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有种后宫叫德妃 > 715连翊坤宫都敢算计(三更到

715连翊坤宫都敢算计(三更到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四阿哥下了马,太子也跟着下来,侍卫们上前将马匹牵在一旁,胤禛便道:“听兄弟们说,今日谁也没见到豹子出没,也不知道您射杀的这头豹子是哪儿来的。若是没有放豹子进来,您凭空射杀一头豹子送到御前,皇阿玛不知会怎么想。”

    太子甩着手里的马鞭,时下深秋,林子里大部分树木都落叶秃尽,地上厚厚铺着绒毯似的黄叶,他突然踹一脚,扬起迷眼的尘土,胤禛朝后退开,就听见太子咒骂:“必然又是哪个出的主意,只要我不让皇阿玛顺心,他们就如意了。”

    胤禛道:“臣弟只是这么一说,未必真有这样的事,您别先动了气。”

    太子转身看着胤禛,皱眉问:“你还是别跟着我了,跟着我惹一身骚,上回的事我谢你,但我已经跟皇阿玛说清楚,是你给我做了半篇文章。”

    胤禛眼神一晃,按下心思不言语,太子则道:“我并非有心出卖你,可我再不向皇阿玛表白,他们更要把我往思路里逼了。老四刚才那几句你别放在心里,只要你愿意忠于我,将来大清的江山自然有你一杯羹,你会比他们任何人都显耀尊贵。老四,咱们当年差点一道死了,二哥我到现在,还记着你的恩情。”

    风起,尘土散开,枝桠上残存的零星几篇枯叶随风而落,太子的目光随着那枯叶落在地上,胤禛则一瞬不瞬地望着他,太子垂下的眼帘没有再抬起来,反而走过去捡起那干枯的叶子。

    落叶的生命到了最后一刻,在太子的手中被碾得细碎,未及化入春泥,已随风尘而逝,太子冷笑:“将来我的命数,会不会比这一片枯叶还惨些?”

    胤禛道:“太子多虑,皇阿玛器重您,兄弟们也必然拥护太子。”

    太子抬眼看着他:“方才那些话,你可以再好好想一想,二哥我是真心的。兄弟里头,没有比你更可靠的人,老大视我为眼中钉,老三是墙头草,底下几个花花肠子也不简单,只有你最可靠。”

    胤禛垂眸不言语,太子缓缓走向他,深情地说:“这个太子位,不是我争来的,我没得选择,怎么到头来却都成了我的错?兄弟们想要,我不是不能给,可给不给不是我说了算。”

    “兄弟们无不尊敬您,您说这些话,想必是听了外人的闲言,怎好当真?”胤禛神情低沉,句句违心,明明在他心里,也会憧憬那可能有的将来,莫说这些年行走朝堂,越发生出对家国天下有一番作为的抱负,便是他从小耳濡目染听着养母的话,将来或许能替代太子的念头,也早就在他心里扎根。

    只是胤禛心中还有正义,还有兄弟情义,他还不知道自己和父亲一样,对未来有期许,但更多的事迷茫和彷徨。

    太子眼含热泪,哽咽道:“我这个太子还能做多久,我这个太子能不能最后继承大统,其实我都不想了。我就是想,只要还是皇阿玛的儿子,我就不能让他寒心失望。老四,这天下是老祖宗们打下来的,你我都是爱新觉罗的子弟,谁来继承都没差别,要紧的是,家国天下安定,是皇阿玛苦心创下的基业不要毁在我们手里,是不是?”

    胤禛听得心潮澎湃,太子展颜露出几分笑容,重重拍他的肩膀道:“二哥知道兄弟里,你也是记挂天下的那一个。”

    记挂天下的那一个,不就是最想得到权利的那一个,胤禛怔怔看着太子,他到底是故意这么说,还是真的想那么多?

    此时不远处忽然有动静,一匹枣红小马从树杈间钻出来,众侍卫拔刀冲着那里,却是见十三阿哥追过来,他眼里没见到太子,更没在乎那些侍卫,只高兴地冲着四哥喊:“十四找到寿桃儿了,他得了头名。”

    太子立时收敛了方才的神情,对胤禛温和一笑:“回吧,二哥的话,你再想想。”

    与此同时,紫禁城里寿宴的准备已经到了最后关头,酒席桌椅已在太和殿保和殿等各处铺张开,原本想把寿宴摆在露天处,可唯恐天公不作美,不愿寿宴收到任何事的影响扫了太后的兴致,连这一点也想到了。太监宫女在宫内来来往往不停歇,取什么用什么,内务府的人不断地进出永和宫,幸好皇帝带人出门玩儿去了,不然要是杵在这里,岚琪看到他真要毛躁了。

    好容易歇口气,从宫外传来消息,说皇上去南苑了,明日下午归来,不耽误后日摆寿宴,说是要带着外邦使臣各处看看,请荣妃娘娘和德妃娘娘自行料理宫内的事。荣妃坐在一旁,揉着自己的额头说:“也好,让南苑那边儿伺候万岁爷,宫里能腾出手来办正经事。”

    岚琪则没在乎这些,只问着火器营的人后日几时几刻从何处进门,在何处待命又在那里燃放烟火,想着阿哥里头交付哪一位盯这件差事好,门前突然有客人到,宜妃带着宫里人气势汹汹地来,瞧见永和宫里摆着好些还没来得及过目拿走的东西,哼笑道:“德妃姐姐这儿都要摆不下了,其他姐妹们吃不上饭的事儿,还管不管了?”

    岚琪心头恼火,想这一次的事已经让宜妃捞足了便宜,怎么她还贪心不足来闹事儿,心中笃定绝不给她好脸色,可宜妃却把她说懵了,只见她冲内务府的奴才啐了一口,骂道:“狗东西,这个月各宫的分例你们都吃到肚子里去了吗,胆儿可真够肥的,连翊坤宫都敢算计?佟贵妃娘娘那里我还没去问呢。”她横眉冷竖,转来就问荣妃德妃,“二位姐姐屋子里的,可送来了?”

    荣妃和岚琪面面相觑,他们哪里还有闲工夫计较这些,分别将吉芯和环春喊来,一问竟连她们都给忘了。景阳宫永和宫两处都不是指望月例过日子的地儿,平日清闲时或许还记得,这几个月忙得不可开交,谁还惦记那些东西,而几位娘娘这里本该是内务府派人送来,也说不上不去拿就没有的事。

    宜妃哼道:“这一天天冷起来了,盼着几箩炭烧火呢,别太后的寿宴体体面面办着,回头宫里却冻死了人。”

    荣妃很不客气地说:“你嘴里放尊重吉利些,也就没那些事了。”

    宜妃怎肯被她这样抢白,张嘴要嚷嚷时,岚琪霍然起身,看着伏在地上抖得筛糠似的人,恨恨道:“你们忙不过来,就好生向我和荣妃娘娘禀告,总有周全的法子,当是宫里娘娘们都好欺负不成?”

    地上的人战战兢兢说:“娘娘,这事儿不归奴才管,奴才只听说,这两个月的银子没周转开,上头出了什么事儿也不清楚,有人说是不知哪位爷借了款没还上,到底怎么回事,奴才真不晓得,他们也不敢张扬。这些日子奴才一夜安稳觉都没睡过,哪儿还有胆子在主子们月例上起猫腻。”

    宜妃冷笑:“什么哪位爷,难不成万岁爷问你们要银子了。”但她也不是傻子,这话说在嘴里了,才意识到这“爷”指什么,一时与岚琪荣妃互相看着,太子爷?郡王爷?贝勒爷?那些毛头小子们现在在外头,早就被人左一声爷右一声爷地叫开了。

    荣妃看了看周遭的人,宜妃虽糊涂,她身边的桃红还算稳妥,不怕眼前听见的几个会张扬出去,便勒令地上那人:“滚下去吧,这事儿既不归你管,就不要到外头嚼舌根子,眼下要紧把太后的寿宴办下来,事儿成了自然给你安稳觉睡,要是出了纰漏,你就睡过去别再醒了。”

    内务府的人连滚带爬地跑出去,环春搬来凳子请宜妃娘娘坐下,宜妃这会儿倒没了进门时的气势,尴尬地说:“我那里是这个月不见了,多心往周遭问了问,几处位份低的,竟已是两三个月都没了或少了,是见你们这里忙得不可开交,她们都不敢吱声儿,可这下都算到我头上来了,我可不能忍。二位姐姐也想想,连我翊坤宫都能短了,这内务府是唱空城计了吗?紫禁城的日子,还过不过了?”

    荣妃也不像刚才那样挖苦宜妃,只怔怔地说:“若真是哪位阿哥借了银子没还上的,闹得大了就难看了,你这样咋呼不好。”

    宜妃哼笑:“姐姐难道是怕三阿哥做了这些事儿?”

    “行了,别觉得荣姐姐脾气好,你就老拿她开涮。”岚琪总算还耐得住性子,对宜妃道,“事情已经这样了,过了后天什么帐都能算,这几天多少双眼睛盯着朝廷后宫,咱们若都不给万岁爷撑脸面,他还能指望谁?你那里也不缺这点过日子,不是要你吃亏,你且再忍一忍,既然是我们治下不严,一定给你和其他姐妹们一个说法。”

    桃红使劲儿朝自家娘娘使眼色,宜妃也不傻,干咳一声道:“我自然听你们的了。”

    岚琪沉沉一叹,将环春喊来道:“叫上几个有眼色的宫女太监,以我的名义到各处去问一问,特别是几位答应常在,若是屋子里过不下去了,你拿我这里的先应个急,让她们好歹后天能体体面面地参加寿宴。”

    ...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有种后宫叫德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阿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琐并收藏有种后宫叫德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