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萌妻来袭:总裁的小冤家 > 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及政策,此章节不予显示。

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及政策,此章节不予显示。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顾南城屏息凝神的听着手机里的声音,可是几分钟过去了,手机里依旧是一片沉默。他心疼的掐了掐眉心,温柔哄道:“宝贝儿,别难过,如果你想帮他,我这就让秘书汇款过去——终”

    左浅的手指一根根握紧,又一根根松开,良久以后,她才扯起一丝苍白的笑,“不用了。”

    抬头望着天花板,她淡淡的笑,“也许清贫的日子能让他找回这些年被他丢弃的良心。也许,这一次的经历会让他醒悟过来。”顿了顿,左浅深深吸了一口气,一本正经的对顾南城说:“顾南城,你答应我,你就当不认识这个人,他是生是死,你都别插手——”

    顾南城瞳孔微缩,他对于左铭昊这个人其实没有多少感觉,以前没有结交过,现在也没有结仇。

    所以如果左浅希望他伸出援手搭救左铭昊的话,他一定不会拒绝。毕竟,那再怎么说也是他的岳父大人。可是现在既然左浅已经这么说了,他便只有听左浅的话,听从她的想法——

    “真的不管他?”

    顾南城有些不确定,他担心左浅只是一时的冲动,他怕将来左铭昊被逼得自杀以后,她会后悔今天的选择——

    左浅点点头,吸了一口气,说:“不管他,你忙你自己的事吧,看他自己的造化。”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也觉得自己很冷血。可是左铭昊做了这么多错事,从来没有悔悟过,她打从心底里觉得,这一次就算左铭昊被逼得选择了死亡,那也是老天爷施加到他身上的报应——

    她的母亲,还有木小婉,或许还不止这两个女人,也许在她看不见的地方,还有很多被左铭昊欺骗过、抛弃过的女人。也许,这就是老天爷对左铭昊的惩罚,是老天爷给他的报应,让他为这些年伤害的人忏悔赎罪——

    “好,我答应你。配”

    顾南城将左浅已经这么决定了,他便点头答应了她,不插手左铭昊的事情。

    左浅静默了良久以后,皱着眉头迟疑着说道:“顾南城,你能不能帮我查一下,是谁在暗地里对付左铭昊——”

    虽然她不想再帮助左铭昊,可是她还是想弄清楚,到底是谁将左铭昊整得这么惨——

    那个人,他跟左铭昊到底有何深仇大恨。

    “等我消息,我尽量早点给你答复。”顾南城点点头,安慰了左浅几句后两人便各自收了线。

    医院办公室里,左浅努力调整好自己的情绪,微笑着让护士叫下一位病人进来看诊。护士有些担心的看了一眼她,见她好像并没有太大的问题,这才走出去了。

    空无一人的办公室里,左浅深深吸了一口气——

    爸,这一次……原谅我再也不能帮你了。

    *

    下班时,左浅换好了便装,走出医院便看见了医院门口的银灰色卡宴。

    她脚下一顿,没想到顾南城自己上班都那么忙,她下班时他还能来这儿接她。在同事们羡慕的眼神中,左浅微笑着站在原地,望着推开车门站在车边的顾南城——

    “左医生,那位是您先生吧?”一个跟左浅混熟了的小护士笑嘻嘻的推了左浅一把,促狭的问道。

    左浅低下头抿唇淡笑,然后抬头看向小护士,点点头。

    “左医生您真幸福!您老公一看就很有钱,而且人又长得那么帅,你们俩可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啊!”另一个护士羡慕的说道。

    左浅回眸给了大家一个温柔的眼神,正准备往顾南城走去的时候,一个年长一些的医生笑眯眯的瞅了一眼顾南城,然后捉着左浅的胳膊,在她耳边打趣的说道,“这下子可苦了我们科室那几个美男子了,前两天看见你来医院上班,他们个个都跟打了鸡血一样,瞅准机会就争先恐后的往你们心外科跑,就是为了跟你打声招呼,结果这才没两天呢,你先生就过来了,估计咱们科室那些男人啊,玻璃心碎了一地了!”

    “瞧您说的,我都结过婚生了孩子的人了,哪能让人家小男孩儿玻璃心碎一地?”左浅侧眸对年长的医生无奈的笑笑,医院里这么多年轻漂亮的小护士等着那些小男孩儿喜欢呢,怎么会轮到她这个孩子妈?

    “什么?左医生您有孩子了?”

    一个护士听后惊诧的望着左浅,她用难以置信的目光将左浅从上到下打量了一遍,最后停留在左浅那张看似只有二十二三的脸蛋上,啧啧两声:“真的假的?我怎么不太相信呢!”

    “真的——”

    左浅低下头去,面对大家的羡慕,她越发的觉得不好意思了。

    匆匆跟大家告别之后,她快步走到顾南城身边。顾南城挑眉看了一眼那些还在看着左浅和他的同事们,不由低头轻声问,“你们都说了些什么?”

    “没什么,除了夸你帅,夸我幸福,还能说什么呢?”左浅抬头看着顾南城,幸福的笑笑,然后钻入车里了。顾南城挑眉,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自我感觉良好的点点头,他确实蛮帅的,这个毋庸置疑——

    tang

    顾南城特意来医院接左浅,左浅被这种惊喜冲淡了心中的烦恼。那些因为左铭昊的事而生出的烦恼,在顾南城的体贴中,渐渐消失殆尽。

    一路上两人都没有说什么话,静默的回了顾家,左浅推开门那一刻,却看见客厅的沙发上坐着一个美丽的女人。

    她脚步一顿,望着沙发上那个女人,忽然想起来,那就是季昊焱生日派对上她曾经见过一面的商彩伊——

    回头看了一眼已经停好车走过来的顾南城,左浅瞳孔微缩,这个女人跟顾南城到底什么关系,如果只是生意上的合作伙伴,她怎么会找上|门来?

    “小浅,你回来了——”

    顾玲玉看见站在门口的左浅,她微笑着起身,见左浅盯着商彩伊,她低头看着对面的商彩伊笑着说:“这位小姐说,她找小城有点事。别站在门口,快进来吧!”

    “嗯。”

    左浅敛去自己的情绪,笑着点点头,弯腰换鞋。

    商彩伊措手不及的望着门口的左浅,她今天只是来这儿找顾南城的,可是为什么夏辰那家伙没有告诉她,左浅已经住在顾家了?这下糟糕了,闹大了,左浅一定误会了……

    一时间,商彩伊心里七上八下的,不安的绞着手指——

    她还从来没有做过坏女人,真不知道原来偷偷做坏女人的感觉这么糟糕!

    顾南城走到门口,并没有看见商彩伊的他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低头温柔的想将左浅的包包从她肩上取下来,背着包包换鞋,不累么?

    哪知道,他的手指刚刚碰到左浅的包包,左浅就抬头瞅了一眼他,抬手不客气的打开了他的手,“别碰!”

    “……”顾南城诧异的望着左浅,刚刚在车里还好好的,这是怎么了?

    “我哪儿惹你了?”顾南城也弯下腰,低头看着左浅明显不对劲的脸色,他继续用他一贯的口吻笑眯眯的说:“你说出来,让我认识一下自己的错误——”

    左浅换了拖鞋,抬起头凝视着顾南城,极其小声的冷冷道:“你的眼睛呢?忘带身上了还是怎么的?”

    顾南城一脸无辜的望着冲他发脾气的左浅,她平时不这样的,今天怎么开始出口刺激他了?

    她轻轻咬了咬牙,朝着他轻声一笑,“顾南城,你听过一句话么?事不过三,你一次两次我可以无所谓,可是这都第三次了,都已经发展到家里来了,你别指望我还能笑眯眯的跟你说我不在意!”

    说完,她冷冷抓着自己的包包走进客厅,顾玲玉看着门口一脸诧异的顾南城,知道左浅因为商彩伊的事情不高兴了,她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开口,只能尴尬的笑笑。

    左浅扯出一丝笑,对顾玲玉说:“妈,我先去楼上洗个澡,就麻烦您招待一下客人了。”然后,她的目光淡淡扫过商彩伊,挤出一丝笑,点头示意了一下,然后便往楼上走去——

    商彩伊看着左浅那努力微笑的模样,她心里顿时负疚感满满的——

    左浅心里一定难受极了,可是依然保持着礼貌,没有给她一点脸色看,她现在真想扇自己两巴掌,怎么能为了一时的好玩就伤害了这个无辜的女人呢?早知道左浅住在这儿,她一定不会来这里找顾南城了……

    直到听见左浅说出“客人”两个字,顾南城才侧眸看见了沙发上坐着的商彩伊——

    一时间,他整个人僵在了门口。

    难怪左浅会生气,难怪她会说,事不过三,今天是第三次了……

    原来家里来了个不速之客,左浅被刺激到了,这才出口伤他——

    “那个……我突然想起来我还有点事,伯母,我先告辞了!”

    商彩伊感觉到这个家里怪异的气氛,赶紧拿起放在旁边的包包,站起来一边赔笑一边往门口走。来到门口,对上顾南城那张明显有些阴沉的脸,她尴尬的笑笑,说:“顾总,我是想约您一起吃饭的,不过现在看起来,我好像来得不是时候,我先走了,改天再叙!”

    说完,她赶紧蹲下身换了鞋子就一溜烟跑了——

    顾南城站在门口,看着商彩伊落荒而逃的背影,他咬咬牙,这叫什么事儿!他啥事都没做,结果这个女人凭空钻出来,一而再再而三的离间他跟他老婆之间的关系!前两次倒好,没什么,这一次直接跑家里来了!

    “小城,你跟这姑娘什么关系?”

    顾玲玉走到门口,望着商彩伊的背影,她不禁皱了皱眉,“我瞅着,小浅好像吃醋了——”

    顾南城抬手扶额,哭丧着脸看着自己的母亲,纠正道:“妈,她不是吃醋了,她是生气了,怒了。”他鞋也没换就直接朝屋里走,走了两步,他回头看着顾玲玉,“我要是说我跟刚才那女的就见过一次面,妈,您信么?”

    顾玲玉点点头,火上浇油的说:“我信,谁让咱儿子这么帅呢,才见一次面就让人家女孩儿找到家里来了,要是多见几次面还得了?小城,你就老老实实的认个错得了,小浅说什么你

    认真听着,别犟嘴,你要让小浅听到你这么装无辜,你真死定了!”

    “……我觉得,您越来越不像我亲妈了!”

    顾南城抬头无语望天,为什么就连顾玲玉都不信他了!左浅还能信他么!

    楼上。

    左浅在浴室里洗澡,明明听到了顾南城轻轻敲玻璃门的声音,可是她就是不搭理,自顾自的在里面洗着,当顾南城是透明人。

    顾南城在门口等着,左浅就在里面慢慢的洗——

    左浅在里面慢慢洗,顾南城就耐心的等着——

    恶性循环,两人一直比耐性,直到天都快黑了,一个半小时过去了,顾南城实在忍不住了,他再一次敲了敲玻璃门,一脸无奈:“左浅,你出来,你今晚是打算在里面睡觉么!”

    左浅泡在浴缸里,瞅了一眼门外的模糊身影,她闭上眼睛不搭理。

    “左浅,你再不吭声我撞门了——”

    “……”

    左浅原本准备说话的,可是听见他说她不吭声他就撞门,她挑眉,索性不说话了,她今天还就不吭声了,让他撞去,她要是说话了,好像显得她多舍不得他撞门似的——

    他都让女人找到他家里来了,她还舍不得他撞门?笑话!

    门外,顾南城倚着玻璃门,无奈的望天——

    她今天是真生气了。

    为了不让她越来越生气,他决定早一点跟她面对面的说清楚,要不然这点小误会会像墨水一样慢慢扩大,到了明儿个,就不只是这样僵持了,没准能发展成冷战了——

    于是,他侧着身,用肩膀狠狠撞了上去!

    一下不行,两下!

    两下不行,再来!

    ……

    楼下,小左和阳阳害怕的望着楼上,小左紧紧攥着阳阳的手,“怎么办,爸爸妈妈打架了!”

    阳阳也害怕的攥着小左的手,“开始砸东西了!”

    小左吓得转过身害怕的抱住阳阳,“爸爸会不会打妈妈!”

    阳阳狠狠抽了一口气,看着吓慌了神的小左,“我听说,大人打架还会打孩子——”

    “哇——”

    小左一听,吓得哇的一声哭了!怎么办,妈妈要被爸爸打了!怎么办,她和阳阳一会儿也会被爸爸打了!

    阳阳看着小左吓得哭了,他赶紧用他男子汉的身板保护小左,“你别怕,一会儿爸爸下楼了你躲我后面,爸爸先打我,打累了他就不打你了!”

    小左抽噎着停顿了一下,抬头眼巴巴的望着阳阳,然后害怕的问道:“那爸爸要是打不累怎么办?”

    “……”

    一旁,顾玲玉被这俩孩子逗得哭笑不得。

    明明楼上是她儿子在撞门好么,哪儿有摔东西、打架?她还心疼她儿子的肩膀会被结实的玻璃门给撞骨折呢,这俩孩子偏偏搁这儿瞎胡闹,她想笑,又怎么都笑不出来——

    唉,万一小浅不原谅小城,今儿这一篇可怎么翻过去!

    顾南城撞了四次之后,玻璃门被他撞开了——

    左浅已经裹好浴巾,她慵懒的倚在浴缸旁边睨着他。看着轰然倒地的玻璃门,她勾唇轻笑,“又好|色又败家,顾南城,纨绔子弟的坏毛病都被你占尽了。”

    “……”

    顾南城揉着发麻的肩膀走进浴室,能别说他好|色么?

    他从来就只对她一个人好|色而已,对其他女人,他根本都硬不起来——

    站在左浅面前,顾南城眸子紧缩,一本正经的看着她,“左浅,我知道你不相信,但我跟商彩伊真的只见过一面,就那天在季昊焱的生日派对上见了一面,之后我都没有联系过她……”

    左浅眉毛一挑,“你知道我不信你还说?”

    顾南城无语望天,他握着左浅的肩膀,开始缠她,“咱相信一回行么?你想想,我最近天天都跟你在一起,我哪儿有时间出去勾三搭四?别说没有时间,就算有时间,我也没有那个动机对不对?家里有一个这么漂亮的老婆,你说我干嘛还要出去找女人?”

    左浅抬手拨开他的手,勾唇轻笑,“前几天我不是正好大姨妈来了么,你不是好几次想要我都没给你么?顾南城,你是不是因为这个原因,一时忍不住了,所以就跟那个美女发生了什么事?不然人家能一而再再而三的请你吃饭、找到你家里来?”

    “昨晚我的表现你又不是没有感受到……我那么勇猛,你不是也说了么,我一看就是半个月没满足过的男人……你说,我怎么可能跟别人那样过?”

    顾南城用额头抵着左浅的额头,无耻的说道,“我要是跟别人那样了,昨晚我还能缠着你折腾了三回?”

    “有事儿说事儿,别老拿昨晚的事情跟我耍流氓——”

    左浅一把拍掉顾南城在她肩上乱摸的手,抬头凝视着他,“你别说我不相信你,前两次我没相信你吗?我跟你闹过吗?

    三次了,要是真没点什么,一个女人能放下自己的矜持主动找你三次?”

    “她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顾南城握着左浅的下巴,用自己迷人的眼神诱|惑她,“老婆,给我点时间,我这就去查这个商彩伊什么来头,我保证,我跟她什么都没有,你要相信我,你要对你自己挑的老公有信心——”

    左浅正准备说什么话,浴室门口,小左和阳阳手拉着手,俩孩子抽噎着,可怜巴巴的趴门口望着爸爸妈妈,一边望着,一边啪嗒啪嗒掉眼泪——

    “妈妈,爸爸又打你了。”小左心疼的望着左浅,使劲抽噎了一下。

    阳阳也抹了一把眼泪,害怕的望着顾南城,“爸爸,你坏,你欺负阿姨,你还把门都打破了——”

    小左让阳阳转过身,指指阳阳背上的小书包,“爸爸,我跟阳阳要离家出走,我们不能忍受你这样。”说完,小左抬头看着左浅,“妈妈,你带我们离家出走吧!”

    顾南城眼角连着抽了好几下,看着俩孩子哭得红红的眼睛,听着俩孩子幼稚的言语,他抽了几下眼角之后禁不住笑了。

    他什么时候动手打左浅了!

    还有,这俩孩子是来搞笑的么,背着书包离家出走,还诱|拐他老婆一起走?

    顾南城憋着笑,侧眸看了一眼愣愣的左浅,他也学着小左的口气,“老婆,你带他们离家出走的时候,千万要带上我,不要留下我一个人在家里——”

    阳阳毕竟是顾南城带大的,一听到顾南城这么说,他立马又跑队站顾南城那边了,立刻走过来抓着左浅的手,可怜巴巴的说:“爸爸不是故意的,爸爸以后再也不打人了,阿姨,你不生气了好不好?阳阳让你打,你打阳阳,然后你就不生爸爸的气了好不好?”

    顿了顿,阳阳忽然想起了什么,他赶紧从书包里掏出那一朵左浅送给他的花,双手捧着花朵儿,抬头眼巴巴的望着左浅,“阿姨,我现在可以许愿吗?我要阿姨原谅爸爸,阿姨不生爸爸的气!”

    “……”

    左浅眉心微蹙,看着让人感动俩小鬼,尤其是牺牲了愿望只希望她和顾南城和好的阳阳,她的眼眶湿润了。

    两个孩子这么爱他们的爸爸,足以证明他们的爸爸有多好,她忽然觉得,刚刚是自己小题大做了,一个女人来家里其实不能说明什么,也许只是别人心存不轨,而顾南城什么都没有做过——

    她摸着阳阳的脑袋,侧眸看着顾南城,嘴角缓缓勾起一丝笑,“再有下次,我真就带着孩子走了,剩你一个人在家里!”

    “我保证不会有下次——”

    顾南城松了一口气,看着脸上怒气渐消的左浅,他低头给了俩孩子一个奖赏的眼神。

    虽然这俩调皮蛋有时候挺可恶的,不过更多时候还是蛮可爱的——

    “今晚爸爸下厨,给你们做好吃的!”顾南城蹲下身一手抱着一个孩子,在两人脸上各自亲了一口,压低声音特别小声的说:“以后看到妈妈生气了,你们也要像今天这样,表现得好,爸爸有奖励——”

    “哇,真的么!”俩孩子激动地望着顾南城!

    “当然是真的——”顾南城眨眨眼,只要在他和左浅吵架的时候这两个孩子能让左浅不生气,他什么条件都能答应!

    两个孩子伸出手,对着顾南城的脸轻轻拍了一下,然后天真的说:“爸爸,我们击掌了哦,你不许反悔!”

    顾南城勾唇,你们这是击脸,不是击掌!

    身后,左浅瞅着顾南城和俩孩子的互动,她挑眉轻笑,“不要逮着机会就跟孩子串通起来,他们还小,你别把你那些老奸巨猾的点子用在孩子身上——”

    顾南城和两个孩子眼神互动了一下,挑眉笑笑,然后将俩孩子放下,转身温柔的对左浅笑,“你先带孩子下去,我收拾一下这儿的玻璃。”

    “我来就行了——”

    左浅抓住他的手阻止他,抬头看了一眼他刚刚撞门的肩膀,心疼的皱眉,“下楼去歇着。”

    顾南城顺着她的目光看了一眼自己的肩膀,在她脸颊轻轻一吻,“就知道你心疼我。”

    她抬头望着他,笑着戳了戳他的胸口让他赶紧出去,等他带着孩子下去之后,她才弯下腰开始收拾地上的玻璃碎片。

    *

    酒店——

    商彩伊着急的敲开夏辰和夏东冥的门,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就端起桌上的水杯将半杯水喝了个精光,然后做贼心虚的抬头望着夏辰,又望了一眼夏东冥,半晌才低着头说,“我好像……好像闯祸了……”

    夏辰一愣,“闯什么祸了?”

    商彩伊眉头皱得紧紧地,“我好担心左浅会跟顾南城离婚——”

    “什么!!”

    夏辰惊愕的望着商彩伊,侧眸看着同样难以置信的夏东冥,父子俩都被商彩伊懊恼自责的一句话给吓住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萌妻来袭:总裁的小冤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婳并收藏萌妻来袭:总裁的小冤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