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有种后宫叫德妃 > 722公主的旨意(三更到

722公主的旨意(三更到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惠妃冷笑:“这种话也亏的是你才说得出口,换做旁人,岂敢随便提起。”

    良嫔颔首,毫不顾忌地说:“可阿哥们都长大了,历朝历代都是这样过来,没什么不能说。娘娘在深宫这么多年,难道不盼着这一天,到如今,臣妾也求安稳日子,但您和八阿哥若都不好,臣妾怕也是好不了。”

    “跟着德妃,怎会不好?她这些年没少照拂你。”惠妃别过脸不再看她,冷漠地说,“你我没什么话可说的,到此为止吧。不管你打的什么算盘,别想算计到我头上来,你我都是知根知底的人,何必假惺惺。”

    良嫔却是道:“臣妾没打算娘娘会如何看待我,但是为了八阿哥和我自己,有些话不得不说。娘娘若是实在不想听,此刻就把臣妾轰出去吧。若是……”她上来几步坐到方才惠妃要她坐的地方,顺手将宫女奉上的茶接过来,揭开盖子看着惠妃道,“若是娘娘赏臣妾一口茶喝,就听臣妾把话说完。”

    惠妃厌恶地看着她,可不等她开口,觉禅氏就已径自道:“大阿哥风风光光那么久,去年年末到今年为止,治理永定河的功劳苦劳谁都看在眼里,突然因为一场寒热就被撤掉了所有的事,太子紧跟着而上,娘娘您觉得,这是为什么?”

    惠妃冷冷转过脸:“你还是少议论东宫为好,既然知道自己是母凭子贵走到这一步,就该明白这宫里没有你说话的份。”

    可是觉禅氏置若罔闻,继续道:“大概很多人都觉得,皇上有心栽培太子,故意要削弱大阿哥的光芒,娘娘心里多少也会这么想吧?”

    惠妃干咳了一声,不言语。

    “臣妾却以为,皇上渐渐冷落大阿哥而专注捧太子,让他治理永定河,让他监国听政,这一切都另有背后的目的。”觉禅氏面上波澜不惊,仿佛说着稀松平常的事,一一将现状数来,再提起敏妃和大福晋之死,问惠妃,“温宪公主初定喜宴上的毒直奔大阿哥而去,敏妃只是无辜牵连而亡,这事儿怎么算,都算不到您和明珠大人头上吧。”

    惠妃怒然呵斥:“胡言乱语,你可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觉禅氏微微含笑,镇定地说:“总不像六阿哥的死,那么蹊跷。”

    这句话戳到惠妃的弱处,虽然六阿哥不是她杀的,可明珠当初还能为了谁要杀太子,德妃这些年没来和她计较,她已经烧高香了。此刻不得不努力压抑自己的神情,不愿在觉禅氏面前曝露自己的弱点,起身背过了良嫔,冷冷地说:“你有什么话快说,若不然就跪安,我身上不自在,不要闹得我宫里的人把你赶出去。”

    良嫔眼底露出阴冷的笑意,口中则谦和地说:“娘娘最明白臣妾心里装着谁,虽然他早已不在,但他还留有妻儿在世,我便是不为旁人,也要为他留得血脉,明珠大人若是再受挫折,纳兰府的日子更要不好过,往后他们孤儿寡母还能指望谁活着。”

    惠妃盛怒的气息才稍稍淡些,说八阿哥也好,说觉禅氏她自己求富贵也好,惠妃都不能信,可是提起纳兰容若,提起她要为容若的孩子保存一份祖荫,他却是信的。

    良嫔继续道:“这次的事,只怕皇上从敏妃咽气时就开始布局了,他一路将敏妃抬至妃位,就是要给十三阿哥一个体面,给十三阿哥体面也等同告诉所有人,这件事儿没完呢。娘娘一定也知道登高跌重的道理,皇上这么多年对太子的态度不亲不疏,现在突然什么都能交给他,很显然这不寻常,明珠大人应该不会没告诉过您,赫舍里皇后的娘家人,正在收拢势力。”

    惠妃轻哼:“你深居延禧宫,知道的事儿可不少。”

    良嫔道:“这宫里宫外还能有什么秘密,稍稍花点心思打听,什么都有了。”她淡然一笑,对惠妃道,“不论是敏妃大福晋的死,还是这次内务府的命案牵扯出的麻烦,皇上这一步步是逼着太子外祖家去的,之所以突然把大阿哥踢出局外,很显然是不想功勋显著的大阿哥被卷进来,皇上是有心保护大阿哥,娘娘您觉得呢?”

    惠妃心中一热,想到东巡南巡是皇帝对她缓和的态度,想到这些时候偶尔相见时温和的言语,难道真的因为胤禔争气,她这个被冷落十几二十年的人,有可以有期待的将来了?

    “臣妾觉得,这次的事必然冲着太子和皇后娘家的人去,八阿哥和三阿哥是碰巧撞上了,所以臣妾才担心他给您添了麻烦。”觉禅氏起身绕来惠妃身前,看着她说,“还请娘娘和大阿哥稳住,不论这件事怎么发展下去,若是落在了太子和索额图大人的身上,请您和大阿哥一定要置身事外。臣妾再多嘴一句的就是,也千万别做落井下石的事,不然皇上也会连带您和大阿哥一道厌恶。”

    也许惠妃冷静下来,慢慢和明珠商量,也会得出这样的结果,但眼下她心烦意乱,八阿哥夫妻俩这一闹,更让她厌恶极了,儿子的差事一直没有着落,也不晓得到底哪里惹怒了皇帝,可现在听觉禅氏这个旁观者解释,竟茅塞顿开觉得什么都说得通了。

    良嫔又道:“也许您会担心,万一皇上还是冲着明珠大人去呢?毕竟是内务府出了事,但臣妾觉得,皇上虽英明神武圣意难测,可皇上也有他一贯的行事风格和脾气,有些事表面上看着不同,可路数却是一样的,皇上若要寻明珠大人或大阿哥的麻烦,只怕也轮不到臣妾来对您说这些话了。”

    惠妃已经完全冷静下来,比起私人恩怨,必然儿子和自己的将来才更重要,若皇帝真的这样为她和大阿哥着想,她因南巡东巡而回暖的心,会更加动摇,她终究也不过是个女人,到了这个年纪,不由自主地就想依靠丈夫。

    可十几年前的那个夜晚,她早就对此绝望,现在,还来得及吗?

    “臣妾言尽于此,八阿哥仰仗娘娘和大阿哥,容若的妻儿也不能无依无靠,这些都是臣妾的心愿,还望娘娘三思后与大阿哥好生合计,阿哥们渐渐年壮,很多事再如何隐晦也都摆上台面了,大大方方地争取,才能有将来,您说是不是?”良嫔言罢,朝惠妃深深一福,便转身要走。

    惠妃冷冷地看着她的背影,直到良嫔消失在眼前也没开口喊住她,原本她还是想问一句:“你到底打的什么算盘?”

    良嫔走出长春宫时,夕阳已坠夜色降临,秋末冬初的寒风扑在身上,冷得人不由自主抖擞精神,花盆底子踩在青砖地上硁硁有声,她自嘲地一笑。

    方才一步步走离惠妃的寝殿,预备好了惠妃会喊住她问话,她心里有不能回答的话,却在刚才的话里已经告诉惠妃,登高跌重,她想看到惠妃将来再想起今日的话时,脸上最深刻的绝望。当然这些话,现在不能说。

    深秋的夜,萧瑟寒冷,会叫人生出归家的念头,紫禁城外的市井街道上,已几乎不见在外行走的人,一到了冬天人们更想要抱团取暖,此刻已然万家灯火。

    温宪公主府外的灯笼照亮了半条街,却半天都不见一个人影走过,灯笼从宅门一路点亮到公主所居的院落,宫女太监里里外外侍立着,正预备着随时伺候公主用膳,可公主迟迟不传膳,似乎又要和前几日一样,不等到额驸归来,公主就不用膳。

    屋子里,温宪正孤零零坐在膳桌前,空空如也的桌上什么都没准备,之前总是摆满了一桌子的菜肴,可是舜安颜迟迟不归,好容易回来了,一桌子食物早就冷了,而他总是那句话:“不是已经派人禀告公主,我要交了差事才能归来,公主不要等我。”

    所以,温宪现在都不准备饭菜了,等到舜安颜回来,他若是还没用膳,就一道吃上一口热乎的。谁能想象,金枝玉叶的公主,竟然连与丈夫一道用晚膳都那么艰难。

    乳母在门前听了几句话,皱眉转身回到公主身边,无奈地说:“额驸还在国舅府,国舅爷似乎在与他们商议什么重要的事,额驸派人说今夜若是太晚了就不回来了,请公主早些休息,不要再等了。”乳母轻叹,“您下午没用点心,这会儿一定饿坏了,让奴婢传膳吧。”

    温宪却神情冷冷地说:“他不过是个额驸而已,到底有多少事忙不过来,皇阿玛日理万机都能抽空来陪额娘和我们用膳,他到底在忙什么?”

    乳母劝慰道:“好歹额驸回来了,总是时时刻刻陪着您的。”

    温宪却瞪着乳母道:“你知道什么呀?”但乳母毕竟是照顾了自己二十年的人,温宪只是忍不住发了脾气,很快就冷静下来,而后竟吩咐,“去国舅府传我的旨意,本公主要额驸立刻回府,天大的事也不能违背我的旨意。”

    ...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有种后宫叫德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阿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琐并收藏有种后宫叫德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