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有种后宫叫德妃 > 498那条路你能走吗?(还有更新

498那条路你能走吗?(还有更新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德妃娘娘说了皇上不想说得太难听的那些话。”佟嫔垂着脑袋,轻声道,“娘娘让臣妾好好过日子,不要变成第二个贵妃娘娘,臣妾这辈子注定做不了坏事也做不成什么好的大事,非要把自己往那条路上逼,不会有好结果。”

    “你做什么了?”玄烨问,“难道是平贵人那件事,才让她对你说了这番话?”

    佟嫔终究害怕,着急地握了玄烨的胳膊道:“皇上,臣妾再也不敢了,您不要怪臣妾,是她总是欺负臣妾,她叔姥爷还把大伯父害死了,我恨极了才会那么傻,臣妾再也不敢了。”

    玄烨心头一震,怒色问道:“舅父的死,是谁告诉你的?”

    佟嫔被吓着了,浑身哆嗦着,玄烨见她如此又心生可怜,软下脸来说:“朕吓着你了,朕不是怪你,朕是恼你被卷入是非,恼那些人非要破坏你安逸的生活。”

    “是阿玛派人说的……皇上,臣妾答应您,再也不听阿玛这样的话,臣妾保证。”佟嫔嘤嘤哭泣,委屈地恳求,“但是皇上不要追究阿玛,好不好?”

    玄烨道:“朕不会追究你阿玛,但是你会不会之后再告诉他们朕对你说了什么?”

    佟嫔连连摇头,抽抽搭搭地说:“姐姐临终前跟臣妾说,将来可以把家里的事告诉皇上,但是宫里的事绝对不能告诉家里,她要我一心一意跟着皇上,不要想其他的事。”

    玄烨心痛,相伴十几年,表妹终于也长进了,可惜红颜薄命,如同当年孝昭皇后一般,命运总是那么无情,在她们即将成为最好的皇后时,残酷地夺走她们的生命。

    “朕信你,朕也许诺不会追究你阿玛,他是朕的岳父更是舅父,朕怎么会追究他。”玄烨轻轻抱了抱佟嫔,安抚她让她平静,语重心长地说,“朕知道,非要强迫你做温房里的花朵,那样的人生不会痛快,可那是朕能给你最好的了。朕不要你背叛家族,不要你做冷血无情的事,像温贵妃昔日那样极端,到最后落得什么下场?朕只想你安安逸逸在宫里生活,做个开心的人,家族也好朝政也好,和你没关系。德妃说得很对,你不是那样的人,非要把你往那条路上逼,不会有好结果。”

    佟嫔委屈地点头,抽搭着:“臣妾一直挺好的,臣妾在储秀宫里过得很好,就是平贵人,她老要欺负臣妾。”

    玄烨嗔怪:“你身在嫔位,她一个贵人如何能欺负你,是你自己没用。”

    佟嫔娇弱地说:“臣妾就是没用,现在她有了身孕,回头皇上会赏赐她晋封吧,那样一来,她和臣妾平起平坐,甚至要越过臣妾,就更加要欺负臣妾了。”

    “就不想想自己长进些?”玄烨哭笑不得,但提起平贵人的身孕,他冷然道,“那事儿没个定数,你放心,朕不会让她越过你,更不允许她再欺负你。等四阿哥成婚搬出去后,朕就把你挪去承乾宫,那里和永和宫挨得近,钟粹宫景阳宫都很热闹,比这里好。”

    佟嫔却摇头:“臣妾在这里挺好的,那里是姐姐住过的地方,臣妾本还打算向皇上求个人情,等四阿哥离宫后,承乾宫往后就一直关着,至少在皇上这一代里,不要再让别人住进去了,好不好?”

    这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事,玄烨颔首答应:“朕依你。还有,德妃对你说的那些话,不要再对朕以外的人提起。”

    那一晚,玄烨宿在储秀宫,虽然皇帝来有目的,也没有行*之事,但外人就是能夸大其词地把一件很寻常的事想得极其复杂,说皇帝因为大舅父的去世,要进一步巩固外祖家在朝廷的地位,首先就会从佟嫔开始,和孝懿皇后一样的出身,佟嫔的前途绝对不止在嫔位,甚至有谣言,说佟嫔娘娘将来,会成为第四任皇后。

    可是在八月下旬,佟国纲归葬故里,皇帝为舅父举行了隆重的葬礼后,不知从哪儿传出来的谣言,说永和宫德妃弄权,仗势欺人将妹夫阿灵阿府中的侍妾逼死,还说那侍妾冤魂不散在府中索命,闹得才有身孕的福晋很不安生。

    岚瑛这些日子不舒服,纯粹是害喜闹得,不知怎么就传出那么危言耸听的话来,她质问阿灵阿怎么回事,阿灵阿派人去外乡找,传话来说那个丫头好端端地活着,做着小门小户里的老婆,日子过得很滋润。

    岚瑛是放心了,可那股子传言却愈演愈烈。最糟糕的是,甚至有人莫名其妙上折子,说后位虚悬不利国本,德妃娘娘才德兼备又诞育子嗣,十几年侍奉太皇太后,而今又照顾重病的皇帝恢复健康,论功劳论德行,皆是国母之资,力荐皇帝将德妃立为新后。

    折子不多,四五本,递上来的官员平日里不知猫在哪个角落做什么差事,几百年不在皇帝面前露脸,平日里淹没于众多折子里的述职或请安,皇帝根本不会上心,现下突然递上来这些东西,让他除了冷笑之外,别无想法。

    折子被他扣下了,再细细拣选后,发现没有其他人递交关于此事的折子,玄烨没有找任何人质问这件事,也不与任何一个大臣商议,安静地等了四五天后,果然没有再进一步的动静,他又重新翻看了那几本折子,言语虽不同,字里行间的行文习惯却露出马脚,显然是谁拟好了让他们抄录的,这件事,必然是有人在背后等着看他的态度。

    等他秘密派人去查这几个官员近日和谁有往来接触,却毫无头绪,只知道那几个官员府里近期都受到过什么威胁,似乎是被胁迫做了这些事,再等找来各家藏了的折子原文,果然每一份笔迹相同,可玄烨阅览无数大臣的折子,虽然各人的笔迹都了然于心,但这些所谓的原件,显然也是再抄录的誊本,是他从未见过的新鲜笔迹。

    与此同时,另一件事有了结果,假传圣旨将太子宣召到前线的人,是明珠;虽然佟国维传话给佟嫔说大舅父是被索额图害死,但最初在军营里制造这个谣言的人,不是佟国维,还是明珠。所有的事串联起来,便可以认定,是明珠一直在试图挑唆索额图与佟国维的关系,他们是朝廷如今两大外戚,势均力敌,而明珠则已不可同日而语,但他却因此更施展得开拳脚,说难听的,破拐子破摔。

    “明珠被弹劾后,一度一蹶不振,他们之间的关系出现了偏重,朕曾经担心是否不好,所以才恢复了明珠的职位,但因没有委以重任,他不能再向从前那样与他们抗衡,朕心里又是一虑,现在看来,他仗着自己不如从前,反而更方便在暗中做手脚了,老狐狸终究是老狐狸。”

    此刻,永和宫里,玄烨负手立在窗前,说罢这番话转身看岚琪,她正心无旁骛地忙着手里的针线,皇帝微微蹙眉,责问她:“朕说什么,你可听见了?”

    岚琪抬起头,一脸的茫然,抿了抿唇后道:“臣妾听您开始说朝廷的事,就没上心听了,您说了好些话,臣妾也不知道该记哪一句。”

    可是玄烨却不高兴,走近她问:“为什么不听,朕不是说过,要你听着吗?”

    岚琪微微笑,尚不察觉异样:“臣妾听着啊,可是您非要为什么的话,就和当初咱们说好的倾诉和听是两回事了。”

    “还有一件事,和你有关系,这下你要仔细听着。”玄烨不悦,一面唤人进来,梁公公送来一摞奏折,玄烨拿过撂在桌上,指了指说,“你自己看。”

    岚琪不动,提醒玄烨:“皇上,这是奏折。”

    “朕让你看的。”

    见皇帝脸上显露几分怒意,岚琪知道不是玩笑的事,方才的话七七八八听了不少,虽然真的大多数都没记住,可知道玄烨又在烦恼那几位权臣之间的较量,或是对他的挑衅,心中一叹,唯有服从他才好,便小心翼翼拿起奏折。

    几行字匆匆入眼,直看得她胆战心惊,惶恐地看了眼玄烨,急忙再翻开其他几本,差不多的内容全都举荐她为新一任皇后,岚琪唬得扔掉折子顺着炕上就滑在地上,屈膝俯首地说:“皇上,莫听那些大臣胡言,请皇上严惩他们。”

    玄烨让她起来,岚琪却有些腿软无力,他亲手把人拎起来,岚琪坐在炕上,玄烨站在她面前,一个居高俯视一个抬头仰视,玄烨没头没脑地问:“你逼迫阿灵阿逼死了他的侍妾?”

    岚琪点头,立刻又摇头,慌忙解释道:“那个侍妾还活着的,她没有死,臣妾、臣妾只是让阿灵阿把她撵走了,皇上息怒,是臣妾仗势欺人,是臣妾的错,可是妹妹……”

    玄烨又道:“你对佟嫔说的那些话,又是什么意思?你让佟嫔不要把自己往那条路上逼,那条路是什么路,她走不得,那朕问你,你能走么?”

    岚琪浑身发紧,心几乎跳出嗓子眼,悬在脑袋上那张严肃威严的面孔,一瞬间叫她觉得好陌生,伴君如伴虎五个字冒出来,她知道,那些话往深里想,就是了不得的事,玄烨他,是在质疑自己吗?

    ...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有种后宫叫德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阿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琐并收藏有种后宫叫德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