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有种后宫叫德妃 > 849 把你推在危险之地

849 把你推在危险之地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惠妃神情冰冷,等儿子发作完,才幽幽道:“我早说这样行不通,你偏要说什么先发制人,你的兄弟一个个都是人精,凭你如何算计得过他们?你说皇上偏心,他眼下不问十四阿哥的罪过,也不追究你为什么私自带侍卫入宫,算是不偏不倚做得很公平。”

    大阿哥冷笑:“额娘说这话,真叫人心寒。”

    惠妃望着他,不知为何,她怀念起了从前那个憨厚的儿子,可自从原配大福晋没了后,他像是突然变了个人,越发得急躁越发得**深重,那个不被她喜欢的儿媳妇,那个好容易才生下一个男孙的儿媳妇,竟一直以来是支撑儿子的人,她离去了,胤禔的人生仿佛就找不到方向。是不是自己的儿子,也继承了爱新觉罗家的痴情?

    “额娘,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已经走到这一步,我谁也不想让。”大阿哥含恨看着母亲,满腹怨艾,道,“我做长子的,辛辛苦苦为皇阿玛分担重任那么多年,结果不落好,还要让几个什么事都没做的毛头小子占了便宜,难道将来我还要向他们下跪,俯首称臣?”

    “儿子……”

    “额娘,你早就对我说过,这条路会很辛苦,您会陪我走到最后,走上这条路,就回不了头了。”大阿哥的双眼已经被权欲遮蔽,他说话的架势,直让惠妃觉得心颤。

    而这些话,一瞬间把惠妃拉回当年的光景,彼时她还年轻,儿子还稚嫩,可她却对孩子说了这么严重的话,把世间的污浊刻在他干净纯澈的心里,生个发芽变成了如今的怪状,是她的错,是她造就了而今的一切吗?

    “额娘。”大阿哥疯了似的,伸手拽了母亲的胳膊,口口声声说:“行不行得通,我都要试一试,防得住老八,防不住老四老十四,就连五阿哥他们,大概都敢和我争一争,可我一个人怎么对付得了他们那么多人,额娘,您要帮我,要帮我。”

    惠妃痛心疾首,被儿子拽着胳膊摇晃得身子都要散架了,为了安抚他,只有答应道:“额娘帮你,额娘不帮你,还有谁能帮你?”

    这一边母子俩着了魔似的,畅春园里却一片和乐,五阿哥新送来的马皇帝十分喜欢,十四脸皮厚,玩笑间讨得父亲赏他一匹马,半程时胤禛从瑞景轩过来,父子几人一道说话骑马,此刻已散了。

    五阿哥要负责把一些马送回上驷院,不与四哥十四弟同行,胤禛俩兄弟便单独在一起,但十四要骑新马回宫,不跟四哥坐车回去,到园子外要分开时,胤禛叮嘱弟弟:“城中骑马切忌急行,撞了妇孺,皇阿玛定不饶你的。”

    十四心情极好,哥哥这样叮嘱他也听得,连声答应后,身手敏捷地翻身上马,见四哥抬头看自己的神情微微有些异样,正奇怪,哥哥开口道:“你是我弟弟,没有什么话不能对我说的,将来不管遇见难事还是你想什么要什么,都来与我说,贝勒府的门一直都敞开着。”

    “四哥,你怎么……”哥哥一下子这么温和,竟让十四有些不适应,不知如何是好,只能点点头,然后怕自己被哥哥看到脸红的模样,嚷嚷着要骑马走了,便见马鞭轻扬,飞驰而去。

    这件事,很快在兄弟中传开。九阿哥和五阿哥毕竟是同胞兄弟,就算哥儿俩不大往来,家里福晋总说得上话,不出两日,那天在畅春园的光景,就从九阿哥嘴里传到八贝勒府,而已经两天了,十四对他们只字不提,随便派个下人打发来说事情黄了,再没别的交代。

    九阿哥愤愤然对胤禩道:“你看,我就说老十四不可靠。”

    十阿哥亦是附和:“总归是一个娘胎里出来的,我们怎么比。”

    胤禩却不以为然,也许他从一开始就没把十四当自己人,发生这种事在他看来很寻常,反而是提醒弟弟们:“老大这次主动出手,在长春宫里守株待兔,往后他再做什么,你们可要小心。”

    可这一阵一阵的闹腾下来,直到皇帝要巡幸塞外为温恪公主送嫁,钦命太子同往时,兄弟们才发现,近来有什么事,毓庆宫都仿佛世外之人毫不牵涉,这虽是好事,但堂堂储君怎么能一副隐居避世的姿态,怎么好让人感觉不到他的存在,可怜太子,做也是错,不做也是错。

    为温恪公主送嫁,自然有十三阿哥的事,此番另有大阿哥和太子同行,其他皇子都没跟上,后宫之中,良妃、和嫔几位体面或得宠的相随,有她们作伴,岚琪也不怕跟着皇帝扎眼,不然单独带她一人出去,实在有些不妥当。

    五月时,圣驾离京往塞外走,一路上,不论是在行宫休憩还是野外安营,皇帝身边伺候的,多是几位女眷,除了十三阿哥还说得上话外,大阿哥和太子就负责侍卫安全,辛辛苦苦却还不知道有没有被父亲看在眼里,常常一连几天都见不到圣颜。可几位妃嫔,不仅时常伴君侧,更是被太子撞见过,父亲带着德妃同骑一匹马跑出去。

    太子不高兴,大阿哥也不高兴,落得他们兄弟俩反而说得上几句话,那日队伍停下,皇帝又带着德妃策马离开大部队,太子站在营帐前久久注目,突然被人喊了一声,看到大阿哥带着侍卫来,那侍卫手里捧了一大坛子酒,大阿哥道:“我打听了,皇阿玛今晚不会回来,自然有人暗中保护,不用我们操心。”

    太子轻笑一声,不言语,胤禔抱过酒坛子,屏退了侍卫,对他道:“皇阿玛既然不回来,我们也不必盯着关防,这是当地的好酒,今晚不醉不归。太子,我们兄弟可好些日子没喝酒了。”

    太子别过脸说:“我有阵子不喝酒了,戒了。”

    胤禔却笑着,毫不客气地往他帐子里走,玩笑着说:“太子妃又不在深宫里,难道你怕喝醉了,再赏她一巴掌?”

    太子一脸青黑,见胤禔大摇大摆地往里头走,他也不好再出声阻拦,让几个亲信的人守在门外,便进来,想听听老大找他,究竟有何贵干。

    而远离营帐,玄烨带着岚琪策马疾行,出门的日子越久,岚琪的身体反而越好,在畅春园还时不时咳嗽几声,随驾上路后,气息顺畅面色红润,每一天都精神奕奕。

    这是玄烨最高兴的事,更乐得半路上带她出去逛一逛,偶尔是单独两人,偶尔也会叫上良妃与和嫔她们,在旁人看来,皇帝此行说是送亲,却比往年任何一次都有兴致游山玩水。

    玄烨是听说他们今早离开的镇子上夜里有集会,所以走了老远了,还是决定带着岚琪折回去凑个热闹,两人赶回来时,刚刚日落黄昏,街面上还没开始热闹,各处都在搭门面摆摊子,两人四处逛逛没什么新鲜的,便选了一家酒馆吃饭,想等天色黑了,再上街逛逛。

    馆子里吃饭的人少,喝茶闲聊的多,角落里有一个说书模样的,四五个人围坐着听他天南地北的胡扯,玄烨和岚琪点了几件小菜一壶酒,也饶有兴致地听了半天。不知怎么的,说书人提起这两天刚刚从他们镇上过的圣驾,竟高谈阔论起了太子与诸位皇子,没想到隔着京城那么远,竟也说得**不离十。

    说大阿哥好大喜功,太子庸庸碌碌,三阿哥是个书呆子,四阿哥出身好境遇好,十四阿哥最最受宠,八阿哥贤能敦厚满朝文武称颂。几乎把所有的皇子都数了个遍,又说随驾的十三阿哥命里差口气,若也是从德妃肚子里爬出来的,前程必然会有很大的不同。

    起先玄烨几人听得还有兴致,可等他们把几位皇子都说一遍,皇帝脸上没了笑意,岚琪坐在一旁也十分尴尬,可见所谓的“秘密”早就天下皆知,所有人都等着看一场好戏,而皇帝是主宰一切的那个人,换言之,所有人都在看他之后如何走下去。

    “我们去别处吧,这里怪闷的。”岚琪伸手握了玄烨的手腕,温柔地说,“你不会为了这些话,不高兴吧。”

    玄烨哼笑一声,拍了拍岚琪的手背,便示意随从付账,带着岚琪离开了那家酒馆。因馆子里的东西简陋没什么可下筷子的,两人肚子里还空荡荡的,出门一阵风飘过,闻见馒头出笼屉的香气,岚琪笑道:“想吃肉包子。”

    玄烨点了点头,两人循着香气而来,街道上渐渐热闹起来,玄烨笑道:“突然想起来,生十四前,我带你逛京城夜市,你半路上被人潮冲散了的事。”

    他说着话,手里紧紧拽着岚琪不放开,好像怕她会在这里丢失,紧跟着果然说:“现在你若再丢了,朕怕会找不到你。”

    “臣妾丢不了的。”

    “可是他们会放过你吗?”玄烨的话越发沉重,停下了脚步,深深看着岚琪道,“朕对你的好,总是把你推在危险之地。”

    ...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有种后宫叫德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阿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琐并收藏有种后宫叫德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