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萌妻来袭:总裁的小冤家 > 番外:有笙之年(63)——没有什么恨,是死亡带不走的

番外:有笙之年(63)——没有什么恨,是死亡带不走的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错嫁替婚总裁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顾祈阳没有告诉你么?”

    傅宸泽微微眯了眯眼,缓缓告诉左浅。

    “他将景年拦截在半路,动手打了景年。景年一直都没有还手,可他还是不放过景年,段凌煜在两人中间劝架,他还差一点连段凌煜都打了——”

    “后来,景年不希望段凌煜和顾祈阳为了自己起争执,他拿水果刀捅了自己一刀,现在还在昏迷中。”

    傅宸泽的话,让左浅整个人都僵住了—戛—

    顾祈阳去新加坡了,这件事她知道。

    左南笙还有很多东西在新加坡,走的时候她没有拿走的窒。

    如今她已经不打算再回去念书了,顾祈阳就去新加坡帮左南笙把那些东西搬回来。

    顾祈阳上飞机之前,她还对顾祈阳嘱咐过——

    她说,如果在傅家见到了傅景年,让顾祈阳千万要冷静一些,不要因为左南笙和傅景年的事,对傅景年动手。

    当时,顾祈阳是答应了她的——

    怎么这才没多久,傅景年就住院了……

    左浅在心里骂了一遍冲动暴躁的顾祈阳,生了这么个冲动的儿子,她对傅宸泽万分愧疚。

    “景年要紧吗?”

    左浅担心的问傅宸泽——

    如果傅景年有个三长两短,她一定不会饶了顾祈阳!

    虽然那一刀不是顾祈阳刺进去的,但如果不是他苦苦相逼,傅景年也不会做出这么冲动的事情!

    “不要紧,医生说没有生命危险。”

    傅宸泽收回目光,不再看病房里一直昏迷着的傅景年。

    重新望着湛蓝的天空,傅宸泽也不知道该跟左浅说什么。

    两个人一时间都没有了言语。

    傅宸泽和左浅,他们原本就是纠缠了很长一段时间的两个人。

    如今,他的儿子,她的女儿,又一次经历了他们之间那种纠葛——

    甚至于,比他们当初更让人心疼。

    至少,当年的她不爱他,痛的,也只有他一个人而已。

    如今,小左爱景年,景年也爱小左,这样互相喜欢的两个人却不能在一起,不仅两个孩子自己心痛,他们做父母的看着都无比焦灼。

    良久以后,傅宸泽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他侧眸看着手机,缓缓说——

    “其实,我一直都希望小左能够成为我们傅家的儿媳妇。”

    左浅听着傅宸泽的声音,她心里也轻轻的抽痛着。

    她何尝不是?

    她和顾南城,都喜欢景年。

    他们也都希望小左能够嫁给景年这样的好男人——

    当初顾南城知道景年和小左谈恋爱的时候,曾经不高兴了一阵,不过大约一个礼拜的时间,他就已经释怀了。

    他说,女儿迟早是要嫁人的,能够找到景年这么好的男孩子,也是女儿的福分——

    他们一家人,都是打从心底里喜欢景年的。

    只是,天不遂人愿,事与愿违。

    “如今两个孩子闹成这样,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傅宸泽见左浅没有说话,他继续说着自己的心里话。

    “景年是我儿子,这些年我一直没有好好照顾他。我一直以为,有爸妈宠爱着他就足够了,我这个父亲,在不在他身边都无所谓。”

    “可现在,爸妈去世了,小左也离开了景年,我才终于看见,我的儿子,没有我想象中那么坚不可摧。”

    “他从十七岁开始,就学着帮我处理公司的事,从一开始的懵懵懂懂,到后来的游刃有余,我看着他一步步成长,我没有看见他成长过程中的磨难和煎熬,我只看见了他成功时的光彩。渐渐地,他越懂事,我就越忽略他,我一直忘记了一件事,他再怎么早熟,再怎么懂事,他也只是个孩子……”

    “如今看到他这么难过,我很心疼。可是,我也庆幸,老天爷给了我这个弥补他的机会——”

    “小浅,让我这个不负责任的父亲,好好疼我儿子一次吧。他不想再跟你们家的人来往,我希望你能够尊重他的意愿,不要将今天的事告诉小左——好吗?”

    ……

    傅宸泽的话在左浅耳边回响。

    她听着傅宸泽这个忏悔的父亲所说的每一个字,即便她再怎么心疼小左和景年,她也无法拒绝傅宸泽的要求——

    虽然她现在带小左去新加坡,极有可能让小左和景年重新复合,可谁能料到最终的结果呢?

    小左和景年,因为木卿歌的一番从中作梗,小左对景年失望了,景年对小左也没有了以前那种喜欢。如今,即便硬生生的把她们凑在一起,她们也不会再像以前一样幸福了。

    彼此的心里对对方都存着怨、都有芥蒂,分开了,时间会冲淡这些痕迹,可若是在这种时候硬凑在一起,这些痕迹反而会在生活的磕磕碰碰中,

    tang越来越清晰……

    渐渐地,这些怨恨会日积月累,会成为两人心中的疙瘩,再也解不开。

    最终的结果,两人多半也是分开的多……

    左浅侧眸望着大门的方向。

    左南笙一个人坐在台阶上,安安静静的托腮望着远处——

    她希望女儿能够幸福。

    可能够给女儿幸福的男人,不一定只有景年一个。

    如果这两个孩子真的有缘无分,她也只有顺应天意——

    “我不会告诉小左,你放心。”

    左浅微微眯了眯眼,收回目光,轻声对傅宸泽说。

    “不过,我有一件事要跟你澄清——”

    手机那头,傅宸泽瞳孔微缩。

    什么事要跟他澄清?

    左浅闭上眼睛,低声对傅宸泽说,“如果以后有合适的机会,帮我告诉景年,他妈妈染上艾滋病的事,虽然是他顾叔叔的错,但真正的罪魁祸首,不是他顾叔叔——”

    左浅缓缓将当年的事告诉了傅宸泽。

    顾南城为什么要找染了艾滋病的林晖去接近木卿歌,为什么木卿歌会染上艾滋病,这里面所有的经过,她都告诉了傅宸泽。

    她不想为她和顾南城犯下的错辩解什么,她只是不希望傅景年心中存着太多的仇恨。

    那件事,她和顾南城有错,但最大的罪人,是木卿歌自己的贪欲。

    如果当时她不去勾|引林晖,又怎么会有今天的结果?

    ……

    傅宸泽跟左浅结束了通话。

    走进病房里,缓缓坐在傅景年身边,他低头看着脸色惨白的傅景年,心疼的伸手摩挲着傅景年的脸颊。

    “景年,都是爸爸不好……”

    “爸爸不应该让你有一个心如蛇蝎的母亲——”

    ……

    傅宸泽心痛的望着傅景年。

    如果早知道他当年偷偷合成试管婴儿的结果,是他和木卿歌有了一个儿子,他一定不会那样做。

    如果当时他没有那样做,这个世界上便不会有傅景年。

    傅景年,也不会被心狠的木卿歌一遍遍伤害……

    刚刚听了左浅的话,他才知道了木卿歌染病的经过——

    原来,一切都是那个女人咎由自取。

    是她自己去勾|引林晖,才酿下了苦果——

    可是,她却利用这件事,欺骗了傅景年,欺骗了她的亲生儿子——

    她利用傅景年跟她的母子亲情,让傅景年跟顾家反目成仇,让傅景年跟左南笙,劳燕分飞……

    ……

    天底下,怎么会有这样的母亲。

    傅宸泽的喉咙,有些酸涩的滋味——

    目光从傅景年脸上移开,他望着窗外的蓝天,追悔莫及。

    如果当初他态度强硬一点,不允许傅景年将木卿歌接回新加坡,这一切是不是就不会发生?

    万幸的是,木卿歌已经死了。

    不论景年今后跟怎样的女孩儿在一起,木卿歌再没有机会挑唆——

    傅宸泽低头看着傅景年,眸光温柔。

    “儿子,坚强一些,记得奶奶给你讲过毛毛虫变蝴蝶的故事吗?”

    “华丽的蜕变,都得先历经痛苦和磨难,才能从厚厚的蛹里,获得新生。”

    “爸爸相信,以前的你,是最棒的,以后的你,也一定是最棒的——”

    ……

    昏迷中的傅景年,隐约听见了傅宸泽的话——

    一个人昏迷的时候,对外界的声音,也是有所感知的。

    他听着自己的父亲在自己耳边絮叨的言语,不知不觉,一滴眼泪从眼眶滚落。

    破茧成蝶,破蛹之痛,那是每一个成功的人都会经历的磨难。

    忍受了破蛹的剧痛,终于振翅高飞的,是美丽的蝴蝶——

    忍受不了破蛹的痛楚,一直躲在蛹里面的,最终只能死去。

    他不会被眼前的阴霾困住他的脚步——

    哪怕此时此刻有多么的生不如死,他也必须要咬牙熬着。

    他知道,他若是低头,他这辈子就彻底输了。

    他只有顽强的熬下去,才能看见属于他的未来大放光彩——

    —————本书首发,请正版阅读—————

    翌日。

    傅景年醒过来了。

    傅宸泽将家里的丧事暂且放下,一门心思照顾傅景年。

    死去的人已经走了,活着的人,才是最重要的。

    傍晚时分,傅宸泽领来了一个傅景年熟悉的中年女人——

    “景年,她说有事找你。”

    傅宸泽走进病房,身后跟着穿着朴素的杨阿姨。

    因为杨阿姨照顾木卿歌时,

    傅宸泽没有在家,所以傅宸泽并不认识杨阿姨。

    傅景年缓缓抬头看去——

    当他看见杨阿姨愧疚不安的站在他面前时,他微微一怔。

    随即,他心里已经猜到了什么……

    微微眯了眯眼,他望着杨阿姨,等着杨阿姨坦白真相。

    杨阿姨局促不安的站在傅景年面前,看了一眼傅景年苍白的脸色,她极其忐忑的低下头——

    “傅先生,我……我是来跟您认错的。”

    傅景年看着杨阿姨,没有做声。

    其实他已经猜到了——

    杨阿姨来这儿找他,是为了告诉他,木卿歌跳楼的真相吧?

    木卿歌已经去世了,他和左南笙已经分手了,如今,真相如何,对他而言都已经不重要了。

    杨阿姨见傅景年没有说话,她更加不安了。

    低着头深深吸了一口气,杨阿姨小声的说:“傅先生,其实……其实那天的事情,是您母亲自导自演的苦肉计……”

    “早在几个礼拜之前,她就给我钱,让我去你们家打探了左小姐的事儿。”

    “我不知道您母亲跟左小姐之间究竟有什么恩怨,您母亲只告诉我,左小姐是个贪慕虚荣的女孩子,跟你在一起,是为了傅家的财产——”

    “您母亲说,她时日无多,她知道你喜欢左小姐,她一个将死之人也没有更多的时间去揭穿左小姐的真面目,她只希望在她去世前,让你和左小姐分手——”

    “我也是一个母亲,看到她临死前还在为你和左小姐的事情担心,我也被她蒙蔽了,相信了她的一面之词,开始帮她……”

    “你还记得那天傍晚吗?你和左小姐在外面,你母亲她突然从医院消失了,我打电话给你,让你立刻回医院——其实,那是你母亲故意的,她故意躲在天楼上,故意装失踪,让你离开左小姐……”

    ……

    杨阿姨的话,让傅景年陷入了沉思。

    他不会忘记,就是那个夜晚,他为了木卿歌而忽略了左南笙,让她一个人淋着大雨回家,后来感冒发烧了……

    第二天,她来到小别墅找他,结果跟木卿歌发生了冲突……

    如今看来,那件事也是木卿歌自导自演的苦肉计吧!

    ……

    “你母亲跳楼那件事,其实是她设计陷害左小姐的……”

    “那天你母亲故意打碎了一个花瓶,制造了客厅发生争吵的假象,然后让我出门假装去买菜。等左小姐来了以后,她带左小姐去了二楼,两人聊了一会儿,她便跳楼了——”

    “我按照原定计划,看到她跳楼就立刻出现,然后,我就一口咬定是左小姐将她推下楼……”

    ……

    杨阿姨的坦白,将木卿歌丑陋的嘴脸彻底的暴露出来。

    解释清楚以后,杨阿姨便离开了。

    病房里,傅景年没有任何举动,依然静静的靠着床头——

    甚至于,他脸上都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

    那平静无波的脸庞上,看不见任何喜怒哀乐。

    傅宸泽站在门口,看着这样的他,心疼极了。

    他那么珍惜他和木卿歌的母子之情,如今突然发现,木卿歌一直都在欺骗他,他心里该有多难过……

    “景年……”

    傅宸泽看不下去了,他缓缓走进病房里,想安慰傅景年。

    傅景年抬头看着傅宸泽,嘴角扯起一丝淡淡的笑。

    “我没事。”

    他说他没事,看傅宸泽看着他这样,更加心痛。

    明明心里很难受,为什么不承认?

    “如果你恨她,那她的遗体交给我来……”

    “我不恨她。”

    傅景年抬头看着傅宸泽,嘴角的笑意,若隐若现。

    他看了一眼惊讶的傅宸泽,然后转过脸,看着窗外美不胜收的晚霞——

    闭上眼,他淡淡一笑。

    “她再怎么坏,也是我母亲。如果她现在还活着,我一定不会原谅她做的事,可是,她已经死了——”

    “还有什么罪,是死亡带不走的?”

    “无论她活着的时候,有多罪不可赦,当她死的那一刻,当她的灵魂从身体中离开的时候,她犯下的所有的罪,都变得无足轻重了——”

    睁开眼睛,傅景年缓缓看向傅宸泽。

    “我们能够活着,是弥足珍贵的事。所以我们应该对一个死去的人,宽容一些,爸,您说呢?”

    傅宸泽看着傅景年,不胜唏嘘。

    他未曾料到,经过了这一次的事情,傅景年变了……

    变得,更成熟了。

    这个世界上,没有多少恨是死亡和时间带不走的——

    做一个恩怨分明的人固然很好,可更多的时候,我们要学会原谅别人

    的过错,懂得原谅,自己才会解脱。

    ------------

    PS:预计是八月底结局,好像超出了预算,还有几章的样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萌妻来袭:总裁的小冤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婳并收藏萌妻来袭:总裁的小冤家最新章节