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有种后宫叫德妃 > 737一家子吃软饭的(还有更新

737一家子吃软饭的(还有更新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梁公公捧着信函从里头出来,瞧见太子爷离去的身影,问边上的人太子怎么没进门,那小太监说不知道,梁总管想了想问他说什么话没有,听罢后本想臭骂一顿那小太监,可又想万一因此变成太子记恨德妃娘娘的闲话,再叫这些人传出去,对太子对德妃都不好,便闷闷作罢了,吩咐他们伺候好皇上的茶水,就亲自去安排给宫里娘娘送信的事儿。

    因圣驾离京不远,隔天天亮就收到了玄烨的快马回信,小宸儿知道皇阿玛回信了,穿着寝衣就跑来母亲的屋子,环春几人怕主子生气,赶紧拿棉被把公主裹了,小宸儿被裹得严严实实困在榻上,额娘在她面前晃来晃去地把信看了,她的脸上不喜不怒看见任何情绪,把小姑娘急坏了。

    半晌岚琪才在女儿面前立定,在她脑袋上轻轻一点,责备道:“你还不叫额娘告诉姐姐,可你这样子,不出两天全世界都晓得温宸公主在做什么,平日里最最稳妥听话的孩子,突然间反常,谁都会在意的。”

    温宸将棉被用力裹紧,乖乖朝岚琪身上蹭着:“额娘我错了。”

    女儿那样可爱,岚琪怎舍得再多怪她,只是有心逗逗她,搂着道:“你答应额娘的,就算皇阿玛不应允也不哭的,是不是?”

    温宸的眼神瞬间黯淡,可懂事如她,忙坚定地答应母亲:“额娘放心,我会好好的,咱们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可好。”

    岚琪被女儿哄得心软不已,心疼地说:“额娘逗你呢。皇阿玛说了,小宸儿的心愿就是皇阿玛的心愿,额娘怎么敢违抗,我的女儿可比我吃得开。”

    “真的呀……”温宸患得患失,怯怯地问母亲,“皇阿玛真的同意了?”

    岚琪将皇帝的信函给温宸自己看,就吩咐环春去准备,得到了玄烨的应允,她便有恃无恐,哪怕被人诟病皇帝偏心她们母女也无所谓。她这辈子可以不为自己争什么,可是孩子,愿意为他们堂堂正正地索取他们想得到的一切。

    等环春去安排后,那些名单上的人,今日会再从御花园经过,岚琪将女儿细心打扮,领着她去园子里逛。母女俩不远不近地等候侍卫再次走过眼前,可岚琪不禁叹:“你真的认得出来是哪一个,不会错?额娘瞧着他们都穿一样的衣裳,身量也差不多,放眼望过去,都是一样的。”

    可是回头看女儿,她的眼神早就痴了,含情脉脉地看着走来的人,没有任何犹豫,也仿佛没听见额娘的话,很自然地就说:“额娘,靠咱们这边儿那列,首起第三个……”

    边上等候的环春立时记住了,匆匆朝边赶去,不消片刻就留下了那个侍卫,隔得远岚琪还看不清面容,但温宸已起身道:“额娘,我回去了。”

    女儿很乖,他们说好了,找到是哪一个人后,让岚琪先去问话,问家世名姓,还是要看看那年轻人能不能配得上公主。小宸儿此刻一点儿不黏糊,她如此虔诚地对待这件事,可见心里头多希望一切能美满,

    嬷嬷们簇拥着公主离去,岚琪的确看到远处那年轻人的目光随着公主的身影走了一阵,小宸儿说那天那个年轻人用舜安颜看温宪的眼神看的她,若不是姑娘家自己想象出来的,至少可以肯定对这年轻人而言,公主的存在叫他惊艳甚至心动了。

    女儿走远后,永和宫的人带着那个侍卫越走越近,这边亭子里铺了褥子烧着炭盆,桌上有热气腾腾的茶水,岚琪看似闲适地坐着,可年轻人越走越近,他的脸庞越来越清晰,一想到他可能就是自己第二个女婿,她竟紧张了。

    与此同时,她的大女婿正伺候着皇帝巡视河道,舜安颜连夜将周遭关防和路线都准备好,在没有惊扰当地百姓的前提下,让皇帝深入了解了此处灾情多发的缘故,与众人商议将来防灾的措施与遇灾后泄洪的方案,一忙就是到大正午,不知皇帝如何,随驾上上下下的人风里走雨里趟,都已饿得饥肠辘辘。

    舜安颜来回走动巡查岗哨时,被几位阿哥叫了过去问皇帝几时能从河堤下来,舜安颜表示皇上还在兴头上,十阿哥埋怨了声:“皇阿玛不饿吗,还吃不吃饭了?”

    他只当做没听见,可转身走时,却听见十阿哥不知在对谁说:“佟家的人都是软蛋,你还指望他去问皇阿玛,他们家上上下下都是靠女人吃软饭的,一直都是墙头草,只会哄着皇阿玛高兴,比起来,我还佩服索额图那老东西呢,敢说敢做喽。”

    舜安颜心头的震怒可想而知,可他没有转身去找十阿哥理论,十阿哥是皇子他们是臣工,爷爷再三叮嘱过他,国舅府再如何势力熏天,他们终究是皇帝的奴才,做奴才的,岂能和主子计较。

    他沉下心头的抑郁,腿上虽灌了铅似的一步一步沉重得仿佛要陷入泥土里,可他还是继续往前走了,他有他不能做的事,更有他必须忍耐的屈辱。

    等皇帝想起来肚子饿,从河堤上下来,大正午的太阳早已偏斜,臣工皇子们在下头饿得瑟瑟发抖,可皇帝偏偏又带着他们去当地百姓家吃粗粮糟糠,一个个都是金贵得连粗糙一些的布都穿不上身的金枝玉叶,十阿哥当场就吐了。

    正月的午后,和煦艳阳下,屋檐上垂着的冰棱完全融化,唯恐地上有水冻成薄冰害主子们跌跤,各处都拿水盆候着滴水,静谧的时光里,只听得叮叮咚咚的水声,温宸静静地坐在妆台前,看着镜中自己的面容,大病一场的她终究是不及额娘和姐姐漂亮的,可是心里的那个人却如此优秀英武,从未因自己是公主而自是不凡的人,哪里能明白旁人对她金枝玉叶的仰望。

    环春端着刚炖好的雪梨茶来,温宸见她便问:“额娘还没回来。”

    “娘娘必然是和太后说得高兴了,若是这就合计起正经事来,那是要花些时辰的。”环春把雪梨茶端给公主,哄她道,“早晨起来您面色潮红的厉害,怕是上火了,娘娘让奴婢准备了给您服用的。”

    温宸乖顺地喝了两口,羞赧地问环春:“你跟他说上话了?”

    环春屈膝蹲下来,抬头仰望着小公主,笑容比午后的阳光还温暖,“咱们公主眼光可真不简单,富察公子的出身可不赖呢,娘娘可高兴了,如今虽只是蓝翎三等侍卫,但大内侍卫前途无量,往后得了提拔建立功勋,又有如此好的家世,还愁配不上公主吗?”

    温宸已是满面通红,垂首嗫嚅:“也要人家愿意才好,兴许是我一厢情愿。”

    且说让温宸公主一见钟情的少年郎,名傅纪,出身镶黄旗富察氏,虽只是个三等侍卫,可家世不赖,父亲马武是武英殿大学士马齐的亲弟弟,祖父富察哈什屯是清初名将,太子太保逝后追赠一等公,虽然傅纪一脉已算作富察家旁系,也算是殷实高门大户。

    未来的女婿如此出身,让岚琪很惊喜,她担心小宸儿的心上人若是出身太平凡,或是家族没落,将来配于公主,未必能适应成为额驸后的生活。便是舜安颜那般自小行走在皇室里的人,至今也因为这里头的悬殊落差,而对温宪的感情不能完完全全放开怀抱。

    再者出身高贵,亦如舜安颜之辈,背负着家族荣耀和传承,将来牵扯进政权之争,带着永和宫女婿的身份,四阿哥等舅爷的身份,万一与家族的立场相悖,会让他们左右为难,更不利于夫妻间的感情,对于岚琪来说,什么政权什么地位都不重要,但凡让她女儿受委屈,什么好的,都成了不好的。

    如今这个傅纪,家世不凡但并非嫡系子弟,不用背负家族荣耀,他的父亲官阶不低但不是显眼的重臣,这一家子除了马齐的大名时常听得,其他人都低调得很。

    此刻岚琪与太后说起来时,太后还想了好一阵子,提到马齐才想起是哪一家子的人,笑着说:“倒是叫他们攀上皇亲了。”

    岚琪则道:“这事儿急不来,臣妾与那孩子说了几句话,是个聪明模样,但一时有些发懵还没转过神。臣妾想,别回头人家是另有心上人或家里有了婚配的,咱们硬拆散好姻缘强配给温宸,那温宸往后一辈子才真正痛苦。”

    太后道:“你最谨慎,这事儿皇帝既然答应了,就好生去办吧,我是一向不乐意姑娘们嫁去远方的,留在身边多好啊。”

    岚琪笑道:“您和皇上都点头,臣妾就放心了,这就去好好查查他们家有没有给孩子谋过亲事,臣妾总不好开口问傅纪有没有心上人。”

    太后道:“世家子弟家风严格,都是父母之命,哪里容得他们胡乱结实什么女子,也不怕闹出荒唐事?我看这事儿能成。”

    这话落在岚琪耳朵里,她回宫时望见前头的延禧宫,莫名就想起那一位来,曾经的纳兰容若何尝不是世家子弟,可与那一位也……岚琪自嘲多虑,女儿的事且细心去办才好。

    ...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有种后宫叫德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阿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琐并收藏有种后宫叫德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