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有种后宫叫德妃 > 652太子妃的恳求(还有更新

652太子妃的恳求(还有更新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只见女儿冲到面前说:“她欺负四嫂,还对您不敬的事,怎么没见她来陪个不是,今天的事我又没把她怎么样,做什么要道歉?”

    不知怎么,见闺女顶嘴,岚琪半点儿没动气,看着温宪的模样,仿佛从前自己面对玄烨也是如此,那会儿她做事总是半吊子,又冲动又糊涂的时候,玄烨看着自己,心里也是这样又好气又好笑?

    “从今往后,她再敢对您不尊重,再敢欺负别人,我一定见她一次打她一次,把她打服帖为止。”温宪越说越激动,张牙舞爪地冲额娘道,“都是你们把她惯的,她都以为这世上没人管得了她,她算什么东西。”

    岚琪伸手在闺女额头上一弹,温宪吃痛缩到后头去,却被额娘拽着说:“你要教训她,额娘可不拦着,可你傻不傻,无论如何先动手的人总是理亏,更别说你把她打惨了,难道额娘再去给你周全后头的事?实在要教训她,有的是法子,要打她才能解气的话,她早就被打傻了。而在额娘眼里根本不值得为她动气,从来都懒得理会她,你以为额娘是忍气吞声看着她嚣张?”

    温宪见母亲没发脾气也没骂人,自己先定了心,蹭着挨到额娘身边坐,撅着嘴嚷嚷:“可是她太可恶了,反正我是看不惯的。四嫂也是的,每次都对她忍气吞声,她何至于这样子,她在家里不是挺厉害的。”

    岚琪笑道:“闹得难看了,最难堪的是你三哥和四哥,你四嫂不是成全自己,是成全你四哥。被欺负,往往不是别人太强大,而是自身太懦弱,可额娘和你四嫂,我们都不是懦弱的人,三福晋根本欺负不了我们。她只是个跳梁小丑,今天是把你卷进去了,起因又在你身上,额娘才会出面,若不然是她跑来招惹你的,额娘也不会对她说重话,不是怕她,是她不配。”

    温宪似乎没太听明白,但岚琪劝她:“额娘今天对她说了很重的话,她或许会搬给荣娘娘听,搬给你三哥听,你现在去一趟陪个不是,权当是替额娘周全,至少咱们做给别人看,态度上守着礼仪分寸,不落人话柄。额娘不是要罚你,是要你帮忙,可你今天这样胡闹,等我告诉你皇阿玛,让他收拾你,这样不听话的孩子,我可不要管。”

    “我去了,对额娘有好处?”温宪皱着眉头问,见母亲点头,顿时从死活不肯,变得积极主动,转身就要跑出去,可扎眼又折回来,伏在岚琪膝下说,“一会儿额娘该去皇阿玛大帐了吧。”

    岚琪笑:“皇阿玛今晚不会来收拾你,你好好歇着,明儿咱们就赶路了,你的身子要紧。”

    可是闺女却晃晃脑袋,贼兮兮地笑着:“阿玛额娘明儿可就分开了,今晚得好好温存温存才是。”小姑娘说罢就敏捷地跳开,躲开了额娘的巴掌,得意洋洋地笑着跑出去,守在门前的环春进来笑问,“公主遇见什么事了,这样高兴?”

    “小东西长大了,瞎胡闹。”她笑骂一声,淡淡做了妆容,再换了身衣裳,就往玄烨那里去。

    而荣妃这边,温宪会突然跑来赔礼道歉,让她有些吃惊,刚才儿媳妇哭哭啼啼一顿说,荣妃心里暗想岚琪一定是动了气,正不知之后怎么与她周全,见温宪跑来,说额娘让她来赔不是,心里反而定了。

    再等温宪离去,荣妃将儿子支开,留下萎靡不振的儿媳妇,冷脸与她道:“这些年我与你井水不犯河水,胤祉身上的事,我自然会放在心上不必你操心,可你怎么样我就管不着了,你心里莫怪我做额娘的不帮你,反正我没指望享儿媳妇的福气,你也从没真正尊敬我。咱们宫里宫外住着,两处清净。”

    三福晋心中再如何恨婆婆,也不敢当面顶嘴,果然如德妃说的,她根本找不到一个能为自己说话的人,就连胤祉刚才,也是怪她太多事。

    荣妃见儿媳妇绷着脸,知道她不会服自己,想到刚才她转述德妃那些话,果然如今永和宫是惹不起了,只是德妃一向收敛光芒而已,她若要动真格做什么,除了皇帝,只怕没人拦得住。可她的儿媳妇是个蠢货,蚍蜉撼大树,等下一回真把岚琪惹怒,可就来不及了。

    不禁呵斥道:“我在这宫里的年岁,比你活得还长,做婆婆的别的教不来你,有一句不得不说。你最好别打算想把她怎么样,你若真糊涂乱来,莫等把她惹怒了教训你,为了胤祉为了弘晴,我会先废了你的,你想清楚了。”

    三福晋脸色煞白,夜里瞧着甚是吓人,她眼里的婆婆一向懦弱,今天竟说出这么厉害的话,更可恶的是,婆婆胳膊肘向外拐,就没把自己当儿媳妇看待。

    “胤祉不会送她回宫,你可以安心了吧,走吧,之后的路上别再到我眼前晃,看见你我就心烦。”荣妃头一次对儿媳说如此厉害的话,还真把她镇住了,吉芯让宫女搀扶三福晋出去,在外头瞧着人走远了,才回来说:“听说德妃娘娘去皇上那儿了,娘娘,这事儿算完了吗?”

    荣妃疲倦地瘫软下去,恨恨地说:“我不怕她因此与我生了嫌隙,就怕那蠢妇不自量力,她死活我管不着,别害了胤祉。”

    吉芯又道:“您让奴婢打点,之后多关照和贵人的事,奴婢到现在还是插不上手,和贵人天天跟着佟妃娘娘寸步不离,几位公主也常跟她玩在一起,奴婢连句话都说不上。”

    荣妃微微蹙眉:“且等等吧,等皇上开始要她陪伴侍寝,那些孩子们自然就散了。我也不是要巴结她什么,只是做个好人,留个念想。往后十几二十年,谁知道是什么光景,我在宫里就靠这点人缘。”说着又恨,“我怎么就有这样的儿媳。”

    夜渐深,各处营帐灯火俱灭,一晚安歇后,大部队明日又将启程,皇帝这一次会走得远些,照如今走走停停的速度,怕是腊月里才能回京,明日与德妃和温宪公主别过,两三个月后才能再见,这一夜帝妃之间如何温存,虽不足为外人道,可但凡知人事的,想一想也足够香艳。

    同一片月色,也笼罩在皇城之上,几乎走空了的紫禁城,夜里静得瘆人,侍卫巡逻的脚步声,老远就能传过来。

    是夜八阿哥亲自带侍卫巡视关防,一处一处走来时,经过空置多年的慈宁宫时,忽见一抹身影从眼前掠过,侍卫们迅速追上去,等胤禩走近,只听得女人的哭声,灯笼将慈宁宫门前照亮,那宫女衣衫不整,面色潮红,像是才行男女之事,已经被吓得浑身颤抖只会哭。

    胤禩让侍卫押着那宫女,自己拿过一盏灯笼,带了两名侍卫进了慈宁宫的门,一阵风过,扑入鼻息浓浓的酒气,胤禩朝酒气飘来的方向走去,赫然见黑暗中台阶上躺着一个男人。

    看得出来那人已烂醉如泥,胤禩稍稍走近,灯笼的光亮渐渐将那人的面孔照清楚,他心下猛地一慌,不等身后侍卫跟上来,就把灯笼挪开,冷声吩咐:“是乾清宫的太监,宫里的事如今是太子妃做主,连带那宫女,明日把人交给太子妃便是。”

    说着走上前,掏出汗巾将太子的脸蒙了,对两个侍卫说:“乾清宫的人,不宜让太多人看到,有损皇上颜面,就你们俩把他送去乾清宫就好。”

    皇宫里太监宫女之间不清不楚的事不稀奇,侍卫们也没当回事,把人送到乾清宫交给那里的大太监处理就算完了,但胤禩不得不辗转找相熟之人,悄无声息地把太子送回了毓庆宫。

    毓庆宫里,太子妃早已入寝,梦中被催醒听说这样的事,几乎不敢相信。叔嫂相见时,太子妃脸色极其难看,声音滞涩地问:“八贝勒,这事儿还有多少人知道?”

    胤禩躬身道:“极少极少,只以为是捉了行事不端的太监。”一面说着就屈膝,“并非臣弟侮辱太子,只是情况尴尬,不方便让侍卫们知道发现了什么人,还请太子妃娘娘恕罪。”

    太子妃心中无限感激,又怎么会怪罪,忙请胤禩起来,客气地说:“多亏了你,若不然就糟了。可这事儿……”做妻子的,总想为丈夫解释,可真不知从何说起好,分明是落人把柄了,大半夜的她一个小妇人心慌没主意,忽然心中一沉,竟朝胤禩屈膝恳求,“但求八贝勒,不要将此事宣扬出去。”

    胤禩忙屈膝伏地,恳求太子妃起身,说他绝不会宣扬此事,太子妃总算舒一口气,但她不死心,总觉得不踏实,竟是对胤禩道:“八贝勒,不如让本宫和太子为你做一件什么事,这样我心里才踏实。”

    胤禩今晚有些冲动,此刻亦有些后悔,但事已至此,不能不继续面对,太子妃忽然有这样的请求,也不是坏事,便愿意给她一颗定心丸,应道:“若是如此,臣弟斗胆,想请太子妃娘娘帮一帮觉禅贵人,臣弟希望生母的日子能过得再好一些。”

    ...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有种后宫叫德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阿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琐并收藏有种后宫叫德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