岚琪脸上软下几分,手指摩挲在茶杯上的花纹,轻声嘀咕:“我知道,我不过是冲姐姐发发脾气,心里总是明白,就因为我是做娘的,受委屈也是应该的。”

    布贵人哭笑不得,捧着心门口说:“刚才你说得那么激动,把我吓坏了。”

    “还能怎么着,他到底是我儿子。”岚琪一改方才面对内务府那群老奸巨猾的奴才时精明能干的气势,这会儿软软的伏在桌上嘀咕,反像是受了委屈的闺女似的,“我早就想好了,他再不理我,我就去找他,他是我儿子,只有不要爹娘的孩子,没有不要孩子的父母。”

    布贵人松口气说:“你们注定是母子了,脾气也都一样,好在你还明白自己是做娘的。”

    姐妹俩说说体己话,岚琪心里畅快多了,但之后几天青莲每日来禀告四阿哥的事,那孩子仍旧心事重重的,不知道他到底在烦恼什么,书房里也没什么异样的动静,岚琪心里很担忧,一时又找不着好的机会去和儿子说说,越担心越着急。

    腊月初七时,袁答应生下小公主,母女平安,宫里总算添了件喜事,腊八这天太后又在宁寿宫赏腊八粥,虽非铺张庆贺,宫里总算热闹了些,皇帝的意思是还侍奉太后这位长辈在宫里,不能太过悲伤逝者,而忘了对太后的孝道,如此宫里人更放得开些,只是谁都明白其中的分寸。

    阿哥们这天也都早一个时辰下学,一道往宁寿宫给太后磕头领赏,兄弟们吃了粥各自要回去,四阿哥带着小和子几人步行回承乾宫,经过永和宫门前,他稍稍停了停脚步,小和子笑嘻嘻上来说:“主子,咱们进去吗?”

    胤禛摇摇头:“方才皇祖母不是说了,好些伯母婶婶在永和宫,我去做什么,怪麻烦的。”他说罢往承乾宫去,小和子无奈地一路跟着,絮絮叨叨半天劝说他去请个安,结果被小主子不耐烦地骂了,捂着嘴再不敢开口。

    进承乾宫的门,骤然的冷清让胤禛心里一颤,养母去世后,承乾宫里的人手清减了许多,加之这边他还算在为养母守孝,太监宫女连说话都很小声,更别说什么欢声笑语了。

    “四阿哥,你回来了?”

    正往门里去,忽然听见清亮温柔的女孩子声音,那么熟悉的一声“四阿哥”,胤禛循声望过去,廊下站着亭亭玉立的毓溪,她脸上灿烂甜美的笑容,顿时扫去承乾宫许多阴霾。

    ...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有种后宫叫德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阿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琐并收藏有种后宫叫德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