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有种后宫叫德妃 > 547朕自己高兴就好(还有更新

547朕自己高兴就好(还有更新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岚琪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自信肌肤饱满莹润,不以为意地又低头继续闷闷吃东西,玄烨便对身边的环春说:“朕让裕亲王再送二十支大海参来,你每天给她炖来吃,他们说那是最养颜的东西。”

    环春笑道:“还是皇上有心,主子每天吃燕窝都吃腻味了,停下来又怕不宜驻颜,当药吃得很辛苦呢。这海参又肥又厚,奴婢换着花样做出不同的味道,好哄着娘娘吃些。”

    玄烨听得这些话,竟不顾环春就在边上,低头凑在岚琪脸边说:“怪不得总是滑嫩,可你屋子里能分多少燕窝,俸禄都拿去吃燕窝了吗?”

    岚琪却嘀咕着:“儿子成婚前后花掉多少银子,哪儿还有钱吃燕窝,过冬的炭都要用不上了。”

    环春忙对皇帝笑道:“万岁爷您什么都能和娘娘说,千万别提钱,您金山银山地给娘娘,她也不嫌多的。”

    玄烨大笑,岚琪狠狠瞪着环春,环春也给她送来松茸鸡丝羹,求饶道:“您像万岁爷那样笑笑多好呀,吃的东西也好消化。”

    轰走了环春,岚琪怪玄烨不给她脸面,让梁公公传那样的话,玄烨却反问:“早年有人让李公公传话给朕,说她不是闲得发慌,是吃饱了撑的,你还记不记得?”

    她当然记得,一时语塞不敢说话,玄烨笑:“这几个贴身跟着的,就跟影子似的,你多少私密的事环春知道的一清二楚?咱们隔着乾清宫永和宫,也不能天天见面,就你能派人来传话呕朕,朕就不能逗你玩儿了?你这心里的算盘,几时对外人拨一拨,总是把朕这儿算得仔仔细细,就会窝里横。”

    谁料岚琪却得意起来,说:“臣妾若真能算计皇上,天底下别的人还放在眼里吗?”

    这话说得十分骄傲,在旁人听着,德妃娘娘多少有些得意忘形,但皇帝心里最明白,岚琪不论是伸手要银子,还是想他多多呵护,都会坦率直白地表露愿望,她并没有真正算计过自己什么,而这些东西哪怕被算计也无所谓,偏偏天底下多的是人,算计他的龙椅算计他手里的权利和这巍巍江山,想来不禁心堵,一时就没了胃口。

    两人离了膳桌,各自披了大氅在外头走走,岚琪的手被他暖暖的捏在掌心,将永和宫逛了好几圈,看过温宸看过十三十四,天上便飘雪了。

    黑漆漆夜色理,灯笼柔光下的雪花密密匝匝,直催得人心急。岚琪见皇帝脸上原本笑意深浓的喜悦不见了,不知怎地又皱起眉来,便柔声道:“风急了,皇上回屋里歇着吧,知道您夜里要来,傍晚才开窗换气,屋子里清清爽爽的。”

    玄烨唔了一声,两人依偎着回到屋子里,果然外头起风下雪就不一样了,门里门外俨然两个季节,厚重的衣衫一层层脱下,皇帝的神情也渐渐轻松些,大抵是见到屋内岚琪平日的生活痕迹,心里就暖。

    “原想问,今天怎么那么高兴,还由着我胡闹。”岚琪推他在烧得暖暖的热炕上躺下,把四肢百骸好好熨一熨,自己跪坐在一旁给他松松筋骨,慢慢说着,“可您突然又不高兴了,皇上的心里到底装了多少事,来永和宫就放下些吧,咱们好好吃饭睡觉,养足了精神才去外头面对那些烦恼多好?”

    玄烨却突然窜起来与她面对面坐着,严肃地问,“朕还年轻吧?”

    岚琪茫然地望着他,玄烨又追问:“朕还没老,是不是?”

    “到不惑之龄还有几年呢,怎么就老了?”岚琪柔声哄他,“便是往天命之年去,也不老,皇上正当壮年。”

    玄烨却小孩儿似的,垂着眼帘说:“你哄朕的吧。”

    岚琪心里也摸不清了,凑近了问:“皇上怎么了?能对臣妾说吗?”

    她想,莫不是这阵子皇帝宿在乾清宫,招幸那些年轻妃嫔时力不从心,便觉得自己年纪大了,这可是很糟糕很要紧的事,可转念一想,明明在自己屋子里雄风盎然,几乎要把她融化掉,怎么就会……

    果然是岚琪想多了,玄烨竟是道:“今天朕召见大阿哥和太子,把胤祉和胤禛也叫了去,一晃眼四个孩子站在跟前,想到他们都成婚了,朕心里一阵恍惚,那种感觉说不出来。从前一心盼着他们快些长大,好为朕办差做朕的臂膀,可真看到他们一排站在那儿都成大小子了,竟只剩下一个念头,就是朕老了。”

    这种微妙的难以言喻的感觉,岚琪也明白,是以她再如何小气吝啬,也不心疼驻容养颜上的花销,她要每天都漂漂亮亮神采奕奕,不止心情要年轻,模样看起来也要年轻,如今和玄烨见面的次数越来越少,十天半个月的突然见一次,皇帝若觉得自己一次比一次老,那就糟了。

    “今晚臣妾伺候您,皇上看看自己到底老没老?”岚琪暧昧地凑上来,在他耳边轻轻咬这一句,往怀里一钻说,“天增岁月人增寿,这可是福气。”

    玄烨被她挑出几分心火,语气渐渐热络,本来也不是什么天大的事,不过心里转不过弯,这会儿不禁跟她一道玩笑:“一会儿试试?”

    两人笑作一团,却并不急着共赴*,皇帝夜里一向要看书或批折子,在嬉笑与正经间转换心情,不过是扎眼的事。岚琪侍立在桌边为他整理看过撂下的折子,一摞一摞摆放整齐,玄烨忽然说:“你不是想问朕做什么那么高兴?”

    岚琪自己倒忘记了,随口应,却听玄烨说:“朕若说了,你心里一定很不屑,朝廷上不屑的人也比比皆是,朕知道,朕自己高兴就行了。”

    “这话说得?”岚琪不解,倒是正经望着他。

    玄烨放下手里的东西,略不自信地说:“你可知道,今年江南税银比往年多了多少?”

    听这话,便知皇帝不自信在哪儿,不禁笑道:“难不成皇上觉得……”

    “不许说出来,就你聪明?”玄烨虎着脸不高兴,又严肃地说,“今年比往年多了整整一倍,你可晓得那是什么数目,明年黄河流域再遇灾害,赈灾之余,朕能有丰足的银子防灾。每年拨下去的银子,堪堪够赈灾济民用,治水治水说了多少年,收效甚微,那上头不缺别的,就缺银子,可朕的江山又不止黄河流域,还有茫茫草原,去年才打了噶尔丹,朕不可能将悉数国力都用在治水上。”

    皇帝说了一堆话,岚琪莞尔一笑,摊手说:“皇上,臣妾可没问您要钱花。”

    玄烨一愣,旋即破了功,恼她不正经,可却说出心中怨气:“那些尸位素餐,吃着喝着民脂民膏的老东西们,却还敢煽风点火说,朕用女人从江南换银子。朕亲近王氏她们,不过是给江南定心丸吃,她们算什么,能变得来银子?朕对那些文人墨客的体恤,对那些巨富商贾的优待,都不作数了,朕可只分了他们一杯羹而已。用那些银子治理得国泰民安,还不是他们获利?朕和你们就这么点儿人,能吃掉整个天下不成?”

    人家笑悠悠立在一旁,一些涉及朝政的话,她就不往心里放了,说道:“多了一倍的税银,是当地百姓辛苦一年的血汗,皇上用来治理天下,何错之有?那些老东西爱嘴碎,怎么不见他们掏银子来充实国库,皇上不计较是您大度,几时真不知好歹了,就他们屋子里那些花花草草都是不干净的,就不怕您连锅端了?”

    玄烨哭笑不得:“你倒是霸气得很。”

    岚琪笑问:“在皇上心里,终归是好事吧。”

    玄烨意气风发:“朕还盼着一年比一年好。”

    岚琪温柔地望着他,压住了心中的酸涩,轻声道:“为了太皇太后和孝懿皇后,皇上好几年没选秀了,回头正经大选时,从江南也选几位,别像王常在和袁答应,叫人说来总好像您半路捡回来的。”

    玄烨根本没想到这些事,岚琪突然说起选秀和新人,倒让他愣了愣,玩笑道:“说这话,你心里难不难受?”

    岚琪道:“总要有各种各样的法子笼络江南,王常在她们既然多少有些助益,那江南那么大,江宁、苏州和杭州三大织造,您不能只安抚一处吧,皇上尽量一碗水端平了才好,反正新人进来,臣妾会好好替您照顾的。”

    “不说了,好端端地,怎么说起这些。”玄烨竟不忍心,拉她拢进怀里说,“朕可舍不得你说这些话。”

    岚琪委屈地望着他,俯身在玄烨额头上一吻,竟红了眼圈说:“只要您将来的几十年,都还能来跟我说说这些话,再多的新人我也不怕。”

    热热的吻传到心里去,玄烨把她整个儿抱入怀,温和地说:“除了你,还有谁能让朕敞开心扉?”

    外头风雪潇潇,屋内却渐渐溢出如春暖意,翌日雪霁天晴,皇帝精神焕发地离了永和宫,德妃娘娘又难得的没起在皇帝前头,等环春张罗了热水要进门伺候时,阿哥所突然有人跑来,与环春咬了耳朵,听得环春又惊又喜,跑进门对盘坐在榻上睡眼惺忪的主子说:“娘娘,大喜,四阿哥和福晋昨晚圆房了。”

    ...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有种后宫叫德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阿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琐并收藏有种后宫叫德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