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有种后宫叫德妃 > 756皇长孙病故

756皇长孙病故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八福晋自小产之后,至今没能再有身孕,原以为是自己身子不好,张格格进门学会了如何伺候人,她就想哪怕不是嫡子,胤禩能有一男半女也好,满心期盼着张氏能传出好消息,可是一个月又一个月地等,等来的总是失望。

    八福晋本以为张格格还是不会伺候人,旁敲侧击地私底下问过,张氏倒也透露些许,她和贝勒爷有那事儿,只是贝勒爷每次都意兴阑珊的,张格格也不敢怎么样。八福晋便想,兴许是朝廷差事给了丈夫太大的压力,让他无心于女色,但苦于不得不为了自己传承子嗣,才会应付着,可就是这么毫无诚意应付着,老天爷才不肯赏赐子嗣吧。

    身旁丫鬟又道:“宫里的娘娘都盼着阿哥们早些生皇孙的,听说从前那位大福晋还被惠妃娘娘带进宫里调教过呢,您若是向良嫔娘娘求助……”

    八福晋不耐烦地打断说:“行了,我有分寸。”

    此刻,外头有人敲门,丫鬟转身去听,须臾就急匆匆过来,道:“福晋,宫里传的消息,毓庆宫里的皇长孙病得很沉重。”

    八福晋想起来,今日在宁寿宫贺节,太子妃没有到,说是太子的大阿哥腊月以来一直发着烧,怎么这么快就说病得沉重了?她左思右想,起身穿了鞋子往丈夫的书房来,这是要紧的事,不能不告诉胤禩。

    深宫里,岚琪正捧着暖炉坐等消息,皇帝今夜在乾清宫不过来,就是说毓庆宫的大阿哥不好,眨眼间皇长孙都十岁了。玄烨一直很疼爱几个孙子,长孙尤甚,可之前以为只是小打小闹的头疼脑热,谁也没在意,突然病情急转直下,方才传来的消息就是说,不知能不能熬过今夜。好容易养到十岁的孩子,若是就这么没了,实在让人心疼。

    岚琪口中默默念佛,心内忐忑不安,比毓庆宫的消息来得更早的是儿女们的聚会散了,他们都没有喝醉酒,这会儿功夫已各自到家,岚琪甚至私心地觉得幸好是这样,不然皇长孙命在旦夕,他们却在喝酒取乐,且不说怕别人闲话,玄烨也未必不动气。

    一片静谧中,门前忽然有动静,岚琪心里一颤,环春却是进来说:“是万岁爷派人来说,请娘娘今晚辛苦等一等,储秀宫也送了消息去了,万一皇长孙有什么,您和佟贵妃娘娘好过去支应一下。”

    岚琪嗯了声,无奈地说:“虽不该说这样的话,可我是等着呢。”

    毓庆宫里,气氛沉闷得叫人透不过气,侧福晋已经哭得没了眼泪,太医说皇长孙就悬着一口气了,已经告罪,请皇上请太子都节哀。太子妃陪着太子坐在一旁,侧福晋伏在床边哭得精疲力竭,文福晋领着二阿哥等在屋外头,孩子时不时轻声问:“姨娘,我能去看看大哥吗?”

    文福晋只是含泪摸摸他的脑袋说:“一会儿就能见了。”她话音才落,就听见堂姐的尖叫声,心里发慌一下子站起来,便见里头慌慌张张,几个太医冲了进去,可没多久,侧福晋哀痛的哭声就划破夜空,里头宫女太监哭成一片,二阿哥拉着文福晋哭道:“我大哥没了吗?”

    深夜时分,皇长孙的死讯传遍六宫,岚琪穿戴齐整过来,在路口等到佟贵妃,佟贵妃一脸疲倦又没有主意,与岚琪道:“咱们过去做什么呢,不是说不能白发人送黑发人?”

    岚琪只道:“毕竟是皇长孙,皇上必然希望孩子的身后事能体面,太子妃没有经验,您和臣妾过去指点一二便是,自然是不必送孩子的。”

    但她们都是看着孩子长大的,一晃十年,多多少少有几分感情,皇长孙常在宁寿宫承欢膝下,与岚琪她们也很亲热,小孩子没有城府简简单单,不论是谁家的孩子,都是可爱又无辜的。

    贵妃和德妃驾到,太子妃和文福晋迎出来,说太子已经去乾清宫了,侧福晋不省人事,内务府的人正在里头准备,太子妃言语间禁不住落泪,众人少不得劝慰几句,岚琪她们指点了一些事,安抚几句后便离开了。

    佟贵妃与岚琪同行,要往宁寿宫去安慰太后,路上轻声与岚琪说:“太子妃那几滴眼泪,瞧着有些吃力,她还不如不要哭呢,别人还觉得她镇定经得起大事,这样硬是哭一下,看得人怪别扭的。”

    岚琪心想,原来贵妃也看出来太子妃的眼泪不由衷,太子妃这次真是失算了,这份体面周到,太假太虚伪。

    佟贵妃道:“她生了个小郡主后,就再没见动静,太子总要有个嫡子才是真正体面,也难怪他不待见几个庶子,可庶子又怎么样,都是堂堂正正的皇孙,也轮不到她不稀罕,这下子好了,好好的孩子就这么没了。”

    此刻说这些话也没意思,岚琪心想太子眼下真是雪上加霜,外祖父一家就快散了,现在又失去一个儿子,原本谁都赞太子福气好,想想大阿哥那么多年生了那么多女儿后才得了一个皇孙,太子却开枝散叶子嗣兴旺,可世易时移,太子的好运气仿佛走到了头,近来什么都不顺当。

    太子没了长子,这是大事儿,宫外皇子大臣的府上都传遍了,胤禛因喝了酒回来后倒头就睡,这会儿被半夜惊醒,听得这事倒是精神一振,毓溪再给他灌下醒酒茶,睡前幸好沐浴换了衣裳,这会儿穿上香炉熏过的袍子,她因自己也曾喝了酒怕闻不出来,让几个下人来闻了闻,确定贝勒爷身上没有酒气,才安心让他出门。

    忙过这一阵子,毓溪睡意全无,来到弘晖的屋子,正好儿子梦中呓语,她便将儿子抱在怀里拍哄,一想到那么大的皇长孙说没就没了,不免更小心地把儿子抱在怀中,兴许她这辈子就这一个孩子了,可千万千万不能有任何事,她宁愿折寿折福,也要孩子健健康康。

    今天在宁寿宫,几个孩子们一道猜谜背诗,弘晖虽然小,可机灵又聪明,一众皇孙里头,数他最讨人喜欢,相反毓庆宫几个皇孙有些呆呆的,估摸着是宫里规矩太大,反而扼杀了孩子的天性。

    青莲捧着参茶进来,问福晋要不要用一些,毓溪摆了摆手,但顺势将儿子放回床榻上,小心翼翼为他盖好被子,检查了屋子里的门窗,生怕烧着地龙炭炉闷着他,再三叮嘱下人要小心火烛,这才离了去。

    青莲道:“方才侧福晋派人过来问,明早要不要随您进宫,奴婢让侧福晋准备着了。”

    毓溪应着,回到自己的屋子里,胤禛落下的东西还没收拾,这些体己的东西她从不让奴才们碰,自己一件一件收起来,听着青莲说宫里传出的消息,叹道:“这都腊月里了,可怜她们之后还要强颜欢笑,应付年节。”

    宫里,岚琪几处辗转后,疲惫不堪地回到永和宫,到底是四十多岁的人了,再经不起熬夜的事,眼下子时已过,岚琪只觉得身子沉重,早早躺下后,环春来给她吹蜡烛拉帐子,岚琪却道:“怪不得太皇太后那会儿一心盼着皇上多子多孙,即便她偏心我,希望皇上能和我一生一世,也从不反感其他宫嫔得到宠幸诞育皇子。平头百姓家都盼着子嗣兴旺,何况皇家呢,我如今也是这样的心思,盼着胤禛膝下能再多几个孩子,可是这话,要我怎么去跟他说。”

    环春道:“不如再过几年,请皇上做主为贝勒爷再赐侧福晋格格什么的,反正是皇上的意思,您也不必对着四福晋尴尬。”

    岚琪苦笑:“毓溪再如何豁达,也怕是要等弘晖娶妻生子,她才能明白我此刻的忧虑,罢了,眼下也急不来。”

    环春嘀咕着:“太子爷还在乾清宫呢,皇上和他说什么呢。”

    但此刻,诸位皇子连夜进宫,不止是太子,众人都在乾清宫,玄烨与他们说了很多的话,等阿哥们再三请皇阿玛早些休息后,众人才散了。

    兄弟们一并到毓庆宫再向太子和太子妃道慰问,皇长孙因未成年,身后事不会太过隆重,明日天亮后,他们还要再来,今夜就没多逗留。

    陆陆续续离宫,三阿哥和胤禛一道走,避开旁人,胤祉就道:“你瞧见太子痛苦的样子没有,在皇阿玛面前装得可真好。”

    胤禛冷着脸说:“太子丧子,怎么还用装,换做谁都要心痛的。”

    三阿哥却哼道:“你不知道吗,他平日里只管生不管养的,从来不关心孩子的事,都是太子妃一手操持。”

    胤禛不言语,三阿哥又絮絮叨叨地说:“他这阵子那么不如意,这下倒好了,皇阿玛可怜他,能给他几分好脸色看,他是借儿子的光找回些脸面了。”

    胤禛心想,再如何也不至于用这种事来装可怜,三阿哥墙头草没立场,他不能跟着瞎掺和。两人到门前,要离开时,见胤禩等在那里,见了面就上来道:“四哥,有件事儿和您商量。”

    ...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有种后宫叫德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阿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琐并收藏有种后宫叫德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