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有种后宫叫德妃 > 899 不敢和老天爷打赌(还有更新

899 不敢和老天爷打赌(还有更新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毓溪也不知融芳跪了多久,又不敢擅自让她起来,便先撂下人往婆婆的寝殿去,环春端着茶等在门前,拦着福晋说:“娘娘气大了,您说话可小心些。”

    “知道了。”毓溪心中忐忑,接了茶盘进门,额娘正歪在窗下轻轻摇着扇子,她上前摆了茶,轻声唤,“额娘,您喝口茶消消气,天热别气坏了身子。”

    岚琪睨一眼,责备道:“你们做什么把她一个人撂在宫道上?”

    毓溪慌张地要屈膝,却被喝令站起来,在凉炕边上浅浅坐了,还捧着手里的茶盘,垂着脑袋说:“是实在没想到,她那么活泼又不懂规矩,额娘您问过了吗,她跑去御花园做什么?”

    “她去找柿子树。”

    “柿子树?”毓溪也满头雾水,但见婆婆脸色缓和,忙放下茶盘,将茶碗送到面前,笑着说,“额娘别生气,回去我教训她,再也不敢给您添乱了。宜妃娘娘那儿,反正也那样,她就爱和人拌嘴吵架不是吗?”

    岚琪不禁笑出声,毓溪见状心里一松,嘴甜地说着:“您一板着脸,儿臣就没主意了,额娘要高高兴兴的才好。”

    “你终归是好的,我看着长大的孩子,能不好吗?”岚琪在毓溪额上轻点,接过茶喝了几口,又推开窗户,看到年氏还跪在阴凉地里,不免一叹,“这下子,她该恨我了吧。”

    毓溪忙笑:“哪儿敢,儿臣会好好跟她说道理,再说了胤禛也容不得她对您不敬啊。”

    岚琪却感慨:“方才环春对我说,一代一代的人,真就这么传下去了。那会儿我比你还年轻,看着太皇太后教训几位王府里的侧福晋们,一排排的人跪在慈宁宫里,那会子吓得心颤,一晃眼,我的儿媳妇也在受罚。”

    这话,难免要涉及毓溪没有儿子,就没有儿媳妇可教,可她如今虚怀若谷,岂能为了几句话动摇心神,一面笑着说:“弘时将来娶媳妇,儿臣也这样教,做婆婆就是威风得很。”又软软地央求,“额娘,让她起来吧,细皮嫩肉的,别跪出毛病了。”

    岚琪点了点头,没言语,毓溪则当得令,赶紧唤宫女去让侧福晋起来。她和婆婆一道在窗前看,只见融芳跌跌撞撞地爬起来,揉着膝盖抹眼泪,不知之后该做什么,也找不着方向,还是环春去指引,把她带到别处去歇着了。

    隐隐能听见融芳啜泣的声音,岚琪轻轻一叹,问毓溪:“你瞧着这个妹妹,怎么样?”

    毓溪坦率地说:“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儿臣不敢断言,但是心里并不排挤她,大概是年纪差得多了,和念佟一般,看待她总带了几分怜爱,往后日子过起来,或好或坏就明白了。”

    岚琪颔首,轻拍了儿媳妇的手背道:“谨慎些,看着虽不坏,可太活泼淘气了,都说她灵气逼人,我瞧着也就是长得那样而已,骨子里是个毛躁的小东西。”

    毓溪见婆婆不再生气,心里安逸,应着:“儿臣记下了,回家一定好好管束她。”

    岚琪则问:“你们和太子一道去英华殿了?”

    毓溪便正经回答,说太子此刻和胤禛在英华殿里说话,更言:“儿臣瞧着,太子和太子妃完全变了个人似的。太子妃变得温柔又和善,不像从前总高高在上地端着储君夫人的架势,眼下让人觉得,她好像特别幸福,脸上总挂着笑容。”

    岚琪轻叹:“若真如此,也算不辜负她全心全意扶持太子一场。”

    此刻英华殿里,胤禛与太子再敬了香,这就要离了,出门不见毓溪,太子妃笑道:“像是新弟妹闯祸了,毓溪现在在永和宫,四弟去永和宫找他们吧。”

    太子笑道:“看样子,你有的要头疼了,听说她的年纪和我大侄女一般?”

    胤禛尴尬不已,垂首道:“让二哥看笑话了。”

    太子妃笑悠悠说:“毓庆宫里姐姐妹妹还要多,你二哥手底下,还不知多少笑话,四弟费心哄着些就是了。”

    太子却含笑冲妻子瞪了眼,两人眼里都是笑意,待三人离开英华殿,便要分离,太子要和太子妃去园子里散散,临别时,太子又喊住了胤禛,说:“我是解脱了,可你们还在挣扎,不论如何别走我的老路,三年五载的,一切就能有定数,你们这些兄弟,都比我强。”

    胤禛没说话,眼瞧着太子夫妻离开,方才在英华殿里,太子对他说,此次复立太子,皇阿玛有言在先,他做不过几年又会被废,一则是之前事情突然,复立可以平息朝野的议论,二则是两番废立后,便是要告诉天下人,皇帝不会再立太子的决心。太子如今,只是虚有其名,再享受几年储君的待遇,也算是他身为儿子,为皇帝做的最后一件事。而皇帝也许诺他,再废之后,仍旧会优待他和他的妻儿。

    太子说他解脱了,活了三十五年,痛苦挣扎了三十五年,做过无数的错事,日日夜夜都在惶恐不安中度过,如今真正像个人一般活着,他想用余下的生命,去好好对待一心一意为自己的妻子,哪怕这辈子只做这一件对的事,也不算白活一场。而对于太子妃来说,丈夫能变得有血有肉,变得神智清明,让她不用再提心吊胆地度过每一天,做不做这紫禁城未来的女主人早就不重要了。

    小和子见主子呆呆出神,上前提醒道:“王爷,您去不去永和宫接福晋回府?”

    胤禛缓过神,他还没消化太子那些话,还迷茫三年五载后将面临的变故,想起妻妾的麻烦,一时有些烦躁,转身朝出宫的方向走,撂下话给小和子:“你让福晋带她回去吧,就说我有事先走了。”

    等这话传到永和宫,岚琪怕毓溪不高兴,便责怪儿子:“他一定是怕来了我骂他,没脸来了,你回去把我的话传给他,有本事一辈子别来了。”

    毓溪哄着婆婆道:“哪儿能呢,额娘回头就想儿子了。”

    可心里难免不自在,等辞别了婆婆,带着一瘸一拐的融芳回家,马车上她想说什么也不知从何说起,进家门后分别时,才叮嘱了一句:“别的不说,你且记着,在外头做了丢脸的事,没人记着你姓甚名谁,只知道是雍亲王府的人,丢的就是王爷的脸。今日娘娘罚你跪,也是做给外人看的,你若心生记恨,就连王爷都要容不得你了。”

    融芳抿着唇,含泪点头,呜咽着说不出话,毓溪摇头轻叹,径直回自己的屋子去。

    这件事在宫里藏不住,很快也在府里传开,宋格格在东边院子里笑得岔气,与李侧福晋道:“我们防贼似的防着新人来改天换日,结果是个草包,还说什么和王爷有缘分,我看是孽缘,她来了才几天,就没消停过。”

    那会儿琳格格却过来,与李氏道:“福晋问上回阿哥挨了王爷的打,娘娘从宫里赐的创伤药您这儿还收着吗?福晋说若是有,匀一些给西苑侧福晋,府里的那些都是给下人用的。”

    李侧福晋赶紧让丫头去取,笑着说:“都拿去吧,弘时也学乖了,不会再挨打,便是挨了打,娘娘总还是惦记着的,不差这一些。”

    宋氏缠上来问:“新娘子的膝盖跪烂了?”

    可琳格格取了东西,只管向李氏道谢,转身就走,根本没理会宋格格,气得她跟在身后啐了一口,骂道:“做着福晋的奴才,还真把自己当主子了?”

    琳格格没走远,这话隐约听得见,可莫名的连生气的心思都没了,反而对身边气得不行的丫头说:“管她呢,她连奴才都不如呢。”

    那之后的日子,胤禛闷住在书房里,偶尔和毓溪说说话,家里妾室一概不见,新进门的侧福晋,瞬间就被冷落了,西苑里的光景可想而知,琳格格去过几回,瞧见新人委屈可怜又努力忍耐的模样,竟不由得心疼她。数日后,琳格格悄悄对福晋说:“侧福晋怪可怜的,我听西苑的人说,侧福晋想家了。”

    毓溪忽然想起来,愧疚地说:“可不是么,这一下下闹的,她还没回门呢,倒是我们失礼了。”

    可是隔天皇帝从承德送回很多东西来,分赏各宫和诸位皇子,众人忙着谢恩,又顾不上年氏回门的事,她就像个金丝雀似的被关在西苑里,琳格格偶尔送东西去,看到她趴在窗口呆呆的出神,觉得人家虽然出身名门地位又尊贵,可好像过得还不如自己,可有心和侧福晋说说话,又觉得自己不够资格,总是交代了福晋的事,就默默退下了。

    承德这边,玄烨每日会接到岚琪的信,那天说她和宜妃为了新媳妇发生了争执,玄烨便隔天就往宫里送东西,特地给了翊坤宫大份的,还给宜妃写了一封哄人的书信,叫她嘚瑟好几天。

    之后和温宪提起来,温宪笑道:“四嫂真不容易,将来若真的做了皇后,还不知要怎么辛苦。”更是毫不顾忌地问父亲,“说起来,皇阿玛那么疼额娘,额娘又多年管着宫里的事,您为什么不封额娘做皇后,是额娘的出身不够尊贵吗?”

    玄烨看了女儿一眼,低头铺开纸张给岚琪写回信,不假思索地应:“好像注定了的,几位皇后都不长命,阿玛,不敢和老天爷打赌。”

    ...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有种后宫叫德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阿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琐并收藏有种后宫叫德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