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萌妻来袭:总裁的小冤家 > 129 她委曲求全【7000+】

129 她委曲求全【7000+】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老公我们恋爱吧,129 她委曲求全【7000+】

    左浅低头看着年纪虽然不大,但“是非观”格外分明的阳阳,脸上的笑容不由得僵住了。ai悫鹉琻她动了动嘴唇,尴尬的侧眸看向顾南城,一时不知道该怎么招呼这个打从心底里讨厌她的孩子。

    顾南城侧眸看了一眼左浅尴尬的脸色,低头严肃的凝视着阳阳,“谁教你这么跟长辈说话的?道歉——”

    阳阳毫不示弱的盯着顾南城,委屈的捏了捏小拳头,固执的盯着他讨价还价的说:“爸爸你把妈妈找回来,我就跟这个坏女人道歉!”

    顾南城将阳阳委屈的模样看在眼中,他缓缓蹲下*身温柔的握着阳阳的小肩膀,心疼的说:“爸爸知道阳阳想妈妈了,但是爸爸跟她已经离婚了,阳阳,以后她跟咱们家没有任何关系,她也不是你的妈妈了,知道吗?”

    “妈妈没有做错事,你为什么不准她回家!”阳阳盯着顾南城温柔的眼,他负气的甩掉顾南城的双手,退后一步抬头望着左浅,“爸爸自己喜欢上了这个坏女人,明明是爸爸你的错,可是你却赶走了妈妈,你不让妈妈回家,你还带这个坏女人到咱们家里来,爸爸,你坏!罘”

    “……”

    看着儿子眼泪汪汪的指责自己坏,顾南城一颗心揪得生疼。

    左浅眉心微蹙,低头看着阳阳不谙世事却满含恨意的眼睛,她觉得自己罪孽深重欤。

    虽然木卿歌曾经做了很多对不起她的事,虽然她和顾南城之间是真爱,可是他们俩的爱情却建立在阳阳这个无辜的孩子的痛苦之上,她们的爱情和即将到来的婚姻却得残忍的逼这个孩子的母亲离开这个家,如今看着这孩子这么难过,她之前那一点点的快乐也随着烟消云散了。她自己也是个生养过孩子的母亲,即使木卿歌是她讨厌的人,但孩子终究是无辜的——

    “今天我还是先走吧,过段时间再过来。”

    左浅皱着眉头拉了拉顾南城的衬衫,从阳阳和小左吵架的事儿她就能看得出来,阳阳是个固执的小孩儿,如果今天她一直在这儿杵着,顾南城和阳阳这一对同样执拗的父子俩一定会因为她而发生争执,没准阳阳这个不懂事的孩子一怒之下说了不好听的话还会惹怒顾南城,到时候少不了要挨一顿打——

    “迟早都是要面对的。”顾南城抬头看着左浅,眉心中划过一抹不忍。他从来不希望左浅因为他而有所委屈求全,可是在这件事上,他做不到两全其美,只能让左浅受一点委屈了。

    “可……”

    左浅迟疑着看向阳阳已经流泪的脸庞,心里更加内疚不安。想走,顾南城不让她走,想留下,可面对一个孩子恨意的眼神和哭泣的小脸,她的心也在饱受煎熬。

    正在她低头不语的时候,阳阳看见她的手指轻轻抓着顾南城的衣裳,他恨恨的盯了一眼她,往前冲了一步狠狠撞在她身上,哭着挥手捶打她的腿和腹部,“坏女人,你欺负我妈妈,你害我妈妈被爸爸赶出去了,坏女人,你还我妈妈!”

    小孩子的手劲儿不大,可是他刚刚冲上去猛撞在左浅腿上那一下力道却不轻,毕竟是个有蛮力的男孩子,被他那么一撞,左浅身子一个趔趄就往后倒退两步,背脊硬生生的撞在了玄关处墙角的棱角上!

    锋利的棱角让她的脊梁骨都似乎颤了颤,剧痛随着血液流经大脑,她吃痛的闭上眼睛、咬着唇忍耐这巨大的痛楚——

    而阳阳的拳头则跟雨点一样,毫不间断的落在她柔软的腹部——

    “小浅!”

    顾南城一惊,阳阳的举动他始料未及,腾地直起身心疼的揽过左浅的肩,紧张的看着她的背脊——

    “妈妈!”小左吓到了,慌忙奔到门口,看见左浅痛苦的脸色,她气坏了,二话不说就抓着阳阳的胳膊用力往后一扯,阳阳虽然是个男生,可力气却没她大,被她用力一拽就往后拽了几步!

    “我打死你!你欺负我妈妈,我恨你!”

    小左彪悍的吼了一声,冲动的伸手抓着阳阳约莫有四厘米长的头发,狠狠用力拽了一把,硬生生的从阳阳头上抓了一把头发下来!

    “啊——”阳阳痛得尖叫一声,还没反应过来,小左又用胳膊肘将他推倒在地上,气急败坏的挥着拳头往他脸上打——

    一边揍阳阳,小左一边张嘴大声吼道:“你妈妈才是坏女人!你妈妈才是大坏蛋、老巫婆!你以后不许再骂我妈妈,你再骂我妈妈我就跟你拼了!!”

    “你妈妈就是坏女人,她不要脸,她破坏别人的家庭!”阳阳即使被小左按在地上猛揍,嘴还是不认输,骂左浅骂得十分顺溜!

    “我妈妈不是,她不是!”

    “就是!”

    ……

    “小左,阳阳,你们这是在做什么!”顾玲玉终于反应过来,忙上前试图拉开这两个扭打在一起的孩子!

    顾南城见左浅并没有太严重的受伤,侧眸看见小左和阳阳扭打的画面,他眉头紧蹙着,又气阳阳的不听话,又心疼他被小左这么拼命的揍!

    “小左,停手!”顾南城松开了左浅,大步走到两个孩子身边,一把将小左抱起来,阳阳这才避免了被小左凑成国宝大熊猫的下场。小左在顾南城怀里挣扎着,挥舞着小胳膊冲阳阳吼:“你妈妈是老巫婆!你也是大坏蛋!”说完,她侧眸看着顾南城,“你放我下去,我要教训那个坏小子!!”

    “小左,别闹——”左浅听着这动静,即使背脊再怎么痛,她也咬着下唇睁开了眼睛。低头看了一眼被小左揍得脸都青了好大一块的阳阳,左浅眉心微蹙,心有不忍的移开目光看着小左,“怎么能打人呢?妈妈跟你说过,不许随便欺负别的小朋友的!”

    “他该打!”

    小左委屈的咬了咬牙,对上左浅严厉的目光,她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他就是该打,谁让他骂妈妈!”

    “你妈妈就是不要脸的坏女人!”

    阳阳摸了摸好痛的脸,在顾玲玉的搀扶下站起来,狠狠一眼瞪着小左!

    不要脸的坏女人——

    左浅瞳孔微缩,盯着阳阳恨恨的眼神,她心底难受极了。

    “阳阳,你闭嘴!”顾南城厉声吼了阳阳一句,“不许再说话!”

    “别惹爸爸生气了,听话啊!”顾玲玉着急的捂着阳阳的嘴巴,在他耳边小声说,“妈妈已经走了,你现在再把爸爸惹生气了,以后你就是没人疼的小朋友了,以后爸爸就只喜欢小左不喜欢你了,听见没,不许再说了——”阳阳还想再说什么,抬头看着顾南城将小左抱在怀里的一幕,他不甘心的闭了嘴。虽然气小左,但是他知道,这个时候他不能再失去爸爸了。

    阳阳消停了,顾南城怀里的小左并没有忍气吞声——

    “顾祈阳你才不要脸!你妈妈是抢走我妈妈幸福的大坏蛋,你妈妈才是不要脸的坏女人!”小左咬牙切齿的冲阳阳吼了一句,话音落下的一霎那,她睫毛一颤,两滴晶莹剔透的眼泪就啪嗒砸在了顾南城手上。顾南城抬头心疼的望着小左,小左抽噎了一声,忽然趴在顾南城怀里大声哭起来——

    “阳阳是坏蛋,爸爸也是坏蛋!阳阳欺负妈妈,爸爸你都不帮妈妈说话,你不疼妈妈,你坏……”小左委屈极了,刚刚她亲眼看见左浅重重的撞在了墙壁的棱角上,可结果顾南城没有教训阳阳,反而不许她打阳阳,她一想起来就觉得委屈,她难受,她妈妈是个好人,为什么要被这么多人欺负!

    顾南城抚着小左的背脊安抚着她,默默抬头看向眼前脸色苍白的左浅,他瞳孔微缩,心痛的闭上眼。

    如果刚刚是别人将左浅推到墙上撞得那么痛,他一定会教训那人,可是偏偏那个人是他年仅四岁的儿子,一个还不懂事的小孩子,他能怎么教训阳阳、替左浅出气呢?更何况,阳阳刚刚失去妈妈,心里难受是在所难免的,他只是受到木卿歌的挑唆罢了,一个分不清是非黑白的小孩子,又如何承受大人的责骂?

    “小左,来妈妈抱。”

    左浅忍着背脊上的疼,走到顾南城面前,伸出手将小左接过来。小左心疼的摸了摸左浅的脸,然后哇的一声大哭起来,扑在左浅怀里委屈的说,“妈妈,我们回家,我们不要再来这儿了,我们回家……”

    听着小左委屈极了的哭声,一时间,顾南城和顾玲玉对视了一眼,都沉默着低下头不言语。

    后妈跟不懂事的小孩子之间,总少不了这些让人两面为难的磨合期。而顾南城和左浅之间,不只有阳阳这一个阻隔,还有一个小左。一个孩子都足够让人头疼了,一次性来俩,大人们不为难死才怪了。

    左浅摸摸小左的头发,侧眸看向顾玲玉,温柔的说:“对不起,伯母,给您添麻烦了。”

    “……没、没事。”顾玲玉忙抬头看着左浅,听到左浅的道歉,她心底颇有些感伤。今天明明是阳阳欺负了左浅,受委屈的也是左浅,结果她反而主动道歉,这个样子的她让顾玲玉隐约看到了自己年轻时候的影子。那时候她跟苏宏泰在一起,明明苏少白的母亲才是拆散她们的第三者,结果她反而要低声下气的面对别人的责难,只能道歉、忍气吞声……

    “阳阳——”

    左浅温柔看向阳阳,“刚刚小左打疼你了吧?我替小左向你道歉,对不起——”

    “小浅!”顾南城再也听不下去了,他抬头凝视着左浅,她明明没错,怎么能委屈到挨个儿道歉的地步!

    而阳阳抓着顾玲玉的手,虽然他讨厌左浅,可是对于左浅的道歉,他还是有些诧异的。

    左浅侧眸看向顾南城,温柔笑着说,“你带阳阳去擦点药吧,刚刚小左这丫头下手挺重的——那,我和小左先回去了。”

    “小浅——”顾南城瞳孔紧缩,压低了声音。

    左浅知道他想说什么,她摇头示意他什么都不要再说,善解人意的对他说道:“你不用送我了,门口能打车,我自己回去就好了。”说完,她转过身看着顾玲玉,“对不起,伯母,辛苦您做了一桌子好菜,我和小左不能留下来陪您吃了——”

    “……”顾玲玉看着左浅朝自己点头行礼,然后抱着小左走出门口,不由有些心疼。

    顾南城低头看了一眼阳阳,紧跟着左浅身后追了出去。

    马路旁边,左浅和顾南城面对面的站着,而小左则哭着在路边等着出租车经过——

    “刚刚你也看见了,阳阳还不能接受我,以后我还是少来你们家比较好。”左浅抬手温柔的替顾南城理了理他的领口,仰头望着他,她那双会说话的眼睛仿佛在告诉他,别担心,我没事——

    顾南城深邃的眸子凝视着她,薄唇紧抿没有说话。

    “虽然我们迟早都得面对,可现在阳阳刚刚失去妈妈,这种时候我们应该给他时间让他淡忘掉离开母亲的痛苦,如果我一直频繁在他面前出现,只会让他永远忘不掉木卿歌离开他的痛,他也会越来越恨我。顾南城,耐心一点吧,孩子还小,不要逼他接受一个陌生女人做他的妈妈,那样对他而言,很残忍。”顿了顿,她微微一笑,抬手揉揉他柔顺的头发,用轻松的语气说:“小伙子,看来你还是耐性不够呢,你得多忍忍,知道不知道?”

    顾南城侧眸看了一眼低头看脚下蚂蚁的小左,收回目光一把将左浅搂进怀中——

    “你知道吗,有时候你乖得让我心疼。”

    他的下巴摩挲着她的头发,嗓音低哑,“正是因为你这么乖,这么善解人意,所以我刚刚才只顾着心疼阳阳,没有替你出气。”深吸一口气,他继续说,“因为我知道你会谅解我,因为我知道你不会生气,所以明明看到你受了委屈,我都没有保护你……小浅,你怎么能这么好,好得都把我惯出毛病了你知道么——你能不能像其他女人那样自私一点,你这样……你这样真的让我好内疚。”

    他的内疚不止是说说而已,左浅能够从他的臂弯和语气中感受得到。

    她伸出手抱着他的背,善解人意的笑着说,“我没事儿,你当我连容忍一个小孩子的度量都没有?我小时候也是经历过这种事的,我知道对于一个小孩子而言,爸爸因为另外的女人而抛弃了妈妈,这种感觉有多糟糕。其实想想,现在阳阳这样对我还算客气的,那时候我对我小妈可不止这样,我还暗地里咒过我小妈早点下地狱呢!”

    听着左浅的安慰,顾南城心里颇不是个滋味。

    怀里的女人从小到大就一直委屈的活着,现在倒好,因为他的缘故,她得继续委屈一辈子,得做后妈、做别人眼中的笑话。一时间,顾南城除了对她有满满的内疚之外,再也没有其他的言语可说。

    “爸不是让你和你妈今天下午就搬过去吗?”左浅拿开顾南城的胳膊,抬头看着他,“我和小左也会住进去,到时候咱们不一样是同一个屋檐下,不一样可以朝夕相处么?你说,跟来你家吃饭有什么区别?”

    顾南城眉心微蹙,凝视着左浅的眼,“你也要去苏家?那——”

    不等顾南城说完,左浅就明白了他的意思,她拿手轻轻拍了他一下,没好气的说:“你想什么呢!我当然跟少白分开睡!”顿了顿,她继续说:“这事儿还得感谢安夏,她那么一闹,爸就以为是少白出轨背叛了我,所以他主动跟我提出让我跟小左一起睡一个房间,他说绝不勉强我和少白住一起。”

    顾南城这才露出了一丝笑颜,抬手勾了勾左浅的鼻梁,“行,那我先送你回去,今晚咱们在苏家见。”

    “不要了,你留下来哄哄阳阳,我自己打车回去就好了。”左浅拿手指着他,挑眉:“我说了就算,你不许送,赶紧进去,哄哄咱们那坏脾气的儿子——”

    她本是玩笑的随口一说,但听在顾南城耳朵里要多舒服有多舒服。

    咱们的儿子——

    他幸福的勾起嘴角凝视着她阳光灿烂的脸庞,有时候,她不论是眼神、微笑,亦或是她云淡风轻的一句话,都真的好令他着迷。

    *

    苏家。

    左浅比顾南城先来苏家,苏少白在公司没回来,家里就只有苏宏泰和几个佣人。她去楼上收拾房间的时候,小左就跟苏宏泰一块儿在客厅里玩儿,一点也不排斥这个爷爷。

    其实小左不排斥苏宏泰的原因只有一个,因为来这儿之前左浅告诉过小左,苏宏泰是顾南城的父亲,小左一合计,这个爷爷是爸爸的爸爸,自己当然得讨好他才行,所以完全没有对苏少白那种冷淡,一进门就爷爷长爷爷短的跟苏宏泰打好了关系。

    天快黑时,顾南城和顾玲玉带着阳阳一起来了。

    左浅在客厅里看电视,见顾南城和顾玲玉来了她也只是点头笑着打了个招呼,并没有上去帮把手。因为这里是苏家,她和顾南城约定好了,在她和苏少白没离婚之前一定不能让家里人发现她们的关系,所以他们尽可能的保持着距离。

    顾玲玉在楼上收拾房间,顾南城跟苏宏泰谈事情去了,客厅里就只剩左浅,阳阳和小左三个人。

    阳阳脸上还有淤青,他跟小左俩跟仇人一样,谁也不搭理谁,自然对左浅更是毫不搭理。

    左浅尴尬的跟阳阳待了一会儿后,厨房里的佣人笑眯眯的叫小左去厨房,小左去了,阳阳不想跟左浅待着,没一会儿也跟着一块儿去了厨房。毕竟比起左浅来,小左多少还是他同龄的小伙伴——

    阳阳进去不到两分钟,厨房里传来了阳阳委屈的声音——

    左浅一愣,放下遥控往厨房走去。

    收拾得干干净净的厨房里,小左坐在流理台上,旁边放着一个水晶碗,碗里盛着一粒粒红色晶莹的鱼子酱。小左一手托着下巴,一手拿着银匙,舀几颗红宝石一样的鱼子酱轻轻放进嘴里咀嚼,不知道有多享受。而阳阳则委屈的站在一旁,抬头盯着小左,满眼的嫉妒和恨——

    “怎么回事?”

    左浅走进厨房,看了一眼两个孩子,这才看向旁边噙着一抹笑的中年佣人。

    佣人笑眯眯的看着左浅,说:“少夫人,孙小姐吃的鱼子酱是夫人特意空运回来的,您应该知道,这种红色的鱼子酱比黑鱼子酱昂贵多了,而且啊对小孩儿的身体发育有好处,还能提高大脑发育呢!夫人电话里说了,这是她送给孙小姐的,别人谁都不能吃——”

    低头看了一眼阳阳,佣人不屑的哼了一声,说:“刚刚孙少爷看见孙小姐在吃鱼子酱,他也要吃,哼,一个野种的儿子,配吃这么昂贵的食物么?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身份,夫人买给孙小姐吃的东西,哪能给这种下*贱的人吃!”

    阳阳虽然才四岁,但谁在骂他他还是能听懂的。

    抬头恨恨的看着佣人,他紧紧抿着唇不做声。来这儿之前,奶奶和爸爸说了,在这儿要乖乖的,不许跟这个家里的人吵架,不然就把他一个人送回顾家去,谁也不理他。所以现在即使听见佣人在骂他,侮辱他,他也只能忍着,不敢作声。

    佣人尖酸刻薄的字眼落入左浅耳里,她惊诧的望着佣人,这不过是苏家请来的一个下人而已,顾玲玉和顾南城就算是外面的夫人和少爷又怎么样,终究是苏宏泰认可的家人,这样区区一个下人怎么能如此不将顾南城一家人放在眼中?

    微微蹙眉,左浅望着那一碗饱满晶莹的红色鱼子酱,她猜想,这个佣人一定是苏少白的母亲的亲信,所以才这么拥护苏少白的母亲,而不把顾玲玉和顾南城放在眼里,甚至对于阳阳这样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孩儿也如此刻薄——

    刚来苏家,她不想跟人结仇,所以虽然反感佣人这么说话,但她蹙了蹙眉并没有多说什么。

    “小左,你一个人吃不了那么多,让阳阳吃一点。”左浅对小左温和的说。

    小左嘟着嘴瞅了一眼阳阳,嘀咕道,“妈妈,我能吃完……”

    “好孩子要学会跟弟弟分享,知道吗?”左浅侧眸看着小左,说:“你瞧,阳阳虽然跟你一样大,但是他比你晚几个小时出生,你是姐姐,你得宠着弟弟,知道吗?”

    “……哦。”小左不满的嘟嘴答应,左浅微笑着走向流理台,她不理会佣人的惊诧,将小左从流理台上抱下来。

    “少夫人,您……”

    左浅从碗橱里拿了一个漂亮的银匙,弯下腰温柔的递给阳阳,“乖,跟小左一起吃。”

    阳阳咬着下唇盯着左浅,刚刚看见左浅进来,他以为左浅也会跟佣人一样骂他不长眼,骂他一个野|种的儿子不配吃这个。可是看见左浅温温柔的拿了银匙递给他,他心里有些暖暖的感觉。

    哪怕只是一个小孩子,面对别人的侮辱,他也会感到委屈和寒心,而在被人辱骂过后,能有一个人温柔的对他好,他又怎么会不感动?

    迟疑着望了一眼盛气凌人的佣人,阳阳垂在身侧的手指动了动,想伸手拿银匙,又怕佣人会骂他,所以低着头咬着嘴唇迟迟不敢接。

    左浅见阳阳害怕,于是侧眸看着小左,“端去客厅里陪妈妈一起吃。”

    “好!”小左见左浅说要一起吃,她顿时满口答应!

    小左端着鱼子酱出去了,左浅这才温柔牵着阳阳的手,一起走向厨房门口——

    “少夫人。”

    身后的佣人叫住了她,不满的说:“您是苏家的儿媳妇,您的丈夫是大少爷,您的婆婆是夫人——所以,我劝您还是不要跟那一家子人走得太近,要是惹得夫人不高兴,以后你们这婆媳关系可难相处了。”

    ----------------

    PS:如果女主知道阳阳是她的孩子才对他好,这样就太普通了,但是女主在不知道阳阳是她儿子的情况下还能护着阳阳,这样才能感动男主和阳阳啦!亲们耐心点哟,女主对阳阳这么好,他不会不感动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萌妻来袭:总裁的小冤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婳并收藏萌妻来袭:总裁的小冤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