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有种后宫叫德妃 > 965 让我亲亲(还有更新

965 让我亲亲(还有更新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如同拦截八阿哥他们发出的信函,拦下四哥的信对胤祥来说轻而易举,可岚琪怕他有私心,下了死命就是追到青海也要把信追回来,果然两天后,胤祥就把信送了回来。

    可胤祥在玄烨和岚琪面前哭了,三十多岁的大男人,哭得那么伤心,他的生母早逝,同胞的两个妹妹出嫁没多久也早逝,他对于亲人手足的珍惜,都在这眼泪里。

    那封信,在玄烨的要求下,谁也没打开看一眼,皇帝说或许可以留着将来给十四看,而说拦截这封信的,必须是皇帝,他再三叮嘱岚琪:“不是怕她恨你,而是你总要给儿子有一处可以慰藉,不然他太可怜。”

    几日后,四阿哥率众皇子、宗室子弟、满朝文武,以天子行祀的规格祭告天、地、社稷,他第一次站在万人之巅,往下看的那一瞬,眼前的恍惚,成了他日后敦促自己做个励精图治好皇帝,最大的警醒,每当疲倦想偷懒,或贪图安逸时,他都会想起祭祀那天。

    原来,站在万人之上,并没有想象中,挥斥方遒指点江山的潇洒和骄傲。相反,只能看到无数双眼睛在看着你盯着你,责任、压力远远重于理想和抱负,那一天他已经感受到,做皇帝,身不由己。

    而四阿哥代为祭天的事圆满后,皇帝像是放下一桩大心事,身子一下子变得更虚弱,原本一天里还能有好些时候是清醒的,现在大部分时间都在昏睡,偶尔醒过来,见岚琪在身边,欢喜舒心地一笑后,来不及说话,又会昏昏沉沉睡过去。岚琪对环春说:“他一辈子矜矜业业,就是出巡在外也要熬夜批折子,现在把这辈子没睡够的觉都补回来了。”

    与环春眼中所见的一样,面对皇帝一天天的衰老,相比大臣们的浮躁,每天都想方设法地想要闯进清溪书院,德妃娘娘表现得十分平静,仿佛不是在伺候即将离世的人,而是如同过去的几十年里一样,每天都带着笑容。

    玄烨清醒时,还能进食,总是岚琪一口一口地喂它吃,药太苦了,岚琪和贵妃商议后,已经不再给玄烨服用,现在用什么仙丹妙药也无法延续他的生命,岚琪不希望他辛苦了一辈子,临走时还是满嘴的苦涩。总让环春做些他从前爱吃的,都炖的烂烂的送进嘴里,玄烨吃到熟悉的滋味会很高兴,还伸手摸她的脸颊。

    玄烨最后的日子,比想象中要平静,他不呻吟病痛,也不闹腾发脾气,曾经叱咤风云的皇帝,乖顺地任由岚琪照顾着,但太医说皇上的病,如今应该是很辛苦,可皇上不言不语,兴许就是不想娘娘们为他担心。

    岚琪会摸着他的脸颊说:“你不舒服,就喊出来,喊出来就好些了。”虚弱的他只是微微一笑,把用来呻吟的力气,紧紧握着岚琪的手。

    十一月,天越来越冷,清溪书屋里早就烧了地龙,玄烨那几天意外的很清醒,像是回光返照一般,可他似乎没有了冷热的概念,会指着岚琪身上单薄的衣衫,他知道日子已经在撼动,窗外的萧条正是寒冷的象征。

    岚琪便会用捂热的手捧着他的脸说:“我暖着呢,穿得太多腰肢臃肿,你看着要不喜欢了,我现在已经没有从前那么苗条了。”可明明日夜照顾玄烨,几乎寸步不离,岚琪已经瘦得,去年的冬衣都在身上晃荡了。

    那几天,大臣们陆陆续续来见了皇帝,岚琪每每规避,都是佟贵妃陪在皇帝身边,朝政她听不懂,但岚琪教她,一旦那些大臣激动了要如何如何,就让他们跪安。

    十一月初十,隆科多调入畅春园负责园内上下的关防,每日带着侍卫围着清溪书屋转悠,马齐和几位大臣每天天一亮就到园子里,直到入夜才回去,这般架势下,谁都知道,皇帝快不行了。

    而十月里四阿哥代皇帝祭天的事,近乎等于昭告天下,皇帝选定了谁做继承人。想想这么要紧的时刻,这么敏感的一件事,皇帝若没有十足的打算,怎么会轻易派四阿哥前往,事到如今,很多人唯有放弃挣扎,等着看最后的结果。

    天气越来越冷,可今年的雪却迟迟不下,已在十一月中旬了,不见半点雪花的影子,岚琪还幻想着玄烨能带她去太和殿前看茫茫积雪,她一点儿不觉得,玄烨这就要离她而去了。

    那天玄烨醒着时,心血来潮要一口炒豆角吃,岚琪笑说堂堂天家,哪里能时刻备着这东西,心里明白他是想起从前的事,便给胤禛胤祥传了句话,儿子们立刻就快马加鞭去城里寻来,可等环春做好了送来,皇帝已经睡过去了。

    这一觉,安稳又绵长,岚琪是靠在玄烨身边睡着的,隔天感觉被人摸着脸颊,她悠悠醒来,玄烨说:“你看看外头,下雪了。”岚琪一愣,睡眼惺忪,从梦里醒来的迟钝,让她几乎忘记了今日是何日,仿佛从前在乾清宫歇午觉在他怀里醒来,没有病痛没有离别,没有岁月的流逝,还是那个年轻的乌雅岚琪,娇憨地享受着玄烨所有的宠爱。

    她趴到窗前时,腰肢上的僵硬,才让她感觉到自己的衰老,才猛然醒过神,今夕是何夕。便等不及看雪,转身来问:“饿不饿,渴不渴,我让他们送吃的来。”

    玄烨却笑悠悠,精神比昨日还好,吩咐:“让隆科多和马齐进来。”

    果然,他们早就等在外头了,像是和皇帝约定好了的,半个多时辰后出来,马齐红着眼睛,隆科多也闷声不语,马齐则请岚琪:“娘娘,万岁爷请您进去。”

    岚琪回眸看了眼佟贵妃几人,贵妃只是笑:“什么时候了,要紧的是万岁爷高兴。”

    进了房内,玄烨依旧在那儿躺着,他很固执,坚决不肯出门,不愿让其他大臣其他人看到他衰老的样子,他说他只要还有一口气在,就是朝廷和皇室的支柱,支柱不能摇摇晃晃让人不安,要么就轰然倒塌,另有支柱再撑起一片天。

    玄烨说:“你把窗打开,让朕看看飘雪。”

    岚琪取来厚毯子给他盖上,才稍稍开了一条缝,玄烨嘀咕:“这能看得到什么?”

    “瞧瞧就行了,你就不心疼我冷?”岚琪坐回来,把手塞进他的掌心,“给我捂着点。”

    玄烨点头,双手捧起她的手,可是他太虚弱了,身上没有一点热气,只能感觉到岚琪的手是暖的,一点点暖进他的心。

    “你啊。”玄烨道,“我走了之后,要好好的,千万不要追着朕来,朕可不等你的。”

    岚琪心头一紧,垂首道:“你不要我了?我可说过,碧落黄泉生死相随”

    玄烨笑:“听话,孩子们会需要你,你要想皇祖母辅佐我那样,辅佐……”

    岚琪点头:“我听话,你说什么我都听。可是你要等等我,你不在路上等我,我会迷路会害怕。”

    玄烨笑出声,抚摸着她的手背,道:“你不要来得太早,朕还想逍遥逍遥。”

    岚琪却抽出手,在他俩上拧了把,干瘦的皮肉叫人心痛,她笑着说:“休想,绝不让你逍遥?”

    两人脸凑得很近,玄烨眯眼笑着说:“再近些,让我亲亲。”

    轻轻的一啄,又一啄,岚琪竟然脸红了,埋首在他的肩头,笑道:“老不正经,我一脸褶子了,还有什么可亲的。”她感觉到玄烨的手在抚摸自己的背脊,一下一下轻柔地爱抚着,岚琪刚想笑,却感觉到背上的一下抚摸力气骤然变小,滑下去后就再也没抬起来,她愣住,想要开口,可心堵着嗓子眼说不出话,好半天才哽咽出一声:“玄烨?”

    “嗯……”很轻很轻的一声,钻进她的耳朵,怀里的人仿佛用最后的力气来回应,那一声之后,生命骤然散去,岚琪只是轻轻站起身,玄烨的身体就歪过去了。

    耳边有轰隆声,岚琪感觉自己已经脱离世外,她下意识地把玄烨放平,把他的辫子整齐地摆在枕边,轻轻盖上锦被,将炕上的一切收拾得整洁而体面,俯下身,吻了再无声息的人,含笑摸过他安宁的脸颊,呢喃一声:“等我。”便起身到门外,唤太医进来。

    太医进去了、马齐和隆科多也进去了,佟贵妃、和妃进去,胤禛胤祥、三阿哥五阿哥都进去了,一盏茶的功夫,安静的清溪书屋被哭声淹没,安静的畅春园顿时陷入一片哀痛。

    外头飘着雪,岚琪把玄烨留给了他们,径直就朝门外去,环春惊慌失措地赶过来,哭着问:“主子,您要去哪儿?”

    岚琪平静地说:“收拾东西,回紫禁城,回永和宫。”

    环春见主子一滴眼泪也没有,吓得不知怎么好,苦劝着:“娘娘,您到边上缓一缓,别急着……”

    岚琪却镇定地说:“先帝发丧,新君即位,所有的事都不能拖,要快一些,再快一些。”

    此时里头有人奔出来,跪请德妃娘娘道:“隆科多和马齐大人就要宣布先帝遗诏,请德妃娘娘进去。”

    岚琪晃了晃脑袋,转身继续往风雪里走,只隐约飘过来一句:“我不想听。”

    康熙六十一年,十一月十三,爱新觉罗玄烨,驾崩。

    ...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有种后宫叫德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阿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琐并收藏有种后宫叫德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