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有种后宫叫德妃 > 810 后半辈子和儿子斗(还有更细

810 后半辈子和儿子斗(还有更细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玄烨进了门,岚琪稍稍望一眼,就见他气色极差,脚下那步子走得比平日缓慢,以往遇见高兴的事,或是自己病了他着急,都是三步并作两步跑进来,五十来岁的人,还偶尔会露出几分少年气息,但今天一步一步走得很稳重,他越是想掩饰自己的虚弱,越是没能躲过岚琪的眼睛。

    十四阿哥行礼相迎,却被父亲劈头盖脸骂道:“你额娘急得吐血,你却在乾清宫门外和太子纠缠打架,你眼里什么才是最重要的?从前你说自己不想黏着母亲,在阿哥所住着就不进内宫,今日这是,你倒是给朕一个说法?还有比你母亲的性命更重要的事吗?她生养你们这些儿女,关键时刻,你们在什么地方?”

    胤禵涨红了脸一言不发,他几乎没有挨过父亲的骂,小时候顽皮也都是笑着骂的,哪里真正红过脸,父亲宠爱他,甚至有些溺爱他,突然来这么一顿说,他心里难受极了。

    岚琪虚弱地劝父子俩:“皇上到臣妾身旁来坐,让孩子出去吧,他不是来了吗?”

    玄烨听见岚琪的声音,立时就到她身边,眼光再没有从她脸上移开。他多害怕又看到当年在慈宁宫看到的神情,幸好幸好,岚琪只是虚弱得毫无血色,眼底有悲伤有无助,眼神还在灵魂还在,虽然发生了一样的悲剧,可她没有像上次那样变成活着的死人。

    此一时,彼一时,岚琪如今受到的伤害不比当年小,她对弘晖的爱也绝不亚于胤祚,可她自身不同了,她不再是过去的那个乌雅岚琪,今天悲痛欲绝的时候,看到胤禛看到毓溪,她想的事,自己无论如何都要清醒,要帮孩子们度过这个难关,毓溪若是过不了这一关,胤禛将来的人生一定会不同。毓溪若是不好了,四贝勒的福晋可以随便换一个人,可儿子心里爱的人去换哪个?所以,她不能倒下。

    太医一波一波来给德妃诊治,确定娘娘没有大疾,只是怒火攻心,调养时日能恢复,皇帝才安心。

    所有人都退下后,玄烨将岚琪抱满怀,两人久久不言语,只等岚琪保持那个姿势觉得腰不能动了,稍稍提了一句,玄烨才把她放下来,可是岚琪紧紧捏着他的手说:“在我身边歇下可好,你看起来累极了。”

    玄烨微微摇头:“朕还要去查,把整个紫禁城翻过来,朕也要找出凶手,朕要给你们母子一个交代。”

    岚琪含泪道:“可孩子回不来了……皇上,毓溪和胤禛,怎么办?”

    玄烨眼圈泛红,忍住了,岚琪一直没开口对他哭诉,只字不提多年前胤祚的事,他知道岚琪是不愿他有负罪感,可儿子、孙子也都是玄烨的,他自己怎会不痛苦。

    “朕当年欠你个交代,如今不再需要顾忌那么多,朕不能让弘晖死的不明不白。”玄烨郑重地说,“朕也要看看,事到如今,还有哪一派势力该与朕叫板,事到如今,竟然还有人想把魔爪伸到皇宫里。”

    岚琪听着他的话,想到传言太子妃的耳坠落在长春宫,此刻玄烨愤怒竟然还有权臣势力想要挑衅他,心中猛然揪紧,双眼直直地看着他,不敢把心中的惶恐说出来。

    可他们心有灵犀,他们如此默契,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就能传达彼此的意思,玄烨看着这双惶恐的眼睛,怎会感受不到他心里在想什么,再想自己方才那几句,一个警醒,不由自主抓紧了岚琪的胳膊,但立刻又怕弄疼她,他重重地坐在了榻上,岚琪的手慢慢摸上他的肩膀,轻声唤:“皇上……”

    “是啊,怎么还会有权臣想要挑衅朕呢,朕前半辈子和权臣周旋,后半辈子,后半辈子,后半辈子……”玄烨重复着这几个字,眼睛里几乎要沁出血来,转身看着身边的人,四目相交,岚琪眼底些许柔情根本不足以化解他的怨恨,他后半辈子,竟然要开始和儿子们斗了。

    “他们长大了,翅膀硬了。”玄烨冷笑,“也怪朕不好,为了江山传承,先把他们当棋子摆入棋盘。”

    “这不是皇上的错。”

    “朕有错,可不是朕一人之错。”帝王气息渐浓,玄烨眼睛里的怨怼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威严霸气,“他们若不贪婪,朕何须防备他们利用他们,我们都有错,可朕不会伤害他们任何一个人,他们却要来杀朕的子孙了。”

    岚琪按着他,想要他平息怒意,但玄烨已经冷静了,告诉她:“朕不知道要怎么做才好,才会着急,现在突然想明白了,你放心。”

    见皇帝如此,岚琪深知他的脾气,又想眼下都在气头上,不让他宣泄掉也不好,便不再言语,至于太子妃的嫌疑,不知为何,纵然她曾经有将弘昀推下水的嫌疑,可不知怎么到这一次,她反而不怀疑,太子妃干嘛跑那么远去长春宫杀了弘晖,完全没道理。

    “你好生歇着,会尽快给你答复,今日的事罢了,我再来陪着你。”玄烨又让岚琪躺下,在她额头上温和地一吻,“咱们都要好好的,儿子儿媳妇还指望我们。”

    可是玄烨和岚琪都想错了,原以为四贝勒府会乱成一团,悲伤过度的四福晋眼下还能做什么?但谁也想不到,毓溪却“坚强”地撑起了所有的事。

    他们送弘晖棺木回府后,毓溪就张罗下人为孩子设灵堂供奉香案,立刻从内务府置办来奴才们穿戴的素衣,在府内安排下酒水,准备招待登门吊唁致哀的客人,丧礼需要做的所有事,她都一一打点清楚。

    其间还到西苑来了一趟,问过弘昀的病情,那孩子烧得糊涂,李氏哭得很伤心,毓溪竟还冷静地劝她,叫她要好好守着儿子。

    宋格格在边上看着福晋的一言一行,等她离去后,脸色苍白地凑到李氏身边说:“姐姐,我怎么觉得福晋叫人看得心里发凉,我都不敢多看她的眼睛,那眼睛是空的,空得我浑身汗毛都竖起来了。”

    李氏哪儿有心思在乎这些,弘昀这一病还不知能不能好,说些不吉利的话,若是哥哥带着弟弟走,她怕是才得了弘时,就要失去弘昀了。

    而一进家门,妻子就开始张罗忙碌,胤禛插不上手,他不安地看着妻子忙忙碌碌,这一瞬竟希望毓溪一直这样“振作”下去,他不敢面对毓溪一旦软下来后会是什么样子,他害怕毓溪忙完了这些时候,就丢下他跟着儿子离去。

    此刻站在书房门前,胤禛不知往哪里走好,却见妻子朝自己走来,他们不能为儿子戴孝,但毓溪换了一身庄重素色的衣衫,到面前便说:“要不要换一身衣裳,客人们开始来了,不能怠慢了人家,贝勒府不能失礼于人前。”

    “毓溪……”

    “去拿屋子里挂的那件褐色袍子来。”毓溪吩咐下人,转身看着丈夫说,“你身上的衣裳才从寿宴下来,总归不合适。”

    胤禛上前抓住了她的肩膀,慌乱地看着她的眼睛,张口却不知说什么好,犹犹豫豫许久才道:“这些事不用你来操心,你回房去休息。”

    毓溪却伸手解开丈夫的衣扣,要将他身上参加寿宴的礼服脱下来,面无表情地说:“你是一家之主,而我是这个家的女主人,无论如何也不能人前失礼,弘晖去得太急了,这一路走得必然辛苦,要妥善送他才好,身后事一点儿都不能马虎。我们是他的阿玛额娘,我们不操心,还指望哪个呢?”

    说话的功夫,侍女已经匆匆捧来袍子,毓溪亲手脱下丈夫的衣裳,再亲手为他换上,就这么站在屋檐下,当着奴才们的面为他系扣子,胤禛一动不动任由她摆布。

    待得穿戴齐整,毓溪便道:“我们去前厅吧,客人们已经陆续到了。今晚还要安排守夜的人,兄弟妯娌们都会来,我选几位合适的留下,不合适的你替我去周全打发了,这事儿你替我做好可好?”

    毓溪说着,已转身往外走,胤禛愣了愣神,但很快就不由自主地跟上去了。

    所有到府里致哀的人,都不可思议地看着前来接待他们的四福晋,消息渐渐传出去,很快宫里宫外都知道,失去了儿子的四福晋正体面稳妥地处理着儿子的身后事,与她的婆婆当年失去六阿哥时的光景完全不同。

    可只有明白的人,只有经历过的人才会发现,当初好像“死”了一半的德妃娘娘是活着的,如今“活着”的四福晋,却已经死了……

    八贝勒府里,八阿哥匆匆从宫里回来,妻子正站在前厅指挥下人准备东西,说她一会儿要和八贝勒去四贝勒府致哀,抬眼见胤禩进来,却慌张地将目光掠过,胤禩则直直地冲向她,抓了她的手腕往里头带,口中道:“我有话问你。”

    八福晋几乎被拖着往里走,她吃痛挣扎着:“胤禩,你松开,弄疼我了。”

    ...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有种后宫叫德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阿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琐并收藏有种后宫叫德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