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有种后宫叫德妃 > 902 没想正经扶持他(还有更新

902 没想正经扶持他(还有更新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毓溪从容大方,笑应:“比你早些来,方才和绿珠她们说话呢。原从你府上过来的,去瞧了弟妹,模样可叫人疼了,十四弟这阵子可要多关心她才好,女人家坐小月子要更仔细。知道是白嘱咐,还是要说,若是缺什么或不懂什么,只管来跟四嫂说。”

    胤禵笑道:“我记着了,回头就吩咐家里的人,有事儿不必找我,去雍亲王府找四嫂。”

    毓溪与他玩笑:“怎么你就不管了?我才要你多疼疼弟妹呢。”

    叔嫂间说话,又客气又亲昵,彼此应付了几句,胤禵便说还有事不能在内宫耽搁,来去匆匆。毓溪在门前站了会儿,看他的身影从永和宫里消失,才转身打了帘子进来,却远远见婆婆似长长一叹,全然不是方才与儿子谈笑风生的光景,毓溪心头又多一层疑惑,但嘴里已朗声说:“额娘,十四弟回去了。”

    果然岚琪听见动静,又打起精神来,笑道:“他从小就坐不住,弘春弘明都随他,个个儿屁股上长针似的。”

    婆媳俩絮叨几句,岚琪吩咐毓溪带些东西替她送到贝子府,胤禵的宅子就挨着紫禁城,她回家路上顺道捎去就好,自然为婆婆办得妥当。只是在贝子府又坐了半刻,才知道胤禵一大早出去后还没落家,毓溪说在宫里遇见他,完颜氏却诧异:“他真是难得,还亲自去找额娘说了?”

    果真完颜氏了解自己的丈夫,胤禵是瞧见四福晋进宫了,怕她为了完颜氏落胎的事在额娘面前说什么,才匆匆赶去听几句,见母亲并未盛怒,算是安心了。这会子在八贝勒府,一面和几位大臣一起与八阿哥商议治水的事,私下则和胤禩嘀咕:“四嫂比四哥殷勤圆滑多了,额娘面前,全是她的事。我家几个嘴笨心又直,有四嫂一半,我也少操心。”

    自然这些话,毓溪听不见,她只是带着几分疑惑回到家,等胤禛回来后,要告诉他自己的所见所闻。而这几年,毓溪也隐隐感觉到他们同胞兄弟间的微妙变化,比起八阿哥之类,十四弟似乎才是未来道路上最大的阻碍,原本大家公平竞争,无可厚非,可十四弟与八阿哥那种人为伍,毓溪就很看不上。

    这日回到家中,她有心事,瞧着身边的人似乎也心事重重,见琳格格有些晃神,想起早晨见她也是这样,终于又问:“你怎么了?”

    琳格格是禁不住福晋盘问的,她不是不能为耿氏保密,而是心中有隐忧,怕耿氏不是善类,怕她早晚还要算计自己,可福晋再三问她,甚至道:“昨晚耿姑娘怎么住在你屋子里?”她才慌张地担心自己瞒不过去,索性屈膝恳求道,“福晋,妾身答应了别人不说的,不是要紧的事,只是人家的心事。福晋,我能不说吗?”

    毓溪呆呆看着她,真正哭笑不得,赶紧叫她起来,嗔怪:“你这样子,我反而不放心了,总之别叫人欺负了。咱们姐妹一场,有什么事,有我在呢。”

    琳格格反而高兴起来,连连点头说:“没事的,有福晋在,没人敢欺负我。”

    这话说得叫毓溪心疼,哪个女人不愿被丈夫保护,可琳格格若说一句有王爷在,没人敢欺负她,自己又会是什么心境,额娘那些话果然有道理。

    但毓溪自以为面面俱到,这家里终究还有她看不到的地方,昨晚在花房发生了什么,琳格格不说她就无从可知,但深宫里的婆婆,却把一切都握在手里,这天四福晋走后不多久,环春就把青莲传进来的话,禀告给了主子。

    青莲从一开始就因为不见了合卺酒的杯子而怀疑其中有蹊跷,一直暗暗盯着西苑,发现耿姑娘鬼鬼祟祟后,先禀告给了德妃娘娘知道。

    这事儿关系着年家,他们府里送来的陪嫁丫头闹出丑闻,年家也拉不下脸。岚琪左思右想后,决定将错就错,让青莲以王府主管的身份去警告耿氏,不要让她心安理得的在府里待着,要她明白再有下一次,就只一个死字。

    但岚琪心中对另一个人本就有疑心,她见过太多面上纯良却心如蛇蝎的人,一直担心琳格格围着毓溪转另有企图,便又让青莲以见不得琳格格在福晋身边吃得开,把她这个主管也排挤开的立场去怂恿耿氏对付琳格格,昨晚雨夜里的事,全是青莲安排下耿氏才敢去做的,耿氏归来把话一五一十告诉青莲,青莲再传回宫里,岚琪没想到,那琳格格的心胸竟如此宽大。

    环春最懂主子的心思,怕娘娘为自己的多疑而愧疚,反而道:“奴婢却觉得,琳格格心肠好是其一,但为人精明也不可否认。您想这事儿,换谁抖落出去都没好处,最该恶心的侧福晋都咽下这口气了,琳格格去向王爷福晋告状,别人该怎么看她?王爷未必不嫌她烦,毕竟那一晚睡了耿姑娘的是王爷自己呀,而侧福晋的脸丢得更大,将来必然也不容她,不论是谁去戳破这件事,都尴尬。”

    岚琪颔首道:“还是毓溪说的好,日久见人心,再看一看吧。”她揉着太阳穴,疲倦地说,“太皇太后从前怎么护着我,我如今也不知不觉想护着毓溪了,却不知我这一身羽翼,能不能护得那几个孩子周全。”

    之后几天,京城的事岚琪挑着几件每日书信告知皇帝,玄烨也会给她回信,好在秋天越来越近,皇帝就快回銮,可玄烨每日的信函里,却隐瞒了他患病的事,便是那天和女儿夜间散步后,也不知哪儿不妥当,隔天就伤风发烧。温宪每天伺候在左右,一道侍奉皇帝的都是从未见过公主的人,并不知温宪的身份,甚至还有人当是皇帝新宠的妃嫔。

    自然这不重要,父亲的身子才最要紧,可温宪再如何劝说,父亲依旧每日会处理些政事,更雷打不动地给母亲回信,好在身子日日康复,但这一天接到京城来函,温宪拆开要给阿玛念信时,突然笑了。

    玄烨靠在床榻上,懒懒地问:“怎么了?”

    温宪翻过信纸晃了晃,除了阿玛的抬头,额娘的落款外,通篇只两个字:病乎。

    玄烨眼神一亮,不知是喜是担心,温宪把信里里外外再看了几遍,没有别的了,不免嘀咕:“额娘是怎么知道的?”

    “必然是你说的,不然还有谁敢通风报信?”玄烨微恼,将信拿来亲自看,责备女儿,“胆子越来越大,朕连大臣们都瞒着呢。”

    温宪急道:“皇阿玛冤枉人,我可没告诉额娘,您三令五申的事,要紧的是瞒着大臣们,女儿怎么敢胡来?额娘知道了也是干着急,还不如我好好伺候您呢。”

    玄烨想了半天,也不明白岚琪从何而知,又不愿疑心她在自己身边安插眼线,之后温宪搬来小桌,摆下笔墨,玄烨要给岚琪写回函时,握起笔才一个激灵。他因气虚无力,写字手颤,虽然几十年的字写下来,字迹早已炉火纯青,可若仔细看,这几天写出来的字,的确和平日有些许差别,猜想岚琪就是在一笔一划里看出他身体有恙,一时心中便暖了。

    “阿玛,怎么了?”温宪守着父亲,见他提笔发呆,不禁问,“您不高兴了是吗?”

    玄烨却含笑摇头,示意女儿来执笔,懒懒地靠下去说:“阿玛口述,你给额娘写,让她乱猜反而不好。”

    待这一份温宪执笔的信送入紫禁城时,岚琪已经焦虑了好几天,信函从前几天起就不对劲,玄烨的字迹早就刻在她心里,看到那细微的差别,她把能想象的可能都想了一遍,最后唯一想到的事,玄烨是不是病了。

    果然,这一封回函女儿笔下以皇帝的口吻交代了他染病的事,但要岚琪安心,正日渐康复,女儿代笔自然少些甜言蜜语,信末却是交代,让岚琪把这件事告诉胤禵,要十四阿哥去承德把皇帝接回来,但要叮嘱胤禵,不能告诉别人,是皇帝病了。

    岚琪不明白玄烨为何如此安排,但圣驾归来,他必然能知道答案,但胤禵匆匆离京往承德去,虽然走得很低调,但并非隐匿踪迹,很快就传开十四阿哥去承德的事,阿哥和大臣之间,少不得对此有议论。

    八阿哥、九阿哥这边,就对这件事纳闷,九阿哥一直对十四弟充满戒心,向八阿哥分析说:“他既然接受了八阿哥的好意,就该和我们绑在一块儿,怎么总是有事儿神神秘秘,不把我们放在眼里?八哥,我是真不想帮他,难道将来他做了皇帝,我见他还要下跪磕头,他可是做弟弟的。”

    胤禩正在桌边写大字,并没有被这些话动摇,反而是九阿哥跑到他面前来说,他才不得不停下笔,抬起头面无表情地说:“反正我们也没想正经扶持他,他又怎么会做未来的皇帝?”

    ...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有种后宫叫德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阿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琐并收藏有种后宫叫德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