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有种后宫叫德妃 > 709皇阿玛,我错了(三更到

709皇阿玛,我错了(三更到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我与皇上要去慈宁宫走走,太子妃这是去哪里?”岚琪客气地说着,回眸看一眼玄烨,见他微微皱了眉,心下叹息,更主动地打圆场道,“皇上这里没什么要紧事,你若有事儿便先走吧。”

    太子妃眼神闪烁,忙躬身道:“儿臣告退。”

    可玄烨突然出声,问儿媳:“你要去何处?”

    太子妃慌张地望着皇帝,不知如何应答,吓得腿肚子都要打哆嗦,万般无奈下还是敷衍了句:“儿臣也是出来随便走走,正是秋高气爽的好时节。”

    玄烨便示意岚琪继续走,可随口就吩咐太子妃:“不如一起到慈宁宫走走,你给太皇太后上一炷香。”

    可太子妃的脸色苍白如纸,定海神针般扎在原地,后来几乎是被宫女太监拥簇着推一步走一步,才跟上了帝妃两人的步伐。

    战战兢兢到了慈宁宫,太子妃以为这辈子最凄惨的遭遇就要到眼前时,慈宁宫内却不见那个人,只有负责洒扫的宫女太监跪了一地,她压在心头的巨石轰然落下,身子也仿佛要软得支撑不住,她多害怕不见了的太子会出现在这里,多害怕他又穿着什么奇装异服来发泄心头的郁闷。

    “你怎么了?”皇帝看着儿媳妇,皱眉道,“身子不好吗?”

    太子妃摇头,低头不敢再让皇帝看见她的脸,岚琪在一旁也十分尴尬,很少见太子妃如此失态,总觉得这会儿她若不在就好了,但想一想她若不在,皇帝和太子妃岂不是更尴尬?

    原本散心的意味没有了,一行人严肃地为太皇太后拈香行礼,可之后玄烨要带着岚琪离开时,有毓庆宫的人匆匆忙忙跑来。正是个糊涂东西,不知急成了什么模样,竟不知圣驾在此,没头没脑地闯进来,与皇帝撞个正面。梁公公手下的太监凶狠地把那人拖到一旁,可玄烨停下脚步问:“他进门喊太子妃,是毓庆宫的人?”

    太子妃吓得屈膝在地,连声说她治下不严,惊扰了圣驾。玄烨不理会她,反继续问那个人:“寻太子妃做什么?”

    梁公公上前狰狞脸色吓唬那小太监,把他拎到皇帝面前,那孩子吓破了胆,结结巴巴地说:“奴才来告诉太子妃娘娘,太、太子爷在坤宁宫里找到了。”

    玄烨面色暗沉,冷冷地应了声:“朕去看看他。”

    皇帝撂下这句就往门外走,众人先是一愣,旋即就紧跟而上,太子妃慌慌张张从地上爬起来也要追出去,还未走的岚琪一把拽住了她的胳膊,温和冷静地说:“太子妃,咱们去别处坐坐吧。”

    “德妃娘娘。”太子妃胸前起起伏伏,眸中已饱含热泪,几乎是哀求着,“您把皇阿玛拦下来可好?”

    岚琪摇头,温柔地安抚她:“不会有事,他们是父子。”

    坤宁宫内,玄烨阔步而入,进门的那一刻他心内是何等的忐忑,当初太子掐死王氏之后,不仅没有收敛,更是变本加厉地言行无状,时常听说他奇形怪状地在宫内穿梭,强幸宫女有,殴打太监也有,可他只是听说并不曾见过。方才见太子妃那般慌张,就知道必定是胤礽又不见了,本以为会在慈宁宫捉个现行,可结果他不在,现在辗转来坤宁宫,又会看到什么光景?

    一步一步走进来,只见宫女太监跪在阶下,玄烨正寻不见太子,蓦然见他从正殿内走出,一身整洁的靛蓝袍子富贵而精神,三指阔的汉白玉腰带束出挺拔的身子,儿子几步就赶到跟前,屈膝伏地道:“儿臣参见皇阿玛。”一抬头就先问父亲,“皇阿玛怎么来了。”

    玄烨意外得有些发怔,竟迟疑了一瞬才反问儿子:“听说你在这里,好奇你来做什么,特地来问问你。”

    太子忙请罪:“儿臣是不是惊扰皇阿玛了,请皇阿玛恕罪。”

    玄烨举目将坤宁宫看了看,如今此处虽空空如也,但每岁总有些节日要在这里祭告天地,皇帝对坤宁宫并不陌生,可眼见得一切如常,心中竟不知是喜是忧,他到底是想亲眼看到发疯的儿子是什么模样,还是盼着他好不愿看到那一切?那为什么眼下好好的,他还是高兴不起来?

    “再过几日就是皇额娘生忌,儿臣想亲自来为额娘洒扫宫室。”胤礽这般说着,自行站了起来,垂首道,“儿臣知道这不合乎规矩,所以没敢告诉任何一个人,怕是毓庆宫里的人不见了儿臣大惊小怪,才惊扰了您。”

    玄烨皱眉想一想,大概是钮祜禄皇后的生辰近了,其实他已经不大记得,这些年都是岚琪和荣妃打点,每遇这样的事做足了礼仪就好,他并不上心,但赫舍里皇后和表妹的生忌死忌他都记得很清楚,既然胤礽此刻称呼皇额娘,那就该是钮祜禄皇后。没想到胤礽会来悼念养母,再仔细看他的脸,见双目通红像是哭过一般,不自禁地就心软了。

    “正好,今日朕想念你太祖母,到慈宁宫走了一遭。大概是今日的秋风,吹得人思念故人。”玄烨清冷一笑,可又叮嘱儿子,“坤宁宫往后还会有皇后入主,你要懂得里头的分寸,往后别再来了。”

    太子脸上露出失望的神情,但没有反抗父亲,低下头轻声说:“儿臣记着了。”

    玄烨有些不忍,便道:“你设香案了?”

    胤礽点点头,忙道:“儿臣这就撤了,往后不会再来这里。”

    “既然设了,就等你额娘享用了再撤吧,朕也上一炷香。”玄烨轻轻一叹,便往太子方才出来的地方走。

    胤礽跟在皇帝身后,父子俩一同进门,但见焚烧的火盆旁还放着几张稿纸,玄烨一面在儿子的侍奉下为钮祜禄氏上了柱香,随口问:“为你额娘抄了经文?”

    太子摇了摇头,有些不好意思似的,尴尬地说:“是儿臣为皇额娘写的祭文。”

    玄烨更加意外,要他拿来给自己看,字里行间皆是哀思之情,可往后却是太子的自责自省,一句句道尽他各种惭愧无能之处,玄烨翻过一张再看,文末又回到忧伤情绪上,说到他孩提时的孤独寂寞,他竟不忍再看下去,顺手还给了太子,冷漠地说:“既然写了,好好烧给她吧。”

    胤礽双手捧过,欠身行礼后退到火盆旁,里头有金箔尚未燃尽,星星之火点着了稿纸,白纸在火光下化成灰烬,玄烨抬眸看儿子,只见他眼中含泪,稍稍一晃竟是顺着面颊落下,神情定定地烧罢了祭文,才突然醒过神,慌忙抹去了眼泪。

    香案上青烟袅袅,玄烨举目凝望了片刻,心内五味杂陈仿佛有许多的话不知从何说起,越往后越不能平静,索性转身要走,更喊来梁总管说:“立刻让人撤了这里的香火,坤宁宫重地,岂能擅自点火焚香,在这里打扫的太监宫女全部论罪处置,换新的人来。”

    “皇阿玛……”太子重重跪在了地上,痛苦地说,“儿臣错了。”

    玄烨冷漠地望着他:“朕说了,原谅你这一次,下不为例。你也不必为那些奴才出头,他们能私自放你进来,未必不能让别人进来。”

    可胤礽已是泪流满面,哭泣着伏地道:“皇阿玛,儿臣错的不是这一件,也不止这一件,皇阿玛,您听儿臣说说可好,您能听儿子说说话吗?”

    玄烨心内一震,深邃的眼眸被太子的眼泪浸染了悲伤,父子俩僵持须臾,他终是沉甸甸地应了声:“你说。”

    夕阳悬在天际时,岚琪站在永和宫的屋檐下,听内务府禀告了过几日钮祜禄皇后生忌的准备,如今要为太后办寿宴,宫内祭告之事都低调进行,本来几位皇后、妃嫔薨逝已久,这些礼节都不大有人上心了,但每一年岚琪都好好记着她们各自的日子,没有一次疏忽过。但她也不会想到,太子跑去坤宁宫是祭奠养母,此刻一想到太子妃那绝望而无助的眼泪,就无法安心,玄烨他到底会看到什么?

    “娘娘,风更大了进屋子吧,太子既然已经在乾清宫和皇上说话,皇上今晚是不会再来了。”环春拿来衣裳给岚琪搭在肩头,劝说道,“您若着凉伤风,皇上又该生气了。”

    岚琪没好气地说:“我又不是在等他,今晚夕阳好看,我只是多看几眼。”说着转身回屋子里去,环春想哄她高兴,笑着说白天那些银票的事,问她怎么不数数,瑛福晋会不会不小心少给了些,她才露出几分笑容,道,“她不像我见钱眼开,那会儿是要紧时刻才来找我周转,她很会过日子的。”

    环春笑道:“哪儿有人说自己见钱眼开呀?”

    岚琪闷闷地嘀咕:“我喜欢攒钱又不是什么不光彩的事。”

    主仆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玩笑话,可今晚的永和宫真真冷清极了,儿子们在阿哥所一个月也不进来几趟,小宸儿和敦恪被温宪领去公主府玩几天,于是就留下她独自守着一屋子宫女太监。

    白天玄烨来时还念叨他添乱,现在却巴不得能陪在他身边,但眼下只有清风相伴,今夜怕是等不到了。

    可她想见的人,也满心想见她,当皇帝乘着夜色踏着清风进门时,岚琪正盘膝坐着摆棋子。

    她是无聊至极了,没事儿将黑白子间隔一排一排摆满整个棋盘,刚摆满了一盘随手搅乱,预备再一颗颗分开时,乍然见玄烨站在灯下,她一怔,玄烨则笑:“你说攒的钱要分朕一半,朕来拿了。”

    ...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有种后宫叫德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阿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琐并收藏有种后宫叫德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