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有种后宫叫德妃 > 489讹上佟嫔(还有更新

489讹上佟嫔(还有更新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岚琪起身领着儿子迎到门前,玄烨带了一身暑气进来,见母子立在一起,十三十四则挣脱了乳母的手扑过来撒娇,他一手拉了十三阿哥,一手抱了十四阿哥,小十三高高仰着头说:“皇阿玛,我会保护额娘呢。”

    没头没脑的一句话,做阿玛的听了却喜欢,拍拍脑袋夸赞他们懂事,便让乳母领走了,一面都进了屋子里,岚琪见皇帝额头上汗涔涔,便让环春派人打水拿手巾。可才吩咐下人如何做,却听桌边皇帝语气闷闷地在说:“你的扣子怎么散了,腰带也松着,什么仪容仪态?”

    岚琪不由自主地摸了摸领子,端端正正没有什么不妥当,猛然想起四阿哥来,转身便见儿子垂首站在父亲面前,他可不能像十三十四那么没规矩地撒娇,转眼还因为散热而散开的衣容被责骂了。

    “刚才一身热汗跑进来,臣妾让他解开散散热的。”岚琪走上前,拉了儿子给他系口子整腰带,又听玄烨在旁絮絮叨叨说,“仪容不整就不知尊重,你是皇阿哥,人后光着膀子都随你,在人前,哪怕太监宫女面前也不能这般随意,更何况在你娘在朕的面前?这样的话,朕有没有告诫过你?”

    岚琪看了眼玄烨,咕哝:“一进门就训儿子?”说着把胤禛往外推,要他回承乾宫去,可偏偏被当爹的叫下,又喊道眼门前问:“难道朕说的话你不服气,仗着你额娘在?”

    “儿臣不敢,儿臣知错了。”话虽如此,可胤禛心里确实不服气,旋即脑门上被父亲不轻不重拍了一巴掌,父亲说,“真不服气,就做得更好,做得更好了,你就不会在朕的面前耷拉着脑袋。”

    四阿哥稍稍抬头看向阿玛,可并没有在他脸上找到骇人的怒意,反而更多了几分亲和感,而玄烨自己也微微露出笑容,稍稍温和些许说:“快些长大,下回再逢战事,阿玛若不亲征,全在你们了。别总仗着你额娘宠爱,还像个孩子似的毛躁。”

    “是!”少年毫不犹豫地朗声答应,面上一扫方才的郁闷,意气风发地对父亲说,“祝皇阿玛旗开得胜,早日凯旋。”

    岚琪这才松口气露出笑容,又见儿子给玄烨行了礼,却把自己这个额娘忘得干干净净,乐呵呵地就跑了,跑出去半晌才折回来想起她的存在,玄烨则有又笑骂:“才说你不要毛躁,混账东西。”

    她自然不会再叫玄烨训子,反而怪玄烨:“皇上非当着臣妾的面教训他,往后他都不与臣妾亲近了。”

    玄烨笑道:“过两年只和儿媳妇亲近,还有你什么事,你有朕哄你就成了。”

    岚琪见玄烨心情甚好,言语暧昧,心里也暂放下不安的情绪,想好好陪着他说话,果然一坐下来,玄烨就说:“朕后日出发,不知归期几时,原不打算来看看你,怕你见了舍不得,平白添了愁绪。”

    岚琪努力地笑着:“臣妾很好,皇上放心出征,早日凯旋。”

    玄烨捏了她的手道:“这是必然,但朕还是有句话要嘱咐你。”见岚琪郑重地点头,他稍稍凑近了些,忍不住在唇上轻轻一啄,看岚琪倏然脸颊飞红还宛若十几岁时光景,不禁心头热融融的,轻声说,“你安安心心在家等朕归来,不论前头传来什么消息,都不要惊慌失措,战争总有胜败输赢,可朕一定会带着胜利归来,我的妻儿在家等我。”

    明明是安抚的话,明明是告诉岚琪不要惊慌害怕的叮嘱,她的心还是高高悬起,还是颤得不能安稳,她以为自己能摆出几分女将军的霸气豪迈来让他高兴,可她到底装不来。此时不过是软软地伏进玄烨怀里说:“臣妾无能面对千军万马,可是臣妾能为皇上操持家务,无论您几时归来,这个家都会平稳安逸,不叫您有半分后顾之忧。”

    玄烨怀抱着她,细细地感受并牢记这份温存,欣慰地说:“家里有你,朕去到哪儿都安心,可朕也会贪婪,希望你无时无刻不在身边。”

    岚琪仰面望着他,伸出手轻轻揉玄烨的脸颊说:“皇上可是去打仗,想着臣妾做什么?太皇太后若是在,一定要训您了,就跟刚才您教训儿子一样。”

    玄烨笑道:“你也就嘴上得意些。”两人缠在一块儿,之后说的都是这些无关痛痒的悄悄话,好像压根儿没有皇帝即将出征的大事,玄烨不提其他的事,岚琪也不多问,两人亲亲热热地呆了一个多时辰,皇帝终究要离了。

    岚琪知道这几日皇帝不可能眷恋后宫,心中虽不舍,也含笑从容将他送到门前,可玄烨要走时,又不放心地叮嘱她:“朕前头与你说的话,可还记得?”

    今夜的话,岚琪字字在心里,郑重地应:“我记得。”

    那一晚,皇帝只去了趟永和宫,隔日白天再去了趟宁寿宫,之后再吩咐初二日后宫不用出面,到得这日早上三军集结点兵出征,军队浩浩荡荡震动着四九城,后宫里的女人们,好几天后才忘记了那一天响彻宫闱的威武声。

    转眼皇帝已离京三日,前方什么消息,传到后宫总要滞后几天,这两日几乎没什么话传回来,但四阿哥因跟着太子在毓庆宫念书,得到消息要比别处快一些,每天下学后都会来告诉母亲他阿玛的队伍到了何处,岚琪总是面上带笑心中紧张,皇帝一天不凯旋归来,她的心一天不能安稳。

    然而,原以为这段日子,妃嫔们会像之前一样老老实实,可圣驾离开的第四天,就出事了。彼时岚琪在宁寿宫陪太后说话,零碎地告诉她一些从胤禛嘴里听来的消息,娘儿几个又一道去佛堂诵经祈祷,此刻正与荣妃、端嫔几人一道陪着太后在宁寿宫佛堂内诵经,吉芯悄然入内,凑到荣妃耳边说:“娘娘,储秀宫里出事了。”

    吉芯啰啰嗦嗦的话,听得荣妃眉头紧蹙,待示意她退下,太后那儿已听得动静,沉沉地问:“怎么了?”

    荣妃不可思议地说:“平贵人在储秀宫做客,不知怎么与佟嫔妹妹吵起来,说是让佟嫔妹妹给推在地上,跌下去一跤摔得不轻,宣太医瞧,竟说已有三个月的身孕,幸好胎儿无事。臣妾这就要着内务府查日子,不过算算……”

    太后果然也不信,边上岚琪、端嫔都不信,可另一个事实也为所有人都明白,算算日子那时候还在园子里,几乎和章答应差不多的日子受孕,那阵子皇帝的确时常亲近她们几个。

    太后唏嘘:“也算是好事,可怎么闹到佟嫔那里去了,她们不是早就反目了吗?佟嫔是个老实人,别叫她欺负了。”便叮嘱岚琪和荣妃,“你们照顾着些佟嫔,安抚好那个平贵人,别让她纠缠胡闹,眼下太太平平的才好。”

    二人领命出得宁寿宫,因平贵人已被送回自己的院落,岚琪和荣妃要分两处去,荣妃知道岚琪讨厌平贵人,主动说她去看看孕妇,叫岚琪来储秀宫安抚佟嫔。岚琪心里感激姐姐体谅,也不谦让客气,径直往储秀宫来,进门便听说佟嫔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了。

    岚琪强行进了佟嫔的寝殿,把宫女们都留在外头,屋子里也不闷热,大块大块的冰融化着,储秀宫的用度也算奢侈,但这都是皇帝的意思,旁人无可厚非。

    “屋子里太凉了,你这样躲懒,出门走几步就要中暑,天热原该是多出出汗,才顺应自然。”岚琪笑盈盈说着,坐到佟嫔身边,窝在床上的人一见她泪珠子就掉下来,岚琪心疼地说,“傻妹妹,哭什么?”

    “平贵人她讹上我了,德妃姐姐,她明明白白地对我说,她这一胎孩子若不好,我也别想好过。”佟嫔抽抽搭搭地看着岚琪说,“她跑来没头没脑地羞辱姐姐,说姐姐是世上最短命的皇后,说她没有贵重的命担当那份尊贵,才会一当上皇后就死了,她说了好多难听的话,我想赶她走,结果她故意摔下去,还说是我推的。”

    岚琪越听越觉得古怪,佟嫔则自责道:“都怪我,不理她就好了,就不该让她进储秀宫的门,是我太软弱太傻。”

    “不是你太软弱太傻,她既然有心要讹你,今天你不见她,她明天也会有法子来纠缠你,看样子,她是故意的。”岚琪目色深沉,她想起来昔日小雨误伤平贵人,被毒打时杏儿为了护她,差点被平贵人一脚踹掉肚子里的孩子,那之后平贵人就背负起了小生命的责任,杏儿当时若有什么闪失,都会算在她踹的那几脚上。转眼几年过去,平贵人竟然翻出这件事,一模一样地缠上了佟嫔,显然她是为了让胎儿安稳,赖上了佟嫔,就没人敢动她了。

    岚琪一路想着这些事,一路亲自往小赫舍里的殿阁来,她是要来警告小赫舍里别再打佟嫔的主意,可她总觉得这件事儿哪里不对,等进了平贵人的院落见此处布置奢华,才突然明白,平贵人非要赖上佟嫔对这个孩子负责,难道是她觉得十月怀胎的日子里,会有人对她不利?

    ...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有种后宫叫德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阿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琐并收藏有种后宫叫德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