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萌妻来袭:总裁的小冤家 > 207 尾声(2)——阳阳终于开口叫妈妈

207 尾声(2)——阳阳终于开口叫妈妈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少跟我套近乎,我就问你,顾玲玉去哪儿了!”谢红瑶冷淡的看着左浅,“她跟苏宏泰一起走的是么?他们俩去哪儿了?走了都一个月了,一把年纪了这是要私奔吗!!”

    说到后面,谢红瑶的火气腾地一声冒起来了,因此嗓门也有些大!她的声音,吸引了附近一些逛超市的女人们,大家都不约而同的望向这边——

    “私奔”这样的字眼,总是能够吊起很多女人的好奇心—览—

    大家都纷纷看着左浅和谢红瑶,一个二十多岁的女人,跟一个五十多岁的女人面对面站着,其中一个人在说,“私奔”……大家面面相觑,纷纷猜测着发生了什么事。

    谢红瑶早在年轻时候跟顾玲玉抢丈夫的时候就已经习惯了这些毫不相干的人在一旁围观。

    像今天这样的架势还算小的,当年她带着人去顾玲玉家里闹的时候,围观的人可比今天多太多了!那样的情况下她都无动于衷,今天这么几个人围观,她又岂会因此而打退堂鼓?

    “我和南城也不知道妈去哪儿了,至于她是不是跟爸爸一起走的,我们也不是很清楚。”左浅挤出一丝笑,望着谢红瑶说道。

    其实她和顾南城都知道,顾玲玉是跟苏宏泰过二人世界去了,可是她绝对不会告诉谢红瑶的。

    顾玲玉跟苏宏泰这对苦命鸳鸯已经苦了一辈子,现在好不容易有了过二人世界的机会,她怎么能让谢红瑶去打扰了那对苦命人的幸福时光橹?

    左浅的话,谢红瑶根本就不相信——

    “顾玲玉是你丈夫的妈,她去了哪儿,能不告诉你丈夫?”

    谢红瑶冷冷的将左浅从上到下打量了一眼,又看了一眼站在左浅身边的阳阳,因为左浅不说实话的缘故,她对左浅也没有了好脸色,冷嘲热讽道:“呵,真是应了那句话,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顾玲玉当年未婚先|孕,生下了顾南城那个野|种,现在你也走了她的后路,年纪轻轻的就给顾南城生了一个小野|种——”

    虽然谢红瑶说到这儿就停了下来,没有说更多难听的话,可是这样的字词对一个母亲而言,伤害是致命的。左浅本来因为谢红瑶是苏少白的母亲而对她隐忍不发,可在谢红瑶出言伤到了阳阳时,她变了脸色——

    低头看了一眼对一些骂人的话已经一知半解的阳阳,他正好奇的望着左浅,似乎有些理解这句话的意思,可又不是很明白,他傻傻的问道,“爸爸跟你结婚了呀,对不对?”

    左浅伸手轻轻抚摸着阳阳的头发,缓缓抬头看着谢红瑶,“伯母,我真的不知道爸和妈是不是一起走的,我也不知道妈去了哪儿,如果您是因为这件事而迁怒我,我接受您的责骂。但是,我请您不要对一个孩子说出这么伤人的字眼,他才四岁——”

    “呵,顾玲玉勾|引我老公的时候,我的儿子还没有四岁!”谢红瑶冷笑着盯着左浅,目光瞥了一眼阳阳,她咄咄逼人的说:“你那个妈跟你那个老公,这对母子俩真是一样的不要脸!”

    “伯母——”

    左浅的脸色已经愈加的不好看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谢红瑶一直咄咄逼人,她怎么能忍下去!

    “你给我闭嘴!”

    谢红瑶冷声打断了左浅的话,她似乎将对顾玲玉和对顾南城的恨都转移到了左浅身上,一想到自己的儿子曾经被左浅抛弃,她就不由得骂红了眼——

    谢红瑶轻蔑的勾了勾唇,嘲讽的说:“你也不看看你那个妈和你那个老公是什么货色!当年我刚刚生了少白不久,她就跟我老公勾搭上了,怀上了顾南城那个小野|种!而顾南城呢,明知道你和少白的关系,他明知道你是他嫂子,可他竟然恬不知耻的勾|引你,让你跟少白离了婚——呵,他们母子俩,一个抢了我的男人,一个抢了我儿子的女人,这样一对品行恶劣的母子难道别人还说不得?”

    左浅盯着谢红瑶,口齿伶俐的她面对谢红瑶的咄咄逼人,竟然说不出一个字——

    因为她跟苏少白结过婚是事实。她跟苏少白离婚以后的的确确嫁给了顾南城,这也是事实——

    因此,她不知如何反驳谢红瑶,只能默默地忍受着四周传来的鄙夷目光。

    耳边,隐隐约约传来一些好事者的议论——

    “原来这个女人嫁给她现在的老公之前,还嫁过她老公的哥哥呢!”

    “啧啧,这不是一个身子睡了人家兄弟俩?”

    “孩子都这么大了,看来有奸|情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看起来挺漂亮的一个人,没想到,竟然也会干这种见不得光的龌蹉事……”

    ……

    旁人每一个贬低的字眼落入耳里,左浅狠狠握紧自己的手指,几秒钟之后,她牵着阳阳的手,推着购物车转身离开——

    跟谢红瑶这种得理不饶人的女人,她觉得实在没有争论的必要,恐怕到时候谢红瑶能拿出当年骂大街的架势来跟她对骂,在骂大街这方面,她实在不是谢红瑶的对手。

    tang

    而且阳阳就站在身边,她不想让自己的儿子看见自己跟人吵架那么恶劣的一面——

    身后,谢红瑶冷嘲热讽的声音再度传来——

    “你们一家人有脸干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怎么,现在你觉得没脸见人了,想走了?呵,当初偷偷摸摸做那些事儿的时候,你们怎么没想过会有今天!”

    谢红瑶已经骂红了眼,即使左浅一个字都不说,她依然越骂越难听。

    “左浅,你走什么啊?有本事别走,你跟我说说清楚,你嫁给我们家少白,到底是想从他身上拿到多少钱?”

    ……

    左浅咬紧后槽牙,一声不吭,牵着阳阳往前走——

    谢红瑶一个人在那儿叫骂,估计还不会成什么新闻,可她若是跟谢红瑶一样,在这个大型超市里两人吵起来了,估计能把那些好事的记者给引来,没准明天她和顾南城就见报了——

    抱着忍一时风平浪静的心态,左浅没有理会谢红瑶的挑衅,大步往前走。

    忽然,阳阳倔强的甩开了左浅的手——

    “我不走!”

    他抬头望了一眼左浅,然后气势汹汹的朝谢红瑶跑过去,一头撞在谢红瑶的小腹上,他抡起拳头拼命的往谢红瑶身上打,一边打一边恨恨的骂:“你这个老巫婆,你不准骂我妈妈!!”

    “小野|种!”

    谢红瑶怒不可遏的低头看着阳阳,虽然阳阳是个小孩子,可是他刚刚那么拼命的跑过来用力撞在谢红瑶小腹,这力道已经足够让谢红瑶吃痛了,结果他还拼命的抡起小拳头往谢红瑶隐隐作痛的地方捶打,谢红瑶怎么能不痛?

    谢红瑶愤怒的一把推开阳阳,用力过猛,阳阳被她一下子推倒在地!

    “阳阳——”

    左浅惊诧的望着被谢红瑶推倒在地的阳阳,刚刚看见阳阳拼命冲向谢红瑶的时候她已经吓住了,现在看见阳阳摔倒在地,她更是心口一颤抖,紧张的大步朝阳阳奔过去——

    “……”

    背脊的疼痛传入神经,阳阳咬紧下唇抑制住疼,吃力的爬起来,又一次狠狠撞向谢红瑶!

    “我咬死你这个老巫婆!不许你骂我妈妈!!”

    阳阳捞起谢红瑶的一只胳膊,张开嘴巴恶狠狠的咬住谢红瑶的小臂,他坚硬且锋利的牙齿咬在谢红瑶柔嫩的小臂上,痛得谢红瑶顿时尖叫出声——

    “啊——啊!!”

    左浅距离两人三四米远时,谢红瑶痛苦的尖叫声就传入了她耳朵里。她脚下一顿,惊愕的望过去,当她看见阳阳抓着谢红瑶的胳膊狠狠咬着的一幕,她整个人当场僵住!

    “阳阳,快松开!!”

    左浅惊诧的望着阳阳和谢红瑶,谢红瑶痛苦的脸色映入她瞳孔,她慌忙奔过去,一把扯开了阳阳!

    阳阳被迫松开了自己的嘴,被左浅带着往后退了几步——

    谢红瑶白皙的小臂上,两排牙齿印清晰的呈现,而且齿印比较深的地方已经有血丝渗透出来!

    左浅低头看了一眼还在扭着身子想朝谢红瑶冲过去的阳阳,她抓着他的肩死死按着他,不让他再过去!

    “阳阳,不许再过去了!!”

    左浅提高音量冲阳阳吼道,她头一次发现这孩子生气起来竟然这么狠,要是让他再过去,他没准真能从谢红瑶身上咬一块肉下来!

    要是谢红瑶真的有什么好歹,顾南城要怎么跟他大哥苏少白交代!

    抬头看着前面正捂着胳膊痛苦呻|吟的谢红瑶,左浅急得脸色都白了,一边护着阳阳,一边向谢红瑶道歉,“伯母对不起,阳阳他还小,不懂事,您别跟他计较——”

    “你给我等着!!”

    谢红瑶忍着痛,狠狠瞪了一眼阳阳,抓着自己的包包大步往外面走去!

    她真怕这孩子是被狗咬过,刚刚是狂犬病发作了!她是个怕死的人,她顾不上跟左浅计较,她得先去医院打一针狂犬疫苗再说!

    望着谢红瑶匆忙离开的背影,左浅心中懊恼,万一苏少白因为这件事而找上顾南城,顾南城又会为难了……

    早知道谢红瑶会在这儿,她今天就不该来这个超市的。

    低头看着阳阳,左浅蹲下去,严厉的批评:“谁允许你动不动就张嘴咬人的!爸爸不是教育过你,要尊老爱幼吗?刚刚那个人是奶奶,爸爸都不会跟她动手,你怎么能咬人!”

    阳阳盯着左浅的眼睛,一点也不客气的大声说:“她才不是我奶奶!我奶奶才不会像她那样骂人!”说完,阳阳咬了咬牙,委屈的伸手摸左浅的脸,“谁让她要骂妈妈,我不准她欺负妈妈!”

    妈妈——

    刚刚阳阳竟然叫她妈妈!!

    左浅震惊的望着阳阳,一时间,她僵住了!

    “妈妈”两个字在耳边嗡嗡的响,她这才突然意识到,刚刚阳阳冲过去的时候,嘴里一直念叨着,不许骂我妈妈……

    “妈妈,我以后不咬人就是了——”

    阳阳看见左浅呆呆的望着他,眼睛里有泪光在闪动,他顿时吓得以为左浅是被他气哭了,他慌忙抱着左浅的脖子,低着头道歉,“对不起,我再也不咬人了,妈妈你别哭……”

    左浅哽咽一声,她惊喜的握着阳阳的肩膀,喜不自胜的望着他,“宝贝,你刚刚叫妈妈了是不是?再叫一声妈妈,妈妈好想听……宝贝,快叫妈妈——”

    “妈妈。”

    阳阳被左浅眼里的泪光吓住了,他伸手摸着左浅的脸,心疼地说:“妈妈不要哭,我以后听话,我真的不咬人了,妈妈,我真的不会再咬人……”

    阳阳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左浅已经哽咽着将他紧紧搂进怀里!

    “好阳阳,你终于肯叫妈妈了……”

    左浅的肩头轻微的颤动着,她紧紧搂着阳阳,眼中闪动的泪花凝结成泪水,顺着眼角扑簌簌的滴落——

    “宝贝……阳阳……你知道妈妈等这一天等了多久吗?妈妈以为这辈子都听不到你叫一声妈妈了……妈妈以为这辈子你都不会接受妈妈……”

    她哽咽着、重复着跟阳阳说一样的话,那种突然的惊喜,让她感动得忘记了一切,只知道,她抱着她的儿子,她儿子终于肯开口叫她一声妈妈……

    “妈妈你别哭了,我以后一定跟小左姐姐一样,天天叫妈妈……”

    阳阳年纪太小,他也分不清左浅的眼泪是感动、惊喜的泪水,还是悲伤的泪水,他只知道自己的妈妈哭了,他要做一些什么,让妈妈不哭——

    他趴在妈妈肩上一声一声的哄着妈妈,他把他知道的那些哄人的话都统统说了个遍,可是他发现,他越说,妈妈就哭得越厉害——

    最后,他什么也不敢说了,他任由妈妈紧紧抱着他哭,他也跟着哭了……

    顾南城和小左在家里等了好久都没有等到左浅和阳阳回家,小左耐不住了,非要顾南城陪她来找妈妈。于是,顾南城便开车载着小左来了超市——

    没想到,两人找到二楼的时候,却意外的看见阳阳和左浅在水果专区,母子俩正抱在一起哭……

    顾南城惊诧的望了一眼两人,抱着小左飞快的朝两人走去——

    “发生什么事了!”

    他紧张的将小左放下,忙走到左浅身边,担心的握着左浅的肩膀,搀着她站起来。左浅抬头看着他,他这才看见左浅连眼睛都红了——

    “怎么了!”

    看着左浅红肿的眼睛,他更加担心,握着左浅肩膀的两只手不由加重了力道!

    左浅望着顾南城,激动得说不出话,她又迫切的想告诉顾南城这个让人兴奋的消息,于是伸手指着阳阳,泪水大颗大颗的往下掉——

    正担心着左浅的顾南城一时没有领会到左浅这是激动的表情,他以为是阳阳又调皮惹左浅生气了,还把左浅气哭了,他顿时脸一沉,低头严肃的盯着阳阳,“你做什么坏事了,气得妈妈哭成这样!”

    阳阳以为是自己咬了老巫婆的事情被爸爸知道了,他以为爸爸是因为那件事才生气,所以他害怕的低着头,绞着手指,不安的往小左身后躲——

    小左也以为是阳阳把左浅气哭了,她再也不护着阳阳,阳阳往她身后躲,她反而抓着阳阳的胳膊将他往顾南城面前推,还抬头邀功似的望着顾南城,小眼神儿似乎在说,爸爸,我把他抓来了,你快揍他,快替妈妈揍他一顿!

    阳阳扭动着身子害怕的望着顾南城,可小左的手劲儿比他大,他被小左按着肩膀,动都动不了,只能可怜巴巴的站在顾南城面前,等着被揍……

    害怕被揍的阳阳沉默了几秒钟之后,他忽然“哇”的一声哭出来,一边伤心委屈的抹眼泪,一边放声大哭,似乎哭的声音够大就不怕挨揍了一样……

    “……”

    从激动和惊喜中缓过神来的左浅听到阳阳的哭声,这才发现她的好老公和好女儿已经不分青红皂白的把宝贝儿子欺负哭了——

    她哭笑不得的抬手轻轻捶了顾南城胸口一下,“你做什么呢!”

    她咬牙笑着给了他一个白眼,弯下腰将阳阳抱起来,一边哄着阳阳,一边对顾南城说:“刚刚,阳阳叫我妈妈了——”

    顾南城一时没听清,指着阳阳,惊诧的望着左浅,“你说——”

    左浅尚未说话,哭得伤心的阳阳就抱着她的脖子,害怕的回头望了一眼顾南城,哭着嚷道,“妈妈我错了,我再也不咬人了,妈妈你别让爸爸打我……妈妈我怕,我好怕……”

    一边哭着说话,一边抽着小肩膀害怕的抱紧左浅,阳阳此刻的可怜劲儿,让左浅的心都被萌化了——

    “乖,爸爸不会打你,阳阳这么乖,这么听话,爸爸怎么舍得打你呢?”

    左浅温柔的哄着阳阳,抬头看着顾南城,张嘴轻声道,“听,他叫我妈妈了。”她言语里的激动和幸福太过明显,一旁的陌生人都忍

    不住侧眸看着这幸福的一家人。

    顾南城这才知道刚刚左浅之所以哭,是被阳阳感动了!

    他惊喜的望着左浅,又望了一眼左浅怀里的小朋友,喜出望外的他立刻上前将母子俩一起抱住,感动的低喃,“老婆,我们终于成为幸福的一家人了。”

    左浅点点头,靠在他肩上,感动的泪水在眼睛里打转——

    牵着小左,抱着阳阳,感受着顾南城的温柔,左浅从未如此幸福过,沉浸在那种幸福里,她觉得自己已经甜得快要化了——

    *

    傍晚,苏少白来了电话,关于上午在超市里发生的事情,他说想跟左浅道歉。顾南城将手机递给左浅,温柔搂着她,两人站在二楼的阳台,看着天边美不胜收的落日——

    “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才对,阳阳咬了伯母,不知道伯母的胳膊要不要紧?”左浅歉疚不安的握着手机,问手机那头的人——

    苏少白的声线依旧温柔,“没事儿,小孩子的牙不会咬得很严重,只是一点皮外伤,擦点药过几天就好了。”停顿了一下,苏少白勾唇轻声说,“告诉小城,小孩子不懂事,别因为这件事就惩罚阳阳。”

    “嗯。”

    左浅点点头,然后抬头看着顾南城,眼神在告诉他,瞧瞧,你遇上了多好的一个哥!

    顾南城挑眉,微笑着没有说话。

    这时,手机里又传来苏少白温柔的声音,“你和小城一定知道爸去了哪儿,能告诉我吗?我妈过几天的生日,她只有一个愿望,希望爸能回来陪她一起过生日——”

    左浅犹豫了一下,抬头看着顾南城。

    顾南城瞳孔微缩,这才想起,过几天是谢红瑶生日。

    他微微眯了眯眼,侧眸看着左浅,点头。

    左浅见顾南城已经点头了,这才放心的告诉了苏少白——

    “爸在妈老家那儿。”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萌妻来袭:总裁的小冤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婳并收藏萌妻来袭:总裁的小冤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