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有种后宫叫德妃 > 550亲娘的贤德之名(二更到

550亲娘的贤德之名(二更到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僖嫔紧紧咬唇,撇过脸不敢看德妃的眼睛,可是身子却一点点软下来,又听德妃说:“等皇上再来问你为什么,可就没这么好的耐性。”她身子一抽搐,终于顺着椅子滑下来,狼狈地跌倒在了地上。

    “娘娘,臣妾是鬼迷了心窍,娘娘……”僖嫔伏地哭泣,口齿不清难成言语,岚琪听得很不耐烦,但这事儿急不来,僖嫔不开口她就不会知道真相,唯有努力耐下性子,等她哭得停当。

    僖嫔本以为她哭得可怜,德妃会说几句安抚的话,可人家就冷冷地坐在一旁看她哭,她本就没多少眼泪,再也装不下去,只能抽噎了两声道:“臣妾没有给王常在吃什么,只是把那些助益恶露排出的药换成了普通的滋补药而已。”

    “而已?”岚琪怒然,斥责僖嫔,“既然你知道去做这样的事,就一定明白会带来什么结果,如此愚蠢恶毒,现在还轻描淡写地觉得不会有什么事?她若出了事,皇上会不把启祥宫上下查明白,你以为自己能逃得开?现在不过听太医说几句话你就在我面前露出马脚,你能抗得过皇上问几句?”

    僖嫔被吓得脸色苍白,语无伦次地说:“臣妾只是、只是想让她不如从前好,把身子耗虚了,再也不能作威作福,臣妾会好好抚养十五阿哥。”

    “皇上既然说好了,不论皇子公主都留在启祥宫让你抚养,你还要争什么,十五阿哥已经是你名下的孩子。”岚琪叹息着,“你还有什么不知足,非要置她于死地?”

    僖嫔哀声道:“难道娘娘不知王氏是什么品格的人,她才是这启祥宫里的主子,十五阿哥说是养在臣妾膝下,她身子好了一定容不得臣妾照顾孩子,万一孩子有什么闪失,她都能要了臣妾的命。”

    岚琪皱眉道:“所以你想把十五阿哥完全占为己有?”

    僖嫔恨极了,捂脸哭道:“她死了才好,死了才好。”

    “昔日你若善待她,何来今日这些顾虑,我看她也未必敢对你不敬或施恶,是你自己心魔作祟罢。”岚琪长长一叹,“可她若因此一命呜呼,你以为自己就真的能留下十五阿哥?”

    僖嫔疲软不堪,伏在地上哀求:“若是王常在的身子能好起来,娘娘可否看在臣妾在宫里二十来年的份上,饶恕臣妾一回?”

    论年纪,僖嫔还比岚琪大几岁,妃位和嫔位虽只一阶之差,尊卑却差了很多,更何况如今岚琪协理六宫,几乎已算得四妃之首,僖嫔在她面前低眉顺眼并不稀奇。而岚琪并非刻薄之人,眼下王常在还有得康复,僖嫔也因害怕而及时为她请了太医,若是王常在能没事康复起来,的确可以一笔带过当什么都没发生过,但这种事有一就有二,留着僖嫔,难保将来不再生出是非。

    僖嫔见德妃不回应,向前膝行几步恳求:“娘娘,臣妾再也不敢了。”

    岚琪却忽然说:“也许你从来都不敢,只是稀里糊涂做了别人的刽子手。”

    “娘娘?”僖嫔似被说中一般,生怕又从嘴里漏出什么,惶恐地捂住了嘴。

    “是不是?”岚琪见她如此,便晓得自己猜测的错不了,必然是有人在背后怂恿挑唆,才会让僖嫔做下这种事,以她的心智怎能想到如此高明的办法,更重要的事,她根本没有过生育的经验,不会懂得这么细致。但岚琪并不想揪出她背后的黑手,对自己来说,有这么一股无形的力量从旁遏制王常在,是为她省麻烦省心的好事,她从来不用担心王氏会过度嚣张,王氏一旦没了分寸,不用自己出手,宫里有的是一双双想要掐死她的手。

    至于宫里人都觉得王常在是横着走的,多半还是她们嫉妒卑怯的心思作怪,夸大了对王氏看待的眼光,在岚琪眼中,王常在是个聪明人,一年一年的沉浮摸索中,她已经在宫里找到属于自己的位置,自己固然不喜欢她,也并不讨厌她。

    “这件事就到这里,我不会告诉皇上,可你要小心,不能做好别人的刽子手,别人就该杀人灭口。”岚琪站起来,稍稍俯身冷幽幽地对僖嫔说这些话,吓得僖嫔双目圆睁。

    岚琪又道:“皇上把她放在启祥宫,是因为信任你,她好一日你便好一日,外头嫉妒冷眼都是冲她去的,你为何不安逸地坐享其成?僖嫔,那么多年了,你还看不透这宫里的门道。自己作死也罢了,给别人做刽子手若还最后再搭上性命,何苦来的?”

    僖嫔眼神发直,一点点垂下头去,像是整颗心被剖开露给德妃看得清清楚楚,她已经无话可说了。

    “好好照顾她,皇上回銮后必然会来启祥宫看望她,到时候你也在跟前,母子平安都是你的功劳。”岚琪微微一笑,“太后已经说要给你赏赐,辛苦这一年了。”

    僖嫔轻轻啜泣,可再要开口时,德妃已经从身边走过,外头一阵动静,她踉跄着爬起来看,只见德妃娘娘是径直离开启祥宫,并没有去探望王常在,她才想起来王常在烧得不省人事,看了又如何。身子抚着门框软下去,自己的宫女手忙脚乱地来搀扶,等她坐定了,便有人问:“娘娘前头吩咐预备轿子,这会儿咱们还去不去长春宫了?”

    “不去不去。”僖嫔惊慌失措,长春宫三个字堪比阴曹地府,她哆哆嗦嗦地自言自语,“她们太恶毒了。”

    且说永和宫的暖轿从启祥宫回去,顺道路过长春宫门前,彼时岚琪正好不经意地掀起帘子透气,恰好见惠妃的殿阁映入眼中,想到僖嫔方才的恐惧,眼底浮起几分鄙夷,一个注定不会有所作为的汉人妃嫔,也值得某位这样劳师动众?

    岚琪虽没有证据就是惠妃挑唆僖嫔下手害王常在,可这一年她明着照顾启祥宫的一切,知道袁答应自以为是的以好姐妹身份见天跑去和王常在亲昵,而这两年来袁氏王氏的恩宠平分秋色,但论皇帝的喜欢,袁答应不见得要嫉妒王常在,但岚琪翻过内务府的记档,她们虽时常留宿在乾清宫,可床笫之事数得过来。

    同样的境遇下,王常在有了身孕而袁答应一直再没什么好消息,以她们暗下水火不容的关系,袁答应昔日能害王常在不孕,今日就也能挑唆僖嫔下手害人,而袁答应随惠妃住了那么久,看着惠妃“言传身教”,怎么能不学会几下害人的伎俩。

    她时常觉得,玄烨看起来几乎不管后宫的事,可眼下的一切,却又都从他的手里来,他随手翻几块绿头牌就能改变后宫的局势,看似是女人之间自己的较量争斗,实则所有人的命运,都在皇帝手里。

    每每想到这些,岚琪浮躁的心就会安逸,也是这两年,渐渐不会再随便吃醋的原因,虽然她曾怀疑过自己是不是对玄烨的感情淡了,可无意识地动不动就去查内务府的记档,那淡淡的不甘心只有自己明白,连玄烨都训过她:“在你眼里,朕就那么不知保养?”

    而王常在被查出有身孕,岚琪当着皇帝的面与太医一道查日子计算孕期时,太医宫人散去后,玄烨还忧心忡忡地对她说:“若是那晚和你在一起,会不会是你?万一你又有了,怎么办?”

    皇帝的话并不虚伪,虽然王常在和袁答应得宠,那也是相比较而言,其他妃嫔并非一概被皇帝忘记,永和宫更是时不时就会来,而玄烨每次来,只要她身子没有不自在,就都免不了一夜欢愉。只因都在热情似火的年纪,岚琪才会担心皇帝是不是夜夜与人欢好,才会隔三差五就去查那些事,可相比之下,反而是自己这个年过三十的人时常承恩雨露,她曾在酣畅淋漓时随口问过一句为什么,玄烨说没什么道理,很自然地就会想她。

    这些都是私房密语,对清心寡欲的布姐姐不能说,岚琪只在妹妹进宫时和她悄悄讲,岚瑛如今已是风韵十足的美妇人,正保养身体想要再得一子一女,听姐姐说起这些事,直笑得面若桃花,对岚琪说:“依我看,他们到这个年纪,世上好的坏的都看透了,新鲜刺激不过是调剂,还是身边温柔体贴的最最惬意。莫说男人瞧见漂亮的要嘴馋,我陪家里那些嫂子弟妹一道看戏,她们一个个看着台上英俊潇洒的角儿们,那眼珠子都是直的,笑得花枝乱颤,再回过头,就互相埋怨家里那个大腹便便肥满松弛,听得我脸都红了。”

    一路想着这些事,不知不觉暖轿已到永和宫,岚琪缓步进门,见环春陪着毓溪等候,便嗔怪她怎么又提早回来了,环春笑着解释了几句,她们坐着说些无关紧要的话,又等到随驾谒陵的人传回皇帝和阿哥们的消息,知道玄烨和胤禛都好,婆媳俩都安心。

    启祥宫里的事,只等毓溪领着温宸去景阳宫玩耍,岚琪才私下与环春说道几句,环春笑道:“奴婢进门就听紫玉唠叨了,说您又去关心王常在。”

    岚琪则挽起袖子打开案几上除夕要预备送礼的礼单,漫不经心地说:“胤禛如今在大臣里行走了,虽然差事不多还只是学学本事,但亲娘在后宫有贤德之名,他才更有底气不是?你以为,我想去照顾她们?”

    ...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有种后宫叫德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阿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琐并收藏有种后宫叫德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