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萌妻来袭:总裁的小冤家 > 086 左浅,我要你【6000+】

086 左浅,我要你【6000+】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婚外缠情·老公,要够没!,086 左浅,我要你【6000+】

    晚上,顾南城在浴室洗澡时听到手机铃声一直在响,也许是谁有急事找他,他冲了一下身上的泡沫就走出了浴室。ai悫鹉琻拿起手机,才发现是顾玲玉打来的,而且打来了三次——

    “喂,妈——”

    “小城,我去木卿歌的老家了,可是她人不在那儿,小城你说她去哪儿了?为什么打她手机一直不接,她老家又没人呢?”

    手机里传来顾玲玉担心的声音,顾南城微微蹙眉,坐在柔软的床垫上,一时没有搭话。

    昨天木卿歌离开之后,他以为她是回了老家,所以特意让顾玲玉今天去木卿歌老家一趟,看看木卿歌情绪如何,顺便将阳阳接回城里。可是他没想到,木卿歌却不在她老家—龛—

    “妈您别急,一会儿我问问她朋友,看她是不是去她朋友那儿了。”顾南城抬手掐了掐眉心,淡淡的说。

    顾玲玉怎么能不着急呢,一个大活人从他们家里离开,结果手机打不通,人又不知道在哪儿,万一心情不好闹出个什么事儿来,他们怎么跟木家的人交代?

    “还有,木卿歌她妈妈说什么也不让我带阳阳走。小城你知道,阳阳一向跟他外婆比较亲近,跟我的关系并不是很好,他外婆让他不要跟我走,他就说什么都不听我的了——丘”

    顾南城眉头紧蹙,阳阳那孩子性子倔,说不走就不会走,也难怪顾玲玉这么着急。

    “妈您先回去吧,阳阳在他外婆那儿也挺好的,等我这儿忙完了,我亲自去乡下接他回家——”

    “可是木卿歌的母亲已经说得很明白了,她说除非木卿歌点头,否则她是不会让阳阳跟我们走的。她说,不管是我去还是你去,结果都一样,不见到木卿歌,她说什么也不放人!”

    “我的儿子,她一个做外婆的还能扣着孩子不给我是么!”

    顾南城将手中的毛巾往床垫上一扔,语气明显很不好!事实上他对木卿歌的那对养父母一向不是太喜欢,那个岳父大人三天两头的惹是生非,不跟人打架就是砸人家场子,吃喝嫖赌无所不通!至于那个岳母大人,每每见着人就喜欢八卦,家里一些事情都能让她传得四面八方无人不知,上一次他跟木卿歌吵了一架,结果那个岳母大人逢人就说他不对,让他那段时间都抬不起头来!

    呵,现在他们居然要扣留他的儿子,不让他接儿子回家是么?

    “我就不信她能扣留多久,妈您回去,不用在那儿看人脸色,我忙完了一定将阳阳接回家,您放心。”顾南城眸子幽暗,如果木家的人真那么霸道,他亲自去了都不给孩子,哼,那么就动用法律武器好了!

    “吱呀”一声,房门被人推开了——

    左浅低头拿着两床崭新的床单走进顾南城的房间,刚刚是他去找她的,说是麻烦她帮他铺一下床,这不,她过来了。

    顾南城看着低着头走进房间的左浅,不由怔住了——

    刚刚出来接电话,他没穿衣裳……

    左浅走了几步才抬起头看向房间留的床,没曾想,一抬头就看见了一个东方版大卫赤·裸·裸的坐在床上!她一惊,随即蓦地转过身背对他,尴尬得想找个地洞钻下去:“顾南城你有暴露癖吗!”

    “……”顾南城望了一眼左浅的背影,又看着开了扩音功能的手机,糟糕,顾玲玉一定听见了……

    他拿着床垫上的毛巾就进了浴室,刚刚关上门,手机里就传来顾玲玉试探的嗓音:“小城,你在做什么?”

    “……”顾南城抬手扶额,他总不能告诉自己的母亲,他光着身子被人看了吧?扯起一丝微笑,他轻咳一声,说:“没什么,妈,您早点回去,阳阳的事我会处理好,木卿歌你也不用担心,我会联系她。那……先这样吧,我在洗澡。”

    “……哦。”

    顾玲玉听着手机里顾南城极不自然的嗓音,她皱紧眉头,在洗澡?洗澡怎么会传来左浅的声音?难道这两人……同居了?

    一想到这儿,顾玲玉怔怔的合不拢嘴,她这儿子的速度是不是也太快了一点?

    浴室里,顾南城将手机拿下来,看了一眼镜子中的裸·体,刚刚的尴尬已经变成了一丝得意的笑。从现在开始,同居生活正式开始,以后她跟他之间少不了发生这种小插曲——

    重新去洗了一遍澡,他穿上浴衣走出浴室,见左浅红着脸在替铺床单,套被套。他慵懒的倚着墙壁凝视着她,她感觉到他出来了,于是抬起头没好气的瞥了一眼他:“你出去,你不出去我出去!”

    她琢磨出来了,人前他是个君子,是个优雅的男人,可是在没外人的时候他就堕落了,完全不不是个好人——现在男女共处一室,她担心万一又被他戏弄怎么办?

    顾南城勾唇一笑,举起双手妥协,“好,你留下,我去陪小左聊天。”

    左浅警惕的目送顾南城这个暴露狂离开了房间,这才放心了,跪在床上专心致志的铺床。

    左浅的房间里,小左光着脚丫趴在床上,一边玩玩具一边哼着不知名的小曲儿。顾南城在床沿上坐下,伸手摸摸小左的脑袋,笑着不说话。小左抬头看见是顾南城,她惊喜的从床上蹦起来,马上自动投入了顾南城的怀抱中,眨着一双明亮的大眼睛激动地问:“爸爸你怎么来了?哇哦,今晚你跟我和妈妈睡觉觉吗?”

    顾南城捏捏小左的鼻子,坦诚的笑道:“爸爸想,妈妈不答应——”

    “妈妈为什么不答应呀?”小左好奇的望着顾南城,“爸爸这么好,妈妈为什么不跟爸爸一起睡呀?小左都好想好想跟爸爸一起睡!”

    顾南城神秘的弯起眉眼轻笑,说:“因为妈妈怕爸爸把小宝宝塞进她肚子里,所以她不跟爸爸一起睡。”

    “妈妈为什么怕爸爸把小宝宝塞进她肚子里呀?难道她不想要小宝宝吗?”小左更加不解了,她好奇的摸摸自己的脑门,说:“可是我每一次问妈妈,想不想生一个小宝宝,妈妈就会点头说她想啊!”

    顾南城眯了眯眼,原来,她想要孩子——

    勾唇轻轻的笑,顾南城说:“因为妈妈不想要爸爸的小宝宝,所以她不答应。”

    小左还是不明白,“为什么妈妈不想要爸爸的小宝宝呀?爸爸你的小宝宝很调皮吗?比阳阳还淘气吗?爸爸是不是你的小宝宝不听妈妈的话,所以妈妈不喜欢他呀!”

    顾南城被小左这个“活体版十万个为什么”问得哭笑不得,他也想跟左浅生一个孩子看看,看看那个小宝宝是不是不听话,是不是很淘气,可是人家嫌弃他,不要他,他有什么办法呢?

    扶着额头想了想,顾南城低头对小左说:“因为爸爸只是你私底下叫的爸爸,妈妈不承认我是你的爸爸,所以她才不同意——”

    “哦!”小左点点头,这下算是明白了,她抱着顾南城的脖子若有所思的问:“那是不是只要妈妈承认你是我爸爸,她就会答应跟爸爸一起生宝宝了?”

    “是的,可是妈妈要怎么样才会承认呢?”顾南城故意逗小左玩儿,装出一副很忧郁的样子,“妈妈是不会同意的——”

    小左一看顾南城皱起了眉头,她就心疼得不得了,赶紧抱着顾南城的脖子说:“爸爸你不要难过,我一会儿问问妈妈!”顿了顿,她不懂的问顾南城,“爸爸,我要怎么问妈妈呢?”

    顾南城本着玩笑的心态,稍作考量,勾唇笑道,“一会儿你就问妈妈,你要给你找个爸爸行不行——”

    小左歪着脑袋将顾南城这句话记着,在心里默念,一遍一遍的默念,直到左浅将顾南城的床铺好,回到自己的房间——

    小左一听到左浅开门的声音就激动了,她立马从顾南城怀里挣出来,大眼睛扑闪扑闪,盯着左浅兴奋的说:“妈妈,我给你找个爸爸好不好!!”

    左浅看了一眼房间里的顾南城,当小左的话落入耳中时,她蓦地怔住了——

    “……嗯?”

    左浅愣了愣,给她找个爸爸?她有爸爸啊,小左什么意思?

    顾南城一听到小左的话问出口,他就已经预想到了结局。抬手扶额,他无奈的望天,被小左蠢萌蠢萌的举动打败了——

    左浅不解的望着小左,“你想说什么?”

    小左望着左浅狐疑的目光,张了张嘴,又侧眸看着坐在旁边的顾南城,见顾南城无奈望天,她心虚的扯了扯顾南城的袖子,低低的说:“爸爸,我是不是说错话了?”

    左浅一惊,小左什么时候开始叫顾南城“爸爸”的?

    顾南城长长的叹了口气,侧眸看着小左,一脸无奈却又宠溺的说:“你没说错话,你只是一不小心把爸爸卖了而已。”

    小左皱着眉头盯着顾南城,不解的问:“小左把爸爸卖了?”顿了顿,她又惊喜的说:“爸爸,卖了多少钱钱?”

    “就他这样的,早几年就滞销了,倒贴钱都送不出去。”左浅翻给顾南城一个白眼,她算是听出来了,原来他来房间是鼓捣小左跟他一起使坏的。而且还敢让小左叫他爸爸,他让苏少白怎么想?

    一想到顾南城如此掉节操,左浅就对他没好脸色——

    她没好气的将手里的枕套往顾南城身上一扔,咬牙道:“顾南城你能不能正经一点,欺骗小孩子你有成就感是不是?小左才四岁,你欺负她算什么本事,你有本事你就……”

    “有本事就欺负她妈?”顾南城一语接过左浅的话,站起身居高临下的凝视着左浅,嘴角的笑意格外勾人,“我不欺负她,你想让我欺负你?”

    “……”

    左浅看了看他的身高优势,抬手扶额,她不是没被他欺负过,她敢这么猖獗的放话么?算了,比起让他欺负她,她还是选择让他欺负小左算了。一脸挫败的从他身边绕过去,左浅一边关窗一边说:“不早了,你回你自己的房间去。”

    “爸爸不要走!”小左站在床上蹦蹦跳跳的,伸出双手要顾南城抱抱。左浅回过头盯着小左,冷着脸说:“不许叫爸爸,叫叔叔。”

    “……”小左委屈的望着左浅,性子倔得跟头牛似的她气呼呼的从床上跳下来,三两步奔到顾南城面前,抱着顾南城的大腿哇的一声哭了,“爸爸,妈妈欺负人,她凭什么给小左找一个小左不喜欢的爸爸,爸爸是小左的,小左要找自己喜欢的爸爸,小左不要跟不喜欢的人叫爸爸,不要不要!!”

    “……”顾南城弯下腰将小左抱起来,这丫头倔起来性子还挺泼辣的,不知道随她爸爸还是随她妈妈。拍着小左的背脊安抚着小左,顾南城抬眸对窗边的左浅说,“孩子这么小,你凶她做什么?”

    “你别开口顾南城,是谁教坏她的?”左浅慵懒的倚着窗子,抱臂勾唇轻笑,“你别搞错,你才是罪魁祸首。”

    “哎——”顾南城自知理亏,尚未说话就听见怀里的小左哭得更大声了。

    “你把她放下来。”左浅拿手指指了指顾南城,又指了指地上,“就放地上,让她哭。”

    “你说什么?”顾南城惊讶的望着左浅,她看上去是个多么贤良淑德的女人,怎么孩子哭了她能够这么淡定?难道她以前都是这么哄孩子的吗?

    左浅见他不听,直接走过去将小左从顾南城怀里抱过来,然后小心轻放在地毯上,这才走到旁边的椅子处坐下,淡淡的说:“给你五分钟的表演时间,五分钟过了你要是还哭,今晚不许睡觉。”左浅拿出手机,给小左看了一眼时间,“现在八点五十三分,九点之前还不起来,今晚就给我站门口——”

    小左一见左浅连时间都调好了,她小嘴一弯,哭得更厉害了!

    “爸爸……爸爸,妈妈欺负人……爸爸……爸爸抱抱——”

    “爸爸抱抱……小左好可怜,小左哭得眼睛都痛了没人管……爸爸……妈妈你坏,妈妈你是坏蛋……妈妈……”

    ……

    小左扯开嗓子一顿嚎,顾南城看了眼左浅,她泰然自若的坐在椅子上安静的看着小左,跟早上在金珠巷那个哭得眼睛都红了的她简直判若两人。顾南城又低头看着小左,小左一边哭一边抓地毯,看样子要发毛了——

    刚刚朝她走了一步,左边就传来左浅的声音:“顾南城,你敢抱她试试看!”她淡淡的一眼瞅着他,目不转睛的瞅着他,他对上她轻浅的眸光,终于轻咳一声,转过身不再看小左哭泣的样子——

    小左原本已经张开双臂等着顾南城来抱自己了,结果一看顾南城被左浅吓住了,她顿时一愣,僵硬的伸着双臂都忘了哭了。

    左浅勾唇轻笑,弯下腰睨着小左,“小美女,你忘了哭了——”

    “……”小左一怔,望着左浅微笑的样子,她一咬牙抹了一把泪,转过脸不理左浅,“坏人!”

    左浅扯了几张纸巾递过去,好笑的问道:“谁是坏人?只要家里有人在,只要妈妈一凶你你就跟人嚎,博人家同情,你不是坏人?”

    小左气呼呼的抓过纸巾,擦了擦眼泪,然后低着头说:“妈妈,眼睛痛。”

    “你再哭上几分钟就不痛了。”

    “妈妈——”小左嘟着嘴站起来抱着左浅的腿,把眼泪鼻涕往她裤子上蹭,“我就要爸爸,我不要那个新爸爸!”

    顾南城惊讶的转过身看着已经不哭了的小左,刚刚她还以为是左浅狠心,原来这是她们母女俩独特的交流方式。勾唇一笑,他这才想起来,左浅这几年是在国外度过的,国外教育孩子的方式跟国内有很大的区别——

    左浅将小左抱起来,宠溺的捏了捏她的小脸蛋,说:“妈妈跟你说过多少遍了,你想要什么,你有什么要求,你规规矩矩的跟妈妈提,妈妈会考虑,但你若是想用眼泪来吓妈妈,这招完全没用。妈妈只喜欢听话的好孩子,没事儿就哭闹的孩子是好孩子吗?”

    小左摇摇头,“不是。”

    “以后还这样吗?”

    “不了——”

    “行,自己去把脸擦干净。”左浅指了指她的花脸蛋儿,她嘟着嘴不想去,左浅说:“妈妈已经帮你洗得干干净净了,你自己弄脏了,不应该自己去洗干净?”

    “……”小左望了望左浅,这才扭着小身子不情愿的进洗手间了。

    顾南城走到左浅身边,将她弱不禁风却似乎总有无穷的力量的身体打量了一遍,随后低头笑道:“你身上有太多让人惊艳的优点,左浅,我越来越喜欢你了——”

    左浅侧眸看着顾南城,对他说出这种话已经见怪不怪了,他都已经让她和苏少白离婚了,还有什么话是他不敢说出来的?

    凝视着顾南城的眼睛,左浅一本正经的说:“顾南城,我不知道你现在到底是什么想法,我已经说过了,五年前我们分手了,是你提出来的,既然和平分手,现在应该各娶各嫁互不相扰才对,你何必这样呢?”

    顾南城的手指温柔搂着她的腰肢,瞥了一眼洗手间的方向,压低声音在左浅耳边说:“难道我做得这么明显,你还不知道我想怎么样?我要你,我要你跟他离婚,我要你嫁给我,我要照顾你和小左一辈子——”

    左浅心头一惊!

    虽然这几天他一直都有纠缠,但是她这是第一次听到他这么直白的跟她说出他真实的想法!

    他要她?怎么要?他已经有了妻子,她已经有了丈夫,他们之间早就不可能了!再说,她早就告诉过自己,一个背负着人命的她,一个不能生育的她,是不配再跟任何优秀的男人在一起的——

    “不可能!”左浅拨开他的手,侧过身冷冷的说:“如果这是你的真实想法,我只能说,我们绝无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顾南城握着左浅的下巴,让她面对着他的脸,他说:“你嫁给大哥,无非是为了给小左一个家,左浅,这个家我也可以给她,我也可以照顾你们母女一辈子——”

    “顾南城你能像在别人面前那样对我吗?”左浅又一次拨开他的手指,盯着他的脸,她咬牙道:“那个成熟稳重,那个风度翩翩,那个谈吐举止优雅不俗的你,为什么偏偏要在我面前变成这样!”

    顾南城温柔一笑,声音淡淡的,但眼神却是无比的坚定——“如果我像对别人那样对你,那你跟别人有什么区别?”顿了顿,他缓缓说:“左浅,对我而言你是独一无二的存在,你和他们不一样。”

    盯着左浅看了几秒钟,顾南城再也没有多说什么,转过身便离开了房间。

    可是他身上的香味,以及他刚刚的那些话,却始终在左浅身旁萦绕,挥之不去——

    左浅静默的捏紧手指,难道他是认真的吗?

    可是……他明明就失忆了,他明明不记得过去的事情,他为什么要这样!

    难道,这只是一场温柔陷阱,为的是报复她当年对他造成的伤害?

    忽然间,左浅的心乱了,她不知道眼前的一切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他的情意,又有几分可信度?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萌妻来袭:总裁的小冤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婳并收藏萌妻来袭:总裁的小冤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