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萌妻来袭:总裁的小冤家 > 095 不期而遇的缘分【6000+】

095 不期而遇的缘分【6000+】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婚外缠情·老公,要够没!,095 不期而遇的缘分【6000+】

    两人并肩走出医院,顾南城去停车场提车,左浅站在医院门口,拿手放在头上方,挡着灼热的阳光。ai悫鹉琻

    右手边,一个小男孩儿从便利商店过来,手里端着一杯热气腾腾的水,欣喜地望着左浅身旁的一个中年人。小男孩儿一瘸一拐的走过来,纸杯中的热水随着他的步子晃动着,偶尔会有几滴水从杯子中溅出来洒在烫热的地面,几秒钟就被地面吸收干净。

    小男孩儿走到左浅身边时,身后一个中年人着急赶公交车,一个箭步冲上前来,小男孩儿不小心被他碰到,脚下一滑,杯中的水尽数泼向左浅的外套——

    “啊——”

    左浅低头看着外套,听见小男孩儿尖叫一声,小小的身子滑倒在地,兴许把膝盖和手肘擦破了皮—眇—

    “小朋友,你没事吧?”左浅弯下腰看着摔倒在自己面前的小男孩儿,两手握着他的肩膀和胳膊将他从地上搀扶起来。搀起小男孩儿她才看见,他牛仔裤膝盖处的位置磨破了一块,殷红的血渗出来,看着就叫人心疼——

    小男孩儿抬头看着左浅,手中的空杯子捏得紧紧的。他好不容易才跟便利店伯伯要来的水,洒了——

    “阿姨,对不起。镣”

    他摸了摸自己的膝盖,咬咬牙踉踉跄跄的站稳,抬头看着左浅。左浅低头看了眼自己打湿的外套,温柔一笑,“没关系,阳光这么好,一会儿水就干了。”顿了顿,她的手摸摸他的伤口,心疼的说:“膝盖都摔破皮了,痛不痛?”

    “不痛。”他摇摇头,见左浅不在意他闯的祸,他这才安心了一些。望着温柔的左浅,小男孩儿露出害羞的笑。以前听村里的阿婆们说,城里的叔叔阿姨都很凶的,他们这种乡下人是得罪不起城里人的,可是为什么眼前这个阿姨这么好呢?

    “木木,你怎么这么不小心!”

    左浅身旁的中年男人一直在低头理手里的零钱,这才看见小男孩儿闯了祸,立马将零钱揣进兜里,赶紧捂着腹部走过来。他一边训斥小男孩不小心,一边弯腰跟左浅道歉,忙说:“这位夫人真是对不起,我们家孩子第一次进城,不懂事,您别跟他一个小孩子计较。”

    左浅松开这个叫木木的小男孩儿,微笑着站起身,“没关系,只是洒了一点水而已,一会儿就干了。”

    “左浅——”

    顾南城将车开过来,侧眸对左浅轻轻唤了一声。左浅侧眸看着路边的车,低头看了一眼木木膝盖上的血,她走到车旁边弯腰问顾南城,“车上有没有创可贴?”

    扫了一眼木木,顾南城点头,“有。”

    他推开车门走到后座,从里面一个小箱子里拿出两片创可贴。左浅接过创可贴走到木木身边,微笑着说:“小朋友,阿姨帮你贴创可贴,一会儿就不痛了——”

    说完,她牵着木木走到路边的花坛边坐下,木木的父亲是个憨厚的庄稼汉,见左浅人这么好,他红着脸不好意思的说:“大妹子,这怎么好意思呢,我们家孩子打湿了您的衣裳,您没让我们赔钱我已经很感激您了,您……”

    “我家里也有一个跟他一样大的女儿。”左浅侧眸对木木的父亲微微一笑,然后低头从包包里取出一包湿纸巾撕开,蹲下后小心翼翼的帮木木擦干净膝盖上的血,这才将创可贴贴在木木膝盖上。

    她将剩下的一片创可贴递给木木,“回家了再换这片,别碰水哦!”

    “谢谢阿姨。”

    木木抬头看着左浅,笑着点点头。

    木木的父亲感动的望着左浅,不由得捏了捏口袋里的零钱,叹道:“要是城里都是大妹子这样的好人,我们家木木也就不用这么可怜了!”

    左浅侧眸看着木木的父亲,余光落在医院那几个金光闪闪的大字上,试探着问道:“木木生病了?”

    木木的父亲点点头,眼中已经含了泪光,“都是我不好,木木感冒已经一个多月了,一直没带他来医院,前段时间夜里经常发烧,我就给他用冰毛巾退烧,没让他吃药……结果……结果今天来医院检查,医生说他已经烧成心肌炎了——”

    左浅惊诧的低头看着木木,他看上去精神还不错,怎么会是发着烧而且还有心肌炎的孩子呢?

    “严重吗?为什么不让他住院治疗?”

    “听起来还挺严重的,可是医院的住院费用太高,光是床位费每天都得好多钱……唉,我没用,我今天身上就带了几百块钱,医院不肯让木木住院。”

    左浅蹙眉,她蹲下身看着木木,现在没有听诊器在身边,她的手从木木衣裳下面伸进去,放在木木心口的位置感受着他的心跳。木木惊诧的望着左浅,又抬头看着自己的父亲,这个时候,一直静默着没说话的顾南城温和对木木的父亲说,“没事儿,她是医生。”

    木木的父亲这才放心了一点,看着左浅。

    左浅将手从木木胸前拿出来,抬头对木木的父亲说,“别担心,我想他应该是感冒引发的病毒性心肌炎,而其中最严重的是心力衰竭和心源性休克等等,我刚刚粗略的听了一会儿,他的心跳是正常的,不会有什么大碍。”顿了顿,她试探着说:“去医院看过了吗?有没有医院检查的结果?”

    木木的父亲愣了愣,赶紧从口袋里掏出几张皱皱巴巴的检查单递给左浅。

    左浅看了看,微笑着说:“没事儿,不严重,他现在只需要卧床休息,尽可能不要让他干活,减轻心脏负荷,每天吃一些容易消化和富含蛋白质的食物就差不多了。根据检查单上的描述,他这样的情况大约半年左右就可以痊愈了。”将检查单递给木木的父亲,左浅又说:“对了,医院应该有给你开药吧?”

    木木的父亲点点头,为难的说:“有,但是医院的药太贵了,我刚刚去拿药,得三百多块钱,我……我拿了药就没钱回家了……所以我跟木木才坐在这儿,不知道该怎么办。”

    左浅点点头,说:“这样吧,我开一些对他的病有帮助的药给你,你去旁边的药店拿药,应该会比医院便宜一半。”左浅看向顾南城,他点头,走去车里拿纸和笔。

    “有医保卡吧?”左浅问。

    “有。”

    左浅点点头,有医保卡去固定的药店拿药,还能省下一笔钱。顾南城将笔和纸递给左浅,左浅低头写下了几种药的名字,都是挑价钱低、药性差不多的药写的。她将纸撕下来递给木木的父亲,同时从包包里拿出自己的医师资格证书给木木的父亲看,说:“您放心,我不是坏人,这是我的医师资格证书,你看看——”

    木木的父亲瞄了一眼医师资格证书,淳朴的他立刻相信了左浅,感激涕零的说:“谢谢您左医生!如果我家孩子能够痊愈,我一定带着孩子亲自来感谢您!”

    “没事,举手之劳。”

    左浅温柔的摸摸木木的脑袋,微笑着对木木的父亲说:“木木以后有什么情况你给我打电话,号码我写在上面了。”

    “谢谢您!”

    “真的没事儿——”

    左浅摆摆手对木木的父亲笑笑,收起医师资格证书,挥挥手跟木木告别之后便上了顾南城的车。

    卡宴缓缓起步离开医院门口,木木和父亲望着卡宴渐渐消失在拥挤的车流中,不由有些羡慕。阿姨家里的妹妹好幸福,有一个这么好的妈妈。可是,他的妈妈却一直不要他……

    木木低下头,难受的吸了吸鼻子。

    “爸爸,你胃还疼不疼?刚刚那杯水洒了,我再去跟那边的伯伯要一杯水给你吃药——”

    “爸爸没事了,走,爸爸带你去买药,吃了药咱们家木木就不会痛了!”

    “嗯。”

    “来,爸爸背你,刚刚阿姨说了,你以后要在家里卧床休息,不能再跟爸爸一起去干活了,知道吗?”

    “可是……可是爸爸一个人好累的……”

    “只要木木身体好好的,爸爸再苦再累也值得。木木,你要听话,只有你好好长大,以后爸爸老了才有人照顾爸爸,知道吗?如果你现在不听话,你出事了这个世界上就剩爸爸一个人了,那将来爸爸老了,谁照顾爸爸?”

    “我会听爸爸话的……”

    ……

    车匀速前行,顾南城时不时侧眸看上一眼左浅,她这么善良,他发现自己越来越对她着迷了。

    “你不是要去左家签约吗?”

    左浅被顾南城一会儿侧眸一会儿侧眸看得不好意思了,于是主动找了一个话题。

    顾南城勾唇淡淡一笑,“一会儿再去。”

    “你给的价不低吧?以左铭昊唯利是图的本性,不可能轻易就答应将地卖给你——”

    “两倍的价。”

    左浅侧眸看着他,他还真舍得,左铭昊岂不是赚大了?

    卡宴在等红绿灯的时候,一个电话拨了进来。顾南城看了一眼来电显示,瞳孔微缩,淡漠的按下接听键。手机里传来木卿歌高傲的声音,“顾南城,你怎么还不来?距离咱们约好的时间已经四十分钟了。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没有时间观念了?”

    顾南城眉梢一挑,“今天心情不好,明天再说吧!”

    “喂顾南城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突然觉得过去跟你讨价还价太无趣,我想了想,还是再考虑考虑,没准到时候能遇上更好的地也说不准,你说呢?”

    “你!”

    顾南城听着手机里木卿歌气急败坏的嗓音,他扬起嘴角淡淡一笑,直接摁掉了通话将手机随意的插在前面。呵,他不是有性病么,今天天儿好,万一感染了她木卿歌他怎么弥补得了啊!

    左浅隐约听出了木卿歌的声音,侧眸看了看顾南城,她什么也没问。

    那是他和木卿歌的事,她不想搀和进去——

    *

    夜幕深垂——

    D市有一个“闺蜜居”在当地非常出名,其实它就是个类似于咖啡厅和夜总会相结合的地方,里面提供各种饮料酒品等等,也提供香烟和其他小吃,包房里唱歌玩乐设备一应俱全,唯一的一点,这里是女人的天地,男士不得入内。

    因为有这个特殊规定,很多女人跟朋友聚会都喜欢来这儿,一是不用担心有坏男人sao扰,二是可以安静的享受这里为女人打造的安静服务。

    木卿歌便将左浅约在了这样一个地方。

    下车看着这个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建筑物,左浅勾唇微微一笑,在这儿,她便不用太担心木卿歌使用那些卑鄙下流的手段了。而且,谁玩儿谁还不一定呢!

    左浅低头从包里摸出手机,翻出一个号码拨过去——

    “到了吗?”

    “快了快了,还有半个小时就到了!”

    “行,记住了,是闺蜜居,不要走错地方了——哎对了,我让你准备的东西你准备好了没?”

    “全都准备好了,你就放心吧!”

    左浅勾唇微微一笑,手机里的男人嗓音明显有些猥琐,不过,她不介意,反正是玩一玩儿木卿歌而已,声音难听一点,她忍着。将手机收入包包里,左浅这才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裳,微笑着走进大厅。

    “这位小姐,请问是有约还是自己定包房呢?”长相甜美的服务生温柔看着左浅,左浅礼貌点头,“有约,她叫木卿歌。”

    服务生查了一下,然后对旁边的一个服务生说,“带这位小姐上三楼C号包房。”

    左浅跟着服务生走上一旁的扶手楼梯,高跟鞋在木质地板上发出蹬蹬的响声,两旁的白色瓷砖倒映着她今天美丽的妆容,就连领路的服务生也不禁对她多看了两眼。

    终于来到C号包厢前面,服务生体贴的将门推开,弯腰做出一个“请”的姿势。

    “谢谢。”

    左浅侧眸对帅气的服务生笑笑,然后走进了包厢。

    包厢里并不只有木卿歌一个人,还有几个当年一起念书的小学同学。这些人是木卿歌特意找来的,其中有名门富家的女儿,有嫁入豪门的凤凰女,也有擅长八卦混得还不错的长舌妇。大家看见门口的左浅,互相挤眉弄眼的对视着,然后个个都露出一丝鄙夷的笑——

    左浅微微有些诧异,木卿歌不是要找她聊聊么,怎么叫了这么多人来?走到一个空位边,她对大家点头一笑便安静坐下。毕竟已经过去十几年了,左浅对在坐的同学都很陌生,一个都不认识,再加上她是一个不擅长交际的人,所以也不知道怎么打招呼。

    放下包包,侧眸看着一派主人姿态的木卿歌,左浅淡淡一笑,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道:“我来了,想聊什么?”

    木卿歌侧眸高傲的瞥了一眼左浅,端起面前的一杯果汁喝了一口,微笑着扫了一眼大家,指着左浅介绍道:“大家应该不认识了吧,这位就是左家的小姐,左浅,是你们曾经的同学。”

    “怎么叫我们的同学呢?卿歌,你当时也跟我们一个班级啊,是咱们大家的同学不是吗?”其中一个女人抬手拨了拨头发,笑得妩媚,“左浅,你还记得我吗?我叫李媛,当时咱们可是一个班呢!”

    左浅看过去,李媛的手指上带着一颗硕大的祖母绿戒指,手腕上带着金镶玉的镯子,迎着灯光,玉石闪过一抹温润的光芒。

    “记得。”左浅点头一笑,其实她也只是有一丁点印象,毕竟这么多年过去,要说是一点不漏的全部记得,那也几乎是不可能的。

    大家一一介绍完毕,左浅也笑着一一打招呼。

    客气完了,木卿歌侧眸瞥了一眼左浅,笑着说:“哎你们知道吗?现在她可嫁了一个好男人呢,是A市的豪门,一般人可嫁不了那么好的男人!”

    左浅握着果汁杯子的手微微一颤,侧眸看着木卿歌,已经猜到了她接下去会做什么。

    “是吗?比我们家阿豪还好吗?”李媛高傲的扬起脖子,脖子上璀璨夺目的钻石项链迎着光闪烁着刺眼的光芒,左浅微微眯了眯眼避开那刺眼的光,淡淡一笑。

    能够显摆成这样,不知道她口中的阿豪是个怎样的富豪。

    “当然比你们家阿豪有钱了!而且人家又俊美又温柔,是个十足的绅士呢!”

    木卿歌勾起一丝笑,扫了眼大家,又缓缓补充了一句,“只不过,天妒英才啊,他的腿瘫痪了——”

    左浅的手指一根根握紧,瞳孔紧缩。

    “噗——”

    李媛喝了一口咖啡,听了木卿歌的话她口中的咖啡尽数喷出,惊诧的望着木卿歌,重复着问道:“你说什么?瘫痪了?”

    另外几个女人也一同惊讶的望着左浅,“哎左浅,你这么漂亮,怎么会甘心嫁给一个残疾人呢?”

    “天呢,你什么时候这么重口味了?一个瘫痪的男人,你们俩要怎么做那事儿啊?难道一直都是你在上面么?他一个残疾人,想在上面恐怕也动不了啊!”

    “甭说动一动,恐怕翻到你身上去都得十几分钟吧?如果是个高位截瘫的,没准连那个东西都被截掉了,还谈什么做那事儿啊!”

    ……

    三个女人一台戏,这里六七个女人,八卦起来又岂是一般人能承受得了的?

    左浅静默的听着大家极具侮辱性的言语,轻轻搭在膝盖上的手指已经紧握成拳,就连指甲都深深地嵌入了掌心。因为她,苏少白无辜被这群女人侮辱——

    “哎我说,左浅你条件这么好,嫁给一个残废……这个目的不可能那么单纯吧?”李媛慢悠悠的喝了一口咖啡,鄙夷的将左浅从上到下打量了一遍,“你这是看中了人家的家产是不是?”

    “我看不至于吧,就她这条件,找一个有钱又正常的男人应该没问题的,可是她为什么找一个残废……啧啧,这其中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才对!”

    “我觉得也是这样,正常人谁会嫁残废啊!”

    ……

    几个女人盯着左浅,又开始了新一轮的人身攻击。

    木卿歌始终高傲的笑着,听大家这么攻击左浅,她心里可真舒服!

    左浅瞳孔微缩,抬眸扫了一眼喋喋不休的几个女人,淡淡一笑,说:“只有心理龌龊的人,才会将别人也想得跟自己一样不堪。”顿了顿,她保持着淡漠疏离的微笑,继续说:“真是很抱歉,我没有你们那种攀龙附凤的心机,我也攀不上什么富豪,享受不了那种成天在家什么都不做、只顾着让男人养活的福气。”

    “左浅你什么意思!”李媛气得胸·脯直颤,愤怒的盯着左浅!

    “哎都别生气,开个玩笑而已,大家都别生气。”木卿歌笑着将李媛重新按在沙发上坐下,然后侧眸看着左浅,皮笑肉不笑的说:“不得不说,你们家苏少白真是个好男人,你说你带着一个四岁的女儿嫁给他,他都不嫌弃,这得多宽广的胸襟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萌妻来袭:总裁的小冤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婳并收藏萌妻来袭:总裁的小冤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