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萌妻来袭:总裁的小冤家 > 130 找到了当年那个产科医生【7000+】

130 找到了当年那个产科医生【7000+】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老公我们恋爱吧,130 找到了当年那个产科医生【7000+】

    听到佣人不善的口气,阳阳停下脚步,抬头不安的望着左浅——

    左浅瞳孔微缩,她低头对上阳阳不安的眸子,缓缓松开了阳阳的手,转过身对佣人微笑着说:“您是说,妈跟顾家那一家子人关系不太好?”

    阳阳的手空落落的举着,望着左浅对佣人微笑的脸庞,他心底有些说不出的难受。ai悫鹉琻默默地缩回是自己的手,他低着头跟犯了错一样站在原地,什么话都不说。

    佣人见左浅松开了阳阳的手,她知道自己刚刚的话一定是唬住了左浅,所以趾高气扬的哼了一声,对左浅说:“少夫人,您刚刚嫁到这个家里来,这家里的事情不像您想象中那么简单,所以有些时候您还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比较好,管得越多啊,就越容易惹麻烦上身。”

    左浅点点头,温柔的对佣人说:“谢谢您好心提醒,我刚刚来这个家里,如果有什么做得不好的地方,希望您多多提醒。罘”

    佣人一听左浅这么客气的跟她说话,她顿时乐了,忙故作卑谦的说:“少夫人您客气了,这是我应该做的……”

    “刚刚您的意思是说,妈不待见顾家的人对么?”左浅温柔打断佣人的话,状似懵懂无知的样子,抬头看着楼上的方向,若有所思的说:“那我一会儿得去请教请教爸爸,看看妈是不是真的不喜欢顾家的人。如果妈真的不喜欢他们,以后我尽量跟他们保持距离就是——”

    “……欤”

    佣人愣住了,她望着左浅看似温柔可人的模样,迟疑了几秒,在左浅准备跨出门去的时候忽然紧张的叫住了左浅,“少夫人,您千万不能这么问老爷,老爷要是知道了,夫人她可就……”说到这儿,佣人停下来,警惕的盯着左浅。她怎么觉着,刚刚左浅是故意用这四两拨千斤的法子跟她挑衅呢?

    “嗯?”左浅微微一笑,“为什么不能问?”

    佣人盯着左浅的眼睛,暗暗咬了咬牙,低下头僵硬的笑着说,“没什么,少夫人,刚刚我说错话了,您千万不要放在心上,我们家夫人可不是那种小肚鸡肠的人,她从来没有不待见二夫人跟二少爷,所以您也别拿这话去问老爷,否则老爷发了火之后,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左浅看着佣人低头示弱的模样,她勾唇一笑,低头重新牵着阳阳的手,“哦?是吗?那以后这种破坏家庭的话可不能随便乱说,要不然传到爸耳朵里,不仅妈脱不了关系,我跟少白也都会被爸迁怒的——”

    “我知道了,少夫人。”

    看着佣人低眉顺眼的模样,阳阳惊诧的张大了嘴巴!他不可思议的抬头看向左浅,刚刚那个佣人好凶的,为什么这个坏女人才说了几句话,就让那个可恶的佣人低下头认错了?

    目光落在被左浅握在掌心的小手上,阳阳微微扯了扯嘴角,暖暖的感觉包围了他小小的心。

    他刚刚以为,这个坏女人一定不会帮他的……

    “对了,忘了请教,您怎么称呼?”左浅温柔笑着问佣人。

    佣人咬了咬牙,低低的说:“他们都叫我福婶儿。”

    左浅点点头,打量了福婶儿一眼,笑眯眯的说:“福婶儿,虽然顾家那位只是你们口中的二夫人,但是她是爸承认的女人,人家主人都没有说什么,作为家里请来的佣人,我想您更应该注意分寸。二夫人又怎么样?二少爷又怎样?不论在这个家里的地位如何,他们始终都是这个家里的主人,您得罪了人家,人家不计较,您才可以在这儿耀武扬威,可如果人家哪天心情不好,她偏偏跟您计较了,到时候爸一怒之下想辞退您,恐怕就是您依仗的大夫人亲自求情,这个家都没有您的容身之处——”

    顿了顿,左浅压低嗓音缓缓说,“您别忘了,这个家里当家做主的是爸,他让谁留,谁才能留下。”

    福婶儿抬头望着左浅,眸子里闪过一瞬间的惊诧。

    左浅见状,云淡风轻的说了一句,“做好自己分内的事,少管这些主人们之间的事,毕竟人家才是一家人,真要闹出个动静来,谁会袒护你一个外人?”

    说完,左浅牵着阳阳的手离开了,剩下福婶儿一个人僵在厨房里!

    刚刚左浅说的那些话她不是没有领会到,其实她也知道,如果得罪了顾玲玉和顾南城,苏宏泰一怒之下肯定会辞退她。可是她如果不这样做,这个家里的大太太首先就会炒了她。

    所以她只能两者选其一,过一天是一天——

    左浅刚刚牵着阳阳的手走到客厅,不经意的抬头一瞥,她看见了站在楼梯上的顾玲玉。

    顾玲玉正凝视着左浅,刚刚厨房里的话她一字不漏的都听见了。

    尤其左浅那看似不经意却处处在为她说话的字眼,更是暖到了她心里。虽然她已经熬了大半辈子了,现在也不在乎别人说她是第三者或者说其他难听的话,可是听到有人帮她说话,她心里还是有许多的感动。

    左浅望着楼梯上的顾玲玉,不由得一怔。

    意识到刚刚在厨房里说了些什么之后,她略显尴尬的对顾玲玉点了点头,然后牵着阳阳一起走到沙发边。

    小左望着阳阳,跟护食的小狗一样将水晶碗捧在怀里,带着敌意的盯着阳阳——

    “小左。”左浅压低声音,看着小左。

    小左知道左浅不高兴了,她不甘心的恨了阳阳一眼,然后将水晶碗放在了桌面上。看着阳阳,小左不依不饶的说:“妈妈对你这么好,你以后不许再骂妈妈!”

    阳阳抬头看了一眼左浅,对上左浅温柔的目光,他抿了抿唇没有吭声。

    “快吃吧,都别闹——”

    左浅坐下来,捏了一把小左的脸蛋儿,温柔说:“妈妈知道小左最懂事了,乖乖吃东西,咱们不说其他的事,好不好?”

    小左听话的点点头,然后抱着左浅的一只胳膊幸福的半眯着眼睛,还故意看了一眼阳阳,似乎在炫耀她有妈妈,阳阳没有——

    阳阳默默地吃着鱼子酱,时不时抬头看一眼左浅和小左,每当看见小左那一脸幸福的样子,他就会难受的低下头去,默默地想着他的妈妈,格外的思念木卿歌。

    左浅的余光将阳阳的小动作看在眼中,不由有些心疼。

    *

    晚上,苏少白回来了。

    司机刚刚将他推进客厅就对沙发上的苏宏泰汇报,“老爷,大少爷跟客户多喝了几杯,他有些醉了。”

    苏宏泰一愣,蓦地侧眸看着轮椅上的苏少白。苏少白一向不怎么喝酒,特别是瘫痪之后他就几乎滴酒不沾了,即使公司有什么必要的酒会等等也都是由副总代劳,他从来不去参加那些场合。今天这是怎么了?

    忽然意识到什么,苏宏泰蓦地看向一旁的左浅,他明白了。

    苏少白今晚居然会去喝酒,完全是因为他出轨的事情……

    客厅里的人同时将目光落在满脸泛着红光的苏少白身上,左浅和顾南城不着痕迹的对视一眼,两人眼中都有一丝丝心疼。左浅收回目光,看向苏少白,心有不忍的皱了皱眉。

    苏少白的目光落在顾南城和顾玲玉身上,淡淡一笑,呵,这家真热闹——

    眸光转向左浅身上,对上她心疼的眸子,他勾唇淡淡对苏宏泰说,“别听叔叔乱说,只是喝了一点点罢了,我没醉。”

    “让福婶儿煮一碗醒酒汤,”苏宏泰没理会苏少白逞强的话,侧眸对身边的顾玲玉吩咐了一声,然后皱着眉头看着苏少白,“先在楼下待会儿,一会儿喝了醒酒汤就上楼休息。”

    顾玲玉起身走向厨房,苏少白收回目光,淡淡一眼看向从他进来开始就保持着沉默的顾南城——

    刚刚大家不是聊得挺开心的么?怎么现在他一出现,大家都不说话了?

    他自嘲似的笑了一声,侧眸看了一眼低头略显不安的左浅,他眉梢染上一抹笑意,缓缓启唇:“小浅,我头疼。”

    “……”

    被点名的左浅蓦地抬起头看着苏少白,对上他温柔的眸子,她心底一颤。

    他从来不会在有人的时候故意跟她暧昧,今天……今天是因为顾南城在这儿,所以他故意这样的么?左浅缓缓看了一眼顾南城,见顾南城也同样的抬头看她,她眉心微蹙,收回目光不做声。

    顾南城看了看左浅,然后将目光落在苏少白身上。

    他瞳孔微缩,虽然苏少白脸上带着微笑,可是他感觉得到,苏少白今天心情很不爽,估计很会闹腾……

    “帮我揉揉太阳穴,疼得厉害。”

    左浅的沉默并没有打消苏少白的念头,他依然噙着那般迷人的微笑,凝视着左浅。左浅看着他刻意而为的模样,依然不做声。

    “小浅,过来——”

    苏少白第三次对左浅轻轻唤道,左浅咬了咬下唇,留意到苏宏泰也在看着她,她无奈的站起身,走到苏少白身边。

    顾南城瞳孔紧缩,盯着她缓缓走到苏少白身边,他一言不发。

    “一整天不见,想我没?”苏少白抬头温柔看着左浅,伸出手温柔握着左浅的手指。左浅手指颤了颤,想缩回自己的手,哪知道他将她握得那样紧,她无法抽|出来。

    苏少白一句无视旁人的“想我没”,让苏宏泰惊诧的张大了嘴巴。

    今天早上他才亲眼看见苏少白跟安夏躺在了一块儿,怎么现在苏少白能够跟没事人一样对左浅说话?一时间他有些摸不透这些年轻人的相处方式了,难道男人出|轨之后对于自己的妻子都没有一点点的愧疚吗?

    旁边,顾南城却十分清楚,因为今天早上的事情苏少白是受害者,所以苏少白才会要求左浅为他揉揉太阳穴,而左浅也没办法拒绝——

    “今天怎么这么安静?”苏少白对左浅笑笑,一眼瞅向顾南城,他不着痕迹的移开目光,淡笑道,“是不是有爸和小城在场,你不好意思了?”

    “……”

    左浅眉头紧蹙,苏少白一反常态的故作暧昧,实在让她不知如何应对。

    “我累了,咱们回房休息吧!”

    苏少白勾唇对左浅温柔笑笑,然后示意她推他上楼去。

    苏少白话音刚落,顾南城放在膝盖上的手指就不由握紧了一分。盯着苏少白的脸,他暗暗咬牙,虽然对苏少白这种做法很反感,可是如今的他没有任何立场说话。毕竟左浅还是苏少白的妻子,而他,只是一个应该乖乖叫大哥大嫂的小叔子——

    “……少白!”苏少白的言语落入左浅耳中,她惊诧的低头看着苏少白,再也做不到沉默了。

    就算今天早上的事是安夏对不起他,就算安夏是因为她才故意那样对他,现在他也没必要当着苏宏泰和顾南城的面大玩暧昧吧?

    侧眸看了一眼顾南城,左浅收回目光凝视着苏少白说:“我和爸已经说好了,我跟小左睡一个房间。”

    苏少白不愠不火的看着左浅,“为什么?”

    左浅咬了咬牙,他还问为什么,他明明就比任何人都清楚她为什么不跟他同*居,这一点她早就说过了,她是顾南城的人,她也说过了要跟他离婚!

    “我们都彼此冷静冷静——”

    良久,左浅随便找了一个理由,看了一眼苏少白,然后转过身对苏宏泰礼貌的点头淡笑,“爸,我有点累,先睡了——您早点休息,晚安。”说完,她再也不理会苏少白,往楼上走去。

    “……”苏宏泰望着左浅的背影,经过了今天早上的事情以后,现在她这么说话,苏宏泰一点也没有怀疑,他以为左浅是还在为安夏的事情生气,所以收回目光瞪着苏少白,没好气的说:“少白,你也太不懂事了!好好的道个歉认个错,什么事儿都没有了,你看你!”

    苏少白瞅着二楼的房间,嘴角勾起一丝嘲讽的笑。刚刚他只不过是想刺*激一下顾南城罢了,没想到,左浅连刺*激一下顾南城都舍不得。比起来,自己跟他还真不是一个档次的呢!自嘲的闭上眼,苏少白已经不想再去看顾南城那张脸,看了,他只会给自己添堵——

    一旁,顾南城见苏少白的脸色阴沉,他有些内疚的同时,也有些说不出的爽快。刚刚看见左浅的态度那么坚决,他真的有一种格外舒服的感觉。

    第二天,一家法国餐厅。

    顾南城特意带着左浅、阳阳和小左三人一起来到这个法国餐厅,而且点了一桌子昂贵得跟烧钱没两样的菜肴。

    不一会儿,侍者陆陆续续将菜摆在了桌面上。

    左浅虽然很疑惑,不明白顾南城好好的请她和小左吃饭是什么意思,但既然来了,那就安心的吃好了。

    直到一个侍者端上来一盘晶莹的红色鱼子酱那一霎,左浅蓦地抬起头望着对面的顾南城,她似乎有些明白了——

    该不会是昨天下午在厨房里发生的事情被他知道了,他这才特意带着他儿子来这儿吃鱼子酱的吧?

    小左和阳阳这两个小孩儿显然对营养丰富且味美的鱼子酱情有独钟,两人一动筷就拿着银匙各自吃鱼子酱,旁的菜根本都不看一眼。似乎,昨天那一点鱼子酱两个人吃上了瘾,所以今天才是这副饿死鬼投胎的样子。

    比起两个孩子,两个大人的吃相就优雅斯文多了。

    顾南城一向是个举止优雅的人,即使是用餐时间,也保持着他高贵的气质,一举一动都十分迷人。

    左浅低头用餐,吃一口菜,抬头望一眼顾南城,而她脸上一直带着一丝别样的笑——

    顾南城终于被她看得忍不住了,他早就发觉她在偷瞄他了,所以他放下叉子饶有兴致的看着左浅,“想说什么就说,别跟做贼似的偷看我。”

    见顾南城终于说话了,左浅也放下了刀叉,擦了擦嘴,笑眯眯的说:“顾南城你说你幼稚不幼稚——人家福婶儿就说了几句不好听的话而已,结果你大张旗鼓的跑来这儿请我们吃大餐,你难不成真的被那几句话给刺*激了?”

    顾南城喝了一口白水,睨着左浅的笑脸,他慢条斯理的说:“不就是一点鱼子酱,我儿子想吃,我还供不起是不是?”他慵懒的抬了一下眼皮,嘴角勾起一丝魅惑的笑,“再说了,我不能让人觉得,你左浅只有跟着他们苏家才能吃好喝好,好像跟着我就只能吃苦,什么好吃的都吃不到似的。我要让你感受一下,他能让你吃的,我同样能让你吃,他不能让你吃的,我不仅能给你,我还能让你敞开肚子吃到腻为止——”

    “噗——”

    左浅听了顾南城的话,禁不住噗嗤一声笑出了声。她就说他还不至于为了一个孩子而大张旗鼓的带她和小左一起来这儿烧钱,敢情他这又是自己个儿在那儿吃醋,纠结了一晚上,愣是想不开,这才带着她和小左陪着他们父子俩来这儿享受上流社会的待遇。

    顾南城极其不要脸的勾唇一笑,“左浅你别笑,这个时候你不是应该一脸憧憬的对我说——土豪,求你嫁我好不好?”

    左浅忍俊不禁的笑了,他还真会学人家傲娇——

    不过今天这一桌子菜,真的是她半年的工资了,光是这个真正的俄罗斯鲟鱼鱼子酱的市面价格就是两万多一千克,还有产自意大利的白色松露,外号“白金刚钻”,价格高达十七万元一千克,哪怕只是放指甲盖那么一点点到菜里面都得几百上千块钱,何况还是四人一人一份的松露沙拉?除了鱼子酱和白色松露之外,还有一道精美的法国鹅肝。在欧美国家里,鱼子酱,松露,鹅肝,三者并称为“世界三大珍馐”,足以见得正宗的这几道菜不是一般人能品尝得起的。

    瞅着顾南城那么傲娇的模样,左浅看了看阳阳和小左,两人正一口鱼子酱、一口松露沙拉吃得不亦乐乎,完全没理会两个大人的谈话。于是,左浅托腮一副憧憬的模样望着顾南城,调|笑道:“土豪,求你把小女子收入后宫吧!男神,求你嫁我好不好?”

    “……”

    顾南城本是随口一说,哪知道左浅真的会这么配合他。

    看着她一脸微笑,他心里要多爽有多爽。

    他就喜欢这样的女人,平时在大家面前她该端庄端庄,该高贵高贵,私底下只有两个人时该玩儿就玩儿,该闹就闹,开得起玩笑,玩得起情|趣,最重要的是在他不要脸的时候她还能豁下脸陪他一起无节操。

    人一辈子能找到一个志趣相投的伴侣,真的太不容易——

    他享受着她主动向他示好的感觉,眉梢微挑,拿手拨了拨刘海,勾唇傲娇的道,“追我的人多了,一边儿排队去,我考虑考虑。”

    左浅托着下巴给了他一脸笑,“好,您慢慢考虑,没准等你考虑好,我跟别人都儿女绕膝了——”

    “你敢。”他微微眯了眯眼,嗓音里带着他与生俱来的魄力。

    左浅笑眯眯的瞅着他霸道的样子,她就喜欢看他这样,偶尔吃一下醋,偶尔霸道一下,但眼里始终是脉脉情意——

    正在两人含情脉脉的对望时,顾南城的手机铃声不合时宜的响起,划破了这份难得的宁静。

    侧眸看了一眼桌面上的手机,他本来不打算接的,可是目光触及来电显示时,他眼底飞快的闪过一抹诧异,随即拿起了手机。抬头看了一眼对面的左浅,他对她说,“我出去接个电话。”

    “好。”

    左浅点点头,示意他自便。

    顾南城拿着手机走出了包厢,左浅收回目光,温柔的闭上眼回味着刚刚顾南城那吃醋、傲娇的一系列模样。

    阳阳虽然一直装作吃得很用心的样子,可是他实际上一直关心着左浅和顾南城的对话内容——

    看见顾南城出去了,他才放慢了吃饭的速度,侧眸看着右手边闭着眼睛的左浅。

    他是一个小孩子,他听不太懂刚刚左浅和顾南城说的话有什么好笑的,但是他看得见,他的爸爸脸上是以前他很少见到的笑容。即使跟妈妈在一起,爸爸也没有这么开心过,盯着一个人看的时候,眼睛里好像能流淌出静静的水一样。

    深深地皱起眉头,阳阳不快乐的咬了咬自己的嘴唇。

    他好希望爸爸每天都可以像刚刚那样笑,他觉得爸爸那样笑起来,真的好帅气,好暖心,可是,为什么爸爸偏偏只有跟这个女人在一起时才这么快乐呢?

    侧眸看了一眼左浅,阳阳的眉头皱得更深了——

    包厢外面的走廊上,顾南城回头看了一眼包厢门口,这才按下了接听键——

    刚刚一接通,手机里就传来了一个男人激动的嗓音!

    “董事长,我找到唐素华了!”

    顾南城一愣,他显然没有预料到,手机那头的人会突然带给他这么大的惊喜!愣了几秒钟他才惊喜的回过神,紧张的追问道:“有没有从她嘴里问出什么来!”

    那一霎,他说不出自己心里是一种怎样的感觉!

    期待了多日,终于有了结果,这种巨大的惊喜将他整个人席卷,让他四肢百骸都透着难以言喻的畅快和激动!

    只是,手机那头并没有继续给他惊喜——

    “根据唐素华所说,当年有人给她钱让她替左小姐接生,剖*腹将孩子取出来之后她就将孩子给了那个人,那个人带着孩子离开了,从此再也没有和她联系过。因此,她并不知道那个孩子如今到底在哪儿——”手机那头,男人略显遗憾的低下头缓缓说。

    顾南城的激动被手机那头传来的话淋湿了一半。

    他以为找到唐素华之后他就可以找到他和左浅的儿子了,没想到,最后还是什么消息都没有——

    静默了大约一分钟,顾南城闭上眼缓缓问道,“跟唐素华做交易的那个人——是谁?”

    --------------

    PS:本文群号,167284925。最近更新之后编辑审核没有准确的时间,等更的亲们可以加群,编辑审核通过了,会在群里通知,大家就不用一遍遍刷屏了,么么哒~~~~~~~~~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萌妻来袭:总裁的小冤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婳并收藏萌妻来袭:总裁的小冤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