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有种后宫叫德妃 > 526老爱和德妃娘娘过不去(三更到

526老爱和德妃娘娘过不去(三更到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你倒是极少开口要我帮忙。”岚琪有心玩笑,与她说,“可我也要看看是什么事才好。”

    觉禅氏见德妃如此亲和态度,放松不少,含笑道:“您之前答应臣妾,把惠妃交付给臣妾,娘娘还记得吗?”

    岚琪点头,“不是一向说好的事吗?不过……”她顿了顿说,“我的确没见你做过什么呢。”

    觉禅氏眼中有自信,“要她死何其容易,可臣妾不想那么便宜她,日子那么长,慢慢来就是了。”

    “你说,要我做什么?”岚琪道。

    “臣妾想和八阿哥有亲近的机会,这里头恐怕要娘娘帮个忙,请四阿哥从中牵线搭桥。”觉禅氏平平淡淡地说,“不过娘娘别误会,臣妾不是想要回八阿哥,臣妾只是想让八阿哥能明白自己在长春宫的处境,让他知道自己该成长为什么样的人。”

    岚琪微微皱眉,试探着问:“你要利用孩子吗,你不怕孩子会恨你?你将来很可能会后悔。”

    觉禅氏摇头:“臣妾不是要利用八阿哥,臣妾是不想八阿哥被惠妃利用,正如您所说,臣妾若利用八阿哥,将来兴许会后悔,毕竟他是臣妾生的。同样的道理,倘若将来八阿哥被惠妃利用,做她的挡箭牌,臣妾因此就下不去手呢?那么现在八阿哥长大了,能更加**冷静地思考,臣妾不用担心与他亲近后会有节外生枝的事,而从前他还小,臣妾不想他在长春宫说错什么话,反遭惠妃算计。”

    岚琪总觉得与觉禅氏说话,能让人心思宁静,怎敢想昔日要死要活的人,能沉淀出如此强大的人格,反观自己,却好像越来越毛躁。但客观一些想,觉禅氏此生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让惠妃活得生不如死,其他不论是皇帝的恩宠还是八阿哥的前程,甚至家族家人,这一切都不为她所烦恼,没有那么多的*和杂念,她的确能好好冷静看待这紫禁城里的一切。

    自己,则与她截然相反。

    玄烨和孩子,六宫的女人还有宫外的家人,这一切都充斥在岚琪的世界里,她有太多的*,和觉禅氏是完全不同的心境,她应该对自己再宽容一些,鼓励自己已经做得很好了。

    “想烦请四阿哥和八阿哥说一说,找些机会让臣妾与八阿哥单独相处,虽然很唐突,但是臣妾会好好处理好好和八阿哥解释,请娘娘放心。”觉禅贵人说着起身,躬身道,“夜深了,臣妾该回去了,请娘娘好生歇息,往后几天宫里会很忙碌。贵妃娘娘那儿的事,臣妾会为您查清楚。”

    岚琪没有再挽留,觉禅氏离去后,环春终于有机会来侍奉主子洗漱,岚琪将冬云说的事和觉禅贵人那些话告诉了她,环春说道:“既然是皇上的主意,那这事儿也就只会在乾清宫里说,乾清宫的奴才若要漏出来,早些时候干什么呢?这阵子才漏出来,倒要查查乾清宫当差的是不是增加了新的人手。”

    岚琪一手捧着散下的秀发,一手拿梳子,一梳梳到尾,忽然想起什么,看着镜子里的环春说:“新增的人手要问梁公公,但近些日子常去乾清宫伺候的人是谁?”

    环春忙道:“是王常在。”

    岚琪点头,将梳子握在手心,皱眉道:“梁公公说她近些日子在乾清宫,时常就一个人在偏殿里干等着,你说她呆在那儿能做什么?说她夜里也时常在榻上等到大半夜,这一晚上皇上能处理很多事吧。”

    环春轻声道:“看样子把梁公公叫来,问他近来有没有和皇上提过这件事,就一下能弄明白了。”

    岚琪笑:“可这样势必惊动皇上,我倒不在乎对他坦白,可皇上他未必想要我知道,环春你看,有人想要挑唆我和皇上的关系,即便我不因此寒心难过,到头来我还是身处尴尬之地,她们真是计算得很周全。”

    环春恨得牙痒痒:“还不如明刀明枪来得痛快,这样最可恶。”

    岚琪心中一凛,放下梳子转身对环春说:“你再去一趟延禧宫,现在就去,告诉觉禅贵人这件事不用查了,咱们要以静制动,我一旦伸手去查,才是着了他们的道,我们该冷眼看看,他们还能耍出什么花招。”

    环春不敢耽搁,立刻又去了一趟延禧宫,带回来觉禅贵人的话说:“臣妾听娘娘的吩咐。”

    那一晚永和宫里折腾的事,没有在六宫传出半句闲话,总算没有节外生枝。很快就是荣宪公主出嫁的大好日子,婚礼前一天皇帝在保和殿宴请巴林部和文武百官,后宫妃嫔大妆随驾,下至答应常在都在列,几十桌宴席,衣香鬓影歌舞升平,尽显皇家奢华。

    荣妃因不舍女儿出嫁,情绪一直不怎么好,皇帝和太后体恤她的心情,让她早些退席回宫与女儿说说话,这里的事便大多是岚琪主持,座上太后与皇帝玩笑说:“从前总是挨着皇额娘说话的人,如今忙里忙外那么能干,皇上要多疼疼德妃才是。算我多嘴说一句,新欢再好,终不及日久在身边的知冷知热。”

    玄烨知道太后无恶意,且是偏向岚琪,含笑答应:“朕记着了,只是皇额娘别在她面前说这些话,回头又该骄傲了。”

    见皇帝有心玩笑,太后放下心来,这些话点到即止没再多说。宴席将近尾声时,太后要离席回宫,再看皇帝,才发现他双眸猩红像是喝醉了,方才只顾着与女眷们说话,没留意皇帝被人劝酒。嫁女是喜事,做阿玛的高兴,一向不贪杯的人,今晚着实喝多了。

    太后便唤梁公公到跟前说:“宴席结束后,这里的事不着急,让德妃先去乾清宫伺候皇帝,明儿一早孩子们还要行礼,别有什么闪失。”

    之后在妃嫔福晋的簇拥下,太后离席回宁寿宫,保和殿的宴会也将要结束,梁公公向德妃娘娘传达了那些话,再等皇帝退席,六宫散去,岚琪应付了几位宗室长辈后,才匆匆往乾清宫来。

    可是才进乾清门,熟悉的一幕又出现在眼前,只是这一次王常在比岚琪早到一些,正等在门外头,她见到德妃时很讶异,不过似乎比上次要有些底气,甚至在行礼后直接说:“臣妾是奉旨前来,皇上翻了臣妾的牌子。”

    岚琪立定没动,示意身旁环春:“去问梁公公,怎么回事。”

    不等环春进门,梁公公已经跑出来,又见这架势,眉头都要打结了,赶紧先到岚琪面前说:“娘娘里头请,皇上等着了。”

    岚琪没再正眼看王氏,径直进门去,半醉的玄烨已躺着闭目养神,这么多年伺候下来,皇帝虽然不贪杯,可一旦喝大了就特别难伺候,她一进门沾手,醉得迷迷糊糊的人痴缠起来,就把外头的事给忘了。

    此刻门前王常在正憋着一口气对梁公公道:“梁总管,你倒是问问乾清宫里的奴才,是谁跑去启祥宫传话的,我真真儿地听见有人来传话,说皇上翻了我的牌子让我赶紧过来,连僖嫔娘娘都知道,你说现在闹得,敢情我老爱和德妃娘娘过不去吗?”

    梁总管忙道:“一定是哪儿出了岔子,奴才一定好好给您查,您可还记得传话太监的模样?”

    王氏只是隔着窗听见的,并没见着真人,便问身旁的宫女,那宫女吓得跪地说:“天那么黑,奴婢心里急着告诉主子赶紧准备出门,就没用心记人的模样。”

    梁公公心里略猜一二,忙劝王常在:“这件事奴才回头给您一个交代,您先回启祥宫去吧,德妃娘娘都进去了,您在这儿不走,外头的人不定怎么传,德妃娘娘指不定也要误会您。”

    王氏红了眼圈儿说:“梁总管您是知道的,我一向安分守己,就是僖嫔娘娘从前那样对我,我如今对她还是毕恭毕敬,何况德妃娘娘那么好的人呢?上一回是我不当心,今晚可真不是我的错。”

    梁公公一一听着,好说歹说地把人劝走,这明天还等着办喜事呢,谁有工夫去解决她的委屈,皇帝醉了一夜,德妃娘娘陪了一夜,梁公公不敢去打扰。第二天天亮就开始预备喜事,新人要来乾清宫给皇上磕头行礼,本该是帝后一同受礼,德妃娘娘自然要避嫌赶紧离开,她急着离去,梁公公又没机会转达王常在的委屈,便决定把这件事搁下,婚礼过后再说。

    皇室嫁公主已是第二回,但纯禧公主毕竟不是亲生女,荣宪公主这一次的婚礼,显然比上回大公主出嫁要隆重的多,命妇入宫为公主引辇随行,岚瑛因太后邀请也在其列,说是要品级尊贵,上有双亲下有儿女的才有资格,岚瑛今年刚生了大胖小子,是新鲜烫手的福气。

    公主在乾清宫、宁寿宫行礼后,便往景阳宫来,走到门前时荣宪突然停下了脚步,住了十几年的殿阁,这一刻不知为何陌生起来。

    ...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有种后宫叫德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阿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琐并收藏有种后宫叫德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