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萌妻来袭:总裁的小冤家 > 210 尾声(5)——也许,她应该为了爱情而做些什么

210 尾声(5)——也许,她应该为了爱情而做些什么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顾玲玉不肯离开医院,她想寸步不离的守着苏宏泰,左浅和顾南城拗不过她,只好将她一个人留在医院里,他们两个回到她和苏宏泰的小屋里准备晚餐,准备晚一点给她送饭菜过去。再说了,毕竟有两个孩子在这儿,大人能稍微委屈一下,小孩子不能委屈了。

    左浅本来想下厨的,不知道顾南城是不是对她救了他父亲的事心存感激,所以非让她坐着,在一旁看着他做饭就好了——

    见顾南城的情绪不错,没有因为苏宏泰受伤的事情而郁郁不欢,左浅便没有坚持。

    有时间能够尝一尝他的手艺,她十分乐意,又怎么会不让他下厨?

    客厅里,阳阳好奇的打量着这个陌生的房子,小左则抱着一本不知道从哪儿翻出来的相册,有模有样的学着大人的样子看相册——

    “阳阳,为什么这些照片都好暗哦?”

    看着看着,小左郁闷了,她招了招手让阳阳过来,然后将相册递给阳阳,说:“你看,他们的衣服怎么都只有两种颜色呀?黑色和白色——”

    阳阳看了一眼照片,白了一眼这个比自己大几个小时的姐姐,“爸爸说过,这个叫黑白照片,是很久很久很久以前,那些爷爷奶奶们会照的照片。”

    小左嘟了嘟嘴,没想到阳阳这家伙平时一声不吭的,关键的时候还懂得挺多的。她不乐意的哼了一声,“那为什么那些爷爷奶奶不要漂亮的照片,为什么不要有颜色的照片,他们为什么要这个黑色和白色的?”

    阳阳给了小左一个超级无语的眼神,将她从上到下打量了一眼,哼哼道:“你猪啊,那为什么你是小孩子,你没有跟爷爷奶奶一个年纪?”

    “我……”

    “因为那时候你还没有出来嘛!就像这个照片啊,因为那个时候,漂亮的、有颜色的照片还没有出来啊,他们只有黑白照,当然就只能用这个了!”

    阳阳傲娇的哼了一声,将相册重新塞给小左,酷酷的背着小手从客厅走到一旁的卧室,偷偷摸摸的在里面找好东西—矾—

    从小到大,他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到陌生的地方,然后兴致勃勃的寻宝!

    爷爷奶奶的家里,一定有很多好宝贝!

    “……”

    小左看着阳阳酷酷的走进了一旁的卧室,她的眉毛纠结得成了一个倒八字。

    什么时候,连阳阳这个小笨蛋都开始嘲笑她的智商了?

    不过,那小家伙说得还蛮有道理的——

    小左不高兴的皱了皱眉头,然后低着头继续翻照片。不一会儿,沙发上传来嗡嗡的声音。小左望过去,才发现是爸爸的手机响了——

    她扭头,趴在沙发上望着厨房,“爸爸,来电话了!”

    听到女儿的声音,正在厨房跟顾南城闲聊的左浅从厨房里探出头来,笑眯眯的看着小左,“帮爸爸把手机拿过来——”

    “哦。”

    小左听话的将相册放下,然后拿了手机,一溜烟似的跑到了厨房里。

    可是,到了厨房以后,那个小吃货就舍不得离开了。

    她望着爸爸正在炒的金灿灿的虾球,眼里放出狼一样的光芒,狠狠咽了一口唾沫,便赖在厨房里不走了。左浅低头看着这个看似黏着自己、实际上是因为嘴馋才留在这儿的小左,她无奈的摇了摇头——

    旁边,顾南城一面炒菜一面接电话——

    “大哥。”

    “小城,谢谢你不计前嫌,将我妈从警察局保出来。”

    苏少白坐在电脑桌前,望着寂寥的夜色,眉心揪紧。他十分清楚,虽然苏宏泰的事故跟谢红瑶没关系,可谢红瑶曾经拿着刀子试图伤害顾玲玉,如果顾南城非要揪着这件事不放,谢红瑶也会因为伤人未遂的罪名被送去管教几个月——

    可是顾南城不但没有计较谢红瑶对顾玲玉的伤害,反而将她从警察局保出来,这样的举动,让苏少白对顾玲玉母子俩无限感激——

    顾南城勾唇微微一笑,“大哥,你知道我这样做是看谁的面子——咱们兄弟俩,还用说这样的客气话?”

    “正是因为知道你是看在我的面子上才救我妈,所以我更应该说一声谢谢。毕竟差一点受到伤害的人,是你的母亲,你能够宽宏大量的不告我妈,我感激不尽——”

    苏少白的声音诚挚而温柔,顾南城弯唇微笑,没有再说什么。比起苏少白的退出和成全,他做的其实一点都不值得苏少白感激——

    微微侧眸看了一眼温柔的左浅和嘴馋的小左,顾南城抿唇微笑。

    如果不是苏少白忍痛退出,也许,他的妻子左浅早就已经因为忍受不了他们兄弟反目而离开了这个地方,也许,他这辈子都没有机会跟左浅在一起。

    “现在太晚了,我可能要明天早上才会过来,今晚就辛苦你和小妈了——”

    “别——”

    顾南城打断苏少白的话,蹙眉说:“我和左浅都在这儿,我们俩跟

    tang妈能轮流守着爸爸,你就别过来了。”

    苏少白的腿脚不方便,如果特地兴师动众的从A市赶过来,那样会太辛苦。

    他和左浅再加上顾玲玉,三个人已经足够守着苏宏泰了,何必要让苏少白受那颠簸之苦?

    “爸爸现在生死未卜,我不能不过来——”

    苏少白骨节分明的手指轻轻掐着眉心,嗓音里带着一丝压抑的心痛,“小城,别阻止我,我知道你是怕我辛苦,可他不仅是你一个人的父亲,他也是我爸,如今他受伤躺在床上昏迷不醒,我又怎么能不来?”

    “可是……”

    “别说了,我明天必须过来。”轻轻吸了一口气,苏少白闭上眼,缓缓的说:“别说我只是腿脚不方便,就是现在发生了再大的事情,我也必须过来。他对我而言,是个比我母亲都重要的人——”

    顾南城见苏少白已经这样说了,他也不好再说什么。

    看望昏迷不醒的父亲,这是苏少白享有的权力——

    “路上自己注意一点,明天我去机场接你。”

    “行,那先就这样,到时候见。”

    “好,早点休息——”

    顾南城跟苏少白兄弟俩结束了通话,他将手机递给一旁的左浅。左浅低头看了一眼手机,然后缓缓侧眸看着顾南城——

    刚刚苏少白的话,她都有听见。

    想起傍晚顾玲玉在医院里对她讲述的那些事情,她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感觉。

    将那件事永远的隐瞒下去,虽然对顾南城不公平,可是至少苏少白和顾南城会是一辈子的好兄弟。如果将苏少白的身世公诸于众,那么对苏少白而言,他将会失去一个好父亲,失去一个好弟弟,同样的,顾南城也会失去这个好哥哥……

    已经平静了这么多年,左浅轻轻的吸了一口气,也许她不应该掀起一阵风浪,她应该让这件事继续隐瞒下去,这样,对大家都好。

    尤其是苏少白。

    对左浅而言,她自己有过这种喊了二十几年的父亲一夜之间突然不是自己的亲生父亲的经历,虽然左铭昊是个人渣,虽然夏东冥是个好人,是个好父亲,可是当时得知左铭昊不是自己的亲生父亲那一霎,她是恨夏东冥的,她甚至对自己都有了一些绝望……

    而现在苏少白面临的却是,自己喊了将近三十年的好父亲竟然不是自己的亲生父亲,而亲生父亲是一个不负责任、至今不知道是谁的男人。

    这样的打击,苏少白至少短时间里会接受不了——

    他已经坐过牢,也瘫痪了,他经历的痛苦已经够多了,她不想再掀起一阵不必要的风浪,让苏少白再一次被命运的捉弄狠狠打击,万一,苏少白就此消沉下去,他们之中又有谁会开心呢?

    “你跟你大哥,感情真好——”

    左浅敛去思绪,温柔的看着顾南城。

    顾南城勾唇轻笑,“如果你有这样一个温柔宽容的大哥,你也会喜欢他、敬爱他。”

    左浅点点头,对顾南城笑了笑,然后拿着他的手机走出厨房。

    小左见左浅离开了,忙张开小嘴做了一个“饿”的口型,然后摊开双手眼巴巴的望着顾南城,跟个讨食的小乞丐一样等着顾南城的“施舍”——

    顾南城忍俊不禁的笑了,回头看了一眼走向客厅的左浅,确定左浅不会回头看,他才用筷子夹了一粒金黄色的虾球,轻轻吹了吹,不烫了才喂进小左嘴里——

    “你听爸爸话,以后啊,不会做饭的男生,你别跟他玩儿知道吗?”

    “嗯嗯!”

    小左一边吃东西一边点头,“不用爸爸你说,我一定不会跟他们玩的!都不能给我做好吃的,我跟他们一块玩儿多浪费时间呀!”

    “……”

    顾南城嘴角一抽,他的意思其实是,不会做饭的男生一定没法儿理解她这颗吃货的心,人家是不会跟她一起玩儿的,人家铁定会嫌弃她这个小吃货的……

    客厅里,左浅将手机放在顾南城兜里,低下头的时候,她看见了沙发上的相册。

    坐在沙发上,左浅缓缓翻动着手中的相册——

    时间太久远,这些黑白照片已经隐隐有些模糊了,可是依然能够清晰的看见,照片上的男女主角是顾玲玉和苏宏泰——

    他们都只有十八、九岁的年纪,一张张不一样的照片里,唯一相同的是,他们都带着不变的幸福微笑。那种洋溢着的笑容,只有真心相爱的两个人彼此看着对方,才会有那般美好动人的画面……

    左浅的手指缓缓翻动着相册,渐渐地,她仿佛看见了当年那两个人快乐的时光——

    叹了一口气,他们已经错过了太多的美好时光,几十年已经过去了,他们现在还剩下的时间,也许都没有错过的那段时间长了——

    如果就连这仅剩下的光阴都继续错过,这两个人一辈子该会有多少的遗憾?

    将相册放在桌上,左

    浅深深陷在沙发里,闭着双眼,许久都一动不动。

    即使她无法理解苏宏泰这些年做的事情,即使她忍受不了苏宏泰这些年委屈顾玲玉母子俩的做法,可谁让顾玲玉深爱着他呢,直到现在都深深地爱着,那么执拗,认定了,就是一辈子……

    缓缓睁开眼,左浅微微侧眸,望着窗外寂寥的夜色——

    也许,她可以做一点什么,帮一帮这对苦命的鸳鸯,摆脱这么多年相爱不能相守的魔咒。

    *

    医院——

    左浅和顾南城回到医院,两人一同劝顾玲玉回家休息,今晚他们守着就行了。而且左浅还说了,刚刚他们来的时候没有带小左和阳阳来,现在就剩阳阳和小左两个人在家,如果顾玲玉不回去,今晚那两个孩子就只能哭一晚上了……

    顾玲玉原本不想离开,可听见左浅这么说,她这才不得不回家了。

    顾南城和左浅在病房里一直守着苏宏泰,大约凌晨六点的时候,躺在病床上的苏宏泰手指轻微的颤动了一下——

    这细微的动作,被顾南城看见了!

    他惊喜的望着苏宏泰,腾地一声站起身,弯腰低头看着苏宏泰,等着苏宏泰睁开眼睛——

    “左浅你看见没有!”顾南城惊喜的望着左浅,“刚刚他的小指头动了一下!他马上就要醒过来了!!”

    左浅微微一怔,惊喜的抬头看了一眼顾南城,然后重新看着苏宏泰,她对顾南城说:“我有点怕黑,你去叫医生过来。”

    “好!”

    顾南城被苏宏泰苏醒的征兆激动得再一次忽略了左浅是医生的事,他立刻转身走出了病房!

    *

    十分钟后,顾南城一个人回了病房——

    “这儿是个小医院,没有医生值班。”顾南城一边进门一边说,他的目光落在病床上的苏宏泰身上时,微微一怔——

    刚刚苏宏泰的手指明明动了一下,怎么他都走了十分钟了,苏宏泰还是这么安静的躺着,完全没有一点苏醒的迹象?

    他略显不解的望着左浅,左浅站起身,看着走过来的顾南城,她微微眯了眯眼,眼角染上一抹悲伤,“南城,我刚刚替爸爸检查了,他……他可能……”

    左浅没有说下去,她闭上了眼睛,脸上的痛苦之色尤其明显!

    她的模样让顾南城一颗激动的心瞬间冷却,转而换上了一抹深深地担忧!

    他握紧手指,盯着左浅,提心吊胆的往病床那边走,一边走,一边用不安的嗓音问她:“他怎么了?”

    难道,出事了?

    左浅咬紧下唇,低头看了一眼苏宏泰,然后缓缓重新看着顾南城,深深吸了一口气,她一个字一个字的告诉顾南城:“刚刚你看见他手指动了,并不是他醒过来的迹象,所有的植物人都会有这样的时候。他们仍有心跳,仍有呼吸,他们能够感觉到、听到身边的一切,偶尔还会有一些细微的颤动——但是,这代表不了什么,他们能够醒过来,需要奇迹。”

    “……”

    顾南城惊愕的望着左浅!

    她刚刚说的是植物人的症状——

    难道……

    顾南城蓦地低头看着病床上的苏宏泰,他艰难地握紧手指,狠狠咽了一口唾沫,然后才用不相信的眼神盯着左浅,“你的意思是,他没有撑过危险期,他成植物人了?”

    左浅将顾南城惊痛的眼神收入眼底,她别开目光不忍心看到他那样的眼神,她轻轻点了一下头,用极其轻微的嗓音告诉他,“是,爸爸他没有挺过来……”

    停顿了一下,左浅抬头看着顾南城,她心痛的抽了一口气,说:“南城你别难过,其实爸爸能够活下来已经不容易了!虽然他成了植物人,但是他至少没有离开我们不是么!”

    顾南城垂在身侧的手指一根根握紧,咬紧牙关——

    他心痛的闭紧双眼!

    “没有离开……可这样的活下来,跟离开了又有什么区别?他无法跟我们沟通,他无法跟我们表达他的意愿,他只能一辈子躺在病床上,再也无法做回以前那个他了!”

    左浅心痛的望着顾南城,她眼眶濡湿,缓缓走到顾南城身后,她伸出双手轻轻的抱住了他,“别这样……南城,我们都尽力了,这是天意……”

    左浅的声音在耳边回响,顾南城没有再说一个字——

    他死死闭紧双眼,植物人三个字,一直在他脑海里盘旋……

    爸爸成了植物人,今后,剩下妈一个人怎么办?

    ……

    天亮以后,顾南城怀着悲痛的心情将苏宏泰已经成了植物人的消息告诉了顾玲玉。

    顾玲玉浑浑噩噩的赶到医院来,看着病床上那个有呼吸、有心跳的男人,她根本挤不相信,他竟然成了一个植物人!

    她静默了几秒,忽然趴在苏宏泰身上痛哭起来!

    那种悲痛,跟生离死别没

    有任何区别——

    *

    中午十二点,顾南城去机场接苏少白。

    一个斯文的男性助理推着苏少白下了飞机,而顾南城这才发现,与自己一同来接机的人还有一个谢红瑶——

    他眯紧双眼,盯着气焰嚣张的谢红瑶,他揣在裤袋里的手指狠狠握紧——

    如果不是这个女人,苏宏泰根本就不会成为植物人!

    “小城,爸怎么样?!”

    助理推着苏少白来到顾南城面前,苏少白问的第一句话就是苏宏泰——

    顾南城低头看着轮椅上的苏少白,他苍白的脸上划过一抹疼痛之色。用余光留意了一下谢红瑶,他发现谢红瑶也屏息凝神的等着他的回答——

    闭上眼,顾南城嗓音低沉,隐隐透出一种悲伤,“他没有挺过来,他……成了植物人。”

    “什么!!”

    谢红瑶抢在苏少白前面惊愕的出声!

    她侧眸惊愕的望着顾南城,难以相信刚刚顾南城说的话!

    她昨晚去那儿的时候不是看见苏宏泰好好的躺在病床上吗?她以为……她一直以为苏宏泰已经脱离了危险,暂时的昏迷只是因为打了麻醉的关系而已!

    所以昨晚离开医院以后,她并没有多担心苏宏泰的安危……

    可现在顾南城竟然一脸悲痛的告诉她和苏少白,苏宏泰竟然成了一个植物人!

    这种事,她不相信!

    “顾南城你撒谎,他不可能成为植物人!”谢红瑶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她明明不想相信这个事实,可她的心一片酸楚和疼痛,而眼眶,已经微微的湿润了!

    顾南城侧眸淡淡瞥了一眼谢红瑶,他抿紧唇片,不想跟这个女人多说一个字。

    “……这是真的吗?”

    苏少白终于从震惊中回过神,他抓着顾南城的胳膊,无法相信!

    可是,顾南城是个成熟稳重的人,他从来不会拿这么严重、这么重要的事情开玩笑!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萌妻来袭:总裁的小冤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婳并收藏萌妻来袭:总裁的小冤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