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有种后宫叫德妃 > 682被丈夫爱着是什么感觉(还有更新

682被丈夫爱着是什么感觉(还有更新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温恪公主最终没有回来,温宪追了半程就不想再追,追到了妹妹又该对她说什么?她的亲娘就快没了,什么安慰的话都无济于事,她记得母亲伤心的模样,她知道额娘将敏常在视作亲姐妹一般,再匆匆赶回延禧宫,但见母亲坐在廊下一动不动。

    “额娘。”女儿一声呼唤,将呆滞的岚琪拉回现实,她身上穿着喜气洋洋的吉服,不再是十三四岁的小姑娘,这个年纪眼眉已经长开,那么漂亮高贵,真真是金枝玉叶才有的模样。可好容易要办喜事了,好容易迎来初定的好日子,这算怎么回事,是谁的错?谁来给她的女儿一个交代?

    “额娘,我没事哟,您别担心我,白天的礼仪顺顺利利没碍着什么,夜里不过是吃顿饭而已,吃饭几时不能吃呀?”温宪微微笑着,安抚母亲道,“您和敏常在情谊深厚,您只管想着这里的事就好,皇祖母跟前我会去照顾。”

    女儿这样懂事,让岚琪很意外,可却不能有惊喜的心情,温宪更是道:“敏常在倒在胤祥怀里,胤祥吓坏了,好像到现在都不说话,您去看看他可好。”

    岚琪稍稍打起精神来,扶着女儿的手起身,忽然听得里头有一阵慌乱,显然是杏儿又吐血了,她是不是就要这样吐血而亡,是不是如太医说的让她咽了气才是解脱?到底该怎么做才好?

    宁寿宫的偏殿里,十三阿哥呆坐在门槛之上,他没有换衣裳,身上的血迹渐干,变成了更加狰狞的褐红色,刚才太医赶来问十三阿哥有没有沾染太多的血,怕血中有毒再害了十三阿哥,所以他只有那张脸是白白净净被擦干净了,与身上满是血迹相比,更加奇怪而不协调。

    十四阿哥站在殿内老远的地方看着这一切,而四哥则坐在殿内一动不动,三兄弟一人占据一处,旁人以为四阿哥在宽慰十三阿哥,其实他们兄弟一句话都没说。十四再如何胡闹顽皮,也不会在这种时候言行无状,光想一下若是额娘遭遇这样的事,自己大概都要疯了。

    当初六阿哥的死,因皇帝对外宣布是病故,以至于后来的阿哥公主并不知道真正的死因,也因发生在书房内,不像今天那么大的场合,本身知道的人就少之又少,十三十四就不知道当初几乎一样的场景,发生在四哥的身边。此刻,突然听四哥开口说:“你们一直听别人说我与你们六哥感情深厚,你们所知道的,他是不是病死的?”

    胤禵抬眸看向哥哥,竟是听四哥说:“胤祥,当年六哥和今天你额娘一样倒在我身边,我没有来得及跟他最后说什么,他倒下之后再也没有起来,胤祥,现在敏常在还有一口气在,难道你真的不想去见他?不要自欺欺人,不是你去了她就会死,你不去她一样会死。”

    外头岚琪和温宪正往这里走,远远看到胤禛将坐在门槛上的弟弟搀扶起来,岚琪心中猛然一颤,停下了脚步。温宪不解,看看额娘,又看看哥哥和弟弟,突然也想起什么来,轻声道:“额娘,我一直听说六哥他也是……”

    岚琪紧紧捏住了女儿的手:“额娘会保护你们,我不会允许任何人再伤害你们。”

    温宪感觉到了母亲的无助,抱住了她的身体说:“额娘,不会再有这样的事,不会再有了。把十三交给四哥吧,我们走,我们去皇阿玛那儿。”

    恰逢正殿里有人出来,众人拥簇着皇帝,玄烨一出门就看到母女俩在这里,他阔步赶过来,岚琪已经虚弱得站不稳了,大手牢牢地搀扶住她的身体,沉声道:“你要好好的,朕现在就去查,要给胤禔一个交代,给胤祥一个交代,也给我们女儿一个交代。”

    温宪站在一旁说:“皇阿玛,我没事,皇祖母我会照顾,您不必记挂了。”

    玄烨总算有几分安慰,穿着吉服的女儿那样好看,比她额娘年轻时更美貌,他就知道从没有把女儿宠坏过,关键时刻,他的孩子们都能靠得住。只可惜,今天他的儿女他的孙子们,都要失去母亲。

    “朕走了,你要好好的。”玄烨在岚琪掌心握了握,便带人匆匆离去,走出四五步路,突然听见岚琪喊他,他转身问,“怎么了?”

    岚琪神情犹豫,目光不知晃在了什么地方,愣了半天却是道:“皇上自己也要保重,更要小心。”

    玄烨颔首答应,转身便离去。温宪来搀扶母亲,要与她一道去皇祖母跟前,走进门时听得外头的动静,四阿哥领着十三阿哥往外头去了,胤禵见母亲在这里,跑来说:“额娘,我们要去延禧宫了。”

    岚琪温和地问他:“你害怕吗?”

    胤禵忍不住含泪,但倔强地摇头道:“不怕,我们都不怕。”

    岚琪不知再说什么好,让他陪着哥哥们去,而十三阿哥虽然跟着胤禛走,但孩子那僵硬的身体和绝望的神情,背负着如何沉重的痛苦,她完全能感受。这份痛直戳在她心里,为什么那么多年过去了,又发生这样的事,杏儿可怜,大福晋也实在可怜,好好的一个孩子,生儿育女正在最好的年华里,就这么香消玉殒。

    长春宫内,惠妃身上也尽是血迹,呆呆坐在正殿内,宫女们来问过几遍要不要替娘娘换衣裳,可惠妃却毫无反应,刚才儿子把她推开,抱着儿媳妇尸体几乎疯狂的模样,让她有说不出的痛。

    她突然明白自己为什么一直都不喜欢儿媳妇,原来是嫉妒、是羡慕,是她这辈子从来不知道被丈夫深爱着是什么样的感受。那一刻敏常在倒在血泊里,皇帝只是在震怒中护送太后离开,若是乌雅氏倒在血泊里,他大概会和儿子一样,死死抱着尸体不放。

    慌乱中,她去劝儿子放开儿媳妇的尸身,劝他小心血中有毒再受到伤害,可是儿子却对她大吼:“她死了,额娘,她死了……”

    想到这里,惠妃泪如泉涌,二十多年前赫舍里皇后没的时候,皇帝就在儿子眼下这个年纪,对皇后是多么情深意重,若非太皇太后赶来,他都不肯放开皇后的尸身,可是这一切,永远不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自己若是死了,真不知道会有谁为她掉眼泪。

    门外袁答应探头探脑地望了一眼,见惠妃娘娘落泪发呆,立刻又缩了回去,带着身边的侍女匆匆回到自己的屋子里,不知怎么坐立不安,半晌听得外头的动静,见自己的宫女要去张望,厉声呵斥她:“别多事,这、这几天别出门了。”

    乾清宫里,皇帝匆匆回来后换了衣裳,宗人府、刑部的大臣早已主动等候皇帝召唤,好好的喜宴上,死了皇子福晋和皇帝妃嫔,残忍一些来说,死了女眷尚不至于引起朝廷轩然大波,这万一毒死的是皇子皇孙,只怕连朝廷局势都会随着改变,光想一想都觉得后怕,大阿哥若是死了,皇帝现在会是什么模样?

    太医院连同刑部的人已经初步查清毒源,此刻正想皇帝禀告:“臣等暂时用银针试毒,在大福晋面前的糕点和酒壶酒杯中发现有毒,有宫女证明大福晋倒下之前喝了一杯酒,而敏常在桌上有块撕了一瓣的糕点和大福晋桌前的一模一样,经盘问敦恪公主的乳母,据说是公主向大福晋请安时,大福晋递给公主的,看来公主很可能带回去后给了敏常在食用。”

    另有太医道:“若敏常在只是吃了一口糕点,现在尚存一口气,那果然是中毒较轻的缘故,但常在这样也撑不了几天,还请皇上节哀。”

    大臣们听得唏嘘不已,边上有人问:“是什么毒这样厉害?”

    太医皱眉道:“以臣的经验来看,不像是常见的毒药,还要等再进一步查验,之后会用各种毒药的死状作比较,现在还不能得出结论。”

    玄烨沉声道:“若不是常见的毒药,宫里的人要如何得到?”

    他目光徐徐扫视众人,站在这里的,都是他一手培养左臂右膀,没有那几张可恶的老脸,说什么话也不必太过隐晦,便吩咐:“这件事瞒不住,天下人很快就会知道,去查,查宫里所有人相关的人这些日子与谁有往来,去查最近进京的外邦人异族人,会不会携带什么古怪的东西。”

    皇帝一声令下,众人无不答应,可有大臣却跨一步来说:“启禀皇上,只怕下毒之人选在如此热闹的场合杀人,就是要把事情闹大,更不怕皇上会追查到他们。臣愚见,这样的情况下只有两种可能。一者是料定皇上投鼠忌器,查到了也只能不了了之;二者便是已抱必死之心,只要能得逞,鱼死网破也在所不惜。这两类人都可以大概模糊的确定范围,不至于大海捞针,宫内数千人,人人都去查,只怕查到真凶也让他毁灭证据了。”

    ...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有种后宫叫德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阿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琐并收藏有种后宫叫德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