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萌妻来袭:总裁的小冤家 > 094 你若离开,剩我一个人我怎么办【6000+】

094 你若离开,剩我一个人我怎么办【6000+】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婚外缠情·老公,要够没!,094 你若离开,剩我一个人我怎么办【6000+】

    顾南城微笑着将她揽入怀中,平静的躺下,“就想抱着你睡一晚,你放心,我什么都不做。ai悫鹉琻”

    左浅皱眉看着他的锁骨,虽然他承诺今晚不对她做什么,可是她觉得,跟一个染病的人躺在一起总是有些危机感重重。顾南城并不知道左浅的心理活动,他关了灯,然后替她盖好被子,搂着她入眠。

    左浅一怔,见他已经关了灯,她只能无奈的望着漆黑夜幕中的天花板,今夜必定是个难以入睡的漫漫长夜——

    “转过来。”

    顾南城见她平躺着,于是在她耳边轻声道。他想真正的抱着她,而不只是像现在这样,仅仅只有手搭在她腰上而已眇。

    左浅平躺着睡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她原本想背对着他,可是她看书上说,将后背留给敌人是非常危险的,万一夜半三更他一时心血来潮直接从背后将她办了,她怎么应付?侧过身面对着他也同样危险,这不是将自己上面下面的敏感地带全部暴露在他面前吗?不行,到时候被他一撩·拨,自己忍不住了怎么办?

    在没有确定他的性·病是真是假以前,她得保持十二万分的警惕,以防自己也感染了——

    “我喜欢这样睡。”左浅直挺挺的躺着,一双眼睛在漆黑的夜幕中望着天花板,坚决不面对他疗。

    “真是个奇怪的睡姿,这样你不难受吗?”顾南城无奈的笑笑。

    左浅眼珠子转了两下,找了一个合理的理由,“以前怀孕时这样睡习惯了,小妈说,平躺着对宝宝好,后来就一直改不过来了。”

    顾南城从她口中听到宝宝两个字,心底就有说不出的温柔。

    他忽然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期待,期待着阳阳是她和他的骨肉。如果是这样,即使现在无法让她怀孕,她也会为了阳阳而留在他身边。毕竟是她亲生的,为了孩子,她一定会忍受外界的压力,跟他和孩子在一起——

    一夜相安无事。

    左浅睁开眼睛的时候,顾南城还抱着她睡得正香。她抬头看着他洁白的下巴,忽然一愣,她一睁开眼睛看到的不应该是天花板吗?什么时候她成了侧身躺在他怀里的姿势了?

    缓缓将他放在她腰上的手拿开,她钻出被子,洗漱后换了一身衣裳就下楼做早餐了。

    顾南城依然保持着原来的睡姿,丝毫没有醒来的迹象。

    左浅做好早餐,对起得比她还早的小左说,“去叫叔叔起来吃饭。”

    小左坐在沙发上晃着自己的两条腿,嘟嘟嘴说:“我们家没有叔叔没有叔叔,只有爸爸!”

    左浅眼角一抽,不知道顾南城是用了什么法子,将这小鬼头收买得这么彻底——

    “快去。”

    小左摇晃着脑袋,一本正经的说:“妈妈你要这样说,小左,去叫爸爸起来吃饭——这样我才去。”

    左浅眉梢一挑,小丫头想乱她的心智?啧啧,十八岁以后再说吧!

    “不去算了啊,一会儿妈妈把早餐吃光光,一点都不给他剩,让他饿着肚子去外面吃垃圾食品——”

    “妈妈你真坏!”

    小左皱着眉头瞪了一眼左浅,立马从沙发上跳下来,一溜烟跑上楼了。推开顾南城房间的门,她直接奔到床边,可是床上整整齐齐的,人呢?人去哪儿了?

    小左慌了,忙跑到楼梯口扯开嗓子朝厨房喊:“妈妈妈妈不好了,爸爸不见了!妈妈,爸爸不见了!”

    左浅从厨房里走出来,看了看小左,见顾南城房间的门是开着的,她这才扶额说:“他在妈妈房间里——”

    “爸爸在妈妈房间?”小左跟吃了苍蝇一样望着左浅,然后疑惑的扭着小身子朝左浅的房间走去。推开门,她第一眼就瞄着大床,果然看见顾南城睡得正香。她激动的跑到床边脱了鞋子就爬上床,从床尾钻进被子里,轻轻的挠顾南城的脚心——

    痒痒的感觉让顾南城好看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条件反射性的动了动脚。小左见顾南城有反应了,于是跟贼一样慢慢钻到顾南城胸口的位置,直起身一下子掀开了被子!

    “爸爸起床!”

    “……”

    顾南城被小左叫醒了,他睁着惺忪的眼睛望着趴在自己胸口卖萌的小左,扯起一丝温柔的微笑,“小调皮。”

    “爸爸,妈妈让我叫你吃饭!”小左在顾南城脸上吧唧亲了一口,然后殷勤的跳下床,一边跑一边说:“爸爸你别动,小左去帮你拿衣服!”

    顾南城双手枕在头下,噙着笑意望着小左跑出房间。

    隔壁的房间里,小左跑到衣柜前面拉开柜子门,背着小手一件一件的查看顾南城的西装和衬衫。她费力的踮起脚尖取下一件衬衫跑向左浅的房间,将衬衫放在顾南城面前。

    “爸爸,今天穿这个好不好?”

    浅蓝的衬衫,彰显高雅气息,还带着平易近人的亲和力。

    “好。”顾南城微笑着点头,今天他便任由这丫头替他选衣裳裤子,反正他衣柜里的衬衫跟西装是百搭,怎么配都好看。

    “爸爸你先穿,我再去帮你选外套哦!”

    小左特别兴奋的跑到隔壁房间的衣柜前面,一本正经的样子挑来挑去,最后才挑中了一件夹克。她殷勤的跑到门口望着顾南城,晃了晃手里的黑色夹克。顾南城慢条斯理的扣衬衫扣子,看着夹克,温柔说:“这个不行,今天爸爸要去见客户,不能穿得这么随便。那些西装,你随便选一件给爸爸就好了。”

    小左有些失望的回到隔壁房间,将夹克塞回衣柜里,犹豫了一下,忽然眼前一亮,取下一件白色的西装乐颠颠的朝左浅房间跑来,兴奋的站在床边对顾南城说:“今天妈妈也是穿的蓝色的衬衫搭白色小外套,可好看了!”

    顾南城挑眉,是么?

    既然这样,他便勉为其难的穿吧,其实,他已经很久不穿白色的外套了。

    小左又跑去拿了一条裤子过来,然后趴在床上望着帅帅的爸爸穿衣裳。顾南城穿上小左精心挑选的衣物,去洗漱之后和小左一起下楼。

    左浅已经将早餐摆在餐桌上了,正在等两人下楼。听见脚步声,她抬头望着楼梯,一眼看见了优雅走下来的顾南城——

    那一霎,她忽然有种说不出的悸动。

    这些天一直见他穿黑外套,今天忽然看见他穿着白色外套的样子,让她不由想起了五年前那个尚未成功的他。那时候,他只是公司的小职员,即使拥有出色的学历和能力,可公司的晋升是有一定规则的,都被人家走后门的抢占了先机,他空有一身能力却不能大展抱负。因为是个没有职位的小职员,他的穿戴不像现在这样正正规规一丝不苟,他经常穿白色的外套,俊美的容颜在白色的衣物下衬托得更加迷人。

    她不止一次的听说,公司里有很多女孩子暗恋他,可是他对那些或明或暗的追求一向是一笑而过,从未做过任何对不起她的事。

    她也一样,尽管一开始并不是因为爱他才跟他在一起,可是跟他在一起之后,她便一直扮演着最佳女友的角色,面对医院里同事的追求,她也同样是毫不犹豫的拒绝。

    “妈妈,你眼睛都看直了——”小左坏坏的跑到左浅身边取笑,还回头冲顾南城挤眉弄眼。

    左浅这才回过神来,将顾南城今天迷人的模样收入眼底,略显尴尬的低下头。

    顾南城坐在左浅对面,看着她的浅蓝衬衫搭白色紧身小外套,再看看自己,别说,还真像情侣装——

    “妈妈,今天爸爸帅不帅?”小左咬了一口香甜的面包,歪着脑袋看低头撕面包喂进嘴里的左浅。她怔了怔,吞咽下面包后望着对面的顾南城。正巧他也抬头看她,眸子里是溺人的温柔。

    “今天要去左家签约吧?”左浅微微一笑,问道。

    顾南城眸光微暗,他没打算将木卿歌从中作梗的事告诉她,只是浅浅的点头,“嗯。”

    “今天我就不去了,你一个人去行吗?”左浅又问。

    “好,你在家好好休息。”顾南城点头,他知道左浅不愿意见左铭昊,其实不去左家,对她才是最好的。去了,没准会看见左铭昊对木卿歌的好,她见了得伤心难过——

    可是他哪里知道,左浅不去左家其实是因为她想去医院。他去了左家,就没人妨碍她去医院了。

    医院。

    D市人民医院没有像A市那样有泌|尿科等等,检查性病,男女统一挂皮肤性病科。

    左浅排了很久的队才拿到号,来到皮肤性病科,看着走廊上几个正在等待的病人,她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幸好今天没多少人挂皮肤性病科,不然够她等了。

    刚刚坐下,一声熟悉的手机铃声在不远处响起。

    左浅一愣,那不是顾南城的手机铃声么?她扭头循着声音望去,却一个人也没看见。四处扫了一眼,见有几个人在接电话,她心想,也许人家用的铃声跟顾南城一样吧!

    转角处,顾南城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是木卿歌打来的。

    他干脆利落的摁掉了来电,揣入裤兜里,依然安静的倚着墙壁看着左浅。

    抬头看了眼皮肤性病科,他不禁有些纳闷儿,她来这儿做什么?

    昨天他就发现她有些奇怪,明明她的钥匙就放在抽屉里,她拿了钥匙出门怎么可能没看见抽屉里的退烧药呢?既然看见退烧药了,她为什么还要来医院?而且他提出陪她一起来医院后,她却说不用来了。当时他就想,这里面一定有什么事她瞒着他,今天出了门之后他远远地将车停在了一个隐秘的转角,果然,十分钟后他看见她出门了。

    于是,他一路尾随着她来到医院,直到跟她上了三楼,来到这个皮肤性病科——

    “下一位,左浅。”

    护士推开门走出来,微笑着唤左浅的名字。

    左浅站起身来,拿着号跟护士走进里面,随手将门关上。顾南城见左浅进去了,于是朝这边走来,径直站在门口——

    一个正在等候的老妈妈抬头看着顾南城,皱眉说:“小伙子,你得排队!”

    顾南城侧眸对老妈妈温和一笑,指了指里面,说:“阿姨您好,我不是来看病的,我妻子在里面,我等她。”

    老妈妈见状,这才没有继续数落下去。

    检查室里,医生抬头看了一眼左浅,“什么问题?”

    左浅侧眸看了眼小护士,又看了眼医生,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声音小得可怜,“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性病,来检查一下……”

    医生和护士一样惊讶,怎么看上去这么端庄美丽的女人,竟然还会染上性病?

    “说说你的症状。”医生双手合十,耐心的看着左浅。

    左浅咬咬下唇,不安的说:“我……我丈夫……有人说他染了性病,可是我不确定他到底有没有,所以不好意思跟他开口让他来检查……”

    “所以你自己来了?”医生了解的挥挥手示意左浅不必为难的说下去,这种事,一个女人毕竟还是会不好意思的。

    左浅点点头。

    “那说说你的症状,下面有没有不舒服之类的?”

    “……”左浅抬头看着医生,她尴尬的红着脸说:“不好意思,我跟他昨天才……才发生夫妻间那种关系,所以暂时还没有任何不适。”

    医生皱眉看着左浅,说:“那你半个月之后再来检查,性病的潜伏期最少得三个周,现在检查也未必能检查出来。”顿了顿,医生说:“不过你既然说你丈夫有病,那他的病应该是确定了的,你让他来医院检查一下,及早治疗——”

    左浅怔住了,还得再等半个月么?

    咬着下唇站起来,她捏紧手提包,刚刚转身就见顾南城推开了门——

    他单手插兜,帅气的站在门口,看着她,他弯唇笑得意味深长。她惊诧的望着他,更加紧张不安了!

    在医生和护士不解的注视下,顾南城微微眯了眯眼,优雅走到左浅面前。他好整以暇的挑起她的下巴,弯唇笑问:“谁告诉你我有性病,嗯?”

    “……”左浅张了张嘴,看着他一点也不生气的样子,不由有些忐忑。

    “别人说什么你都信,怎么这么好骗呢?”顾南城勾唇一笑,无奈的揉揉她的发,“不过我既然来了,今天就让你亲眼看着我做个全身检查,让你彻底安心,省得以后那些别有用心的人又告诉你我有艾滋,有精神病,有心脏病,万一你一傻就信了,我岂不是悲催了?”

    他不等左浅说话,将她揽入怀中,抬头对医生笑着说:“不好意思,请问做血液检查在哪边?”

    护士和医生对视一眼,看了看眼前这对金童玉女,护士说:“出门右转,下一楼,那里有护士带你去。”

    “谢谢。”顾南城点头一笑,从左浅手里将她的包包拿过来拎着,然后单手搂着她的腰正大光明的走出病房,完全看不见一丝属于性病患者的紧张不安。

    护士小姐看着顾南城对左浅的爱护,不由心生羡慕。

    这样的男人,应该不会染上那种病吧?

    一楼。

    顾南城和左浅坐在长椅上等待检验结果。有些检查项目需要几天时间才能拿到结果,可是性病这个检查,顾南城加费用让医生给他做了当天看结果的,他必须在第一时间证明给左浅看,他毫无问题。

    “顾南城——”

    听到护士在叫自己的名字,顾南城站起身,进去拿了自己的检查单。他拿着检查单出来,将单子递给左浅,弯下腰笑着:“现在安心了?”

    左浅是医生,拿了检查单自然一眼就看出来了,各项检查正常,完全没有木卿歌说的那种症状。

    她的手指缓缓捏紧检查单,低着头的她,脸色渐渐的红了——

    “我就说昨晚某人怎么死活不让我抱呢,敢情是嫌弃我呀?”顾南城将她从椅子上拉起来,挑起她的下巴,戏谑道,“如果我今天不来做检查,你是不是打算以后都不让我碰你了?”

    左浅对上他温柔的眸光,不自然的扭头看着旁边,红着脸一声不吭。

    顾南城轻笑着咬着她的耳垂,手指不着痕迹的拂过她的隐秘之地,然后放在了她腰间,他宠溺的说:“不让我碰还找借口说下面疼,骗子——”

    “本来就还疼!”左浅抬头直视他,想证明自己昨晚没撒谎,小声辩解:“你做了两次,一个多小时,不然换你试试疼不疼?”

    说完,抬头对上他意味深长的坏笑,她咬咬牙,“流氓!”

    顾南城冤枉的抵着她额头,“刚刚都是你一个人在说话,我可什么都没说——”

    “可是你的眼神明明就在说:好啊好啊,换我试试……”

    听着左浅低低的吐槽声,顾南城似乎听到了一丝撒娇的味道。他在她唇上吻了一个,“你怎么那么懂我呢?”

    “……”左浅翻了一个白眼给他,然后将检查单扔进垃圾箱,往前面慢慢走去。他跟在她身边,侧眸问道,“谁告诉你我有性病的?”

    左浅脚步停顿了一下,抬头一本正经的望着他,“木卿歌。”

    人家都那么坏心的让她提心吊胆一晚上了,她难道还会傻傻的帮人家隐瞒么?圣母没那么多,反正她绝不是那种被人欺负了还不还击的人。

    眸光落在远处,她想起今晚和木卿歌见面的事,呵,既然木卿歌这么想玩儿,那么她就还她木卿歌一个更好玩儿的!

    顾南城刚刚已经猜到了,除了木卿歌,不会再有人跟她说他有病,也不会有人知道她和他重新在一起了。长长的叹了口气,顾南城说:“你明知道她跟你之间的矛盾,这种话你也信?”

    “不许数落我。”左浅停下脚步看着顾南城,微微眯了眯眼,说:“谁让她是你老婆,我能不相信吗?”

    顾南城挑眉不再说她,和她并肩走了几步,他还是禁不住一步抢在她面前,按着她的肩,在她脑门上轻轻的敲了一记爆栗,咬牙轻声道:“左浅,你怎么能这么好骗!人家说什么你都信,我都不想说你蠢了——”

    左浅摸摸被他手指弹了一下的脑门,不乐意的望着他,“顾南城,让你别说你还说!”

    “怎么能不说?”他伸出双臂将她温柔的圈住,倾身过去下巴抵着她的肩窝,摩挲了两下,轻声道,“你这么好骗,万一哪天被人从我身边骗走了,你说,剩我一个人我怎么办?”

    “……”

    她的身子僵在那儿,感受着他的心跳,她忽然湿了眼眶——

    五年前她一时气愤提出分手的某个晚上,他一个人喝得酩酊大醉,死死抱着她,说,左浅,你一定不要骗我,谁都可以骗我,你不行……如果连我这么深爱的你都骗我,我要怎么办……

    “不会的。”

    左浅心疼的伸出手环住他的腰,阳光从走廊尽头倾洒在两人身上,忽然显得那么唯美。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萌妻来袭:总裁的小冤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婳并收藏萌妻来袭:总裁的小冤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