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有种后宫叫德妃 > 767父亲的托付(还有更新

767父亲的托付(还有更新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因僖嫔缠绵病榻已久,她的身后事宫内早就做下准备,岚琪赶回来,也不过是帮着密嫔应付那些前来吊唁的人,毕竟还有很多留在宫里的人认得昔日的王常在,却不认得今日的密嫔。此外,皇帝和太后不可能特地回来为僖嫔主持丧事,念僖嫔抚养几位皇子的辛劳,皇帝赐了妃位规格的葬礼,再有什么抚恤,都全权交给岚琪,让她自行斟酌。

    密嫔与僖嫔相处这些年,早已情同姐妹,僖嫔虽是病故,可也叫她伤心得一病不起,幸而是岚琪赶回来主持一切,僖嫔的身后事才得以妥善。

    太子因留守京城,也协同操办了僖嫔的葬礼,又是以妃位礼遇发送,少不得要调配紫禁城内外的人手,与岚琪有过几次单独的接触,言谈之间,岚琪惊讶于太子的干练,他果然是玄烨一手培养的储君,并不比兄弟们差。如果他不曾做过那些荒唐事,如果他的人性没有那阴暗的且时常曝露在人前的一面,他一定会是个好的继承人,可他却亲手否定了自己的人生和前程。

    数日后,启祥宫的丧事办妥了,岚琪说一年后重新修缮正殿,让密嫔搬进去住,这样将来宫里若再添人,好选性子好的送去与她作伴,密嫔一切都听德妃娘娘的吩咐,无欲无求。

    岚琪终于松口气,回到永和宫时,见底下的人打点行装,岚琪笑道:“你们胡闹,我回来七八天,皇上指不定都要回程了,我们还追过去做什么?送我回来的人也都早早赶回去了,胤禛不在京城,难道让太子派人保护我出行?”

    绿珠捧着主子的氅衣,欢喜地说:“万岁爷派人来接您了呀,说是算着僖嫔娘娘的丧事差不多,就来接您过去。传话的人说,您离开后,正好太后不舒服,大部队一直停着没动,皇上本要侍奉太后一道回来,但太后说答应了菩萨去朝拜,不能言而无信,养足了精神再上路不迟,所以这七八天,皇上压根儿没走多远,这就派人来接您了。”

    岚琪很惦记她的孩子们和玄烨,可这样匆匆来回实在太过招摇,对已故之人也不尊重,更何况僖嫔的身后事虽妥善了,期间牵扯到的其他事,还要一一周全,并没有重新出游的空闲。便吩咐绿珠她们:“先等一等,我没想好出不出门,反正不耽误皇上的行程,让我再想一想。”

    同是这一日,在行宫逗留许久的圣驾一行,终于要在明天重新启程,玄烨来问候太后的身体,太后表示她老则老矣,可还硬朗,这是去朝拜菩萨烧香敬佛,她精神头好得很,只要路上走得慢一些就不打紧。

    玄烨与太后说会子话,退出来时,见温宪正指挥宫女太监收拾东西准备明日出发,站在屋檐下精神气十足,真真有干练小妇人的架势,从前那肉嘟嘟小粉团子似的女儿还在他的记忆力,一眨眼都这么大还嫁了人,可为什么……玄烨心里沉重,看着女儿思绪万千,也许岚琪说得对,继续把她和舜安颜捆在一起,女儿只会一辈子都为了勉强的生活而挣扎。她是公主,是帝王的女儿,即便是女流之辈,也身负着皇室的传承。

    皇帝精神一振,定下心,唤了声:“丫头。”

    温宪听见是父亲的声音,转身看,果然是阿玛喊自己,笑盈盈跑过来,瞬间就没了吆喝那些奴才的霸气,只是父亲怀里软乎乎的小女儿,娇声问:“皇阿玛,您怎么又喊起人家丫头了?”

    玄烨拍拍她的脑袋说:“皇阿玛想去附近河堤走走,你愿意一道去吗,阿玛带你骑马。”

    “好啊,这些天……”她压低了声音,委屈地说,“我天天陪着皇祖母养病,早就闷坏了。”

    玄烨朗声而笑,挽了女儿的手往外头走,一面说:“阿玛已经派人去把你额娘接回来,咱们继续一道出行,去过五台山后,不必急着返回京城,你有没有别处想去的地方,我们一道走一趟。”

    温宪贼兮兮地笑:“额娘讲了,阿玛这些年没事儿就爱到处跑,您可别自己想出去玩儿,赖在儿臣的身上。”

    “你额娘就没教你些好的,伶牙俐齿要来做什么?”玄烨嗔怪,带着女儿到了外头,早有人备下马匹,他亲自将女儿抱上马鞍,原打算各乘一骑,到这一刻玄烨突然兴起,翻身上马和女儿共座,温宪欢喜地说,“好像小时候呢,阿玛您要抱紧我了,别把我摔下去。”

    骏马飞驰而去,恰好舜安颜和四阿哥过来看到这一幕,胤禛见舜安颜看得发呆,冷声道:“你们是夫妻,有什么话不能说,非要这样僵持着吗,你去哄一哄她不就好了?”

    舜安颜觉得,他想说的话,说了四阿哥也不会理解,只应了声是,就匆匆离开了。

    玄烨带着女儿一路飞奔,侍卫浩浩荡荡前呼后拥地跟着,将近河堤时,把在河边洗衣做饭的当地人吓得半死。玄烨自觉是扰民了,索性带着女儿走近那些老百姓,百姓们头一回得见天颜,见皇帝如此亲民和善,也渐渐放下恐惧,将刚煮好的米饭盛了两碗送来,没有什么好的菜,一碟子腌茄子就对付了。

    父女俩席地而坐,就着波光粼粼的河水,一人捧一碗掺杂了粗粮的米饭,地上一碟腌菜,初春午间的太阳暖融融地照在身上,说说笑笑竟不知不觉都吃了,玄烨讶异道:“你吃得下这样粗糙的粮食?不怕回头要闹肚子。”

    温宪却意犹未尽地说:“好像这几天,这顿饭吃得最踏实,粮食虽然粗糙,嚼在嘴里可香了。就是啊,额娘总说不要在风口里吃东西,皇阿玛回头别告诉她,咱们万一闹肚子了,额娘不会心疼,只会骂我们活该。”

    玄烨欣慰含笑,招手示意女儿靠近自己,用氅衣将她裹住,问:“冷不冷?”

    温宪抬着被太阳晒得红扑扑的脸颊,摇头道:“不冷,和阿玛依偎在一起,就更不冷了。”

    玄烨对女儿爱怜不已,两人静了会儿,他问:“你知不知道,当初为什么把你送去皇祖母膝下,让你从小跟着皇祖母过?”

    温宪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说:“皇祖母太寂寞了,皇阿玛想让儿臣陪着皇祖母是不是?”

    “是阿玛和额娘希望,将来温宪不用远嫁,把你养在皇祖母膝下,太后一声舍不得,阿玛就能名正言顺把你留在京城。”玄烨慈爱地看着女儿,心疼地说,“你还在你额娘肚子里时,阿玛就和她决定了,你额娘舍不得,但为了你未来的人生她还是答应了,不然哪里有做母亲的,不愿抚养自己的孩子呢?”

    温宪痴痴地听着,鼻尖阵阵发酸,她知道阿玛在愁什么,她知道自己给父母带去了多大的麻烦,可她也不想的。窝进了父亲的怀抱,温宪哽咽了一声:“皇阿玛,我对不起您,对不起额娘。”

    “傻丫头,你有什么对不起的。”玄烨轻轻吻了女儿的额头,温和而郑重地说,“孩子,阿玛若托付你什么,你能承担吗?”

    这一晚,永和宫里气氛不怎么好,绿珠几个都盼着娘娘再次出发去和皇上汇合,可岚琪有她的顾虑,也不是真正不想去,而是犹豫不决,夜里早早就歇下,这几天终日撑着精神应付外头的人,早就累坏了,只记得环春玩笑着说:“绿珠答应了底下小宫女带她们出去玩的,这下您不去了,她脸上没面子……”

    她迷迷糊糊就睡过去了,本是酣酣沉沉的一觉,可后半夜到底是入了梦境,不知怎么去了绿草青青的河畔,循着笑声一步步往前走,忽见温宪在河堤嬉水,发现自己来了,直起身子来大声喊着:“额娘快来,水可凉了。”

    可是岚琪朝她走近,孩子却直接往河里走,岚琪急得追过去,温宪的身影迅速就消失了,她在梦里惊呼,喊着“孩子”就惊醒过来,猛然睁开双眼,屋子里还是黑洞洞的。

    外头值夜的人闻声而来,数盏蜡烛将屋内照亮。“娘娘,您怎么了?”紫玉掀开帐子,搀扶岚琪起身。

    她摸到自己脸上有泪水,心里头更有奔涌的悲伤难以排解,女儿消失的恐惧让她惊魂未定,终于不再犹豫,吩咐紫玉,“让他们准备着,我们明天一早就出发。”

    这一路赶去与皇帝汇合,岚琪手里始终捏着那串太皇太后留给她的佛珠,一路上心都不得安宁,晚上甚至害怕入睡,害怕再做那让她心惊胆战的梦。半路上,胤禛奉命过来接母亲,看到儿子她倍感安慰,得知一切安好,温宪也好好的,她才安心些。

    终于赶上了圣驾,岚琪急匆匆就跑来皇太后这边,竟顾不得向太后行礼,拉着女儿就先上上下下地看她,温宪却见额娘一脸疲倦和憔悴,心疼地说:“额娘您这么快就到了?路上走得很急吗,您看您都累坏了。”

    ...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有种后宫叫德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阿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琐并收藏有种后宫叫德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