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萌妻来袭:总裁的小冤家 > 109 小浅,你的孩子没有死【6000+】

109 小浅,你的孩子没有死【6000+】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婚外缠情·老公,要够没!,109 小浅,你的孩子没有死【6000+】

    左家。ai悫鹉琻

    经过了一天一夜的时间,木卿歌和木国安在闺蜜居那一场闹剧已经在网络上传得沸沸扬扬。木卿歌原本已经尽量让自己不去想这件事了,出门也都戴着墨镜,就是怕人认出来,可是她没想到左铭昊却看见了这段视频。

    左铭昊看了视频后气得暴跳如雷的回了家,怒不可遏的将木卿歌叫了回来!

    木卿歌正在跟李媛等等女人一起,秘密商量怎么对付左浅的方法,六通电话打过来,她不得不被左铭昊的夺命连环催叫回了家。

    刚刚进家门,坐在沙发上的左铭昊就愤怒的拿起桌上的咖啡杯扔向木卿歌面前,吓得木卿歌赶紧往后退了两步,然后也生气的抬头盯着左铭昊,“你做什么!睃”

    左铭昊腾地一声站起身,指着木卿歌的鼻子骂:“你还敢问我做什么?你难道不知道网上那些视频有多叫我抬不起头来吗!!”

    木卿歌盯着左铭昊怒不可遏的脸,她挑眉,原来是因为那些视频。

    “我当你为了什么事儿呢!鸲”

    木卿歌冷笑一声,不慌不忙的坐在沙发上。

    呵呵,她只是前天晚上愤怒了一会儿,昨天看见那些视频的时候愤怒了几个小时,现在那些视频对她已经完全没影响了。

    其实左浅还是不够狠哪,如果再加一点力,完全可以让她真正的身败名裂,现在这点小意思不过是短时间里让她成为别人的笑柄罢了,等过上半个月,大家就会看出来,其实所谓的闹剧不过是木国安一个人在那儿自导自演而已,她身为木国安的女儿只不过是有一点丢脸罢了,能有什么其他影响?

    至于木国安最后说的所谓的性病,呵呵,人家那么多艾滋病患者都可以好好活,她就算是有性病又怎么样,小小的性病能闹出什么风浪来?

    木卿歌勾唇高傲的笑笑,不过,左浅不够狠,不代表她木卿歌就会对她手下留情,呵!

    “爸,在外人眼中我只不过是木国安夫妇俩收养的女儿,压根就没人知道我跟你的关系,我怎么就给你丢脸了?”木卿歌抬头看着左铭昊,淡淡笑着质问,“你都没有公开承认过我是你女儿,呵,现在又怎么会觉得我丢你的脸?”

    左铭昊被木卿歌一句话堵得说不出话来,盯着木卿歌明显带着挑衅的眼神,他一屁股坐回沙发上,咬咬牙又重新看着木卿歌,“说,到底怎么回事!”

    “还能怎么回事?不都是你那个好女儿么,她最近开始勾·引我老公,嫌我碍事儿,所以才找木国安在闺蜜居门口给我难堪——”木卿歌冷嗤一声,挑眉看着左铭昊的脸,“你除了把你的心思花在怎么圈钱上,还能关心一点其他的事情么?”

    “我怎么没关心其他的事了!要不然你以为我是怎么知道视频的事的!”左铭昊怒吼一声,木卿歌用这样的口气跟他说话,让他十分的不爽!他是她的父亲,她怎么能用一个教训孩子的口气对他说话!

    木卿歌将左铭昊从上到下打量了一遍,然后勾唇冷漠的嘲讽道,“你是因为怕我丢了你的脸,这才格外关心这件事的,不是么?”

    左铭昊气得胸脯直颤,可是他无言以对,因为他的确是接到了木小婉的电话,木小婉告诉他,网上有一些关于木卿歌的视频,让他尽量帮忙删一下那些帖子和视频。木小婉基本上从来不跟他联系,所以他接到木小婉的电话后意识到了事情很严重,这才立刻上网查看了一下。没想到,事情比他想象中还严重,要是让人知道他的女儿染上了性病,他还怎么做人!

    “从小到大,你有什么时候是真的关心过我的?”

    木卿歌冷冷的看着左铭昊,“左浅一直认为她和她妈妈过得委屈,她以为你把所有的爱都给了我,呵,可是她永远不知道,你只是把你的爱给了我妈,你只是贪慕她的年轻漂亮,就像你曾经也这样宠爱过左浅的母亲一样!在你眼里,女儿算什么,只有女人才是最重要的——哦,不对,是漂亮女人,年轻女人!”

    “木卿歌!”

    “你别吼,吼也没用。你跟我妈在一起的时候,你外面还不是有别的女人?左浅母女俩以为你每天都是在我和我妈身边,可是她们不知道,你也只不过是每天晚上睡觉的时候来找我妈而已,我们有什么事的时候压根就看不见你的人影!父爱?左铭昊你扪心自问,我跟左浅,我们两个人谁真的享受过你的父爱?她没有被你宠爱过,我也同样没有!你只会用钱打发她,只会用钱打发我,而你的时间,你的精力,你的爱,统统都给了那些貌美如花的女人!你眼里根本就没有家这个字,对你而言,家可有可无,孩子也一样可有可无,你最在意的,是钱和女人——”

    盯着左铭昊的脸,木卿歌嘲讽的笑着。

    见左铭昊有反驳的迹象,木卿歌淡淡一笑继续说,“你现在别跟我装作你是慈父,别跟我说你爱我和左浅,呵,左浅当年怀孕,你知道么?如果不是她主动打电话给你,你会知道她怀孕?哼,即使她给你打电话了,我问你,你知道她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么?你直到现在都没关心过她的孩子是谁的,她为什么未婚怀孕,还有,她后来离开D市之后一个人去了哪儿,你统统都不知道,因为你从不关心!”

    “而我,当年我被妈赶出去的时候,你只顾着跟别的女人花天酒地,你有没有派人找过我?我可是你的亲女儿,大冬天的我流落在外,你竟然一点都不担心我会被冻死!从我被木国安收养一直到我成年,左铭昊,你都从来没有找过我!或许你觉得,少了一个女儿在家里惹你烦,你还乐得自在,不是么?所以我跟左浅都离开了左家时,你谁也没去找过,完全当我们俩死了!后来我大着肚子来你家里避难,作为父亲,你有问过我我的孩子是谁的?你有像别的父亲那样暴跳如雷的说,你要去找那个欺负我的男人算账么?你没有!”

    面对木卿歌的逼问,左铭昊瞳孔微缩,他保持着沉默,脸上看不见任何表情。

    木卿歌笑了笑,继续问道:“我结婚四年,左铭昊你知道我的丈夫是谁么?你知道我的儿子叫什么吗?你知道我这四年过得怎么样吗?”顿了顿,木卿歌冷笑一声,“那天我的丈夫来你家里跟你买红新村的地,而你和他面对面的谈了那么久,你竟然完全不知道他顾南城是我的丈夫!后来他们走了,你竟然兴致勃勃的跟我说,顾南城对左浅有意思,你想让左浅嫁给顾南城!”

    即使她一向认为自己够冷血,可是这些事一一说出来的时候,她还是心痛得无法呼吸。

    说起来,她和左浅真的是同病相怜,竟然拥有一个这样毫无家庭观念、冷血无情的父亲!

    “其实你知道我为什么一直恨左浅么?因为我从小就知道,我有一个根本不爱我的父亲,我有一个花心滥情对我母亲一点都不好的父亲,可是她跟我不一样,她比我幸福——”

    木卿歌盯着左铭昊的脸,一字一顿:“因为,你对她再怎么不好,她的亲生父亲始终不是你,等到有一天她发现了她的身世,她会找到她的亲生父亲,她能重新拥有父爱,她可以拥有一个爱她的爸爸!而我,我这辈子都不会再有那样的机会,一个你,一个木国安,我的两个父亲都他妈是冷血的畜生!”

    说到最后,木卿歌已经心痛得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冲左铭昊不择言词的怒吼起来!

    “你这个不孝的混账东西!”

    左铭昊气得腾地一声站起来,一个响亮的耳光“啪”的一声落在了木卿歌脸上!

    “我再怎么样也是你爸爸,你怎么能这么说话!!”

    木卿歌冷笑着站起来,摸了摸自己被打的脸颊,忍着疼淡淡的问道:“爸爸?有你这种不在乎亲生女儿死活的爸爸么?左浅生孩子的时候你在跟你的新欢一起淫·乱,呵呵,后来她的孩子没了,我只不过答应给你介绍一个客户,你竟然就跑去医院帮我一起骗她——左铭昊,当年那件事,你也是帮凶!”

    左铭昊惊得后退一步,身子一颤,不由重重跌坐在沙发上!

    四年前的八月,左浅住进了D市第一人民医院。在八月初十那天,左浅曾经给他打电话,说,她在家属那一栏留的是他的号码,她希望他这几天能够暂时放下手头的事,如果她在医院出了什么状况,他能够第一时间赶到医院。她说,父女一场,她不奢望他能为她做更多的事,可是在她生孩子的时候,她希望身边能有一个亲人。

    当时,他信誓旦旦的答应了她,他说,如果她要生了,他一定会在第一时间赶过去。

    可是那天晚上她生产的时候,他却和刚认识不到一个月的女人在一起快乐,手机也关了机,完全将她生孩子的事忘在了脑后。

    第二天木卿歌来找他,木卿歌说,她找人带走了左浅生下来的孩子,用了一个死胎代替,而她需要他做的事情就是,赶紧去医院,配合那个被她买通的医生和护士蒙骗左浅。而且,她给出了一个很不错的条件,她说她可以给他介绍一个大客户,只要他去医院,那个客户立马就来。

    当时他的确恼怒过,他怪木卿歌不该找人抢走左浅的儿子!可是一听到木卿歌承诺给他介绍大客户,他瞬间觉得比起客户来,左浅的孩子根本不算什么。孩子没有了可以再生就是,有什么大不了的?

    于是他听了木卿歌的话,赶去医院。

    去了医院他才知道,木卿歌买通了一个叫唐素华的医生和一个年轻的护士,她们已经为昨晚偷孩子的事找了一个最好的借口——告诉左浅,孩子是因为在子宫内缺氧而窒息,然后护士出来打电话给家属,作为家属的他接了电话后却冷漠的说,他跟左浅没关系,左浅的生死斗与他无关。护士再打电话过去,他已经挂机了,因此这个过程浪费了时间,导致孩子在左浅子宫内死亡……

    这个编造的借口在经过他的参与之后,终于像极了事实。他坐在左浅病床边等着她醒来,然后假扮成一个慈父的样子,左浅当时在经历丧子之痛过后又被父亲再一次无情伤害,她顿时觉得世界黯淡无光,压根就没有怀疑孩子的死可能有蹊跷,她相信了这个事实……

    左铭昊缓缓抬起头看着木卿歌,良久才问道,“小浅的孩子在哪儿?”

    “呵,你现在倒装起慈父来了?”木卿歌冷笑一声,“不过,我是不会给你找个做慈父的机会的,你想从我这儿打听出来孩子在哪儿,然后跑去告诉左浅是不是?左铭昊你休想,你从来没有给过我的父爱,你也休想给她!”

    左铭昊盯着木卿歌的眼睛,他迟疑了一下,缓缓说:“我只是想知道,那个孩子的养父母是谁,是不是有钱的人家……”

    “哈哈哈哈……”木卿歌讥诮的笑了几声,“我没听错吧?你是想问那个孩子的养父母是谁,然后拿孩子的身世威胁那家人,让他们给你钱是不是?左铭昊你果真无耻得超乎我的想象!”

    左铭昊面无表情的盯着木卿歌看了几眼,然后重新坐下来,决定不再去关心这些事。反正他现在最关系的事情是,顾南城——

    “卿歌,那天是你告诉我,我把那两块地给你,你就能够让顾南城跟我合作,让我得到更多的利益——”左铭昊抬头看着木卿歌,“已经过去几天了,你说他是你丈夫,我怎么没见他来找过你?还有,你承诺给我的好处,什么时候才能兑现?”

    木卿歌高傲的睥睨一眼左铭昊,冷哼道:“你别管我的事,我答应给你好处,就一定会给!”

    “你还不知道吧,顾南城已经约了另外两处地的开发商洽谈,恐怕他是不想要我给你的这两块地了。”左铭昊说。

    木卿歌一听,整个人都震惊了——

    她还想要拿这两块地跟顾南城纠缠下去,并且利用这个机会制造一些让左浅误会的事情,怎么……他怎么会看中另外两块地!

    意识到不妙,木卿歌拿上自己的包包匆匆忙忙的离开了客厅,连声招呼也没打。

    左铭昊凝视着木卿歌离开的背影,他的眉头紧紧皱着,大约十分钟以后,他才掏出手机缓缓拨通了一个号码。

    *

    顾南城约了适合建孤儿院的另外两块地的开发商之一,低调奢华的包厢里,他跟开发商的负责人正在洽谈。

    两人谈了大约半个小时,顾南城给出的优厚条件已经让负责人动心了。

    他有些抑制不住的激动,对顾南城说:“顾总,我对您给的条件十分的满意,只不过关于这件事我还得回去问问我们家老板,他答应了,我才能答应您——”

    顾南城点头,正要说话,手机铃声响起——

    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顾南城侧眸对负责人抱歉的一笑,“抱歉,我去接个电话。”

    “请便。”

    在负责人的注视下,顾南城握着手机来到包厢外面。

    “顾先生,我记得那天打电话给你,你说你要跟卿歌离婚,是吗?”左铭昊倚着沙发靠背,语气谦卑。

    就在顾南城和左浅来这儿之后不久,木卿歌就告诉他,其实顾南城是她的丈夫。她说只要他将那两块地给她,她就可以让顾南城今后跟他长期合作。他信以为真,可是第二天打电话给顾南城时,顾南城却说他要跟木卿歌离婚了。他愣了愣,随即想明白了,顾南城要跟木卿歌离婚,所以木卿歌才想用那两块地牵制顾南城,不让顾南城离婚。因此他一直没有过问木卿歌和顾南城的事,可是今天忽然听说顾南城约了另外两个开发商,他心里有些明白了,自己这是下错了赌注啊!

    “是。”顾南城点头,回答得坦诚。

    左铭昊皱起眉头,问道:“你跟卿歌离婚,是因为小浅?”

    顾南城瞳孔微缩,他不知道左铭昊为什么要打电话给他,但还是如实回答,“不全是,一是因为我爱左浅,二是因为我跟木卿歌毫无感情可言,所以才决定离婚。”

    左铭昊一听,顿时跟泄了气的皮球一样!

    他果然是下错了赌注啊,早知道顾南城要跟木卿歌离婚,要娶左浅为妻,他就应该主动去找左浅,将那两块地拱手送给左浅啊!

    “我好像听你说过,你跟小浅认识已经五年了是吗?”左铭昊咬了咬牙,他还想做最后的努力——

    “是。”

    “那……五年前小浅和你在一起的时候,再也没有其他男朋友了是吧?”

    “左先生,您自己的女儿你不了解么?我是左浅唯一的男人,她不是那种女人!”

    听着顾南城略显不快的低沉嗓音,左铭昊瞳孔紧缩——

    果然,小浅只有顾南城这一个男人,那么,她的孩子一定是顾南城的!

    左铭昊打定主意,缓缓问道:“顾先生,我最近有一个大工程想做,只是没有人合伙投资——如果我告诉你一些关于小浅的事,关于你们俩的孩子的事,你能不能答应给我投资?”

    走廊里,顾南城背脊一僵!

    他的手指狠狠握紧手机,刚刚他要是没听错,左铭昊是在跟他说,他和左浅的孩子……

    难道,当年那件事左铭昊也是知情者之一?

    而且左铭昊既然敢开出大工程投资这种条件,那么,他掌握的事情一定不同寻常!

    顾南城压着心底的激动,故意用淡淡的口气对左铭昊说:“孩子?我记得左浅告诉我,她曾经是为我孕育了一个孩子,只不过后来生产时那个孩子夭折了——左先生,您是想告诉我这件事么?”

    “不不,那个孩子没有夭折!”

    左铭昊一时冲动,不小心就说漏了嘴!他赶紧捂着自己的嘴,忙说:“总之我今天在家里等你,如果你有时间的话就来我家找我,我们可以洽谈一下!”

    手机那头,顾南城耳边萦绕着左铭昊说漏了嘴的一句话,他整个人僵在了原地!

    不不,那个孩子没有夭折——

    左铭昊说,他跟左浅的孩子没有夭折……

    一时间,顾南城心底涌上无法言说的惊喜,他之前只是抱着百分之二十的希望让阳阳和左浅做DNA鉴定,现在听了左铭昊这句话之后,他顿时惊喜的认定,阳阳一定是他和左浅的孩子!

    一定是的!

    “还有,你不是想跟卿歌离婚么,我看卿歌一定是说什么也不肯离,所以你才一直没能跟她断清关系——这样,我可以告诉你一件事,你一定可以用这件事逼卿歌跟你去民政局办离婚!”左铭昊抬手掐了掐眉心,他已经豁出去了,就像木卿歌说的那样,对他而言,女儿其实也并不那么重要,他看重的是钱,是他的事业——

    如果木卿歌跟顾南城离婚能让他获得一大笔天文数字,那么,离婚又有什么关系?大不了他再去给木卿歌找一个更好的男人就行了!

    到时候左浅嫁给顾南城,木卿歌再找一个大靠山,那他这辈子就真的可以安枕无忧了!

    -------------

    PS:亲们一定认为世上没有这么冷血的父亲,不过,真的有这样极度自私自利的男人。对妻子没有责任心,有了钱就拿去挥霍,根本不赡养小孩,为了钱可以出卖身边所有人。这样的男人虽然很少,但一直存在~~~~~~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萌妻来袭:总裁的小冤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婳并收藏萌妻来袭:总裁的小冤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