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有种后宫叫德妃 > 952 八阿哥种的花(还有更新

952 八阿哥种的花(还有更新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便是她一心一意待王爷,太值得珍惜,我们才会有顾虑。”毓溪忧心忡忡,“若是有别的心思,反而好对付。”

    琳格格一时想不明白,但福晋既然这么说,一定有道理,正好摇篮里小阿哥哼了几声醒来,因才吃饱了睡的不急着喊乳母,琳格格抱起来哄了会儿,毓溪看着她和孩子,又后悔:“我不该答应她照顾这个孩子,不然她还能有个念想,每天忙忙碌碌的,也就没心思胡思乱想。”

    小娃娃听懂了似的,竟开始哭啼,琳格格哄了好一阵,唯有把乳母叫来,回身见福晋闷闷地出神,还在为这件事烦恼,上前自责道:“若是刚才我没瞧见,不说那几句话,您也不会烦恼了。”

    毓溪苦笑:“院子里的奴才总瞧见的,早晚还会知道。”

    琳格格则劝:“解铃还须系铃人,说到底,侧福晋还是在乎王爷,那话又是从王爷口中说出来的,便是给她十个娃娃分心,静下来还会胡思乱想,福晋不如和王爷说说,咱们说十句,也抵不上王爷一句话。”

    毓溪轻轻一叹:“十四爷就要到京了,只怕他现在没心思管儿女情长。”

    大将军王两日后回京,因只是临时奉召归来,并非率军凯旋,没有出征时浩浩荡荡的规模,且皇帝还在畅春园住着,要等千叟宴前几日才会去,胤禵直接骑马到这里,倒是见几个兄弟等候了,弟弟们必然要来迎他,上头的兄长,五阿哥、七阿哥很客气,十三站在一旁,上来拍拍他肩膀说:“又黑又精神,十四,好几年不见了。”

    胤禵应着话,眼神不由自主地往边上瞟,十三看在眼里,道:“皇阿玛让四哥去接人了,你知道那些来千叟宴的老人,腿脚都不灵便,千里迢迢地来一趟,别在路上有什么事。”

    “我说呢,四哥怎么不在。”胤禵尴尬地笑了笑,当初四哥说好,等他凯旋会在卢沟桥迎他,如今虽是中途归来,也不至于不来见吧,听说是被皇阿玛派去接人了,心里倒自在些。

    十六阿哥上前笑道:“十四哥,您先进去,我们兄弟等下午才再来,要紧的是,嫂子在园子门里等半天了,你们夫妻分开几年,难道十四哥不想嫂子?”

    胤禵往弟弟身上踹脚,笑骂:“混账东西。”

    但最终被兄弟们拥簇着进了园子,果然完颜氏在里头徘徊,一见丈夫气宇轩昂地走进来,飞奔上前,夫妻相拥自然有说不尽的话,但胤禵抹掉妻子的眼泪,哄她说:“去瑞景轩等我,我见过皇阿玛,再去给额娘请安,就带你回家。”

    夫妻俩暂时分别,胤禵大步流星地往清溪书屋来,在外头等待通报的时候,将门前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看到清溪书屋外栽种的花草很眼生,等梁公公来迎他时,随口问:“我记得门前原没有那一片花草。”

    梁总管道:“是八阿哥来栽种的,您知道,皇上有脚肿的旧疾,这种花草是一味药,最关键也最难伺候。八阿哥在家潜心种出来后,为了方便皇上取用,请旨种到园子里来,八阿哥每日来请安,便顺道伺候这些花草,奴才只派人看着,其他的……”

    梁总管还没说完,十四阿哥就已经走开了,他呆了呆无奈地一笑,转身跟进来。

    父子相见,几句寒暄后,就正儿八经地说前线的事,皇帝还是皇帝,胤禵虽然觉得父亲又苍老了很多,可气势一点儿没变,他专心讲完前线的事,说年羹尧几人也跟回来了,请他代为请旨求觐见皇帝,玄烨点头答应,随口问:“年羹尧很会打仗,而你是主帅,你们俩可有过冲突?”

    胤禵道:“他几乎没出过什么大主意,最多一起商讨时提过几个建议,至于他很会打仗,带兵的确很有一套,但没有在儿子面前展露过他的本事,和其他副将没什么两样。”

    玄烨点了点头,挥手道:“去给你额娘请安吧。”

    胤禵答应下,离了清溪书屋,经过那一丛丛号称八阿哥栽培的花草,停下脚步摘了一朵花看了看,之后随手一丢,就往瑞景轩去了。

    这一边完颜氏先到,已经叽叽喳喳说了半天丈夫的事,岚琪一直欣慰地笑着,待儿子进门,便听他责备妻子:“三十出头的人,怎么还这么聒噪,我在门外头就听见你的声音,额娘爱清静,你别吵着额娘头疼。”

    胤禵一面说着,就在炕前跪下,可见母亲伸手,便顾不得行礼,立刻起身坐到身边,岚琪伸手捧了儿子的脸颊,眼中微微含泪,却骄傲地说:“我的小十四,是顶天立地的大男人了。”

    “什么小十四。”胤禵笑着,“我底下可也有好几个兄弟呢。”但儿子是性情中人,一句话说着竟哽咽,捧着母亲的手心疼地说,“才几年,额娘怎么老了这么多,您瘦了好多。”

    岚琪笑道:“上了年纪,自然会老的,若还与你媳妇儿那样年轻漂亮,不是成老妖精了?”

    胤禵却责怪妻子:“你是不是偷懒不来伺候额娘,额娘瘦了这么多,你就不知道想法儿做些好吃的哄额娘进膳?”

    完颜氏蹭过来挨着岚琪坐,委屈地说:“您看,他还是这样的脾气。”

    “可你就是稀罕,是谁说,巴不得他早些回来,天天和你吵架玩儿?”岚琪哄着儿媳妇,完颜氏笑靥如花,不好意思地把脸埋在婆婆肩头,之后一道听胤禵说前线的事,正经的战事她们不听,不过是些奇闻异事,足足聊了一个时辰,岚琪才催他回家先歇一歇。

    夫妻俩离了瑞景轩,完颜氏喜滋滋地跟着丈夫,可胤禵却突然问她:“八阿哥这些日子,在做些什么?”

    丈夫出征前,曾交代她要留心八阿哥的事,但一别三年,完颜氏哪里能记住那么多,只把眼门前的说了说,胤禵问起清溪书院外的花草,完颜氏道:“皇阿玛和八阿哥的关系,比从前好多了。你出征后他好像天天来请安,皇阿玛不见也照旧来,后来不知怎么,就听说八阿哥在园子里陪皇上下棋、散步,还给栽种花草,不过要紧的事一件没有,八阿哥在朝堂也不过做些零碎差事。要说不一样,大概就是和皇阿玛的关系,对了,八阿哥的俸禄去年就恢复了。”

    见丈夫听得眉头紧锁,完颜氏担心地问:“我说的不好吗?”

    胤禵摇头,挽了她的手一道走,感谢妻子那么尽心,这几天没正事,他说都要陪着妻儿度过。

    圆明园里,等胤禛安顿下几位来千叟宴的江南老学究,天色已黑,他匆匆回到家,门前下人说十三爷在书房等候,另有年大人也在,等了好半天了。胤禛问福晋、侧福晋见了没有,下人说年大人隔着帘子给福晋请了安,侧福晋说不舒服,没见着。

    胤禛一叹,先到书房来,十三正听年羹尧说前线的事,细枝末节的他们俩说得兴起,根本没在意天色都黑了,见胤禛回来,才发现这么晚了。胤禛说他饿了,让准备酒菜,胤祥和年羹尧刚才吃的下午点心,此刻提起来,才想到没用晚膳,胤禛笑道:“福晋怎么没顾得上管饭?”

    胤祥道:“是我让四嫂别管的,羹尧给四嫂请安时,我就这么说来着,羹尧不会误会。”

    年羹尧起身给王爷和十三爷斟酒,自己却是端了茶,以茶代酒道:“虽然暂时回京,兴许随时随地就要走,奴才眼下军务在身,请王爷和十三爷恕罪,就不喝酒了。”

    胤禛没为难他,赞道:“这样才好,等你凯旋,我备下好酒等你。”而他没急着问年羹尧前线的事,不过是喝酒叙旧,之后让年羹尧和胤祥早些回去,他们一走,胤禛就吩咐小和子:“告诉福晋,我夜里去侧福晋那儿。”

    小和子道:“今儿侧福晋请福晋把小阿哥抱过去了,您若是过夜……”

    胤禛皱眉,哼道:“她不是病了吗,带什么孩子?”

    等王爷驾临侧福晋的院落,融芳正笨拙地抱着儿子满屋子晃悠,小家伙哭得可怜,她束手无措,奶娘们等在外头不让进来,还是胤禛喝令她们把孩子抱走,融芳心虚,怕丈夫责备她又冷待兄长,非要留下孩子,却被胤禛一把抱起来扔在炕上,怒视着说:“咱们不是说好了的,你怎么又变扭上了,就为了那天在毓溪门前听见我说的几句话?”

    融芳一怔,这事儿原来都知道了?她别过脸不敢正视丈夫,而多年相处,也不再是当年小心翼翼的模样,而这会子胤禛嗓门大了些,她心里更委屈。

    胤禛喝了几杯酒,进门又听儿子啼哭不止,而融芳又犟头倔脑的,他有些不耐烦,这会儿冷静下来,也不想动怒发脾气,坐到身边搂过她说:“你到底哪里不痛快,咱们一次说清楚,好不好?”

    融芳眼中已含泪,身子一哆嗦眼泪就滚下来,哽咽道:“我哥哥他不是好东西,我老早就知道了。胤禛你不知道吧,好多年前他就跟我说,等福晋死了,女主人的位置一定是我的。”

    ...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有种后宫叫德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阿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琐并收藏有种后宫叫德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