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萌妻来袭:总裁的小冤家 > 124 响亮的耳光【6000+】

124 响亮的耳光【6000+】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婚外缠情·老公,要够没!,124 响亮的耳光【6000+】

    “安夏!”

    苏少白震惊的望着安夏,目光落在安夏裸·露的肩头上,他意识到了什么,猛地忽然看了一眼自己的身体!发现自己同样一丝·不挂,他彻底蒙了——

    “我们怎么会……怎么会躺在……”

    苏少白艰难的吞咽了一口唾沫,重新看了一眼两人的处境,他痛苦的掐着眉心努力逼自己回想昨晚的事情,可是怎么也想不起来他跟安夏为什么发展成这样!

    缓缓睁开眼睛,他几近疯狂的冲安夏低吼:“不会的……这不可能!安夏你告诉我,昨晚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我们会躺在一起!!畛”

    安夏愣愣的想着苏宏泰会不会真的搞得她臭名远扬,听见旁边传来苏少白痛苦的声音,她缓缓看着苏少白,对上他悔恨、痛苦和疯狂交织的眸子,她心疼的皱了皱眉,却依然抿紧唇片什么也不说。ai悫鹉琻

    她已经做到这个地步了,难道现在要让她承认这只不过是她自编自导自演的一场戏么?

    她从来就不是一个轻易服输的人,这一次既然已经牺牲了,就沉默到底钕!

    “安夏你告诉我!”

    苏少白因为双腿瘫痪了,在床上翻个身都比常人困难很多,可是现在愤怒的他努力翻过身面对着安夏,双手抓着安夏的肩膀咬牙切齿的吼:“你别告诉我是我对你做了什么!你明知道我是个残废,我他妈是个废物,我怎么可能像其他男人那样诱你上床!!”

    愤怒灼烧了他的理智,一向温文尔雅的他此刻眸子里燃烧着疯狂的怒焰,那叫人惊惧的怒火仿佛瞬间就能将人吞噬!

    安夏微微缩了缩肩,她害怕的看了一眼苏少白,曾经那个温柔儒雅的他,此刻变得这么阴鸷,甚至愤怒得已经抛弃了自尊,破罐子破摔的自称残废,废物,这种讽刺而尖利的字眼,让安夏的心揪扯得好疼!

    一个平素骄傲惯了的男人,他得有多么的愤怒和痛不欲生,才能把自己糟蹋成这样?

    安夏又心疼又害怕的望了一眼苏少白,对上他幽深的眸子,她惊怕之下抬手推开他,裹着被子跳下床一声不吭的捡地上的衣裳!

    苏少白从安夏嘴里问不出什么来,可又不清楚昨晚到底怎么会发生这种事,瘫痪的他只能躺在床上用他被愤怒燃烧得血红的眼睛死死盯着安夏!

    安夏捡起衣裳害怕的钻进洗手间里,麻利的穿衣裳,心里一阵阵的内疚铺天盖地涌来!

    楼下客厅,左浅和顾南城都屏息凝神的听着楼上的动静,所以在苏宏泰第一声吼传来的时候,两人都清楚的听见了苏宏泰口中的那个贱人是谁——

    安夏。

    左浅震惊的站起身,她难以置信的望着楼上,跟苏少白躺在一起的人怎么可能是安夏?

    安夏是个那么单纯而善良的小姑娘,那个女人一定不是安夏!

    安慕的妹妹,她是绝不可能做这种勾·引别人老公的事的!这种败坏名声的事,一定不可能是安夏做的!

    “小浅——”顾南城见左浅大步朝楼梯那边走,他伸手捉住了她的胳膊,担心的看着她,“你现在上去,大哥会很难堪。”

    左浅回头看着顾南城,她抬手指着楼上,摇着头问顾南城,“刚刚爸说里面那个人是安夏,你信么?我不相信……那一定不是安夏,一定不是她!”左浅甩开顾南城的手,三步并作两步往楼上走!

    苏宏泰一声怒吼之后下楼来,正好在楼梯上碰见了左浅——

    他愤怒的眸光在看见左浅那一刻,瞬间转化成愧疚和不安,他因为自己的儿子跟别的女人上床而对左浅这个儿媳妇心存愧疚,同样的,他也对儿子和儿媳妇的婚姻心存不安。他家儿子孤单了那么多年,现在好不容易才找到了一个如花似玉的妻子,他不能让儿子的婚姻就这么葬送了!

    苏宏泰慌忙抓住往楼上冲的左浅,站在上一级台阶上挡住她的去路,紧张的解释,“小浅你不要着急,你先静下心在客厅里等一会儿,咱们都耐心的等少白起床了听他怎么解释,好吗?”

    他知道,任何女人都无法亲眼看着自己的丈夫跟别人上床,如果这个时候让左浅看见苏少白和安夏赤身***的躺在一起,那么以后即使她原谅了苏少白,这一幕恶心的画面也会成为她心底一辈子的疙瘩,怎么都解不开。因此苏宏泰说什么也要拦着左浅,他不允许左浅上去看见那满地女人衣裳的一幕!

    “爸,您让我上去!”

    左浅摇头紧咬着下唇盯着苏宏泰,她现在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她要确认那个女人是不是安夏!

    那么听话的女孩儿,明知道苏少白是她的丈夫,安夏怎么可能会主动到苏家来勾·引她的丈夫!她不是吃醋,她也不嫉妒,她心里满满都是恨铁不成钢的火,如果不看见安夏,她会被自己的心火烧死的!

    “小浅,听爸爸一句话,有时候眼睛看到的事情不一定是真相,你不要冲动,听话,等少白下来给你解释好不好?”苏宏泰急得满额头都是汗,他看得出来苏少白有多在乎左浅,如果现在左浅看见了那一幕执意要离婚的话,他的儿子估计就废了半条命了!

    “小城,快,拦着你嫂子!”苏宏泰怕自己一个人拦不住左浅,又焦急的将目光落在了客厅站着的顾南城身上。

    左浅闯不过苏宏泰这一关,听见苏宏泰叫顾南城,她又急又恼的回头看着顾南城,百般无奈的握了握手指——

    顾南城看了一眼急切的苏宏泰,然后看着左浅那无奈无助的目光,他心疼的皱了皱眉,薄唇微启,“爸,安夏是嫂子的妹妹。”

    “……”

    顾南城一句话,让苏宏泰整个人如同石雕一样僵在了楼梯上!他呆呆的望着左浅,刚刚顾南城说,安夏是左浅的妹妹……

    这么说来,苏少白跟安夏的事左浅绝对不会容忍了!

    左浅见苏宏泰呆住了,她感激的看了眼顾南城,然后趁机从苏宏泰身边大步跑上楼去!

    顾南城微微眯了眯眼,她想去看,就让她去看吧!某些人的心机藏得太深,装出一副单纯什么都不懂的模样,如果左浅不亲眼看见某人那阴暗丑陋的一面,也许她一辈子都会被蒙在鼓里,看不清某些人的真实面目——

    左浅出现在门口的时候,安夏已经在洗手间里穿衣裳了,卧室里只剩下苏少白一个人。

    他万分痛苦的闭着眼睛躺在床上,他的手指紧紧抓着被子、压抑着满腔的怒火!对他而言,从醒来那一刻他就好像掉进了一个噩梦里,他明明什么事都没做过,却不明不白的跟一个女人躺在同一张床上,还被自己的父亲亲眼撞了个正着!

    他难以想象,今后他要怎么面对“一夜|情”这三个字!

    光是回想起安夏躺在他身边那赤|裸的肩头都足够让他恶心半辈子!

    当听到门口的脚步声渐渐走入房间时,他缓缓睁开了眼睛,没想到,却看见了这个时候最不应该看见的人——

    “……小……小浅!”

    苏少白张大嘴巴震惊的望着走进房间里的左浅,看着她一步步走进来,他的眸子缓缓紧缩,眸中一片阴翳,仿佛逼向自己的是提前到来的世界末日一般!

    一种莫名的慌乱夹杂着一丝绝望从他心底滋生,渐渐入侵了他的神经。他原本就不在她心里,现在又发生了这件事,恐怕他更会被她彻底打入死牢,永远不再接受他了吧!

    “安夏她——”

    左浅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脚步停在距离床三米远的地方,盯着苏少白的脸。她看得见他脸上的痛苦和眸子里的绝望,可是这种时候她无暇问候他,她只想知道安夏在哪儿!

    苏少白盯着左浅的脸,缓缓侧眸看向洗手间,抿紧唇片一个字都不说!

    左浅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洗手间的门紧紧关着,里面传出轻微的布料摩擦声,显然有人在里面穿衣服。

    左浅没有走向洗手间,她安静的站在原地,紧紧盯着门。他们一个不问发生了什么,一个不解释他什么都没做,两个人都盯着门口,同样的抿着唇谁也不说话。

    这种诡异的静谧中,左浅只觉得心痛,而苏少白却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听到了心底破碎的声音。

    面对他跟别的女人貌似出轨的画面,她竟然什么也不问,这种时候了她关心的只是她的妹妹安夏而已,她不仅不问他什么,甚至都看不见一丝愤怒!苏少白闭上眼睛冷漠的笑了,幽暗的瞳孔下隐藏着他的心碎。

    如果就连他跟别的女人“上床”她都不嫉妒,不生气,那么他还能做什么事情来让她产生情绪?如果一个女人对他什么情绪都没有了,他还奢望什么爱情?

    “陈叔,我起床了。”

    苏少白冷漠的拿起手机拨通了佣人的号码,口气出奇的淡漠。

    左浅闻声侧眸看着苏少白,她知道,他因为瘫痪的缘故,每天早上起床都需要佣人将轮椅推到他床前,然后推着他到二楼的特制电梯那边带他下楼。她微微眯了眯眼,他现在准备起床下楼了么?

    苏少白将手机扔在床头,淡漠一眼瞥向正在看着他的左浅,他一个字也没说,用双肘撑着身体坐起来,然后就像陌生人一样拿起自己的衣裳慢条斯理的穿,彻底无视了左浅。

    其实她明白,他的冷漠无非是想隐藏他深深地心痛罢了。

    缓缓收回目光不再看他,左浅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转身默默地退出了房间。她倚着雪白的墙壁,听着里面穿衣的声音,心底仿佛打翻了五味瓶一样,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安夏的背叛,苏少白的心痛,她觉得自己这段时间经历的事真是可笑,就像一场闹剧一样,让她恍惚觉得这一切太不真实了——

    佣人大叔很速度的上楼了,他看见门口站着的左浅,不由有些惊讶,既然少夫人在这儿,为什么少爷还要他来呢?而且,为什么少夫人站在门口不进去?这看起来有些不对劲。作为一个佣人,大叔很识趣的什么事情也不问,只是经过左浅身边时他特意停下脚步噙着微笑问候了一声左浅,“少夫人您早。”

    “早。”

    左浅点点头,对大叔挤出一丝笑。

    大叔看见左浅很勉强的笑容,他意识到了什么,赶紧低着头进去了。结果大叔刚刚进去,洗手间的门就被人打开了。

    安夏已经穿戴整齐、梳好了头发,站在洗手间门口望了一眼冷漠穿衣的苏少白,安夏困难的吞咽了一口唾沫,低着头一声不吭的朝门口走来。大叔让开路,震惊的望着安夏从自己身边走过——

    难道,少爷跟这个安小姐发生了什么……所以少夫人才在门口站着不进来,而少爷脸上也是难得一见的冷漠!

    安夏低垂着头走出门口,正准备回自己的房间收拾东西离开苏家,没想到却看见了一双熟悉的高跟鞋停在门口。她心底咯噔一声,惊愕的抬起头,对上了左浅冷漠的脸。她惊得后退一步,盯着左浅满含失望的眼睛,沉默了几秒,忽然掉头就往楼下走!

    左浅伸手一把捉着安夏的胳膊,她紧走两步走到安夏面前拦住她的去路,用失望的目光将安夏从上到下打量了一遍,然后缓缓松开了安夏的手。

    安夏不敢面对左浅的眼睛,她低着头忍受着胳膊传来的痛楚。见左浅松了手,她默默的伸出另一只手抚了抚被左浅抓痛的胳膊,没想到只是一瞬间的工夫,左浅会抬手一个利落的耳光重重落在她脸上!

    “啪”——

    看着安夏被一个耳光打得身子往左偏了偏,左浅瞳孔紧缩,掌心也泛着火辣辣的疼。

    “左浅你凭什么打我!”安夏一直沉默着,可是挨了打之后她再也沉默不下去了!刚刚她只是心里有一丁点的歉疚才会不敢面对左浅,现在左浅的一个耳光,将她的歉疚彻底给打没了!她愤怒的盯着左浅,怒吼道:“凭什么只许你勾·引别人,不许别人喜欢你老公!”

    楼下一直心急如焚的苏宏泰听见楼上的声音,他嚯的一声站起身来,望着安夏和左浅俩对峙答应一幕!在他眼里,左浅是因为苏少白的出轨而发了火,所以一颗心揪得紧紧地,越发担心起苏少白和左浅的婚姻来!

    顾南城静默的看着楼上的画面,瞳孔微缩,他比谁都明白,左浅这一耳光打在安夏脸上,实则痛在她自己心里——

    “你错了——”左浅淡漠的盯着安夏愤怒的脸庞,手指一根根握紧。她着重看了一眼安夏脸颊上的红印,冷漠的说:“我打你,不是因为你今天在我丈夫的床上醒过来,我打的是你的不自重!”

    “你也有脸说我不自重!”安夏捂着被打的脸颊怒不可遏的盯着左浅,“你跟别人偷|情的时候你怎么就没觉得你自己不自重!”

    左浅盯着安夏的脸,心底一颤。

    她眸中划过一抹惊异,安夏怎么会知道她跟顾南城在……在进行着那所谓的偷|情?

    低头看了一眼楼下的苏宏泰和顾南城,左浅握了握手指,摒去自己的不安,对安夏说:“你才21岁,这个年纪谈恋爱无可厚非,你谈一场正常的恋爱没有人会阻止你!可是你怎么能做这样的事!你不知道他已经结婚了么,你不知道你这样做是在破坏别人的家庭么!”

    尽管她和苏少白不相爱,尽管这个家原本就要散了,可是她不能容忍安夏做出这种破坏别人家庭的事!今天安夏能这样对她,以后保不准也会去破坏别人的家庭!发生了这样的事她能够不计较,可是别人能不计较么?

    安夏死死盯着左浅恨铁不成钢的神情,她勾唇冷漠一笑,忽然找到了报复的快|感。她以为左浅脸上的愤怒是因为她“睡了”苏少白,她以为是自己的报复让左浅心痛了,可是她哪知道,左浅心痛的不是其他的,心痛的只是她——

    “安夏,你这样做对得起你自己么!”

    “呵,那你又对得起我哥么?”

    安夏愤怒的恨了左浅一眼,冷笑着大步跑下楼去,连房间里的衣裳也没有收拾就离开了苏家——

    左浅背脊僵硬,耳边还萦绕着安夏那句话——

    那你又对得起我哥么?

    左浅缓缓侧过身望着楼下大门的方向,难道,安夏是因为恨她忘了安慕,恨她跟苏少白结婚,所以才会跟苏少白发生这样的事?可是再大的理由也不足以让她一个21岁的小丫头放弃自己最珍贵的东西不是么!

    “安夏的哥哥?”

    左浅身后,响起苏少白冷漠的嗓音。左浅蓦地回头看着已经坐在轮椅上被佣人推出房间的苏少白,抿紧唇不知说什么才好。

    “你到底跟多少男人交往过?”苏少白眸子幽暗,盯着左浅苍白失色的脸颊,他薄唇微微上挑,冷漠的看着楼下的顾南城,最终意味深长的对左浅淡笑,“恐怕,他也不是你第一个男人,嗯?”

    说完,他冷淡的挥手示意大叔推他过去特制电梯那边,剩下左浅一个人站在原地。

    低头的一瞬间她感觉到有两道目光落在她身上,她侧身看向楼下,撞入顾南城略显担忧的眸子里。在这个家里,他只是她的小叔子,她是他的嫂子,他即使再怎么担心她,也不能够守护在她身边,所以,他只能静默的凝视着她——

    左浅挤出一丝微笑,对他轻轻眨了一下眼睛。

    他知道她在告诉他她没事,可是他还是忍受不了这种明明近在咫尺却不能够守护她的距离——

    *

    苏少白在洗漱,左浅坐在沙发上听着苏宏泰苦口婆心的对她说,千万不要冲动做出草率的决定,让她无论怎样也要给苏少白一次机会。

    “小浅,少白是我的儿子,我看着他长大,我承认他年轻的时候的确有些犯浑,做事冲动,可是自从他从监狱出来之后已经彻底的改了!除了这一点劣行之外,他其实是个好孩子,他是不会沾染坏习惯的!”

    “小浅,你相信爸爸,昨晚的事一定不是少白的错,他一直很爱你,他不可能主动诱安夏上床的!”

    苏宏泰无论说什么,左浅始终淡淡笑着不做声。

    苏宏泰见自己怎么说左浅都不说话,他只好无奈的侧眸看着顾南城,“小城,你劝劝你嫂子,千万不能让她一时冲动就做出离婚的决定。”

    “……”

    顾南城端着茶杯的手指微微一颤,几滴茶水不小心洒落到地摊上。他抬头看向苏宏泰,呵,让他去劝左浅不要跟苏少白离婚?

    缓缓侧眸看着左浅安静的容颜,他怎么觉得这是年度最让他憋到内伤的一句话——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萌妻来袭:总裁的小冤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婳并收藏萌妻来袭:总裁的小冤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