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有种后宫叫德妃 > 531皇额娘她很可怜(还有更新

531皇额娘她很可怜(还有更新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皇上说这样的话,不怕臣妾经受不起?”岚琪从玄烨身上起来,端正地站在他面前,垂首道,“皇上是真心觉得,这样的话可以毫无顾忌地对臣妾说?”

    可玄烨却问:“不然呢?”

    “您明知道臣妾是什么意思。”岚琪抬眸看他,而后道,“皇上对臣妾,和臣妾对皇上,可是完全不同的,臣妾再如何知道自己被您放在心里,也不能忘记您是帝王,皇上您听过吧?伴君如伴虎。”

    “朕知道。”玄烨眸中有淡淡的笑意。

    “臣妾以前傻乎乎的,只知道撒娇嬉闹,跟着您高高兴兴就好。”说起往事,岚琪脸上倒露出几分暖意,“可是现在不同了,臣妾要给您管着这个家,不知不觉养成了许多坏习惯,眼下正努力改掉自己总爱探究您心思的坏毛病,偏偏好些事又是不得不探究的。您可以想说就说,不想说就不说,可臣妾却还要多想一层,能不能听,听了能不能记住,记住了能不能多想,往往您随口一句话,臣妾却要思量大半夜。”

    玄烨把她拉到面前,搂着脖子额头相触,轻声道:“你在这儿卖乖装老实么?背着朕动过多少小心思,你只当朕都不知道?”

    岚琪毫不畏惧,反而嘟囔着:“所以呀,谁晓得哪天是不是就真的会惹怒您。”

    玄烨无奈地笑:“若是朕说,你这辈子做什么,朕都能不计较不生气,你信不信?”

    “金口玉言的话当然要信,可不计较是一回事,若是将‘惩罚’和‘罪责’视作为计较,那您往后就索性不再理会臣妾,也可以看做是不计较,那怎么办?”岚琪很正经地看着玄烨说,“臣妾宁可什么都不要,但一定要在这里占个角落,一辈子都占着。”

    她把手伸到玄烨心门口去摸着,忽然眼圈泛红,哽咽道:“我也会觉得累,怎么这乱七八糟的事,就没个完的……”

    玄烨见不得她的眼泪,顿时便心疼心软,不想再逗她,搂着道:“就是吃个醋,还能搬出这么多的道理来。”他捏着岚琪的手放在心口说,“在你之后,朕没再把谁放进来过,你若不信朕也不强求,总不见得把心掏出来给你看。”

    好像就是要听几句哄人的话,哪怕是敷衍是骗人,岚琪都能觉得自在。这几天压在她心里的事不少,温贵妃被皇帝下药的事,还没查清楚是谁在宫里传扬,现在玄烨却又告诉她:“荣宪婚礼前夜,是朕派人去喊王氏来的,梁总管也不知道,朕故意那么做,自然有朕的道理。朕把她宠坏,等到谁也容不下她,她就该在紫禁城里找到属于她的位置。她除了好好做一个宫嫔,别的什么都不用想了,她也没有资格想,她会比许多人都风光,可那仅仅是她的责任,她从江南来背负的使命,就是在宫里做个风光得宠的女人,让江南名士商贾知道朕亲近汉人。她好好恪守本分,朕可以既往不咎,也不会为难她,可她若再生出异心,朕断然会让她从这个世上消失。不论她往后什么境遇,你都想着这些话,不要胡思乱想。”

    岚琪郑重地点头,抿了抿嘴欲言又止,这模样叫玄烨看在眼里,不耐烦地往她脸颊上捏了一把,岚琪这才怯然问:“皇上对她,到底怎么个喜欢法?”

    玄烨笑意深浓,瞧着怀里人吃醋时娇媚的小家子气,情不自禁生出满足感,在她粉面上轻轻一啄:“不过是个比你生得妖艳好看的女人而已,谁叫你,长得不如人?”

    娶妻娶德,纳妾纳容,岚琪笑悠悠看着他,心里安慰自己,给人看的名分不过是一张纸一方印,若是在他心里,自己是妻一般的存在,那表面风光又算什么,她根本不在乎,就算是此刻甚至永远自欺欺人,这辈子安安分分做他心里的妻就好。

    收敛起儿女情长的小心思,又变回端庄能干的德妃娘娘,岚琪正经道:“王常在说,本是袁答应越她一道去毓庆宫送点心看望侧福晋,但是袁答应突然就不去了,臣妾只知道,这些日子袁答应时常出入长春宫,这些事儿,皇上心里有个数。”

    “朕知道了。”

    “那这件事儿,臣妾可就不管?”岚琪说这话,眼珠子滴溜溜地转着,玄烨从来都把她看得透透的,嗔怪着,“心里有事就说,回头不如意,又赖着朕不在乎你。”

    岚琪憨憨一笑,凑在玄烨身边说:“皇上,咱们吵一架吧?”

    “胡闹。”

    “您先听人把话说完……”

    如此,那天宫里人都知道,德妃娘娘从乾清宫离开时,脸上跟刷了浆糊似的,就在大家好奇德妃与皇上为了什么事不愉快,转眼皇帝就把王常在召去了乾清宫,不仅没有责备她不顾宫规擅自给侧福晋送食物的事,还看似“婉转”地叮嘱太子,让太子转告侧福晋,不要随便吃东西,敢情侧福晋落得身子不适,还是她自己嘴馋的缘故。

    至于王常在,皇帝诸多安抚,那之后连着三天都在乾清宫伺候,想当年乌常在也是可以连着几日不离开乾清宫的主儿,照德妃一路走来的境遇,王氏这架势,指不定将来贵妃之位,也要给她留个空儿,现下位在常在已享贵人的待遇,将来还不定会如何,凡在她身上的事,怎么出格怎么来。

    若说当年乌雅氏引六宫侧目,现在的王常在,是要惹得六宫杀人了。

    而与此同时,德妃因王常在得宠而与皇帝发生争执的传闻也在宫内愈演愈烈,急得四阿哥都忍不住跑来问额娘:“难道皇阿玛为了那个王常在,责备额娘了吗?”

    岚琪那会儿心里暖融融的,才觉得有儿子是多骄傲的事,可得意归得意,可不敢让他们父子生了嫌隙,悄悄告诉儿子她是和皇帝演戏的,让他安心些。

    胤禛却是道:“从前皇额娘总是很可怜,我从那时候起,心里就会矛盾,一面觉得额娘您能和皇阿玛那么亲昵是好事,有皇阿玛疼您,我就放心了。可是回过头看到皇额娘伤心,又会觉得她好可怜,虽然两边都不知怎么才好,可我不怪皇阿玛,这上头总要有人得有人失,没法子。但现下若为了那个王常在,皇阿玛连您都要放下了,我可就……”

    岚琪笑悠悠道:“你可就什么呀?傻小子,现下你心里还有额娘,会为了额娘委屈,将来你离了宫,可就想不到这些了。你记着额娘的话,额娘和阿玛怎么样,那是我们的事儿,你别瞎搀和,无论如何都不能悖逆父子纲常,你明白吗?”

    胤禛点头,岚琪又叮嘱了几句,更语重心长地说:“你现在既然能把你皇阿玛和宫里娘娘们的事儿看得透,额娘就希望你将来不要亏待了毓溪,别看你现在一心一意喜欢她,男人呐,看到漂亮的哪有不动心的,何况将来兴许还会由阿玛或额娘给你做主赐侧福晋和格格侍妾,到时候你可要记着你现在说的话,额娘不奢望我的儿子做个痴情种,可也不能做负心汉。”

    “这样的话,皇额娘从前伤心时,就总是对我说。”胤禛坦率地答应,更笑道,“额娘,您可不能总跟皇阿玛撒娇胡闹,虽然不该我说这样的话,可比起别人,您真的很幸福了。”

    岚琪没好气地拍拍他的脑袋:“你懂什么呀,到头来又帮着你阿玛说话。”

    此时绿珠来禀告,说觉禅贵人到了,岚琪知道该是那件事有了结果,便打发儿子回去歇着,叮嘱他不要熬夜看书把眼睛看坏了,又说七月就是孝懿皇后周年祭,让他有所准备。

    母子俩一道从里头出来,胤禛瞧见觉禅贵人,想到她那天反常的举动和对八阿哥的厌恶,心里无法认同这样的母子情,面上便不禁淡淡的,倒是觉禅贵人很客气,笑着致谢:“上一回多谢四阿哥,让我能和八阿哥单独相见。”

    胤禛客气地回礼,而岚琪知道儿子心中有芥蒂,唯恐他露在脸上让觉禅氏生疑,不动声色地打发了儿子,与觉禅氏递过眼色,示意她进门说话,只等两边分开,才松口气。

    其实心里早就有决定,觉禅氏到底要怎么对八阿哥,她不干预,那是她们母子的事,觉禅氏冷血了十年,突然说她要对八阿哥好?不用旁人挑唆,岚琪自己就不敢信。眼下觉禅氏来找她,则是为了温贵妃被下药的事,要回禀查探的结果,那日与玄烨“翻脸”后,她就放胆让觉禅氏去查,至于对着玄烨,是说“将来再告诉您”,没想到皇帝还真答应了。

    待得二人坐定,觉禅贵人免去了寒暄客套,直接道:“娘娘猜得不错,冬云亲口对臣妾说,是听送汤药的太监漏出来的,而那架势明摆着是存心要告诉她,很古怪。送药的太监一直在太医院行走,冬云认得也叫得出名字,可是等臣妾查到太医院,那人已经因病离宫再也瞧不见了。等再与其他人询问那些日子的事,才从一人口中得知,他曾经去过长春宫。您说,最想要挑唆您和皇上关系的,逃不出那几个人,而能有这么大能耐的,果然就只有她了。”

    ...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有种后宫叫德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阿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琐并收藏有种后宫叫德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