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有种后宫叫德妃 > 672留得青山在(三更到

672留得青山在(三更到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瓜尔佳氏一族沉寂那么多年,皇上当真要重新复用?”惠妃反问明珠,说着话心内便发紧,皇帝如今能对他好,不也是重新复用?她做过什么足以万劫不复的事,自己最清楚,她若都能翻身,瓜尔佳氏一族其他无辜的人,何必要继续为鳌拜付出代价?

    明珠则道:“皇上当政将逾四十年,历朝历代做皇帝四十年的也不多,我们这些老臣都渐渐要退出,新一代权臣浮上来,皇上当然要培植自己信任的势力,我们这些老家伙,早该消失了。”

    惠妃不自觉地定神看明珠,堂兄果然是见老了。再反观自己,早过了四十,眼角唇际的细纹无论如何掩饰保养,依旧每天见长见深,岁月匆匆他们年华不再,但事实上,皇帝也老了。

    “皇上再过几年,也要五十岁。”惠妃脸上不再有方才的不耐烦,叹了口气将心一沉,“可这些日子他对我好,我竟不自觉地以为回到了从前,心想着是不是真的能够从头再来?”

    明珠却道:“娘娘与皇上和好如初,并不是坏事,老臣只是担心您因此蒙蔽了双眼,耽误了大阿哥的前程,更耽误了您自己。”

    惠妃忽然变得眼神犀利,直直盯着明珠道:“若非儿子争气,我早就因为你们被皇上抛弃了,我怎好为了一己私欲耽误他的前程?”

    明珠不以为意,冷漠地说着:“那就请娘娘千万小心,更仔细看清楚,皇上对您的好,是真心的还是绵里藏针。”

    “我记下了。”惠妃但觉心寒。

    “娘娘,新势力的崛起,必然象征着旧派的消亡。”明珠满面正色,竟有几分悲壮,字字沉重地说:“老臣猜想便是几年内,索额图或是我,必有一人落马。皇上为培养新的足以支撑朝政的势力,一定会为他们披荆斩棘开山铺路,若不幸是臣,还请娘娘保重,大阿哥保重。”

    “何至于此,之前皇上也没有将你怎么样。”惠妃听得心惊胆战。

    “之前皇上是激进冲动了,或是想试一试水,此一时彼一时,再有一次,臣就无法和您这样说话了。”明珠看淡了这一切,叮嘱惠妃,“无论如何都要保住大阿哥,留得青山在。”

    惠妃心内已是五味杂陈,和明珠分开时,一路回自己的屋子都呆呆地不说话,可后来经人提醒,这样子难免叫皇上生疑,她才缓过神情。这里地方就那么大,难保他们相见不被皇上知道,虽然知道了也不要紧,他们本就一向有往来,可不管未来如何眼下如何,惠妃只有矜矜业业做到最好,明珠之后不管遭遇什么境遇,她还能保存一份生的希望。

    而让她想起来就会在心中打颤的事,这次南巡时常见皇帝与永和宫诸子在一起说话,皇帝言谈之间流露出的神情,让她意识到皇帝对于六阿哥的死至今耿耿于怀,那一份不经意的哀愁和恨意,总是触动她心内最怯弱的地方,惠妃今日没有对明珠说的话,是她担心皇帝总有一天还是要为六阿哥报仇。

    这也是多年来,明明有千百种法子让永和宫消失,却始终无人敢动手的缘故。乌雅氏在,虽然碍手碍脚,可她若不在,别的人也别想存在了。

    而明珠的预言,很快实现了一部分,圣驾返回姑苏,驻跸苏州织造府,当天夜里和贵人就去了皇帝身边,之后一连数日都没再回到佟妃身边,一直不被眷顾的小贵人,终于得蒙圣恩。

    女眷们聚在太后屋子里时,太后则笑悠悠地说:“和贵人得宠并不是坏事,江南水美人美,这一路多少官员巴望着把家里年轻漂亮的女子往龙榻上送?皇上身边留着密贵人,那些人就会有念想,和贵人去了才好。瞧这架势,皇上是不会带新人回去,这样你们回去了也不会叫人在背后指指点点说你们没用,和贵人终归是名正言顺的,又年轻漂亮,早该这样了。”

    太后如此态度,底下的人还敢说什么,至于随扈的皇子们,更管不得皇帝这些事,相反那些官员没有在皇帝这里走通门道,但皇帝也没有太过冷漠无情,而是先后指了两位汉家女子给大阿哥和三阿哥,自然这事儿不会太张扬,可随驾行从的人里头,大多都知道直郡王和诚郡王会带新人回京。

    三阿哥甚至私底下与四阿哥玩笑说:“皇阿玛怎么偏心呢,该给你们也各选一个。美人虽好,可我带回京城,你嫂子得疯了,大家都有,她才怪不得我。”

    等和贵人得宠的事传回京城,圣驾已经先到了江宁,永和宫一早就知道皇帝回程中还会在各处驻跸,岚琪看信时掐算着日子,觉得玄烨和太后眼下应该在江宁织造府。至于和贵人得宠,她并没有在心里掀起什么波澜,仿佛是顺理成章的事。而皇帝南下时经由江宁未停留,如今返程途中却到了那里,想来是要停留数日,而那里是曹寅的地盘,想到曹寅,自然会想到另一个人,也不知这一路她是否走得安好。

    对于觉禅氏来说,江宁织造府并不陌生,她虽然不得宠,却跟着皇帝南来北往走了不少趟,昔日南巡就曾驻跸此地,如今不过是换了人,而换的人,却是她熟悉的曹寅。阔别数年,故人再见,觉禅氏看到曹寅如今的气度模样,想到容若要是还活着,会比他更荣光万丈,心中便如剜肉剔骨般疼痛,一路好好的她,到了江宁竟是病了。

    佟妃不知那些事,只当觉禅贵人真的病了,张罗着要宣太医为她诊治,却被觉禅氏苦苦阻拦。她在这里犯毛病,势必勾起皇帝对她和纳兰容若旧情的记忆,皇帝可以十几年不计较,也可以在一念之间起杀意,她的复仇尚未实现,如何能栽在这里。便不敢再为她的爱情悼念,打起精神陪在佟妃身边,佟妃见她好了起来,自然就安心了。

    但既然身在江宁,抬头不见低头见,觉禅氏跟着佟妃,不可能不见到故人,她再如何回避,也少不得与曹寅几次接触,而她不敢想的事,曹寅却胆大地做到了。

    那日皇帝带诸皇子检阅江宁驻军,半程中因有八百里加急送来,曹寅赶回府中为皇帝取送,等候的片刻功夫,曹寅让亲信把手,自己匿行至觉禅贵人的住处,这里是他的家,他当然知道怎么做才不被人发现。

    乍然见到曹寅,觉禅氏惊愕不已,立刻担心他们这样相见会不会被人察觉更引起什么误会,曹寅却自信地说:“这里是臣的家宅,贵人大可放心。”

    觉禅氏苦笑:“可不是,那日初见曹大人,心中不禁震撼,岁月匆匆,您越发像一个朝廷重臣,皇上对你实在恩宠有加。”

    曹寅谦辞几句,眼神一晃,忽然道:“贵人可知,沈氏去年没了。”

    “你是说……沈宛?”觉禅氏心头微颤,昔日那个美貌而骄傲的年轻女子,那个趾高气昂宣判自己的感情毫无价值的女人,竟然已经没了?

    “臣到江宁后,一直对她有所照顾,不论如何她曾是容若的女人,即便没有名分,可还为他生了子嗣。臣与容若兄弟一场,照顾一个女眷实在不难,她一直过得很平静,前两年得了病,久治不愈,拖到去年没熬过冬天,虽然辛苦,也算走得安宁。”

    提起旧日兄弟,曹寅不免几分悲伤,更是道:“如今四海升平国运昌隆,容若要是还在,必然更有一番作为。”

    觉禅氏悲凉地说:“可他早就不在了。”她缓步走向一旁,仰望漫无边际的天空,仿佛想在一丝一缕的云彩中找寻他的踪影,可这一切都是她的幻想,曹寅如今已是年过四十做了祖父的人,模样气度都有所变化。而她心中的容若,却停留在了十几年前,她都无法想象,容若还在,会是什么样子。

    曹寅不能久留,有些话就直说了,站在觉禅贵人身后道:“听闻八阿哥对贵人十分孝敬,臣有些事,还想与您商议。”

    觉禅氏霍然转身看着他,冷笑道:“曹大人竟然连八阿哥对我孝敬的事,都知道?”

    那一日,曹寅取了八百里加急再匆匆赶回校场,仿佛没有任何人知道他回到府中做了什么,佟妃那日陪太后和几位官夫人看戏也不在跟前,谁也不知道花园深处,曹寅和觉禅贵人说了什么,而远在京城的八阿哥,更不会知道,母亲已经为他牵线搭桥,铺下日后的路程。

    而随着圣驾已经踏上返程的消息传入京城,九阿哥十阿哥的阿哥府和五公主的公主府都加紧筹建,皇帝回銮后,就该操办皇子公主的婚事,岚琪一直缓慢有序地安排着所有的事,总算一切都顺利妥当。

    只是女儿却没有学得母亲的好性子,温宪从父亲离京起到现在就不曾安分过,如今知道了他们就要回来,竟变得更急躁。那日小姨进宫向母亲禀告公主府修建的事宜,她便缠着小姨,想去看一看自己未来的家宅。

    ...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有种后宫叫德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阿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琐并收藏有种后宫叫德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