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萌妻来袭:总裁的小冤家 > 番外:有笙之年(25)——景年哥哥,我好痛

番外:有笙之年(25)——景年哥哥,我好痛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天快要黑下来的时候,聿靳言站在病房外面,看着病chuang上已经睡着了的左南笙,他用她的手机拨通了一个最近联系的号码——

    “喂?你是傅景年吗?”

    聿靳言看着手机上的备注名,问那头的男人。

    因为刚刚在车上的时候,左南笙刚跟这个“景年哥哥”通过电话,聿靳言相信,这个景年哥哥一定是能够最短时间里赶到医院来的人—弛—

    傅景年面色阴沉的坐在沙发上,他原本以为是左南笙突然决定要回来才打来的电话,所以他抱着一丝丝希望,等她道歉,等她回来。结果,手机里传来的是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

    而且那声音十分年轻,也格外的好听。

    “你是谁?”

    傅景年瞳孔微缩,警惕的听着手机那头的动静嗄。

    该不会……

    左南笙那该死的丫头,她该不会跟朋友一起玩疯了,结果发生了被男性带回家的狗血事件了吧!!

    一想到这种可能性,傅景年感觉自己的世界都快塌了——

    在他生日这一天,她把自己送给了别人!这种事,想想都够他怄一辈子!!

    聿靳言听出了傅景年语气里的防备和试探,他弯唇轻笑,说:“你不要误会,我不是坏人。这个叫左南笙的她有点事儿住院了,你是她家属吗?如果是,希望你马上来一趟医院——”

    听到手机里的声音,傅景年心底一颤!

    她住院了!

    她发生了什么事,怎么会严重到住院?

    “哪个医院!我马上过来!”

    聿靳言将医院地址告诉了傅景年,然后摁掉了通话,重新走到病房里。他将左南笙的手机放在chuang头柜上,看了一眼吃了安定药沉沉睡去的小女孩儿,他脸上露出一丝温柔的笑。

    这个时候,他的手机在腰间震.动起来——

    他眉头微蹙,快速走出房间,拿出手机在走廊上接听了——

    “组长,你人呢?”

    手机里一个极为不满的嗓音传来,低声说,“兄弟们都到了,结果你跑得无影无踪,不带你这么玩儿的啊!虽然上次任务失败是我们的责任,但是你既然说了请客,就不能放大家鸽子啊!”

    聿靳言紧皱着的眉头舒展开,他还以为是上级领导打来的,原来,是手底下那帮小兔崽子——

    回头看了一眼病房里的左南笙,聿靳言说:“你们先玩儿,我一会儿就过来。放心,今天的局是我组起来的,你们吃喝玩乐多少钱都算我账上——”

    “组长,这可是你说的,别不认账!”

    “滚,你们跟了我几年了,我什么时候是那种说话不作数的人?”

    手机那头的人跟聿靳言打闹了几句,忽然想起正事儿,收起刚刚打闹的嘴脸,一本正经的说:“组长,上面交给我们的任务,你打算什么时候执行?”

    聿靳言露出一丝轻笑,抬手看了一眼腕表,胸有成竹的说:“我手里已经掌握了一点赵寅琥的把柄,我想,若是以他这个助理警监的职位相逼,他一定会透露出一些让我们满意的消息。”

    “组长,你办事儿的效率真是不一般!那我们哥儿几个敞开了玩,等你来结账啊!”

    “嗯。”

    聿靳言跟下属结束了通话,将手机揣入裤兜里,然后,看着腕上的手表。

    而他捋起来的袖管下面,隐隐约约有一个飞鹰的刺青。

    组织里,这个印记代表着身份——

    他不是普通的出租车司机,他是情报局的人,而且他是情报局最精干的飞鹰组的组长。二十五岁的年纪,能够进ru国家最神圣的情报局工作,足以证明他的能力——

    而今天他之所以会开着一辆出租车,是因为他在执行任务,跟踪一个被列入了情报局危险人物的可疑人。遇到左南笙的时候,他正好将那个可疑的人跟丢了,于是便下车去买烟,准备休息休息,明天继续,结果就碰上了这么档子事。

    让他颇为满意的是,今天邂逅左南笙,不算白忙了,至少,他手里掌握了那个叫“豹子”的男人依仗他姐夫的职权行凶的证据,一来可疑惩奸除恶,二来,他可以利用手表里的东西,威胁豹子的姐夫,赵寅琥,交代一些他们想知道却不知道的事情——

    转过身看着病房里的左南笙,他弯唇一笑。

    小丫头,如果他有弟弟,他一定会帮她介绍一下,但是,他对这种丫头没兴趣,太嫩了——

    *

    傅家。

    傅景年离开十分钟以后,沈苏苏才从yu室里出来。她进去的时候傅景年还坐在沙发上一个人冷冰冰的,现在怎么不见了?

    她好奇的望了一眼沙发,然后望着正在陪爷爷下棋的傅叔叔——

    “叔叔,景年呢?”

    傅宸泽侧眸看着沈苏苏,温和的说:“景年接到了一个电话

    tang,听说是他什么朋友住院了,他去医院看看。”说完,傅宸泽继续跟自己的爹地大人下棋。今天老爷子难得精神这么好,他当然要陪老爷子好好的玩一玩——

    沈苏苏疑惑的望着空无一人的沙发。

    傅景年能有什么朋友住院?他那种在外面跟冰山一样的人,根本就没有几个朋友。沈苏苏狐疑的眯着眼睛,忽然将今天小左没有回来的事联想起来,她一惊!

    莫非住院的人是小左?

    她心里有些莫名的不安,她将她对傅景年的感情放下以后,她真心的拿左南笙当成了妹妹,如果左南笙真的出事了,她必须要去看看!她赶紧上楼换了衣裳,跟傅宸泽问清了傅景年去的医院名字以后,她也立刻开车去了医院——

    *

    医院。

    傅景年和聿靳言一同站在病房外面的走廊上——

    刚刚傅景年已经进去看过左南笙了,她只是胳膊上受伤了,似乎没有其他大碍,他一颗紧张慌乱的心才终于安定下来。

    并肩站在走廊上,聿靳言将今天打架的事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傅景年。然后,聿靳言说:“她不止是胳膊受了伤——”

    傅景年惊愕的望着聿靳言!

    不止是胳膊受了伤!

    她还有哪儿受伤了?

    聿靳言侧眸看着傅景年,说:“别担心,也不是什么大事儿。医生给她做检查,说她有一点轻微的胃出.血,根据医生分析,可能是打架的时候对方狠狠一脚踹到她肚子上,力道过重,导致她的胃有一点轻微渗血,所以需要在医院观察一两天。”

    傅景年听着聿靳言的话,眉头皱得更深了——

    这个一根筋的丫头,明知道那么危险,为什么不叫上他一起!两个人对付那些人,分明容易多了!

    “既然你来了,那我先走了。”

    “谢谢你——”

    傅景年感激的看着聿靳言,如果今天不是聿靳言出手相救,恐怕左南笙性命不保。虽然这是个治安良好的国家,但也不乏一些丧尽天良的人存在。

    如果那些人真的对左南笙下手了,即使将来那些人会被枪毙正法,也换不回左南笙一条命了。

    “能留下你的地址和手机号吗?我来得匆忙,身上没带多少钱,所……”

    “不用客气,我救她不是为了你们的报酬——”聿靳言温和的笑笑,说:“至于住院的相关费用,不多,你也不用给我。因为她也帮了我一个大忙,这点就当做是我谢她的。”

    说完,聿靳言不给傅景年说话的机会就微笑着离开了,傅景年望着聿靳言潇洒的背影,心里稍微松了一口气。刚刚在路上他还以为手机里的男人是左南笙的某个人……现在发现这个人只是陌生人,他也终于安心了。

    聿靳言一路径直朝医院外面走去,刚刚走到自己的车位边,就看见一辆红色的豪车进ru了自己的视线。他没有在意,坐上车,准备开车离开时,忽的,红色豪车停下,一个靓丽的女孩儿从车里走出来——

    聿靳言握着方向盘的手指微微一紧,他鹰隼一样的眸子紧紧盯着一身水蓝色长裙的女孩儿,那一头瀑布一样的长发,那张精致的脸,那熟悉的侧影——

    就是她!

    他眼中闪过一抹惊喜,迅速推开车门下车,三步并作一步来到了女孩儿面前。

    沈苏苏握紧手里的钱包,因为担心左南笙,她快步往前走,没留神有一个大帅哥会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她停下脚步抬头看着这个陌生的大帅哥,眉心微蹙,“你有事吗?”

    聿靳言站在沈苏苏面前,笑得十分迷人,“小姐,你记性这么不好?”停顿了一下,他好整以暇的说,“你真的记不起来了也没关系,我提醒你,你上次故意开车撞了我的车,我的车门陷进去了一大块,而你则立马调转方向,七拐八拐的拐进了一个小巷子里,把我这个苦主甩丢了——”

    “……”

    沈苏苏抬头望着他,她脸上微显尴尬,“我不认识你,让开!”

    她其实记得,上一次她只是心情不好,所以一不留神撞上了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她认得那辆劳斯莱斯是天价,她撞坏了人家的车门,她肯定赔不起,于是一yao牙掉头就跑,然后劳斯莱斯追上来了,她急得钻进了小巷子里,最终成功的甩丢了人家……

    事后她忐忑不安的等着人家找上.门索赔,当时她只是害怕才逃走的,后来想想,那几条街到处都是监控,就算她逃走了,人家一查车牌号照样能找到她。

    再说了,人家能买得起劳斯莱斯,家里一定有钱有势,她能躲得过去么?她认定那个车主会找她麻烦,结果两个月过去了,一直平安无事。

    她几乎都快要忘掉这件事了,偏偏,这个时候车主找上来了……

    聿靳言将沈苏苏低着头紧紧攥着钱包的小举动看在眼里,她虽然不承认,但是她的举动已经出卖了她。

    “让我看看你的车牌号,一

    会儿咱们去交通局查查,嗯?”

    聿靳言作势要去查看沈苏苏的车牌号,沈苏苏一听,糟糕,立刻拦住了他——

    她知道自己已经不能再否认了,于是抬头yao紧牙关盯着他。

    “你想要多少钱,你说,我赔给你就是。”

    她不过就是撞坏了一个车门而已吗?大不了她把爸爸给她的画卖了,几十万块钱,总能赔偿这个男人的损失了吧?

    聿靳言饶有兴致的看着沈苏苏,她视死如归的模样让他格外好笑——

    他指了指自己的出租车,对沈苏苏轻声说,“你看,我的车到现在还没修好,我只能开出租——这样吧,你先把你的号码留给我,现在住的地方的地址留给我,等我的车修好了,我去找你。”

    沈苏苏抬头盯着他。

    电话可以说,但是她一定不能将自己家里的地址告诉这个人。如果爸爸妈妈知道她闯了祸,撞坏了人家的劳斯莱斯,她一定会挨骂……那就留傅家的地址好了,她跟爷爷奶奶说一声,再在傅家多住一段时间,等这个事儿解决以后,她再回自己家去——

    于是,沈苏苏从车里拿出便笺纸,趴在车头上将自己的手机号和傅家的地址写给了聿靳言。

    将纸条递给聿靳言之后,她yao牙,低着头十分难堪的小声说,“我知道你的劳斯莱斯是天价……我当时也不是故意撞坏它的……至于后来的逃走,我是因为害怕你开出一个天价让我赔偿,我爸爸妈妈知道了,我会被他们打死的……我本来不想逃走的,真的——”

    沈苏苏yao紧牙齿抬头重新看着聿靳言,为难的说:“我能不能求你,别狮子大开口,我真的没有钱,如果你想让我赔你一两百万,我就是把自己卖了,我也不值那个价……”

    聿靳言将沈苏苏从上到下打量了一遍,他勾唇莞尔一笑,谁说不值那个价?让他出几十几百倍的价格,他都心甘情愿。

    因为她,他相信这个世界上有一种感情,叫一见钟情。

    聿靳言笑而不语,拿出手机拨了沈苏苏的号码,听到沈苏苏的手机在钱包里响了,他确定沈苏苏没有给他假的号码,于是满意的将号码存入了电话薄里——

    将手机揣入裤兜,他弯唇对沈苏苏微笑,“我叫聿靳言。”

    沈苏苏对上他水蓝色的眸子,她点点头,“沈……沈苏苏……”

    “苏苏?好美的名字——”

    聿靳言笑了一声,重新凝视了一眼沈苏苏,然后往自己的车走去。

    沈苏苏站在原地,一直不敢看他的背影。她十分的懊恼,自己今天就不应该来这儿看左南笙的,如果不来,就不会遇上这个人,她也不用赔偿那几十万了……

    几十万啊,想想就肉疼,本来都已经躲过去的事了,上帝真是爱捉弄人——

    车上,聿靳言掏出手机对着沈苏苏的背影拍了一张照,低头看着手机屏幕上美丽的侧影,他笑得动人。

    他有女朋友了——

    虽然女朋友暂时还不知道他是她男朋友,只要他努努力,她会成为他女朋友的——

    *

    病房里。

    傅景年刚刚坐下来没一会儿,左南笙就醒了。她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着坐在自己chuang边的傅景年,忽的,她懵了——

    哎,她的大帅哥聿靳言呢?

    诶,怎么一觉醒来,大帅哥不在了,她最怕看见的人却突然出现了?

    左右环视了一眼,没发现聿靳言的身影,她yao牙,该死,那个人出卖了她,一定是那个该死的家伙,把她最害怕的景年哥哥叫过来了……

    “醒了?”

    傅景年看着一双黑亮的眼睛滴溜溜盯着他直转的左南笙,他松了口气的同时,心里涌上一阵对她的恼怒,眼神里,也有了一丝丝危险的的气息——

    她不知道她今天有多危险么?一个人挑战十几个,她当自己勇敢是么?差点死了她知不知道!

    左南笙看见傅景年眼神里的怒焰,她赶紧掀开被子,捂着自己的肚子,闭着眼睛开始拼命的装,“哎哟,景年哥哥,我好痛……我胃好痛……景年哥哥你抱抱我,以前我肚子痛,爸爸妈妈抱着我我就不痛了……景年哥哥,我痛死了,你帮我揉一揉吧!”

    说完,她没皮没脸的自个儿坐起来,直接就往傅景年膝盖上一躺,拿着他的手放在自己肚子上,继续各种装可怜,博取他的同情,只要自己惨一点,他就不忍心骂她了,所以,必须装惨装到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萌妻来袭:总裁的小冤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婳并收藏萌妻来袭:总裁的小冤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