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有种后宫叫德妃 > 529帝王盛宠(三更到

529帝王盛宠(三更到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错嫁替婚总裁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当年岚琪成为常在没多久,内务府因见皇帝偏爱新宠,便瞎殷勤地多照顾钟粹宫,有一回先于安贵人将东西送来给乌常在,要得安贵人找上门大闹一场。昔日安贵人会闹,是觉得自己还年轻,皇帝还不曾真正冷落她,而今虽然已是人老珠黄,可已经身在嫔位的她,又被一个小常在欺负到头上,怎能咽下这口气。

    可是王常在比昔日小乌雅氏还得宠,且又是启祥宫僖嫔手下的人,安嫔不至于蠢到闹上门去,只是在景阳宫和荣妃诉苦,一边再让人到处宣扬,闹得宫内皆知,说王常在恃宠而骄,眼里没人没规矩。

    “没有多大的事情,那天盼夏也在内务府瞧见的,都是去领东西,那里的小太监巴结王常在身边的人,让她们先拿先领,把我们的人都撂在一边。”戴贵人到永和宫来请德妃娘娘,一面随她往景阳宫走,解释着,“安嫔身边的宫女不服气,就多嘴问了一句,谁晓得那几个太监嘴贱,说什么连册封仪式都没举办,年纪大了皇上赏一个嫔位养老就该知足,您看着这些话,是人说的吗?”

    岚琪冷笑:“宫里就是这些人在兴风作浪。”

    戴贵人则道:“安嫔这些年熬着也不容易,同样是贵人,日子不好过,臣妾偶尔还会拿体己贴补她一些,眼下总算扬眉吐气了,难免生出几分骄傲的心,也非她一定要惹事,还请娘娘多包涵一些。”

    岚琪唏嘘:“你这样心善,那么多年了还在帮着她,端嫔早先与我说时,怕你再吃亏或被她算计,我们一直冷眼瞧着,没想到你还是真感化了她。也是因此,荣姐姐才想帮帮她,结果你看呢,才风光了几天,就闹事儿了。”

    戴贵人笑道:“臣妾和安嫔那些都是陈年旧账了,不值得提。眼下麻烦的是,宫里几位吃了亏的,都附和着安嫔来景阳宫找荣妃娘娘做主,非要王常在来赔礼道歉,虽然臣妾也晓得王常在近来很傲,可到底是那些做奴才的错,何必牵扯上她。而且早些时候,她们被平妃欺负就不敢声张,明摆着瞧王常在比不得平妃厉害,就都来插一嘴了。”

    戴贵人是昔日岚琪从路上“捡”回来的人,看不得她被安贵人虐待,机缘巧合得了圣宠生下七阿哥,之后一直安安分分,可是曾经柔弱的人也学得这紫禁城里为人处世的生存之道,偏偏有些人,如安嫔这般都二十几年了,还是不明白。

    但话说回来,她又凭什么忍气吞声,左右都是那么个被皇帝冷落无视的结果,做什么不活得痛快些,就是不巧王常在也是这个心思,她们针尖对麦芒,还能有什么好结果。

    岚琪到景阳宫时,王常在还没来,原是荣妃未松口派人去找她,可安嫔和几个贵人答应纠缠着不肯走,她也不好拉下脸逐客,没法子了只能找来岚琪,想和她商议对策。

    宫里人都知道德妃娘娘这几年很厉害,她可以善解人意对谁都很温柔,也能毫不手软地惩处下面的人,这样的人才真真不好惹,所以从岚琪进门起,一众人脸上都变了神情。

    荣妃留下她们,与岚琪退到内殿说话,苦笑着:“我该听你的,何苦把安嫔扶起来,我若训斥她,不是在打自己的脸。可我若帮她,多大点儿事,显得我故意欺负王常在。”

    岚琪不愿荣妃难做,反而劝她:“王氏这些日子是挺傲的,宫里不是传遍了,她屡次三番和我过不去,我每每去乾清宫她也必然要到,明明知道不能跟我争,偏要露个脸。”

    荣妃道:“我听说里头都有误会,她不是那么蠢的人。”

    岚琪颔首:“我也知道她不是故意的,可一次次发生这样的事,显然她是被谁盯上了,谁叫她扬着下巴走路眼里没人,我们不在乎,旁人未必看得顺眼,是该给她点教训,敲打敲打了。”

    “僖嫔现在在她面前服服帖帖,是没指望了,她就怕王氏在皇上枕边说几句,她连最后的体面都没了,王氏才有她一半年纪,她何必这么不尊重。”荣妃叹息,不耐烦地说,“这要是往后再有新人来,一波一波的闹,咱们还能长寿吗?”

    荣妃本是看惯了这些的人,这两年反而越发沉不住气,倒是岚琪不以为意,笑悠悠说:“她们这样闹,互相咬着就谁也出不了头,用不着咱么去打压气焰,自己就先灭了一半,也算是好事。”

    荣妃不解,问她:“你的意思是,咱们不管?”

    岚琪点头:“皇上答应晋升安嫔,就是看她脾气不好,僖嫔那些欺软怕硬的,连比自己位份低的都要巴结,可安嫔不一样,她会巴结比她尊贵的人,可对于地位不如她的,就算再得宠她也要欺负,过去我可是吃了她不少苦头的,那就更别说,反过来被人欺负,她能咽下那口气吗?”

    “皇上这样说?”

    “皇上只是提了几句,我自己分析的。”岚琪笑道,“现下就告诉安嫔,她是尊贵的嫔位,怎能被一个小常在欺负了还要找人做主,她若是有道理的,就自己去启祥宫和僖嫔说话,咱们管不过来那些事。”

    “那也……”

    “难道姐姐觉得把王氏找来景阳宫,让她在您这儿低眉顺眼地给大家赔不是,就合适了吗?”岚琪劝道,“咱们最多落得不作为的说辞,其他的让她们去吧,有这些人闹着,她们才会互相收敛。大不了闹得难看了,咱们再出面。”

    荣妃啧啧:“早知道不与你商量,竟是这么个主意,要命的是我还被你说动了。”但话锋一转,又道,“你觉得王氏会被谁盯上?她怎么老和你过不去,是要挑唆你们的关系吗?”

    岚琪摇头:“宫里就那么几个人,再冷眼看看吧。”

    之后两位娘娘出来,愣是没给大家一个说法,更道安嫔现在是尊贵身份,也该为她们分担一些事,这回的事她自己去处理,日后也帮忙料理一些琐事,如这些掐架争执,别再总闹到荣妃和德妃面前,看似回绝了安嫔的请求,但也给足了她颜面。

    若是荣妃一人,她们或许还会闹一闹,但岚琪一脸冷漠地坐在边上,安嫔几人就不敢多嘴了,五味杂陈地离了景阳宫,女人们到门外头一合计,咬定了不能让王氏继续嚣张,气冲冲地就来启祥宫,要僖嫔给她们一个交代。

    宫里这么闹,不相干的都在看笑话,长春宫里,袁答应等在正殿里,惠妃迟迟才从里头出来,一身寝衣很不得体,懒懒在边上坐了,问她道:“怎么这会儿来了?”

    袁答应行了礼,轻声道:“臣妾听说娘娘不舒服,想来看看您。”

    惠妃摆手说:“没什么,夜里贪凉闹了肚子,身子发软只想睡觉。”

    袁答应关切了几句,便说起外头的事:“臣妾来的路上,还瞧见安嫔娘娘和几位贵人常在往启祥宫去,看样子这次,王常在是惹了不好惹的人了。”

    惠妃点点头,眼神定定地看着袁答应,袁答应吓得脸色苍白,终于支支吾吾地说:“臣妾、臣妾已经说了,约了王常在后天一起去毓庆宫送东西。”

    惠妃冷然:“那才好,那才是要紧的事,别的你不用多管。”

    袁答应惶恐不安:“臣妾真的不会有事吗?娘娘,臣妾害怕。”

    惠妃笑道:“你若有事,会不把我供出来吗?既然你那么不可靠,我怎么能让你有事,再牵连了自己呢?而你既然沾手了,就不干净了,你若想告发我求解脱,你也活不了的。”

    袁答应吓得跪在了地上,惠妃起身居高临下地看着她,阴瑟瑟地说:“倘若侧福晋生不下孩子,我就许你锦绣前程,你会比王常在还要风光,小公主我也能让你自己照顾。紫禁城里活得好的,就没几个身上是干净的,你不是胆子很大的吗?敢对王常在用药不让她怀孕,这点小事算什么,咱们更是一箭双雕,我帮你除掉王常在,你帮我除掉侧福晋的孩子。”

    袁答应眼中含泪,咬着唇不敢说话,惠妃俯身捏住了她的下巴说:“瞧瞧你多好看,比起王氏更有韵味,皇上早晚会喜欢你,慢慢来。没有了王氏,皇上就会只想着你了。”

    原来,惠妃计划让袁答应约王常在一道往毓庆宫送点心,在点心中做手脚,好让侧福晋滑胎,袁答应再三犹豫后答应了,她只要负责让王常在一道走一趟,其他下毒的事,惠妃会让人安排。

    可正如惠妃说她蠢,袁答应会信这件事,就是愚蠢至极。毓庆宫从很早开始,就不碰外面送的任何食物,毓庆宫内的饮食更是严格把关经几道手验毒,绝不会再发生当初书房里下毒,让六阿哥暴毙的事。惠妃就是有通天的本事,也无法把手伸进毓庆宫。

    她只是想试一试袁氏的忠心,只要她肯走那一趟,且不节外生枝,至少说明这个蠢女人对自己好歹是忠心的,不会像宜妃那么两面三刀,也不会像平贵人那样图谋不轨。

    而那一天,安嫔带人去启祥宫闹,结果出人意料,就在僖嫔不得已要王常在出面道歉时,乾清宫突然传来旨意,斥责安嫔僖嫔仗势欺人,欺负王常在年轻弱小,内务府奴才的错,与王常在什么相干,一面把王常在接去乾清宫安抚呵护,一面就勒令安嫔僖嫔闭门思过。

    安嫔也罢了,僖嫔纯粹是被拖下水的,经此一事,更加对王常在忌惮三分,人前人后都对她十分客气,宫里人也都算看透了,皇帝真是有了新欢,就不顾旧情。

    这件事,岚琪是听火急火燎跑来的荣妃说的,荣姐姐长吁短叹说:“幸好我听你的没管这件事,不然皇上若勒令我闭门思过,我真是二十几年的脸面都要丢尽了。”

    岚琪怔怔地听着,心里翻江倒海,玄烨何至于如此宠溺一个女人,他要把王常在往什么路上推?

    ...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有种后宫叫德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阿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琐并收藏有种后宫叫德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