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有种后宫叫德妃 > 702董鄂氏的堂姐妹(三更到

702董鄂氏的堂姐妹(三更到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听得这一句,岚琪不禁将棋子往棋盘里胡乱一放,玄烨便嗔怪:“你又胡来了,还下不下棋?”

    她则轻声问:“皇上方才好奇哪几个兄弟扶持太子,所谓扶持……不是字面上的意思吧。”

    玄烨皱眉含笑,啧啧:“你还停在那句话上?朕说了那么多,后面的话你都没听见?”

    岚琪摇头,不言语,皇帝则道:“他们顶好看见太子堕落,可他们低估这个兄长了,他是朕一手调教的孩子,虽总是令我失望,可他到底是太子。”玄烨悠哉悠哉又放下一枚棋子,笑说胜负已定岚琪没得挣扎,又好像不经意地提醒她,“所以你别让儿子们犯傻,别以为全天下就自己最聪明,朕都不敢这样想。”

    “是。”岚琪郑重地答应,低头看棋盘,果然胜负已分,心中想难得玄烨来一趟,别再为那些事纠结沉重,转换心思要彼此都高高兴兴的。

    此刻眼看着自己败局已定,一时不甘心,伸手就要耍赖,被玄烨眼明手快地逮个正着,紧紧抓着她的手,眼中笑意深深,“怎么?想学朕,不小心碰到了?”

    岚琪柔柔一笑:“说好了的,要是皇上赢了就住下,今晚可不许走了。”

    玄烨拉着她不放手,要她绕到自己身边,指点她棋局里的奥妙,两人相依相偎地坐着,免不得气息暧昧,长夜漫漫,自是道不尽的旖旎时光。

    但哄得皇帝和自己高兴之余,那晚棋局间的字字句句都刻在岚琪心里,玄烨几次三番要她看管好儿子,总让岚琪觉得胤禛似乎在做什么让皇帝不乐意的事,可她不常问儿子当差的事,只怕就算问了,他若有不愿说的,自己也不会知道。

    那日之后连着几天都犹豫如何对儿子开口,可是皇帝却突然带着儿子们往天津去祭祀竣工的海神庙,之后各处走走也不知几时能回来,玄烨越发有年纪后,就越在宫里呆不住,而此番随扈离开的后宫,仅密嫔、和嫔两人。

    因僖嫔身体抱恙,圣驾离宫前密嫔派人请德妃娘娘多多照拂,他们走后岚琪往启祥宫来探视,说起密嫔随扈,僖嫔言笑:“皇上如今挺喜欢她的,这样好性子的人,换做谁都会喜欢,本来臣妾有疾她还不愿随扈,臣妾说她在宫里不能出门,不如到宫外走走,劝了好几天她才答应了。和嫔也与她很投缘,像亲姐妹似的。”

    岚琪见僖嫔面色憔悴,太医的诊断是心疾,僖嫔这会儿说话也老捧着心门口,不免劝:“你对两个小阿哥太尽心了,这是累出来的,自己该悠着点。”

    僖嫔且笑:“今岁太后大寿,臣妾怎么也会撑住这口气,不敢给太后添堵,娘娘放心。”

    岚琪叹息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僖嫔却笑:“臣妾自己的身体自己明白,好在这些年活出了名堂,没白来人世一遭。只是有件事想求娘娘,臣妾若离世,就该是密嫔做这一宫主位,可臣妾曾经住过,说白了怪晦气的,到时候还请您将她挪去别处,东六宫的景仁宫尚无主位,让她去那里,住得离您近一些也不怕叫旁人欺负了。”

    “别说这样的话,听得人心里发酸,既然日子好,就好好过下去。”

    劝慰的话,总是苍白无力,面对生死时,岚琪总觉得世间任何事都变得不再重要,口口声声要与玄烨相伴到老,可她能不能有那个命,只有天知道。

    然此番皇帝谒海神庙,许是因路程不远,带了太子同往,太子几乎不记得上一次随父亲出远门是几时,也极少再和兄弟们一道出门,皇帝的决定送到毓庆宫时,让太子在妻子面前欢欣雀跃,如同久困在金笼里的雀鸟终于得以展翅高飞,一扫阴霾抑郁的气息。

    一路上皇帝行祭祀之礼,都是太子随其左右,诸位皇子则与大臣同行,十足储君派头,行程之中太子常与皇帝同辇,相谈甚欢。夜宿郊外时,太子还亲自到皇帝营帐中驱散蚊虫,一言一行皆是朝臣称颂的孝道。

    此类种种事不断地从京外传入宫中,女眷们聚在一起偶尔提几句,毕竟是毓庆宫的事,一向是她们之间的禁忌,但岚琪明显地感觉到太子妃身上气息的不同,那几日商议寿宴的事,太子妃神采飞扬,虽然从前也十分端庄干练,但那眸子里泛出的光芒完全不同,太子长进,她的骄傲溢于言表。

    转眼酷暑将过,皇帝回京后没几日,四贝勒府里就有好消息传来,那日晌午就听说李侧福晋要生了,等傍晚永和宫里预备了小菜要送去乾清宫,正好等来消息说李侧福晋生下小阿哥,母子平安。

    岚琪便亲自到乾清宫向玄烨报喜,皇帝则递给他名纸,笑道:“听说要生了,朕就觉得会是个孙子,拟好了名字,你连同赏赐一起送出宫,告诉胤禛等这孩子过了百日,就入玉牒。”

    岚琪欢欢喜喜拿过名纸来看,“弘昀”二字苍劲有力,不禁笑道,“要是生了小孙女呢,皇上该失望了?”

    玄烨笑:“朕当然就藏起来不叫你看见,然后也真高高兴兴地和你庆贺一番,孙子孙女都是我们的骨肉。”说罢就与岚琪往膳厅去,而环春则捧着名纸赶回永和宫,将已经准备下的赏赐打发人送去四贝勒府,传德妃娘娘的话,让四阿哥不必进宫报喜,天色已晚明日相见不迟。

    贝勒府里,毓溪和胤禛在西苑看孩子,嫡福晋没发话要把新生儿抱去正院里,李氏本有些担心,她没照顾好弘昐会不会被剥夺抚养子嗣的权利,但除了宋格格老吓唬她之外,一直没人提起这件事,到如今福晋也不开口,她算是安心了。

    夜里胤禛沐浴时,毓溪领着弘晖在屋檐下乘凉观星,儿子很快就在她怀里睡熟,青莲带着乳母来将阿哥抱走,她则留在身边轻声问:“不知德妃娘娘是什么意思,兴许会要福晋您来抚养弘昀阿哥。”

    毓溪摇头:“我会与额娘说明白,别叫宅子里都是怨气。她不容易,我若为了弘昐不让她再带孩子,这家里可就不安宁了。”顿一顿更是道,“要紧的是给胤禛开枝散叶,李氏身子好,该是她的福气。”

    而四贝勒府添子,兄弟妯娌之间必然要恭喜,小阿哥洗三那天家中来观礼的宾客不少,大阿哥府里的新福晋也特地赶来,可她虽是长嫂之尊,可年纪却比弟妹们小,性子爽朗像个小妹妹似的,倒是更讨人喜欢些。

    因宾客众多,毓溪忙不过来接待,便让宋格格也来待客,宋氏好歹在贝勒府多年,这点小事不至于做不好,生性热情大方,没叫嫡福晋失望。

    洗三礼成后,女眷们就等着吃酒,酒席前毓溪叫了戏班子,大家热热闹闹往园子里去,宋格格穿梭其中,好容易将大家都引到园中临溪听戏,热得衣领都汗湿了,回自己屋子换身衣裳再出来,经过后院时,却瞧见九福晋只身往假山后头去。

    这里到底是自己家,宋格格多了几分防备的心,跟了几步到后头,却见三福晋在那里徘徊,她知道三福晋和九福晋是同宗的堂姐妹,要说两人相见没什么可奇怪的,为何在别人家里偷偷摸摸?

    果然这边三福晋很不耐烦,抱怨堂妹:“好好的,在这里叫我出来干什么,有什么话不能去你家或者我家里说?”

    九福晋则往堂姐手里塞东西,一面客气地说:“这不是不方便往来嘛,胤禟说了,要我务必把这点东西求堂姐带回家里去,三阿哥如今修书没有多余的进项,做兄弟的该帮衬些。”

    三福晋皱着眉头朝手里看了两眼,大概是塞了银票,她装模作样地说什么九福晋家里从前没少受她娘家的照应,总之一些口是心非的话,到后来九福晋却说:“太子指望三阿哥多多给他寻字画,太子身在宫里哪里知道外头营生的不容易,只管狮子大开口,三阿哥不容易呢。”

    三福晋责怪:“你小声些,提太子做什么。”

    宋格格见她们谨慎了,生怕自己被发现,立刻带着贴身的丫鬟离开,千叮万嘱不许丫鬟多嘴,之后心里便得意洋洋,回头能在丈夫面前邀功。

    可这边假山后头三福晋为了避嫌先一步离去后,九福晋却等了片刻才出来,她随行的丫鬟竟从花丛里钻出来,身上已经被咬了好几口包,挠得脸上通红,却是兴冲冲地对主子说:“奴婢瞧见了,那位宋格格跟着您过来的,该是什么都听见了。”

    九福晋很满意,瞧见丫鬟脸上好几块包,便不让她跟着自己再到人前去,笑着许诺:“回去九阿哥一定好好赏你。”

    而这一天忙碌下来,毓溪不说累得腰酸背痛,光应付宾客说就得嘴皮子都发麻,今天因都是女眷,胤禛正好在朝堂里不回来,夜里来与她道辛苦时,毓溪却懒洋洋地说:“去别处歇着吧,我可是一点也不想动了。”

    胤禛不想为难她,往宋氏院子里来,宋格格倒是精神奕奕,绕着他撒娇道:“我有件事告诉贝勒爷,听了后可要赏我些什么。”

    ...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有种后宫叫德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阿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琐并收藏有种后宫叫德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