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萌妻来袭:总裁的小冤家 > 079 他英雄救美,她被他打动【5000+】

079 他英雄救美,她被他打动【5000+】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婚外缠情·老公,要够没!,079 他英雄救美,她被他打动【5000+】

    医院外面的马路上,人来人往,木卿歌坐在车里静静的望着医院,墨镜下的那双眼睛里满是不安。ai悫鹉琻

    事实上,她并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能稳住安夏,万一安夏最终选择了报警,她这辈子可能就这么完了。只是,她心底依然有一丝丝侥幸,她总觉得,对于安夏而言,哥哥的事才是最重要的。

    抬手看了眼时间,已经过去十多分钟了。

    时间一分钟一分钟的过去,木卿歌心里反而越来越踏实。如果安夏要报警,警车这个时候应该已经停在医院门口了,既然到现在都还这么安静,看来安夏一定是选择了隐瞒下去——

    三分钟后,医院门口出现了一抹白色身影碛。

    木卿歌勾唇一笑,摘下墨镜推开车门悠闲的倚着车身,等着安夏靠近自己。

    安夏警惕的左右看了看,抿着唇默默地走到木卿歌面前。

    “上车。侔”

    木卿歌拉开后座的车门,对安夏挑眉一笑。安夏咬咬牙,料定木卿歌也不会对她怎么样,她硬着头皮上了车。坐在后座,看着木卿歌也从另一边车门坐到她身边,她的手指一根根握紧,不停的为自己打气,告诉自己不要被木卿歌吓倒!

    关上车门,木卿歌先是侧眸看了一眼紧张的安夏,她缓缓说:“记得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还是个六七岁的小孩子,现在,一眨眼都这么大了,而且竟然这么的漂亮——”

    “废话少说,我不想跟你这种人浪费时间!”安夏冷漠的打断木卿歌的话,目光从她脸上移开,落在窗外来来往往的行人身上。

    安夏当然记得,她和哥哥第一次见到左浅和木卿歌的时候是十五年前,木卿歌的母亲嫁给了左浅的父亲,左浅被她父亲打了一巴掌从婚礼上扔出来,那么狼狈,那么不堪……

    ……

    十五年前的秋天,六岁的安夏跟在安慕身后,兄妹俩手里各自拿着一个蛇皮口袋,不停的弯腰捡易拉罐和空的矿泉水瓶子。

    “哥哥,为什么今天这里好多的易拉罐呀?”小安夏惊喜的望着安慕,今天有这么多易拉罐和瓶子,可以卖好几元钱了呢!

    安慕望着前面循环播放着《婚礼进行曲》的教堂,侧眸对安夏温柔的笑,“因为今天这儿有人结婚,这些易拉罐都是那些客人扔的。”

    安夏望着教堂,一脸的艳羡。

    “哥哥,你以后结婚的时候也会来这儿吗?”安夏好奇的问道。

    安慕抿唇一笑,没有回答。

    兄妹俩一边弯腰捡易拉罐和矿泉水瓶,一边往教堂门口靠近。教堂的门虽然紧闭着,可是里面那种幸福的感觉却仿佛从门缝里溢出来一般,渲染了周边的一切。安慕看见教堂门口有几个易拉罐,他迈着长腿上前,刚刚弯下腰,教堂的大门忽然被人拉开。

    安慕直起身望去,却见两个黑衣男人跟老鹰捉小鸡一样拽着一个小女孩儿从教堂里走出来,冷冷的将小女孩儿扔在了教堂门口。里面传来男人的一声怒吼,“你这么想你妈,那就下去陪你那个下贱的妈好了!”

    紧接着,教堂的大门再次被人关上。

    小女孩儿重重的摔在安慕脚边,她怀里抱着的木牌摔出去很远。她缓缓抬头看了一眼安慕,小小年纪的她眼睛里那种冷漠和倔强,让安慕不由得愣住了。

    她的眼神,竟然和自己那么的相像——

    她收回目光,或许是刚刚摔得太痛,她努力了两下依然站不起身,于是,她咬着牙齿艰难的往前爬,双手配合双脚,吃力的朝木牌爬去——

    安慕放下手中的蛇皮袋子,皱了皱眉,他走过去将木牌捡起来,然后走到小女孩儿身边,对小女孩儿伸出自己洁白的掌心。

    她冷漠的看着他,并没有将手放进他掌心让他拉她起来。她盯着他手里的木牌,一字一顿:“还给我。”

    安慕瞳孔微缩,低头将手里的木牌转过来,赫然发现,这竟然是一个为死人立的灵牌!

    目光落在小女孩儿脸上,又看了看教堂的大门,他第一次知道,原来还会有人带着死人的灵位来参加婚礼。当时他并不知道,她叫左浅,里面举行婚礼的男人是她的父亲,而她母亲刚刚去世两个月。所以那一天她捧着母亲的牌位参加了这一场婚礼,最后,又被她的父亲扔了出来。

    “还给我!”

    她见他不理会,于是提高音量对他低吼!

    他低头看着她苍白的小脸,这才发现她嘴角是一条蜿蜒的血迹,而她左边的脸颊赫然有五个清晰的血痕。打在她脸上的那一巴掌需要多用力,才会在一个小女孩儿的脸上留下如此深刻的血痕?

    安慕不由得有些同情她,他弯下腰,不理会她的冷漠和抗拒,将小小年纪的她抱起来,说:“既然这儿没人欢迎你,你不如跟我去擦点药。留在这儿,疼的只有你自己,不会再有第二个人为你心疼——”

    她盯着他的眼睛,慢慢的,她不再挣扎。

    他抱着摔伤的她一步步离开教堂,朝自己家走去。

    在安家那两个小时的时间里,他们互相知道了对方的姓名,她知道他叫安慕,他的继母不久前离开了他们家,而他也知道了她叫左浅,她捧着的灵位,是她的母亲。

    他小心翼翼的帮她擦了药,她从未发现,原来一个男孩子可以心细到这种地步,他的手指擦遍了她受伤的半边脸,她竟然没有感觉到一丝疼痛。

    而他将她干净澄澈的眼神看在眼中,他微微一笑,他第一次遇见跟自己这么相像的人,他们一样的冷漠,一样的倔强,一样的桀骜不驯,那种孤独了很久终于找到同类的感觉,好极了。

    半个小时后,一辆黑色林肯停在了安家门口。

    三个小孩儿一同走出去,却见到一身粉红色公主裙的木卿歌趾高气扬的下了车。她身后还跟着两个五大三粗的男人,很明显,就是刚刚将左浅扔出来的那两个人——

    “你带她回来的?”

    木卿歌站在安慕面前,盛气凌人的质问。

    安慕淡漠的盯着她,他本就单薄的身子却像一座山一样,将左浅护在了自己身后,“你们想做什么?”

    小小年纪的木卿歌踮起脚尖嚣张的打了安慕一耳光,挑衅道:“你保护她,就是跟我作对!”说完,她回头对身后的两个人说:“叔叔,爸爸让你们带她回去,爸爸还说,如果她不听话,你们不必对她客气!”

    说完,木卿歌嚣张的离开了院子,留下安慕带着恨意的眼神!他不甘心自己被一个小丫头欺负,可是看着面前两个五大三粗的男人,他只有忍气吞声。他知道,他完全可以一巴掌打回去,但是等着他的将会是一顿毒辣的拳打脚踢。

    左浅从安慕身后走出来,她摸摸他被打的脸,对他说了一声对不起,然后径直走向木卿歌,一把捉住木卿歌的胳膊,她冷笑着一巴掌挥了上去!

    “木卿歌,我们家还轮不到一个野种张扬跋扈!”

    “左浅你打我!!”木卿歌捂着被打的脸颊哭着跑向两个黑衣男人,“你们去打死她,她刚刚打我!!”

    左浅走到木卿歌身边,她再一次抓着木卿歌的胳膊,抡起巴掌又一次狠狠的朝她另一边脸颊打下去,侧眸对安慕笑了笑,她重新看着木卿歌,说:“刚刚那一巴掌是替安慕教训你,这一巴掌,是买一送一!”

    “左浅你敢打我!我妈都没动手打过我,你竟然敢打我!”木卿歌哭得更厉害了,她不依不饶的抓着两个黑衣男人的手又撒娇又撒泼,“叔叔,左浅她打我,你们快去帮我教训她,快点!”

    两个男人面面相觑,低头看了一眼木卿歌,缓缓移动脚步朝左浅靠近——

    左浅冷傲的抬头看着两个男人,不卑不亢的指着自己仍然有些充血的脸颊说:“打啊,你们朝这儿打!一会儿回去见了爷爷奶奶,我爸他肯定不会承认这一巴掌是他打的,到时候我看你们俩谁来做这个替罪羊!”

    两人一惊,随即停下了脚步!

    他们怎么能不知道,左铭昊最怕的就是老爷子,而眼前的小女孩儿虽然不讨左铭昊的喜欢,可她毕竟是左家的大小姐,老爷子是不会容忍她被人欺负的!到时候老爷子一盘问下来,左铭昊死都不认账,他们俩可不就遭殃了?

    “不,大小姐,我们只是听老爷子的话来请您回家的,我们怎么敢对您动手?”两个男人赔上一脸的笑,笑容下都有些不可思议,一个十一岁的小丫头,竟然这么聪明,他们以后可不敢再惹她了!

    “你们!”木卿歌气得嚎啕大哭,一跺脚往外跑去。

    左浅瞅着木卿歌的背影勾唇一笑,然后侧眸看向安慕。他对她挥手道别,她同样说了再见,然后便离开了这个小院子。

    再一次见到左浅,是在几个月之后的寒冬。

    安夏依然跟着安慕一起在街上捡易拉罐和旧报纸等等东西,想卖钱之后减轻一些父亲的重担。

    在那个人烟稀少的街头,安慕背脊僵硬,他紧紧盯着一处落败的墙角下那个不停颤抖的身影,他认出了她,即使白雪将她覆盖,他依然认出来,她是左浅,曾经那个倔强的小丫头——

    低头对让安夏待在原地不要动,安慕扔下手中的蛇皮袋子,飞快的向左浅跑去。

    他半跪在她身边,她身上穿着单薄的衣裳,上面已经被白雪覆盖,跟头发一样,与白雪融为一体。而她的眼睛紧紧闭着,连眉毛和睫毛上都落上了雪花。那一刻他慌了,他知道只有一个人的体温下降了,落在眉毛上的雪花才不会飞快的被融化——

    她难道被冻死了么?

    他叫了几声她的名字,她紧紧地闭着眼睛,没有任何反应。他颤抖着伸出手放在她鼻子前,幸好,还有一丝微弱的呼吸。他再也顾不得那么多,转过身将她背起来,叫上安夏,他们一起飞快的朝家里奔去!

    原本他想送她去医院,可是他们没有钱,他知道去医院了也不会有人搭理他们,还不如回家。

    安慕将冻僵的她放在床上,看着她身上已经湿透的衣裳,本想帮她脱了衣裳,可意识到自己已经是个十二岁的大男孩儿,她也十一岁,男女授受不亲,他赶紧叫来安夏,他去隔壁房间拿自己的衣裳,让安夏帮左浅脱光她身上的衣裳。安夏笨手笨脚的将左浅脱光,盖上被子,他将自己舍不得穿的新秋衣秋裤和新棉衣棉裤递给安夏,示意她帮左浅穿上——

    “哥哥,这是爸爸买给你的,你都没穿过……不行,她不能穿你的新衣裳!”

    “别闹,不穿我的难道穿你的?”

    安慕无奈的笑笑,安夏才六岁,左浅哪儿能穿安夏的衣裳?安夏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小衣裳,又看了看左浅的身体,好像是只有哥哥的才能给左浅穿,她只好不高兴的帮左浅穿上了。

    两个人在床前等了一会儿,左浅依然没有转醒的迹象。安夏慌了,抓着安慕的手说:“哥哥她是不是死了?我好怕,我们把她扔出去吧!”

    安慕盯着左浅看了看,他伸手探了一下左浅的体温,她身上还是很冷。安慕知道,他们家没有暖气,想要让左浅的身子暖和起来,只有他们兄妹俩帮左浅暖被窝。

    犹豫了好一会儿,他见左浅一点起色都没有,只好叫上安夏,一起钻进左浅的被窝里。

    兄妹俩的体温很快就将被子暖和起来,安夏睁着好奇的大眼睛盯着昏迷的左浅看了看,又盯着将左浅抱在怀中温暖着她的哥哥看了看,她说:“哥哥,电视里面说,一个男孩子碰了一个女孩子,就得娶那个女孩子。哥哥,现在她是不是我的嫂嫂啦?”

    “……”安慕睁开眼睛,他的身体被左浅的身体冻得瑟瑟发抖。看着什么也不懂的安夏,他温柔的说:“小妹你不要乱说话,哥哥和左浅姐姐都穿了衣服的,哥哥只是帮她暖和暖和身子,不然她会死的。”

    安夏看了看哥哥身上穿着的秋衣,又看看左浅身上的秋衣,他们的确都穿着衣服。可是,她还是有疑问——

    “那电视里面也有说,一个男孩子救了一个女孩子,女孩子就应该以身相许的!”

    安慕当场一头黑线,张了张嘴唇又不知道怎么反驳安夏,他只能故意板起一张脸对安夏说,“以后不准看电视!”

    “……”

    安夏委屈的闭上小嘴,钻进被子里帮左浅暖脚,再也不吭声了。

    半个小时后,左浅缓缓醒了。

    她艰难的睁开眼睛,眼前却是一片黑暗。她一愣,随即才发现自己被人抱在怀里。她吃力的从安慕怀中抬起头来,望着安慕那张温润的脸颊,她心里涌满了感动——

    又是他,将她救于危难之中。

    安慕感觉到怀里的人动了动,他睁开眼,意外的发现她醒了。他一愣,低头看了看自己和她相拥的姿势,他忽然跟被电击了一样从被子里跳下床,红着脸低头解释,“那个……你刚刚冻僵了,我才和安夏一起钻进被子里帮你取暖……你别误会……”

    左浅被他害羞的样子逗笑了,于是伸了伸胳膊动了动腿,哪知道小安夏抱着她的脚睡着了,她一踢,安夏就跟肉嘟嘟的足球一样从被子的另一头被踢到了地上——

    顿时,洪亮的哭声响彻了整个房间——

    “哥哥……我屁屁痛,好痛……”

    安夏哭着张开双臂要安慕抱,安慕也着急的奔到安夏身边,将她从地上抱起来,摸摸她的头发温柔的安慰她。

    左浅僵住了,她不知道自己刚刚醒过来就干了坏事儿,听着安夏的哭声,想起自己刚刚干的事儿,她脸红了,不好意思的钻进被子里,将整张脸蒙在被子下面……

    安慕一边安慰着嚎啕大哭的安夏,一边看着被子高高凸起的一团,想象着左浅尴尬的表情,他不由得抿唇笑了。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萌妻来袭:总裁的小冤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婳并收藏萌妻来袭:总裁的小冤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