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萌妻来袭:总裁的小冤家 > 番外:有笙之年(12)——天都快塌了,这是什么情况!

番外:有笙之年(12)——天都快塌了,这是什么情况!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将行李放在学校以后,左南笙和傅景年回了傅家。

    两天以后才有课,而且寝室里不止有那个小美女,还有人家小美女的男朋友,她实在是不好意思留在寝室,于是果断跟傅景年回家了。

    刚刚回到家,她就听见了楼上传来的声音——

    叮叮咚咚的,好像在搬什么东西。

    她一怔,回头看着身后的傅景年,傅景年耸耸肩,笑而不语。她心底咯噔一声,该不会是傅景年趁着她去学校的工夫,让人把她的东西搬到他房间了吧?

    她十分怀疑傅景年的人品,因此,她第一时间就跑上了楼沮!

    上楼来到自己房间,沈苏苏正在里面整理她自己的东西——

    看着沈苏苏的背影,左南笙就知道了,沈苏苏已经搬进来了。她没有打扰沈苏苏整理房间,她要去确定一下,她的东西究竟是搬到次卧了还是搬进了傅景年的房间里!

    刚刚来到傅景年的房间门口,她就看见了门口桌边的玻璃小房子。

    这个玻璃小房子跟礼品店卖的没什么差别,但那是她前几年生日时,嫣儿特地自己买材料天天关在房间里用胶水粘的。为了这个礼物,嫣儿花费了一个礼拜的休息时间,收到礼物的时候她十分感动,这一次来新加坡,就将这个玻璃小房子带过来了——

    既然这个玻璃小房子在傅景年门口,那她的所有东西应该都在里面……

    她推开门,一眼就看见自己的被子正整整齐齐的摆在傅景年的chuang上。她一愣,目光扫过房间里所有东西,终于确定,除了她带去学校的那些东西之外,剩下的,已经被仆人全部搬到傅景年房间里了——

    “我牺牲自己,将房间给了你,你是决定给我一个拥抱呢,还是给我一个感恩的吻呢?”

    如影随形的傅景年又出现在自己身后,左南笙猛地吓了一大跳,回头看着他!

    看着他似笑非笑的脸庞,左南笙一副吃了苍蝇的表情,十分难受的望着他,“我可不可以求你别总是牺牲你自己来折腾我?你的牺牲太伟大了,我也被你折腾得够了,爷,祖宗,您老人家什么时候能收手?”

    她真的要被他害死了!

    他让人将她的东西搬到他房间里,沈苏苏一定会误会的!

    她刚来新加坡还没有个认识的人,好不容易遇上个沈苏苏挺对她胃口的,她蛮喜欢这个大姐姐的,现在傅景年这是分分钟拆她和沈苏苏的友情的节奏啊!

    他能够牺牲他自己,她很感激,可是他的牺牲对她没有任何好处,反而只会给她带来麻烦,她真心没法从心底里感激他的牺牲!

    傅景年对上左南笙那“狗咬吕洞宾”的脸,他有些小气恼,伸手掐了掐她水嫩的脸蛋儿,蹙眉说:“冰雪聪明的左阿姨,睿智精明的顾叔叔,怎么就能生出这么让人心塞的小蠢蛋呢!”

    说完,他摇着头往楼下走。

    陪她去了学校,又送她回了家,现在得去公司忙一会儿了。摊上一个不负责任的老爸,真辛苦,想跟自己喜欢的女孩儿多待一会儿都不行——

    “……”

    左南笙站在原地望着傅景年的背影,她气得跺了跺脚!

    “你说谁是小蠢蛋呢!傅景年你给我回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该死的,她妈都没有这么骂过她!

    她这么聪明伶俐,她哪儿蠢了!

    傅景年听着身后某人跟踩了尾巴的猫一样对他炸毛,他连头也没回,只不过迎着阳光的那张脸上,有一丝宠溺的笑容隐隐闪现着。

    她难道不知道吗?她越是这么容易被他勾起情绪,她越是这么容易炸毛,他就越发喜欢欺负她,越想看到这个冲他大声嚷嚷的她——

    楼上,左南笙回头看了一眼房间,她禁不住抬手扶额。

    刚刚被他气得忘记了,她应该问的难道不是关于房间的问题吗?算了,既然已经这样换过来了,沈苏苏住了她的,她住了傅景年的,傅景年住了次卧,那就这样住着吧,难不成她还要一个人再把她和傅景年的房间对调过来么?

    她可没那么闲。

    *

    因为公司的事好几天没有人处理,傅宸泽一直没有回来,所以傅景年一直加班到晚上十一点才回来。

    事实上,他也只是个大学生,下个礼拜,他也会跟左南笙一样,重新回到校园。

    一想到自己那个不负责任的老爸,傅景年就感到一阵心塞。

    前段时间是暑假,他去公司帮帮忙还可以,马上就开学了,他学校公司两头跑,根本就顾不过来,到时候累死了算谁的?

    因为心里有些烦恼,而且加上现在已经十一点了,傅景年的脑子有些迷糊,他像往常一样走到自己房间门口,伸手拧了拧门把,门好像上锁了——

    他微微一怔,也许是阿婶儿打扫房间的时候不小心锁上了吧。

    他掏出钥匙,将门打开,灯也没开就关

    tang上门朝房间里面走去。一边脱下外套一边走向chuang边,这么晚了,他懒得去洗澡,明早再去吧,好累——

    掀开被子躺上去,他习惯性的侧过身准备去拿一旁的抽屉里的滴眼液,过度用眼,睡前滴点滴眼液对眼睛好——

    手顺着旁边一摸过去,他怔住了——

    怎么这手感……

    不像是被套?

    倒像是摸到了热乎乎的人?

    忽然间,他脑海里想起了换房间的事儿,他蓦地清醒了!

    下午他和左南笙刚刚换了房间,现在他的房间在旁边的次卧,这个房间是左南笙的!

    所以,他刚刚摸到的人,是左南笙!

    他心底咯噔一声,第一时间拧开了台灯——

    白色的灯光照亮了了漆黑的房间,暖暖的,铺满了房间里每一个黑暗的角落。而在右边香甜的入睡的女孩儿,也随着暖暖的灯光一起进ru傅景年的视线。

    幸好,她没有醒过来,不然现在他已经被她当成se狼、大嚷大叫了吧!

    虽然明知道自己现在应该离开,可看着睡得这么安静的左南笙,傅景年有些舍不得,他想多看看她,因为醒着的她,永远不可能这么安静,醒着的她,永远都是那副随时随地都能跟人干架的模样儿。

    傅景年半撑起自己的身子,靠在chuang头望着身边的小女孩儿。

    她穿着一件白色的睡衣,薄薄的被子仅仅盖到了她腰部的位置,仅是一眼就能发现,她的睡相有多不好看——

    傅景年想起以前顾祈阳曾经说过,他和左南笙小时候是睡一张chuang的,姐弟俩一块儿睡着,可每每到夜半,顾祈阳都会醒过来,因为某个睡相太难看的小女生往往都会在睡着以后把腿搭在他身上,压得他都麻木了,不得不醒过来。

    现在亲眼看见左南笙的睡相,傅景年总算是相信了。

    她绝对干得出来那扰人好梦的事儿。

    目光落在她纯白的睡衣上,傅景年有些意外的发现,她睡衣背部好像印着一个什么画像,因为她侧睡着,而且有被子盖着,所以他看得不是很清晰——

    正想看看那是什么的时候,左南笙醒过来了。

    房间里太明亮,她似乎被光线扰了美梦,一边揉着自己的眼睛,一边从睡梦中醒过来。

    迷迷糊糊的望着亮堂堂的房间,刚刚醒过来的她有些懵了。她睡的时候不是关了灯吗?怎么会突然亮起来呢?她一边打呵欠一边转过身,没想到转过身的第一眼就看见了一张让她惊悚的脸!

    三更半夜的有一个男人出现在她的chuang上,没有什么事情比这个更惊悚了!!

    她呆呆的愣了几秒,忽然张大嘴巴尖叫——

    而傅景年在发现她醒了的时候就做好了捂着她嘴的准备,所以在她尖叫之前,傅景年眼疾手快的伸手捂住了她的嘴。

    “唔……”

    她的尖叫,因为他的手突然袭来,她又惊又怒,尖叫变成了低低的声音——

    “别吵醒了她们,我只是走错了房间而已。”

    傅景年捂着她的嘴,一脸无辜的望着她,继续说:“你忘了,这是我的房间,我刚刚一时没有想起就进来了,哪知道你会在这儿……”

    傅景年的话还没有说完,为了保护自己的左南笙已经利用自己的功夫优势,从chuang上一跃而起,一个擒拿术就将傅景年制服了,牢牢地压在自己的腿下——

    “上午才换房间,你现在就不记得了,你记性有这么差么!”

    左南笙咬牙切齿的瞪着被她制服的傅景年,竟然敢偷偷跑进她的房间,活得不耐烦了!

    傅景年胳膊隐隐传来一阵阵疼痛,这丫头,真是把他当成se狼对待了,竟然这么粗||鲁,他的胳膊都快被她拧掉了——

    他第一次发现,想要跟一个回跆拳道的女人长久的处下去,是多么不容易的事儿。还来不及反抗就被人家制服,太打击,太伤男性自尊了——

    “我加班到现在才回来,累得什么都忘了,怎么会记得这些小事儿——你松手,我胳膊快掉了。”傅景年抬头给了左南笙一个白眼,她是真不知道她这样多伤男人的自尊吗?

    他多么骄傲的一个人,现在成了她的阶下囚。

    “不松,”左南笙哼哼一声,虽然她已经开始相信傅景年是真的走错房间了,可是大半夜的被他吓了一跳,她也要小小的作弄他一下才行,“景年哥哥,难道我什么都不计较,让你白白闯进来一回么?”

    傅景年对上她扑闪扑闪的大眼睛,他白了一眼她,“明天请你吃饭。”

    “不行!我是个有素质有节操的人,你干了坏事儿,休想拿一顿饭就便宜的打发了我,这是不可能的事儿!我……”

    “请你吃一个礼拜的海南鸡饭。”

    傅景年直截了当的一句话,成功的将左南笙的话拦截。她本

    来还准备继续戏弄他一会儿的,可这么优厚的条件摆在眼前,她怎么能不动心?

    一个礼拜的海南鸡饭——

    这是多么有诚意的道歉礼物啊!

    她接受了!

    “下次不准闯进来了啊!”左南笙松开傅景年的手,然后坐起来,靠着chuang头,侧眸笑眯眯的看着他,跟馋猫似的说:“你说的一个礼拜哦,我们从明天开始!”

    傅景年活动着自己的胳膊,没吭声,脸色也有些不好看。

    他在心底琢磨着,以后如果自己想对她霸王硬上弓,恐怕最后会以他自己缺少某个零件而告终。凭她的功夫,分分钟就能拆了他——

    一想到自己的未来茫茫无期,傅景年就禁不住叹了一口气。

    他喜欢的人,怎么偏偏就要会功夫呢!

    侧眸看着她,不经意的又看见了她背部那个模糊的图案——

    他微微眯了眯眼,说:“背上是什么图案?”

    左南笙怔了怔,然后抬手摸着自己的背,她恍然大悟,立刻炫耀似的侧过身将背部给他看,“帅不帅!这是我最喜欢的一款游戏里的人物,游戏名字叫《剑尊·天下第一》,里面男主角的师尊叫卿华真人——你看,这个就是我从网上订购的一件印着师尊画像的睡衣!”

    傅景年听着左南笙深更半夜如此亢奋的声音,他盯着她背部那个仙风道骨、遗世独立的白发道长,啧啧,看样子她对这个游戏很痴迷,而且,对这个所谓的师尊更痴迷,竟然夜夜穿着师尊的画像入睡——

    “不止是睡衣哦!”左南笙重新转过身望着傅景年,一双眼睛里,桃花和红心乱飞,“我的毛巾,我的浴巾,还有一个发夹,上面都有师尊的画像!”

    停顿了一下,左南笙双手托腮,一脸花痴状的喃喃自语,“师尊简直是世界上最帅最英俊的男人,这个世界上,再也找不到比他更好的男人了……你知道吗,《剑尊》这个游戏里面是可以结婚的,追我的人好多,可我一直没有结婚,我一直在等着最适合我的师尊大人出现……如果师尊向我求婚了,我一定二话不说就嫁给他,我还要陪他游山玩水,给他生一大堆孩子,我们一定会幸福的……”

    傅景年噙着一抹笑,听着左南笙花痴的言语,看她太过入神的模样,他禁不住好笑的打断了她,“一个虚拟的人物,值得你这么废寝忘食的喜欢他?”

    “游戏的世界你不懂!”

    左南笙给了傅景年一个白眼,冷哼道,“现在的女孩子,哪个人心里没有个偶像啊?只不过,她们的偶像是那些帅气的欧巴,而我的偶像是游戏里的师尊而已!这个跟沉迷游戏是不一样的,我把师尊当成我的精神支柱,玩不玩游戏都一样,他老人家都在我心里,无人可比——”

    傅景年玩味的看着左南笙,他问道,“如果有一个人玩师尊的角色,而且他将他的那个人物塑造得特别好,特别强,你会不会跟他结婚?”

    “当然会啊!”左南笙拼命点头,这种事还用问么?如果那个师尊够帅,她主动求婚都行的!

    “那如果玩师尊角色的那个人,现实中跟你求婚呢?”

    傅景年勾唇轻笑,她只要敢说一个她愿意嫁,他立马找人练号,首先在游戏里娶了她!

    “现实中?”

    左南笙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她抬手托着自己的下巴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眼傅景年,她一本正经的说:“如果现实中那个人有你一半帅,我一定给他机会!当然了,他也得具备你的温柔体贴才行,要是个让人烦的家伙,就算他是师尊,我也不要他!”

    听到左南笙这个回答,傅景年心中一动。她说,只要那个现实中的人能够有他一半的帅气她就嫁给他,也就是说,如果那个现实中的人是他的话,她一定会嫁。

    于是,傅景年心里萌生了一个小计划——

    一个偷偷摸摸的、以不容易察觉的方式,慢慢走进她的小心脏。只要能够先润物细无声一般的攻破她的心房,到时候两面夹攻,她还能不乖乖投降认输?

    嗯,就这么决定了,明天就去找人帮他练号……

    “哎,你刚刚说什么?我温柔体贴?”傅景年想起了这个事儿,他挑眉看着左南笙,她终于承认他其实是很温柔体贴的了?

    左南笙一点也不扭捏,大大方方的说:“你本来就温柔体贴啊,只不过你这张嘴很讨厌而已,还有你霸道专制,你喜欢欺负人,除了这些缺点,你其实是个很好的人——”

    傅景年看着左南笙客观的评价他,他心里乐开了花。他承认他毒舌,但是能够听到她说他除了这几个缺点之外,其实是个很好的人,他顿时比吃了蜜糖还要高兴——

    “景年哥哥,你跟苏苏姐姐其实是很搭的一对,我一直看好你们哦!”左南笙侧眸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望着傅景年,可怜的她,直到现在都不知道她的景年哥哥有多反感她提到这个话题——

    “我跟苏苏是姐弟,不是男女

    朋友关系,你以后少把我们扯在一起,让人误会了多不好——”傅景年抬手扶额,他已经对这个一根筋的丫头感到绝望了。

    他到底是哪儿表现出来他喜欢沈苏苏了?为什么她单方面的当红娘竟然能够当得这么认真负责?随时随地都在帮他和沈苏苏牵红线,她上辈子就是干媒婆的吧!

    左南笙依然作死的继续提这个话题,而且越来越开心,“苏苏姐姐喜欢你啊,景年哥,我觉得苏苏姐挺好的,配你足够了,不委屈你!”

    “……”

    正在傅景年感觉左南笙蠢得没救了的时候,房间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了!

    左南笙停下了话头,蓦地望向门口。当她看到门外站着的那个人,再看看自己现在和傅景年躺在一块儿的画面时,她顿时感觉天都塌了……

    “你怎么回来了——”

    傅景年看向门口的男人,他眸光微微一滞。

    之前一个电话都不打,现在说回来就回来,而且这都马上十二点了,怎么才回来?

    依旧英姿飒爽的傅宸泽站在门口,手指紧紧抓着门把,望着房间里的一幕,他傻了眼了——

    深更半夜的,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他们这是在做什么?

    他们都才十九岁,怎么能……

    左南笙看着傅宸泽那副阴郁的表情,她顿时一脚粗||鲁的将傅景年从她的床上踹了下去——

    然后,她手足无措的望着傅宸泽,慌忙解释说:“傅叔叔,我想您一定误会了什么!但是我必须告诉您,我跟景年哥不是您想的那样,我们只是单纯的在聊天而已!”

    “呵——”傅景年被左南笙一脚踹到了地上,他嘴角一抽,一边站起来,一边狠狠剜了一眼左南笙,她到底什么时候才能不这么粗||鲁!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萌妻来袭:总裁的小冤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婳并收藏萌妻来袭:总裁的小冤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